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二十九章 乘光动气击星流

第两百二十九章 乘光动气击星流

  两日之后,众真于殿上议事。

  再是一日,除了必需的留守之人外,两界修士分作一虚一实两路,往万阙星流深处杀去。

  其中一路,由敖勺和成笠衣率领,全数是渡觉修士,甚至其中有两名渡觉四劫,这等阵势,差不多已是能与整个万阙星流的神怪正面对拼一次了。

  此回算得上是异常重视罗烛天了,因为在渡觉修士面前,只要你境界不到,那么人数再多都是没用,而常天宗固然为大宗,可上层大能,对比修道人这边,显然是有所不足的。

  而若是此界势力被尽数覆灭,那么万阙星流就等于折去一臂,剩下之人哪怕全数联合起来,也无法在整体实力上也休想再压过他们了。

  至于另一路,便是由通广道人与郭举赢带领,除了与之同行的曲滂之外,他们麾下近乎全是凡蜕修士。

  不过他们的目的虽然是为了吸引虚空之母的注意,但也不是完全不作遮掩了,否则立刻会被看穿真实用意。所以同样用了气机遮蔽之法。

  魏子宏心知这般也隐瞒不了多久,好在在他计划之中,只要能遮掩一时就可以了,稍早一些暴露出来反而是好事。

  他此前经过诸多探查,发现了一个可以利用的漏洞。

  万阙星流背后那位大能从来不主动传言,更无出现在虚空生灵面前的举动,往往是通过某种预兆来传递自身用意。

  这或许是因为其并不把下面之人看得太过重要,甚至到了现在还延续这一做法。

  这也并不奇怪,这位大能看待界中生灵,恐怕正如修士看待凡人,都觉得是无需在意之物。

  此也是事实,对真阳层次的大能来说,万事万物皆是利于自身,底下之人的确是可有可无。

  可现在却是不同了,因张衍与之气机对撼,导致其无法另外抽手出来,自是也无法干涉这些后辈弟子了,这些人虽无法左右胜负天平,但无疑可以加剧战局演变,譬如此回攻伐万阙星流,也无需侵占全界,只要占据七成以上,而等因果大势一成,灵机满布诸天,那么就从根本上动摇此界气数。

  玄渊天中,张衍也是察觉到自己弟子开始动作了,微微一笑,当即把法力一鼓,朝着背后那人盘踞所在压了过去。

  原本两方面就是一直在不断对抗,因为彼此法力都是无穷无尽,所以无论哪边涨一分上去,另一边便可以立刻跟了上来,所以在比斗一段时间后,就是你不动我亦不动,彼此只维持一个均势。

  而现在他这边陡然一发力,那背后之人不难猜测有了他这边当又有了什么举动,可此刻也无暇去查看,只能被逼着把法力提升上去。

  张衍待见对面接招,就以神意传言旦易等人道:“若是那几名外道出手,就要劳烦几位接下了。”

  旦易立刻回应道:“道友放心,若其出手,此便交给我等。”

  遁去万阙星流真阳大能虽然有五位,但是其等无了太一金珠,斗战只能依靠自身法力了,而他们手持道宝,已是立于不败之地,哪怕对面原先被张衍斩杀大能都是复生,也一样无法敌过他们。

  不过也不知迟尧、邓章、白微等人知道出面也是没用,还是在等待在什么机会,却是并不见其等冒头出来,他们也并未因此放松警惕,仍是紧紧盯着。

  虚空之中,敖勺这行一人出得九台宫城,就将事先准备好一道法符展开。

  虽然他们这些渡觉修士在一起气机滔天,但所有人绑在一起,也达不到一具真阳分身的程度,所以只要稍作遮掩,就不虞被那位大能察觉,事实其人就算发现,现在被张衍牵制住,暂也不可能来干扰他们了。

  似乎只是短短片刻过去,众人便就到了罗烛天之外。

  到了这里,神怪也是越来越多,除了本来就是栖居在此间的,还有被这块地陆吸引过来的。但在他们出现之后,却没有一个头神怪敢于靠近,距离他们尚远的还好说,惊慌失措的避开的,稍弱一些被那气机一激,不是立刻瘫死当场,就是化作尘埃而去。

  敖勺言看着下方,感应了片刻,沉声道:“成天主,常天宗最为厉害的便是那位宗主了,根据先前探听得来的纤细,此人或许与我等修为相当,除了此人,这宗派之中还藏匿有一头护法神怪,或许神通威能也不在这一位之下,稍候斗战,若是那神怪厉害,则由我二人各自应付其一。”说着,他又转首望去一边,“若是比我判断略差,则由叶天主和观寂道友设法接下。”

  旁边鉴治天天主叶宏图和积嬴天天主观寂上人俱是打个稽首,应了下来。

  敖勺下来又一一嘱咐了许多事,虽此前都有安排,但在真正到得这里后,必然又需有许多调整,不过他皆以神意传言,故也不耽搁多少时候,待交代完后,他向下一挥袖,仿佛要抹去什么物事,“诸位道友,且随我一同夷平此界!”

  此刻罗烛天地陆之上,常天宗宗主翼无究正在日常持定之中。

  早在数十万载之前,他便已修得“冥空无量”,从此不必经由虚空之母,就可以直接从虚空之中摄夺冥空神精化为己用。

  现如今,正在追求“冥空浑一”之境,只是这境他还有望窥伺,待再下一步,就是“大知大彻”之境了,然而走上一步,实际就是自己去替代虚空之母,他知道若无什么变动,那么自己或许永无可能达到这一境地了。

  所以当魔神信众侵入万阙星流,他反而有一丝窃喜,天地格局发生变化,无疑他就更多机会。

  而且为了维系长生火,几乎每一年都要进行大批祭献,常天宗尽管家大业大,可这是个无底大洞,虽不至于伤到根本,可想要继续壮大也绝无可能,也是这个因为缘故,常天宗对剿杀魔神信众一直不怎么热衷,不但如此,翼无究还设法削减了祭献次数,准备趁这个时机积蓄力量。

  此刻密室之外,有弟子声音门庭处传来道:“禀告宗主,天外有异变,似有大敌来犯。”

  翼无究没有问话,举双目往天外看去,就见得有无边灵光气团往罗烛天压来,同时有无数未来景象自眼前闪过,其中多数,都是罗烛天诸陆崩碎,神怪残躯铺满天穹,其中只有寥寥几个尚存生机。

  他神情一凝,倒不是因为这些未来景象,未来再如何,也还未曾发生,终归有机会挽回,而是他居然在这些场景之中不曾望见一个敌人,也就是说明此回来犯之人中,必定有层次与他相当或者干脆就是高于他之人。

  他顿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沉声道:“传我法令,立即唤醒所有地宫宗老。”

  神怪血裔修行不到冥空无量的境地,自也不可能得享永寿,除非供奉长生火,但是每多一个长老,便需多祭献出一份祭品,日积月累下来,这将是一个极为惊人的庞大数目,若是要把宗中古往今来所有宗老乃至宗主都是定住性命,那连常天宗也承受不起。

  所以宗规有定,在一定时日内不得突破之后,就必须进入地宫沉睡,仅仅只是用一点冥空神精吊住生机,以待未来之变,尽管有不少人在漫长岁月中耗尽生机而亡,可至今存活下来的也不在少数,若是都唤了出来,显然也是一股惊人力量。

  那弟子心头一跳,意识到此回来敌不同,自家宗主选择如此做,无疑是宗门已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当即应一声,便急急下去传谕了。

  而此刻另一边,通广道人和郭举赢等人也是率众来到了奇潮天前。

  郭举赢看向旁边那双头怪牛,言道:“曲道友,你可我等这便动手可是合适?”

  曲滂道:“我只是奉上尊之命前来相助,并不过问具体事宜,两位道友不必问我。”

  郭举赢也只是客气一句,见它无有建言,正准备向下方杀去,通广道人却是一伸手,拦住他道:“慢。”

  郭举赢见他面上很是严肃,便神意传言道:“可是有什么不对?”

  通广道人上下看了看,言道:“很不对劲,前方似有阻碍。“

  郭举赢得他提醒,也是注目凝望,开始什么都不曾发现,可是过有一会儿,却是见到了问题所在,在这界天之外,竟然漂游着无数密密麻麻的微小物事,居然连他也难以分辨出此物具体形状,并且还自上察觉到一股危险之感,惊讶道:”此是何物?”

  通广道人凝声道:‘可能亦是神怪。”

  他猜得半分不差,万阙星流因为遍布天地的灵机,所以也就没有什么阵法护持,依靠的就是无处不在的神怪,有些神怪大如天垣,有些则是小若微尘,而后一种,就极可能让人忽略,莫合宗所豢养的神怪便是这一种,虽是身躯微小,可威能却是不弱。

  郭举赢再看几眼,也是皱眉,因为他无法分辨出来这些东西究竟是各自独立,还是本来生就一体,于是沉声道:“本来以为这里当是不难拿下,没想到上来就遇到如此棘手的东西。”

  通广道人言:“越是难对付,说明此间越是重要,尽管我等只是佯攻,可若真能取下此处,却也不失一个大功!“

  他正说话之间,却见下面那些形似尘埃的神怪齐齐一动,竟是主动朝他们所在之地涌了过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