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一十五章 法力蔽天慑敌心

第两百一十五章 法力蔽天慑敌心

  太一道人入了布须天后,知道人道元尊随时可能发现他们到来,丝毫不敢耽搁,立时就往昆始洲陆之中遁入。

  因如今人道为主宰天地,除了本就出身于昆始洲陆的太一道人,三家任何一人都无法进去。

  便是太一道人自己,若是在他人手中祭动,在混杂了御主气机之后,也是一样无法入内的。

  事实上其一人来此,反而更是隐蔽,可他是绝然不敢如此的,因为若无人在背后驾驭他这一身伟力,那么一旦被人道元尊发觉,任谁都能轻易将他拿下。

  只一刹那间,太一道人就出现在了大凌山前,看着下方那一股涌动不息的气机,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同时能感得有数头凶妖正往此处来,不过至少要两日之后才会到得这里,这当是君无启遵照他吩咐安排的,不过这只是他后手,也不指望其等能够如何。

  他往下一遁,见底下有一座占地广大,巍峨壮丽的庙宇,眼中露出不屑之色。

  这也非是他小看人道神祇,而是自身实力使然。

  便是无有御主,发挥不出一身伟力,他也同样位在真阳层次之中,不是任何在此之下的修道人可以对抗的。

  他把精气本元一聚,往神庙深处望去,见地底万丈之下,有一人正在一座密室之中打坐,身上宝光隐隐,尽管被周围禁制挡下,可还有一丝丝灵光瑞霭泄了出来,这在他眼里可谓无比清晰。

  太一道人一见智氏,立刻就能断定,此人就是此一纪历之中的先天至宝无误。他并没有立刻动作,而是打量起周围布置。

  换了他自己,如果在知道有大敌会设法阻碍自己功行时,那必然是会留下许多布置的,至少不会轻易让人发现。

  这一番看下来,的确有不少厉害阵禁,可一来没有人主持,二来也没有镇压宝物,所以这些并不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至多只能示个警。

  他冷笑一声,身形一晃,已是走入进去,一路之上有无数禁制被激荡起来,但是轰击在他身上却是没有用处,而且他还不喜代价反压回去,所有动静都没有传递出去就半途消弭了。

  途中并无遇到一个人相阻,对此他也没去多想,因为只要不是人道元尊出现面前,余下任何阻碍对他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

  智氏本在运功,忽然感到有一股宏大气机接近,顿时一惊。

  他转首往外看去,见得一名身着金袍,神情孤傲的道人正自远处而来,尽管双方彼此之间还隔着重重距离,可对他们这等人物来说,实际上已是近在迟尺了。正在此时,那道人也是望了过来,在看到其人充满恶意戏谑的眼神时,他心下不由一个哆嗦,立时猜想到了其人身份,骇惧之下,不由得站起,往后倒退了几步。

  太一道人冷笑一声,他来这里只为阻碍对方功行,此刻既然找到了,就不会再多说废话,再是跨出一步,已是穿过所有屏障,随后身上道道金光放出,冲着前方覆盖而去。

  先天至宝由诞生到成就,这一过程是无法违逆的,而且因受天地精华气运所钟,也无人可以将之杀死。不过有一点,在这等至宝真正成就之前,是没有形体的,也没有种类可言的,而宝灵因性情不同,成就过程不同,最终所拥有的神通威能也自不同。

  就如太一道人自己一样,他乃是气机凝就之后,才有了金珠之形出现,因他自视甚高,向来认为自己乃是天地精华所聚,生来便该镇压诸天万物,所以太一金珠本身是极具攻伐之力的至宝,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也不会容许有人可以与自己站到同一台阶之上。

  所以他打得主意,就是在智氏气机凝塑之前设法破坏,后者道路一乱,那就有可能成为只能作为辅助之用的法宝,那么到时就对他毫无威胁了。

  智氏从未与人交过手,看着对方一副气势汹汹的架势,初时有些惊慌,可不知想到什么,很快又镇定下来,

  他知张衍把自己放在这里定是有理由的,肯定不会任由对方施为,所以尽管眸中仍是有些惧意,但却是立在原地不动

  太一道人这次出手,本拟是十拿九稳,可是他却发现自己错了,智氏明明站在自己面前,却仿佛在另一个界域之中,那金光过去,照得周围一片通亮,却没有洒到其身上半分。

  这结果着实出人意料,他先是一怔,随即感觉不对。

  这说明智氏身前是有一层屏障的,可其明明近在迟尺,他却丝毫无有所觉,这绝不该是智氏应该拥有的手段,能够在这上面瞒过他的,必然是道行极高之人。

  现如今人道之中,可以做到这一点也唯有一人而已。

  他几乎立刻就想到了对手是谁,心下顿时一阵狂跳。

  “不好!”

  在反应过来之后,明白自己这一次恐怕是中了算计,当即心意一动,再也顾不得智氏,瞬间就从昆始洲陆中遁离出去。

  张衍此刻在太一道人入至洲陆后,就一直淡然看着其人动作,在他法力安排的禁制之下,智氏自是不会有事,若是可以,在此间下手可以轻易将之擒捉。

  可惜这是无法做到的,因为此宝只要还有愿意驾驭御主的御主在,只消两人念意同合,并且在一个天域之中,其就可在瞬息之间遁了回去。

  且就算他现在功行高深,也没有能力一气灭杀五名真阳大能,更何况他也没有将其等剿杀的打算。

  好在今次对方一切行动,都在他料算之中,而且为了杜绝身后隐患,这一回他是志在必得。

  对方既然来到了布须天,那么就休想再回去了。

  他一振衣袖,伸手向下一拿,霎时间,难以形容的浩大法力涌动起来,只这一举动,诸天万界当日他与太一碰撞一般动荡起来。

  白微等人此刻正候在外间,这刻见得面前金光一闪,太一道人重新现出眼前,便道:“道友可是得手了?”

  太一道人没有回答,而是疾声催促道:“诸位道友,速走!”

  五人来此之前,心中都是做好了一定准备,一听此言,就知道事情有变,无人再多问一句,立刻展动法力,往外遁走,然而心意方起,只觉自身法力撞在了一道屏障之上,所有人都是气机一滞,就被硬生生阻碍了下来。

  邓章沉声道:“布须天内有一道禁障,我等出不去了。”

  恒景惊疑不定,道:“怎么回事,来时我等已是察看过了,明明没有这等布置。”

  嫮素蹙眉道:“这莫非是有人道元尊再演寰同故计不成?”

  白微摇头道:“以如今人道气象,不太不可能如此做。”

  当年寰同老祖以身化禁,并以一件道宝为镇压,将他与另外三名先天妖魔困阻在布须天内,然而其也未此付出了性命。而现在人道占据上风,根本没有必要付出这而定代价,只是他也弄不清楚,不用此法,人道又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这其实完全就是张衍手笔,用得也是类似寰同之法,不过他却无需抛却性命,只靠着他那一身无穷无尽的法力就轻而易举做到了此事,甚至无需祭动什么道宝。

  太一道人知道留在这里时间越长,越是容易出得问题,高声道:“广胜天尊,我可借你伟力,尽快轰开这层屏障!”

  白微此次与他说好了条件,自当有所付出,是以听得他此言之后,没有丝毫犹豫,心意一唤,一枚金珠已然出现在前方,同时祭得法力一推。

  轰!

  众人感应失去了一瞬间,待再度回复之时,却发现一名玄袍道人正负手立在前方,显然方才那一击完全被其挡下了。

  “玄元道尊?”

  所有人见了他,都是如临大敌。

  此刻虚天之上清气滚滚,旦易、乙道人、傅青名三人也是先后现身,场中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迟尧主动站了出来,打个稽首,道:“看来诸位道友早就有所准备,看来今次我等是遭了算计,不知诸位道尊欲要如何?”

  张衍看了五人一眼,淡言道:“贫道今次只为寻太一道友说话,其余诸位道友,若无挂碍,可以自行离去,若愿留下,也是可以,贫道自当等同视之。”

  金光一闪,旦易又是显身出来,他传声道:“诸位道友莫要信他,此刻若是奋力一搏,未必能闯了出去,而你等一走,永无可能再与人道相争!”

  迟尧道:“道友何必如此言,此一纪历不成,还有下一纪历,只要人道不赶尽杀绝,终是有机会的。”说完,他对着前方一个稽首,道:“玄元道尊既是劝告在前,我等也不好不领好意,愿意就此离去。”

  张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心意一动,屏障顿开,迟尧三人没有丝毫犹豫,当即出界而出。

  邓章考虑片刻,判断出来留在这里死路一条,自也没有再坚持下去,打个稽首,也是往外而去,同样也无人相阻于他。

  场中这时只剩下了白微一人,在人道四位元尊目注之下,其一时之间,却是沉默起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