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二十五章 须臾兴变指划中

第两百二十五章 须臾兴变指划中

  一晃之间,已是百余日过去。

  魏子宏这些时日内都在设法打探罗烛天中的具体情形。

  不管龙界之事是否成功,这都就将是他下一个目标。

  司马权和彭向不停派遣魔头在外此界附近游弋,并控制了不少傀儡入内查探,其等又潜入了天地之内许久后,陆陆续续传回来一些的消息。

  因为这些消息真真假假,以往他们并不能确定是否属实,但有了祁兆澜前面透露出来的内容,再彼此相互应证,就能看出一些东西来了。

  彭向道:“祁道友若能成功掌握龙界,不必要立刻归附,或可以罗烛天中再做查探。”

  司马权摇摇头,道:“虽是稳妥之局,可这样太耽搁时日了。”

  魏子宏也是如此认为,如果要缓缓推进,那么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凭着自家老师一人之力,就可以将对面那位压倒,只是不愿迁延太久,引发什么变动,这才吩咐他们前来,所以进展越快越好。

  他道:“罗烛天真正内情,我们能知晓的,至多只是表面而已,凭祁兆澜再如何去查,也是了解不到的,到时不必再去费那等功夫了,若是暴露了身份,反而不妥。”

  彭向道:“按祁道友前面所言,龙界之中换了主君,从无有人过问,但在下以为不然,如此重要之事,多半是会有人盯着的。”

  司马权目光一冷,道:“彭上真是说祁兆澜有所隐瞒?”

  彭向道:“这只是在下猜测,我以为恐怕是连他也不曾知晓,毕竟他非是龙君,有些事也并不见得完全清楚。”

  魏子宏稍稍一思,一挥手,不在意道:“不用去管这些,只要龙界归附过来,便被万阙星流之人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此事传播出去,说不定反会打击此辈士气。”

  正说话之时,有一名弟子急匆匆上得殿来,禀报道:“禀告各位上真,何天主回来了。”

  魏子宏神情一动,他看向司马权、彭向二人,笑道:“何天主既然平安回来,那么龙界之事当已是有结果了,两位不妨与我同去相迎。”

  司马权道:“理当如此。”

  三人当即出了大殿,到了外间阶台之上,何仙隐见是三人一同出迎,立时打一个稽首,道:“魏上真有礼,两位道友有礼。”

  魏子宏回得一礼,笑道:“何真人,此行顺遂否?”

  何仙隐微微躬身,道:“幸不辱命。”

  魏子宏眼中一亮,他侧过一步,做一个延请手势,道:“还请何天主入殿详说。”

  四人一同回得大殿,稍作谦让,便各自在位上落座下来。

  何仙隐坐下后,便将此行具体经过详细叙说了一番。

  魏子宏三人听罢,心中都是浮起一股不可思议之感。

  因为那位龙君每隔一段时日,都会出外巡游,并在某一处地界驻足许久,何仙隐随祁兆澜入到龙界之后,只是等了三日便就找到了机会。

  而龙界之中承平日久,再加上那些长老有意放纵,根本没有什么防备,何仙隐随身法宝一出,十分顺利地就将这位龙君拿下了,整个过程几乎是毫无波折,甚至动静传出后,除了几名龙君贴身亲随,并无任何一人出来相阻。

  何仙隐道:“这位龙君空有一身修为,却从无交手经验,上来便被何某法宝所镇压,此回哪怕不曾事先遮蔽天机,实质也不会有什么意外。”

  魏子宏道:“祁道友如何了?”

  何仙隐道:”祁道友先前并无虚语,拿到那血书之后,龙界之中便无人出面反抗与他,得以顺利登上龙君之位,何某待又等了数月,确认无有不妥,方才回转回来。”

  魏子宏道:“龙界何时可为我所用?”

  何仙隐道:“祁道友明确说过,只待把界中一些杂事梳理好了,就来相投,大约再有半月便可。”

  司马权这时沉声道:“按何天主所言,龙界这般羸弱,果然有能力助我么?”

  何仙隐道:“龙界那几名宗老并不是好欺之人,不言具体斗战之能,修为远在龙君之上,事实何某入内时,其中便有四五人有所察觉,只是都是故作不知。”

  魏子宏心中了然,龙界内部早就有了很大问题,在位龙君久已不得人心,恐怕巴不得这位被拿下,这次不过是借他们之手将这把火彻底引燃了。

  彭向道:“那龙君现何处?”

  何仙隐平静道:“何某此番带回来了,随时可以交由魏掌门处置。“

  魏子宏一转念,这位龙君或许还有一些用处,倒是不用杀死,可以镇压在山海界内。

  而龙界一归附,下来就是如何攻打罗烛天了。

  他抬起头来,问道:“司马掌门,还有多久阵禁布置好?

  司马权回道:“大半界天阵禁已成,不过为了麻痹对面,散在外间的人手并未撤回,剩下那些界天,最多半月时日,也可全数修筑完成。”

  魏子宏考虑了一下,道:“司马掌门,劳烦你代我传信,三十日后,召聚众位同道来此议事。”

  常天宗势力不小,还有诸多神怪以为羽翼,要想打下此处,就要设法集结山海界及青碧天两家大部分力量,务求一战而胜。

  司马权应道:“司马这便去为。”

  他立时离了大殿,亲自拟书送出。

  洞天修士还好说,有了禁阵守御后,已不必再固守一处,但是凡蜕修士还需要防备随时可惜侵袭过来的虚空神怪,所以不可能亲至,不过闻得消息,却是可以派遣分身前来,也一样不会耽误事情。

  两日之后,常琥与几名同道正从外间回转,只是神情之中略带一丝疲惫,这几月来连日厮杀,尤其是百多天前,遇到了一头极为棘手的神怪,众人合力,身上紫清灵机及丹丸全数用尽方才将之剿灭,这便必须要回得宫城之中稍作补充了。

  只是一至宫城之内,几人就感觉到气氛与离开之时似有些不同。

  这时目光一撇,见一名道人正从宫中步出,认得是积赢天的一位顾姓道人,便远远打了声招呼,道:“顾道友有礼了。”

  顾姓道人也是见他们,上来一礼,笑道:“几位道友有礼,诸位今番到此,可是为下月议事么?”

  常琥道:“什么议事?”

  顾姓道人很是诧异,望了望几人,道:“诸位莫非不知么?”

  常琥道:“我等这几日遇上了一个厉害神怪,整整鏖战了百余日方才得胜,故是不知此间之事。”

  顾姓道人恍然道:“难怪了,”他顿了一顿,“这么说来,诸位当也不知道今番宫城之中变化了?”见得常琥等人都是点首,他才又言:“不久之前,山海界那边来了一位治划中枢之人,其人姓魏,说是持有玄元上尊谕令,所以此后我等行事,或许都要听候这一位调遣了。”

  常琥心头一跳,他这些天来反复争功,并且不断在余寰同道之间游走,就是为了使余寰之人能够串联一处,如此就可将九洲修道人排挤在外。

  他考虑的也是实际,只要这段时日内余寰修道人所获战果足够多,就足以证明这般行事方法是十分适应当下的,这样一来,贸然改动就变得毫无理由,九洲修道人只要没有办法插手进来,余寰修士就可最大程度保持自主,现在听到有主持之人到来,本能就感到警惕。

  他冷笑道:“我辈余寰修士行事,自有章法,从来不需要他人来指手画脚。”

  他认为山海界虽然有玄元上尊这等人物,可真正比较起底下众修来,却是还比不得余寰诸天,而且青碧宫祖师同样也是真阳大能,双方也是平起平坐,为何他们反而要受山海界修士指使。

  他身旁贾姓道人道:“不管如何,这位也是名义上统摄全局,你我既然到了这里,不如前去拜见一下,至少也求个脸面也过得去。”

  常琥哼了一声,一甩袖,道:“彼与我何干?”

  他不愿意在此久留,正准备回去拿了丹丸及紫清灵机就离开此地,此刻却一个弟子行步过来,对着他们几人躬身一拜,并言:“诸位上真,魏上真闻得几位到来,命弟子请几位入内一叙。”

  常琥皱了下眉,不去主动拜见是一回事,但是当面回绝那又是另一回事了,他想了一想,吸了口气,道:“前面引路吧。”

  那弟子道:“诸位上真请随弟子来。”

  常琥等人随那弟子入得大殿,见是司马权和彭向都在此地,只是主位之上站着一名身着黑袍,眉心之上有一道竖痕的年轻道人,知便是应该那魏上真了,便神情淡淡上来见了一礼,客气几句后,随后便在殿席之上各自落座下来。

  魏子宏道:“我到此地之后,常闻几位余寰道友名声,只是此前未曾见过,今日恰好闻得几位回了宫城,便请几位过来一叙。”

  常琥坐在那里不言不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贾姓道人咳了一声,出声道:“却不知唤我等来做什么?”

  魏子宏正声道:“请得诸位来此,正是为下月所议之事,“他一挥手,那万阙星流舆图便显现出来,尤其是那罗烛天极为明亮,顿时吸引了众人目光,“我准备联合山海、余寰两家修道人,与下月攻伐此界!”

  常琥一听,顿时双目一睁,他霍然立起身来,盯着魏子宏,措辞激烈道:“恕常某直言,魏上真这么大动作,是否太过激进?万一出得什么意外,那就是全盘崩毁之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