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二十二章 众灵皆落尘寰中

第两百二十二章 众灵皆落尘寰中

  虚空裂隙之中,驻留着一座九台宫城,其之大,几可比拟一界洲陆,最早一座本是九洲修道人从山海界挪遁而来,做为此间驻足所在,余寰修士到来之后,为了有一个稳固后方,两边修士索性以此为基,将一同驾遁至此宫城全数炼合一处,这才形成规模。

  宫城内外经过众修布置,各种守御禁阵齐备,内中炼有一谭灵池,以此维持转运,所以哪怕在灵机不存之地,也能长存下去。

  魏子宏随司马权到来时,见有成千上万头吞龙在外沿游走出入,不断驱逐吞食周围时不时冒出来的虚空神怪,除此外,还有各种奇异龙种与之配合。

  他认出这些俱是由旦龙腹中养炼出来的龙妖,只要有血肉喂养,这些生灵可以源源不断生出,虽其等威能只是一般,但却胜在数目无穷无尽,用在这里倒正是合适不过。

  他入了宫城之内,先是与彭向见过,待与二人一同来到大殿之上,便问起了而今具体情形。

  司马权把此间一切都与他详细交代清楚,随后道:“还有许多余寰道友在外,不过现在各处剿杀神怪和神怪血裔,一时也聚集不起来,魏掌门有什么话,我可代而告知。”

  魏子宏道:‘此事不急,待容后再做说道,两位对如今局面想必十分清楚,不知可有建言?’

  这段时间哪怕没有人统御,众修也应付过去了,若是他强行下命反而不妥,很可能会打乱布置,而司马权、彭向二人是到了这里已久,想必一定有较为成熟的看法的。

  司马权沉吟一下,道:“既然魏掌门问起,那我便明言了,虚空神怪杀之不尽,这般纠缠下去不是了局,我等唯有拿住要害,方能对其予以重创。”

  他袍袖一晃,霎时有一座高仅半尺的环圆玉台自下方水潭之中缓缓升起,随后光华一激,张扬开来,上有无数星光璀璨显然,看去时时兜转。

  他指了指,道:“此是万阙星流舆图,凡我所知晓的界天都在其中。”他伸指一点,众星黯淡下去,唯有一处额外明亮的显现出来。

  “据我等打听得来的消息,万阙星流之中有三座界天最为宏大浩瀚,我等现下只接触到了其中一处,便是这罗烛天,此中势力也是十分庞大,号称万阙诸界之内最为强盛的“常天宗”便长驻此间,传闻甚至一些虚空裂隙之中游渡的神怪亦是会到此落脚。“

  彭向道:“我等怀疑,此地可能有其等修炼所需的冥空神精存在,所以才能吸引来这许多神怪。”

  魏子宏凝望看去,道:“此中虚实两位可曾探过?”

  司马权道:“我等魔头在外逡巡,不过甚难深入,且此中情形复杂,便现下所见也只是其中部分,并非全貌,恐怕此中蕴藏的神怪势力,还在我等想象之上。”

  彭向道:“实则此辈越多越好,而今此辈想退就退,想进就进,我等纵能截杀,也只是被动应付,要是能将这里神怪及神怪血裔肃清,不但可可以大大减轻眼前压力,日后进取也当顺利许多。”

  魏子宏对这诸界舆图看有片刻,忽然有一处地界引起了他的主意,他伸手一指,道:“这是何处?

  司马权看了过去,他沉吟一下,道:“此界之中亦有真龙,我先前灭去一宗门,就是真龙血裔,传闻此地乃是那些真龙居处所在,皆奉一位老龙为君。”

  魏子宏心下一动,想了一想,道:“我等此前可曾与之联系过?”

  司马权道:“这倒不曾,主要是此前第一要务是为守御打下来的十余座界天,为应付诸多神怪,尚分不出人手去往别处。”

  魏子宏盯着看有了一会儿,道:“听诸位而言,神怪之源头当是那虚空之母,而真龙却与此辈来处不同,彼此不是一路人,我或能试着拉拢此辈。”

  司马权道:“魏掌门有意与之交通?”

  魏子宏肯定道:“正是。”

  司马权提醒道:“我等现下受上尊气机遮护,方能无碍,而那里距此遥远,贸然前去,说不定会被那位大能发现。”

  魏子宏笑道:“无碍,我有办法避过。”

  彭向道:“余寰诸天页海天主敖勺乃是真龙出身,魏掌门既行此事,可要把这一位请了过来?”

  魏子宏考虑了一下,道:“不必了,这位敖天主乃是渡觉修士,功行甚高,他若前去,说不定会引动那位大能关注,那样反而不妥。”

  司马权道:“那魏掌门欲选何人为使?”

  魏子宏沉声道:“我当亲自前去。”

  司马权道:“要是这般,我与彭真人护送魏掌门前往。”

  魏子宏摆了摆手,道:“不必,这里人手本就欠缺,还需两位助我稳住局势,我与赢真人前去便可。”

  司马权道:“魏掌门亲自,是否太过危险了?”

  魏子宏笑道:“有恩师所赐护身之物,便有凶险,也不难避过,两位不用劝了,此事我势在必行。”

  他认为自己现在最为缺少的就是威望,虽然有赢妫相助,可尚好不够,唯有做出足够分量的举动,方能令人信服,若是此次能说服龙君靠了过来,无疑就可立稳脚跟。

  司马权见他心意已定,也就不再劝说,道:“魏掌门千万小心,要是事不可为,还请早日回来,彼辈若不愿投我,未来不过一并打灭而已。”

  魏子宏点点头,道:“此事宜早为之,我这便动身前去。“

  他与二人议定后,就转身出来,来至外间飞台之上,起心意唤了赢妫过来,道:“赢真人,稍候劳你载我去一处地界。”

  赢妫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也不喜欢待在一处不动,得知这么快又要去往别地,反而是欢欣雀跃,高兴问道:“魏真人要去何处?”

  魏子宏待上了它背,便与他神意沟通,后者立时明白,身躯一摆,就破空遁去。

  魏子宏见此,便立刻拿出一张法符,祭在了上空,霎时一道灵光将他与赢妫都是遮护住了。

  这是临行之前张衍赐他之物,背后那位大能一旦对他动手,他立刻可以借此和赢妫一同遁了回去。

  不过这等可能实际极小,因为对那位大能来说,他可以说是微不足道,而且其全部力量几乎都在与张衍法力时时碰撞纠缠之中,只要修道人功行不是超出一定界限,恐怕都难以引起这一位的注意。

  大鲲接连遁挪虚空之下,魏子宏只觉周围一切俱是退去,好像除了自身,世上就无物存在了,连思绪仿佛也陷入了顿止,难以知晓过去多久后,忽然身躯一震,发现自身已然到了一处陌生地界。

  他往前望去,见那里有一座地星,乃是由团团气雾包裹着一块蔚蓝晶珠,望来绚烂华美,几令人心神为之沉醉。

  对比那舆图,他立刻知晓这里便是那真龙居处,不过为示无有敌意,便请赢妫便缓缓靠了上去。

  这一路之上,他见这地星之外有无数奇形怪状的神怪,有些不值一提,有些令他也感到需得慎重对待,不过赢妫在此,此辈显然不敢接近,反如受到惊吓一般,远远避开。

  待快要到得那处时,忽见地星之中光点一闪,随后一道龙形云雾飞腾上来,眨眼化为一个娇媚女子,只是眸中凛凛生威,还带着一丝冰冷漠然,她冷声呵道:“何人来我龙界?”

  魏子宏打个稽首,道:“玄元道尊门下弟子魏子宏,特来此一见龙君。”

  “道尊?”

  那女子不由蹙眉,并不理解道尊之意,但是她却明显感觉到魏子宏来历不简单,看了一眼赢妫,道:“尊驾似非我万阙星流之人?“

  魏子宏坦然承认道:“正是,我自域外而来。”

  那女子倒也并不如何吃惊,道:“那尊驾到我这处是为何事?”

  魏子宏看着她道:“可否容我与龙君一谈。”

  那女子口气冷了下来,道:“有什么事尊驾可与我言,就不必打搅龙君了。”

  魏子宏稍作思索,一抖袖,一道符书飞去。

  那女子起手捉来,打开一看,玉容微变,她断然道:“尊驾还请回去吧,我龙界绝不会掺和入两界争斗。”

  魏子宏意味深长道:“两界争斗,涉及众多大能,诸天生灵尽皆在内,又有谁能独善其身?”

  他能感觉到对方说得是真话,否则他道出自己来历后不会这般平静,但越是如此越是说明龙界这支力量重要,否则万阙星流那些神怪宗派岂非会容得其逍遥在外?恐怕是因为没有办法将之拿下,才只能不去理会。哪怕是出于削弱万阙星流势力的目的,也要想办法将之争取过来。

  那女子听他的话,却是有些不悦,同时又带着一丝傲然,道:“我龙界自天地之初便与虚空之母有过定约,我不入神怪,不问世情,而虚空之母亦保我万世尊荣,纵外面斗得天翻地覆,又与我何干?”

  魏子宏笑了一笑,看向她道:“恕我直言,而今两界之争,实乃我师玄元道尊与你万阙星流造世上君之争,届时诸天崩毁,万界覆灭,连虚空之母亦难保全,更何况你龙界这区区一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