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三十四章 天机向利得两界

第两百三十四章 天机向利得两界

  裘冲等魏子宏与敖勺、成笠衣二人联络之后,便就提议,可先由自己一人往融宗而去,其余人可再随后跟来。

  魏子宏同意了他的提议,只是穿渡虚空非是易为之事,当即摆下法坛,焚香拜告,又自玄渊天内请了数道遮护法符过来。

  裘冲得了这护持法符,立即就与魏子宏等人拜别,随后纵身追去。

  司马权言道:“魏掌门,裘长老一人追去可是妥当?”

  魏子宏道:“敖天主那边传来消息,常天宗那边已是拿下,当也会往融宗赶去,裘长老加上这两位,当无问题。”

  这时宫城之外有清光纵来,却是此回到来的青碧宫长老一个个回来,当首者乃是一名刘姓长老,其报言融宗这回所来之人大部分被他们杀死,唯有少部分人神通不小之人得以脱身而去,因为虚空深处一股晦涩气机屏布,望之心惊,所以一时无法追去。

  魏子宏则是一拱手,道:“有劳诸位长老,只还有一事需几位再辛苦一番。”

  刘长老道:“魏掌门有事请言。”

  魏子宏道:“如今裘长老独追融宗宗主而去,我虽已传书敖、成两位天主同往噩情天,但为稳妥起见,还望诸位长老能前往接引。”

  刘长老一听,当即应下,在得了魏子宏交由他的两张遮护法符后,就招呼同门再入虚空。

  这一回,魏子宏并没有请动玄武一同前去,因为很难言这里是否还有其他神怪觊觎,要是一口气将所有战力送了出来,导致自己这边占下来的界域被夺了回去,那反而是笑话了,而且便是融宗无法拿下,此战亦是大胜了,现在是消化战果之时,没有必要为此贪功冒险。

  玄渊天,清寰宫中。

  张衍端坐蒲团,观望那天机因果长河,发现此刻形势已是大利于己。

  罗烛天、莫合天这边两界一落,灵机布划大大向前推进了一层,天机大势明显往他这里偏移过来。

  但并不是说就是抵定乾坤了。

  天机长河之中还有背后那人埋下的诸多暗线,便不去计较其可能暗藏的手段,只从表面上看,也还有挣扎余地。

  就拿那处噩情天来说,一日未曾打下,一日就有变数。

  而万阙星流还有许多力量,只是各自为战,分散在四方而已,但被逼到绝路之后,却也不是没有可能统合起来,要再更进一步,说不定还能把修道人占去的地界重新夺了回来。

  虽其等未必能做到,但只要有这一丝可能存在,就意味着因果未断,天机未定。

  所以现在得益,并不等于局势真正稳固,还要看接下来的争斗。

  他此刻见弟子魏子宏疾遣人手前去追击世万鬃,微微点头,这是一个正确选择。

  此战结果,足以决定未来大势走向。

  常天宗与融宗乃是万阙星流两大势力,而常天宗已被消灭,只剩下融宗,这一宗派气数实力有大半系在宗主世万鬃身上,只要此人一败,那么融宗也就等若覆灭了大半。

  而融宗一下,噩情天亦是不难占住,这般万阙星流只剩下一些散碎不成气候的界天,再能统摄起来,也难以正面与修道人对敌了。

  但他能意识到,背后那人想也能意识到,不过后者与他法力碰撞,因为双方法力无尽,所以维持了一个不上不下的局面,但若谁敢先撤出力量去做别事,那么正面力量势必会有所减弱,继而导致被对手占去更多界域,所以只要不是额外有达到真阳层次的力量出现,两人是不会主动去理会的。

  但是一个可能,要是背后那人早在世万鬃身上埋下了暗手,这便无法阻止了,所以这里变数同样不少,不到最后结果出现,难知会是如何。

  万阙星流虚空之中,世万鬃脱身出来后,就又变化成一个擅长遁行的神怪,以最快速度往回遁走,

  路途之上没有遇到任何意外,很快回到了融宗地界之上。

  到了这里,他心下总算放松了些,就算此次带去之人尽被覆灭,宗门之中还有数十位族老宗老,还有护法神怪,损折去的力量可以去别处招纳,相信这个时候,愿意投附融宗的神怪血裔当是不少。

  入了宗门之后,他交代下面之人小心守御,就入关定坐,自虚空之中汲取冥空神精,用以恢复元气。

  裘冲看得很准,为了脱身,他不是没有付出代价,不但实力永久损折了一些,短时内还会虚弱一段时间。

  而在他回来时,心中隐隐感觉一丝危兆,唯恐魔神信众会追了过来,所以急着回复。

  数天下来,一切平静。

  他感觉自己已是恢复了过来,可是损去精血之故,掉落的实力却是不可能再回来了,他也是叹气不已。

  待出得关来,问侍从道:“艾长老可是回来了?”

  侍从回言:“已是回来,比宗主晚回来一日,还有几位宗老这几日也是陆续返回宗中了。”

  世万鬃听得艾长老回来,先是一喜,随即又闻另几位宗老的消息,却是觉得不妙,猜测恐怕是路上另外遇得变故了。

  他现在急需了解情况,便道:“把艾长老请来。”

  艾长老很快来到跟前,施礼道:“见过宗主,宗主无恙,实乃宗门之大幸也。”

  世万鬃点点头,道:“艾长老,你等到底遇得何事?怎么只有你与几位长老回来?”

  艾长老面露惭色,道:“回宗主,我等回路上遇得几名魔神信众阻截,像是与宗主放对的那一位同出一地,其等实力高强,我只能令人分散逃遁,想来多数人未得脱身,属下有负所托,还请宗主责罚。”

  世万鬃沉声道:“既然如此,却也怪不得艾长老,现下既是回来,也不必去想这许多,我这有事找你去交代。”

  艾长老赶忙道:“宗主请吩咐。”

  世万鬃传声嘱咐道:“现在情形不对,我等也要早做打算,我在待益、伺柔这两界中埋有后路,你即刻带着门中英锐血裔和所有库中珍藏往此处撤走,如此万一有变,来日还可仗此翻身。”

  艾长老听完后,默默一拜,就退下去了。

  世万鬃说过之后,就又回去修持。

  没过两日,他忽然心头一跳,往上看去,见是裘冲出现在了天外,其身边还有两人与他并肩而立,看去实力相差仿佛,他神色为之一变,本来裘冲一人,他自忖集合宗门之人还能一拼,可又有两名与之相仿的魔神信众,他是怎么也不可能敌过的,一时不由庆幸前几日的安排。

  他想了一想,觉得魔神信众到了哪里都是侵占界域,很可能是看中了自己脚下这片天地,既然如此,那便给了其等,自己走掉便好,只要保存了实力,那么无论到了哪里,都有机会再度崛起。

  他乃一宗之长,就算抛却宗门基业,按理说也该好好权衡一番,可不知为何,眼下他却是毫无不舍之感,要是平时肯定要自我审视,可现在他哪里还来得及去管这些。当即传谕下去,令所有人自行逃散,随后来至殿中,隔开手指,将鲜血滴落下去。

  少顷,殿中精美石台之下有一团烟雾喷出,一头身躯健硕,獠牙外露的金肤白眸的神怪化聚出来。

  此便是融宗护法神怪,就算是他,也不见得能够胜过,但是此刻并没有令其出去阻敌的,而是准备将之带走。

  他再在手腕处以鲜血一抹,那神怪又重化一缕烟雾,遁入其中。

  随后他把身躯一晃,变作一头形似蛇鱼的神怪,化白光一道,往天外遁走。

  裘冲此刻手持独角金牛,正在推算世万鬃所在,却忽然往天外看去,略觉讶异。

  敖勺神意传言道:“裘长老,可是找到此人落处了?”

  裘冲回道:“若无差错,此人当是弃宗而走了,两位随我来。”他脚下一踏,便循着那一线气机追去。

  敖勺、成笠衣两人虽奇怪如此世万鬃为何简单就弃了自身山门,但此刻也不是问这些的时候,立时转动法力,跟了上去。

  世万鬃方才逃了一阵,却见清光一道落下,阻在正前,随即听得一声云磬之音,便见裘冲自里走出,淡声道:“世宗主要往何处去?不妨道出,许是贫道可送你一路。”

  世万鬃暗叫不好,往左右一望,却见敖勺、成笠衣先后出现在那里,不觉心头大震。

  他自忖没有胜算,反而冷静了下来,道:“汝等魔神走卒,莫非以为如此便可将我拿下了么?”他伸出手来,对着自己就是一斩,瞬时间,他身躯一虚,随后自那里浮现出诸多神怪虚影。

  他如今可变化为成百上千种神怪,若每一种神怪都有一线未来,那么自他身上,就可衍伸出去数百上千未来变化。

  如今斩绝诸多未来,只求其中生机一路。

  这般因果一成,则他必能脱身!

  只是如此一来,他等若只有这一路未来变化,以前所融诸多神怪未来都是弃去,以往数十万载努力都是荡然无存,而且要是再遇得相同境界之人,那么就轻易可以算定他所有路数,不费吹灰之力就可将他击败。

  不过只要他能逃脱这一劫,回去之后还能再设法再融合其他神怪,就算再花个数十万载,也比眼前被魔神信众来的好!

  裘冲见他一斩之下,旋即不见,好似混入虚空之中,再是推算,却是模模糊糊,难见结果,道:“此人又是遁逃走了,要想找到,还需做一番推算。”

  敖勺看去下方,道:“不妨,噩情天无了此人,无了融宗,已是无力守御,我等可回报魏掌门,先将此处占了下来,那么万阙星流两处大界,便皆在我手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