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三十一章 虽化微尘难定玄

第两百三十一章 虽化微尘难定玄

  奇潮天上,通广道人和郭举赢这一路费了不少功夫,终是将外间神怪扫平。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这些神怪虽是微小,威能也仅是一般,可带来的麻烦却是不少,尤其是不一下铲除的话,但凡有一个剩下,就会再度繁衍,直到到了原先规模才会停下。

  反复尝试过几次,方才利用了一件法宝将之全数收取在内。

  而在扫除了这些后,莫合宗所在地界便是彻底暴露在众人眼前。

  郭举赢正要准备杀下去,却忽然感应有异,自方便见得那些古怪神怪后,他就对此十分警惕,这刻望去,见又是一只小若微尘的神怪飞来,但与方才那些又有所不同。

  正转念之间,这神怪倏尔一疾,有一名来自环渡天的凡蜕修士立时被那物侵入身躯之中,过得片刻,一道晕光从眼耳口鼻之中射出,随即法身轰然爆散开来。

  与此同时,那神怪又是冲了出来,并对着下一目标冲去,不过短短片刻之间,五六余名修士身躯接连爆开。

  但是下一刻,但见场中那些散开清光一聚,那些修士又是重重塑了法身,一个个看去都是若无其事。

  通广道人和郭举赢都把具体经过都是看在眼中,两人眼中都是不由得多出了一丝惊叹。”

  方才那一瞬,这头神怪先是以一个难以回避的势头撞入了那些修士法身之中,随后瞬间游走过浑身上下亿万处所在,在这一切结束后,其所有发出的攻袭之力,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亟不可待的宣泄出来。

  其中转运之势,完完全全契合了此方天地之理,运力之精巧,拿捏之准确,可以说多一分则嫌多,少一分则嫌少,可谓是将自身层次所在的力量完完全全发挥到了巅峰。

  不止是他们,在场所有修士都不难看出这里端倪,虽他们非是此间土著,可是对大道的理解都是相通的,一些人本来对万阙星流修持之法很是不屑,但没想到能在这里一头神怪身上见到如此精妙的演绎。

  只是对方失算的是,要是神怪血裔,除了一些拥有独特神通异力之人,依靠的仍是自身身躯,肉身一旦被毁便就等于败亡,那么凭此一头神怪就可挡住万千来敌,可是修士到了凡蜕境界后,早已是摒弃肉身了,只要本元不曾耗尽,法身无论被打散多少次也不会败亡,所以其最大长处反而成了弱势。

  通广道人言道:“这神怪应当是莫合宗那镇宗神怪了,果然是厉害无比,所幸因先天所限,其在境界之上尚还差了一点,并没有能够超脱去过去未来,要是真到那一步,就极其难以应付了。”

  郭举赢颇感庆幸道:“难怪魏上真如此重视重视此处,要是这等东西得了超脱,能正面抵挡之人的确不多。”

  这神怪飞动如电,身躯又是极是微小坚韧,通常来说很难捉摄,可惜众真有法宝在手,在知晓了此物底细之后,没有费多大力气,就将之束缚在了丈许之地中,最后拿一只宝瓶收了去,随后不再耽搁,立时招呼所有人向下方地陆杀去。

  莫合宗实力并不强盛,而且为了这头护法神怪,平时献祭极多,而近来为了应付魔神信众,更是频频施为,这几乎掏空了他们所有家底,甚至还不惜剿灭了几个奇潮天上的大族,以弥补亏空。

  莫合宗要是平常敢这么做,那肯定是一场极大大动荡,可在外间有魔神信众威胁的情形下,所有矛盾却是暂时被强行压了下去,带由此带来的隐患也是不少,现在一见外敌杀至,许多血裔大族第一念头上去与敌交手,护卫宗门,而是纷纷展开血具,逃离此处。

  通广道人、郭举赢很快便就发现。这个宗门的整体实力也就如此而已,远不及外间传扬的那般厉害,似只是外间那头神怪就是其所有寄托了。

  尽管宗主带领奋起抗争,可在众真围攻之下,并没有坚持多久,不过十来日就被彻底平灭,莫合宗宗主本人也是被一件法宝镇压了下去。

  至于那些逃遁之人,除了少数拥有莫测神通之人不曾寻到外,大部分人都被拦截下来。

  此一战中,莫合宗至少有半数血裔战士,余下之人尽皆降伏,通广道人和郭举赢并不准备将这些人斩尽杀绝,如今万阙星流虚空之中神怪众多,杀不胜杀,这些投靠过来的神怪血裔仍是可以利用起来,转而去对付余下土著。

  一行人用了大约半月,算是完全肃清了这片天地之中的神怪,随后立刻着手修筑禁阵法坛,准备完完整整的将这片界域占据下来。

  通广道人站在天穹高处,言道:“现在此处已是平复,倒是可以将消息传回去了。”

  郭举赢道:“也不知罗烛天那里如何了,我等现下还有余力,说不定还可以设法支援敖天主那一路。”

  通广道人摇头道:“这也不是我等可以决定的,况且此处虽是占下,但还有一些漏网之鱼,难保不会趁我立足未稳,再引来更为强悍的对手。”

  郭举赢点头同意,现在这个情形,的确只能求稳定了。

  以此同时,九台宫城这里,融宗神怪侵袭愈加频繁了,不过因为占据了十余界天,所以修道人这边投效过来的神怪也是极多,先前只是用来修筑法坛禁阵,现在既已完成,就将其等全数放了出去与之对拼,虽然境界层次差了许多,可数目却是不少,加上背后依托宫城禁制,一时倒也是势均力敌。

  世万鬃仍是耐心观望战局,看上去没有压上去的打算,这时有一名宗老想了想,上来道:“宗主,我等进袭了如此之久,那些魔神信众也没有拿出厉害手段来,不如……”

  世万鬃却是摇头,九台宫城面前看去是没有什么力量了,但他总感觉此辈交手之时不疾不徐,没有什么紧迫感,如此表现,似乎背后还藏着什么厉害杀招,便不提这些,以他功行境界,能生出这等警惕之感,就足以说明对面有问题。

  虚空之中一阵模糊,一名弟子出现了跟前。

  对他一拜,恭敬道:“禀宗主,觅宗老此刻已是无法看到奇潮天具体景象了,莫合宗那里疑似是被那魔神信众侵占了下来了。”

  世万鬃也是意外了,皱眉道:“这么快?”

  莫合宗最为厉害的,就是在那头无可捉摸,小若微尘的神怪了,万阙星流之中,少有神怪能够在其面前讨得了好,而且他近日英文莫合宗还在准备一次大祭献,准备将这护法神怪再做提升,要不是怀疑魔神信众即将攻打噩情天,他先前都有设法打压的打算了。

  旁侧宗老也是想到此物,道:“莫非莫合宗护法神怪不曾出动么?”

  那弟子道:“觅宗老说那些魔神信众个个非是血肉之躯,故是这头护法神怪拿其毫无办法,最后还似乎被擒捉了去。“

  那宗老一怔,面色变得极其凝重,融宗之前还从未与修道人有过交手,对于修道人的一些了解也是自别处打听来的,现在闻到这个消息,感觉这些魔神信众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难以对付。

  值得庆幸的是,无论哪个宗门的护法神怪只会驯从己方宗门,无论如何不会被他人所利用,否则将更是棘手。

  世万鬃道:“常天宗那里现在如何了?”

  那弟子道:“觅宗老说是双方还在缠战之中,不过常天宗护法神怪已然放出,目前还情势不明。”

  世万鬃表面看不出什么来,心下却是一惊,他是知道的,常天宗的护法神怪就是罗烛天中那最大一片地陆,整个宗门就是驻落其上,此刻被唤动起来,那无疑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那宗老低声道:“宗主,魔神信众两边皆是进展顺利,那无疑是投入了绝大部分力量,所以眼前所在必定是空虚无疑,我等不能错过了机会。”

  世万鬃考虑片刻,稍候片刻,目中精芒泛起,道:“艾长老说得不错。”

  其实他心中还有存有疑虑,但现在要是不出手,而待这些魔神信众消化了此次战果,那实力将会更显壮大,下一个要对付的,必然就是他们了。到时再想有眼前这等机会,肯定是不可能了,所以不管前面是不是藏有什么陷阱,都要试上一试了。

  不过他直到此时,仍是不乏小心,示意一下,身旁宗老立刻明白,一挥手,当下有十余名神怪血裔飞遁出来,各自率着麾下族众朝着九台宫城而来。

  这些人才到半途之上,只觉眼前一花,每一人都觉得自己身边之人消失不见,面前只剩下了一片片虚空,根本不知身在何处,可又是一个恍惚间,却又发现所见景物破碎开来,又被从幻境之中拉回了现世,知是同门相助之故,顿时气势更胜,继续朝着目标冲去。

  宫城之内,司马权神情一沉,道:“魏掌门,那融宗宗主实力难以测度,方才却是强行将那些人从玄阴幻域之中拖拽了出来,想来再用相同手段也是无法阻住此辈了。”

  魏子宏想了一想,又与玄武神意传言片刻,顿时有了决断,道:“既然他们要来,那就放他们进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