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二十八章 观查脉书问祖源

第两百二十八章 观查脉书问祖源

  一月很快过去,距离议事之日愈发迫近。

  因是受得魏子宏邀书,众多余寰修道人与山海修士陆续往九台宫城而来。

  余寰诸天之内,宿阳天天主成笠衣、鉴治天天主叶宏图、积嬴天天主观寂上人、奕胥天天主令印升道人、环渡天天主翟风赫、定星天天主梅若晴、隆合天天主范恕等人渡觉修士俱至。

  其中宿阳天天主成笠衣与敖勺修为相当,这般对付常天宗宗主时更有把握。

  青碧宫内,彭长老还要坐镇宫中,不可能到此,但是关隆兆、凤览这两位执殿长老俱是到了,不去说二人修为如何,他们此回却是将青碧宫的态度表示的再明白不过,为得就是帮魏子宏定压余寰人心。

  而山海界这边,九洲诸派因为灵机充盛之故,不少凡蜕掌门长老都在闭关潜修,只来了溟沧派巫晴卿、少清派荀怀英等方才斩却凡身的修士。

  不过山海下界之中,钧尘界、昀殊界都是有大修到来,而原本寰同门下,如今归附山海的倾觉山那里,包括山主严渡在内,四位渡劫修士却皆是奉谕而至。

  为此一战,可谓集结了两界诸天了大半实力。

  方才成得龙君未久的祁兆澜此刻也是到了,现在他执掌龙界,可谓意气风发,但是来到九台宫城之中,却是不得已收敛了几分,同时心惊不已,没想到这位玄元道尊门下竟有这许多人,他虽然不知道万阙虚空之中有多少了得神怪,但本能感觉无法与此处大能相比,不由暗暗庆幸自己归附到了这边。

  连日来,他接连拜访了不少大能,只是忽然听闻这里有一位天主乃是真龙成道,故也是寻上L门去,只是在见到敖勺那一刻,他忽然有一种天然身处其下的感觉,本能生出一种敬畏,执礼道:“见过上君。”

  敖勺看他几眼,道:“果然亦是我辈龙种。”

  传闻诸天真龙皆有一个源头,被诸多龙种称之为“龙祖”,正是其人意识映照到了诸天万界之内,方才有龙种显化。

  不过唯有达到一定境界之人才隐隐约约对此有所感应,而且还不能证实,因为至少在布须天内,他并未见得任何龙种,可现在到了万阙星流之内,却反而听闻有存,也之所以如此,他才有意过来见上一见,而现在望见祁兆澜,却似乎是证实了此事。

  可时同时,他也在担忧,这位龙祖,会否是与万阙星流背后那位大能有关。

  他开口问道:“祁宗主,你可知自家之源流么?”

  祁兆澜一怔,随即道:“上君,这在下自是清楚。”

  万阙星流之中最看重的就是血脉传承,虽然龙种不是神怪,可是类似传脉血碟的东西也是有的。

  敖勺神情认真起来,道:“那祖脉源头为谁,你可是知晓?”

  祁兆澜犹豫了一下,道:“祖源为谁,此是族中隐秘,”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神色也是郑重了几分,“不过上君既然问起,在下也不好不回,只是此事不好在口中宣讲,回头拿一分传脉拓本给上君一观,只是此中只涉主脉正源,详细恕我不能不向外泄露。”

  敖勺颌了下首,他能理解对方所为,涉及血脉族谱,这般做也是无可厚非,反倒是他有些不近人情了,他道:“听闻在转炼神通功法,敖某这里正好有一篇玄法,道友若不嫌弃,可以拿去一观。”

  祁兆澜瞪大眼,随手伸手上去,拿来过后,迫不及待翻了两眼,一时却是激动无比,对着敖勺连连拜谢不已。

  万阙星流内神怪血裔到了一定层次后,想要继续修持,就必须依靠冥空神精了,不过龙界却从来不用此物,完全是依靠自身先天禀赋。

  只是在与修道人接触过,这才察觉到灵机的好处,即便不用冥空神精,也能借此窥望更高境界。

  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没有正经修行法门。

  这几日他向一些大能请教功法,准备回去之后,与龙界一众长老再设法推导出一门功法来,可是这哪里及得上敖勺所传?此不但是正宗气道上乘功法,而且同样是出自龙种,与他们可谓是无比契合,得此一部,就不难振奋族门,也难怪他如此欣喜。

  大殿之上,魏子宏正在听闻底下弟子禀告,“诸位上真,天主,差不多都已是到来。”

  魏子宏他言道:“离议事还有两日,还是谁人尚在外间?”

  那弟子道:“回禀真人,除了宫中派遣出去日常阻截神怪的上真之外,唯有常虚等人目前不知所踪。”

  魏子宏闻此,却是一点也不奇怪,道:“将未到之人的名字报于我。”

  那弟子道了声是,对照着名册,将名字一一报上,只是读得时候却是心头发虚。似那些凡蜕修士,若有人念动己名,那多多少少都是会有感应的,尽管知道其等不可能来找他麻烦,可总有一股心惊胆战之感。

  魏子宏听完,发现这里一共八人,不是平日与常虚走得极近,就是与其交好之人,他冷笑一声,八名凡蜕修士,何等强大的一股力量,这般大战中虽说起不到扭转胜负的作用,若是用得好,也能成为一手奇招。

  不过此辈虽是阳奉阴违,可他不可能现在就去对付这些人,因为要将之拿了回来,这肯定需要更的人手去为,现在他不但这个功夫,也不会冒着大敌不去攻打,反而先对自己人动手。

  便算能抓了回来,怎么处置也是一个问题,现在就动手惩处,也是有伤余寰修道人心气,要做此事,也是等到事毕之后,功过再一同论处。

  现在能来这里之人,显然都是愿意听从上谕的,有这些已是足够的,而且在他本来计划之中,并不想直愣愣地冲向罗烛天,也是准备佯攻某处,再集中力量,突然杀至此间,常虚等人既然愿意主动分担压力,吸引住虚空神怪的注意,那他也不准备多去理会。

  当然,只是这般还是不够的。

  他沉吟一下,道:“去把通广掌门和郭掌门请来。”

  那弟子送了口气,赶忙下去传命。

  不一会儿,澹波宗掌门通广道人与汩泽宗掌门郭举赢联袂而来。

  双方见礼之后,魏子宏客气几句,便道:“两位想知晓了,待此番议事之后,我等就会准备攻打罗烛天,只是两位这回却不必去那里。”

  “哦?”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猜到可能要自己做什么重要之事。

  郭举赢试着问道:“魏掌门可是另有交代么?”

  魏子宏道:“正是如此。”心意一动,殿中万阙星流舆图就浮了出来,他朝着某一处伸手一指,“此是奇潮天,此中势力虽不及罗烛天,当也差不太多,不久之前,我查到一事,万阙星流之中这等大派,几乎一个宗门之中,都是豢养有一头看护宗门的神怪,常天宗如此,这奇朝天中的莫合宗也是如此,只是神怪实力并非一成不变,其与宗门乃是相辅相成的,实力来源一是天生,二是就是向那虚空之母祭献,莫合宗这些时日来这准备一场大祭献,准备将这头神怪之能再作提升,而在此前,其宗门实力不过比常天宗差了一层而已。”

  通广道人思索了一下,道:“魏掌门是说,只要这头神怪一成,当即可以成为这等常天宗这等大宗?”

  魏子宏道:“道理上是如此,但不是那么容易做到,不过为了避免万一,我们尽可能杜绝这等可能,”他看向二人,“我需要两位掌门带领所有凡蜕上真杀向此地。”

  在他谋划之中,会让敖勺带领所有渡觉修士杀向罗烛天,将此处一举覆亡!

  而因为渡觉修道人斗战,此境之下的修士所能发挥的作用不对,所以凡蜕修士及一些投效过来的神怪血裔将前往对付莫合宗。

  郭举赢道:“若是这般做,对面定会出现天机感应,说不得会有所防备。”

  魏子宏笑道:“正是要他们有所察觉。”

  两人立刻明白了他意思,他们这一路其实是主动暴露给对方的,这就是为了掩盖那真正意图,通广道人言:“既然魏上真早有安排,那我等愿意奉命行事。”

  魏子宏点头道:“那此事就交托给两位了。”

  这两位背后宗派与溟沧派乃是一脉同传,算得上是自家人了,所以他没什么不放心的,而且能将奇潮天拿下最好,若是不成,也没有什么损失。

  通广道人、郭举赢两人对他打一个稽首,就退下去了。

  魏子宏则是自袖中拿出一张符诏,暗道:“这个时候,该当是放出去了。”

  他将此符朝外一祭,霎时立了九台宫城之上,一道金光铺展开来,将整个宫城乃至此中所有人都是一同罩入其中。

  与此同时,所有修士都是察觉到了那符诏之中传来的浩大伟力,不自觉地生出敬畏之心。

  “元尊符诏?”

  山海界修士还好说,余寰修道人本来有些人对魏子宏一个初登凡蜕的修士来主持此事有些腹诽,但是见得这法符后,所有人都是心头一阵凛然,立时收起了这些心思杂念,规规矩矩等着那聚议之日到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