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四十章 各祭奇绝定一战

第两百四十章 各祭奇绝定一战

  清寰宫内,张衍持坐不动,正自揣摩分身消磨太一金珠之时传来的种种变化。

  这些时日,他颇有所悟,并以为若照此路行了下去,在此一纪历结束之前,当能尽得其中造化运转之妙。

  不过此法便成,也只是令他在法力驾驭之上更上一层,并不能因此提升道行,而若不能参见上境,将来纪历轮转之下,仍是无法改换天数。

  当年人道何等势盛,一场剧变之下,却险险被那先天妖魔取而代之。

  所幸籍借布须天伟力,他已是隐约见得一丝机缘,这回只要能从背后那人处夺来窃去伟力,那么就可试着进窥上乘功果。

  就在这定坐时刻,他忽有所感,眼眸睁开,便见天机长河之内那对手所布设下的一道暗线骤然断去,此线上之上最为关键的就是那世万鬃,此处一段,就代表着其人已死,不止如此,与之相关,并且因此衍生出来的所有一切未来线索,都是一样消失不见。

  所以世万鬃被拿下,不单是对面被去掉了一枚可以利用的重要棋子,还有所有盘结寄托于其上的落子都是无用了。

  而此时此刻,双方气数之增减,立刻便开始了彼消我长的明显变化,

  他看着那代表万阙星流一边的天数机运一个个崩塌下去,直至某一处关节之上才勉强停留下来,但这不过是阻碍而已,他这一边大势仍是坚定不移的推压了过去。

  到了这副境地,那背后之人若还不启用那些埋藏下来的暗线,那么以后也就没有什么机会了。

  他目光微闪,看来这一场斗法,很快就要见得结果了。

  此刻万阙星流内,魏子宏在得闻世万鬃已被擒捉的消息后,也是欣喜过望。

  唯一可惜,是那融宗那神怪不知下落。

  他闻知此事后,立刻找来几个融宗长老了解了一番,却是放下心来。

  这等护法神怪,外宗之人是无法染指的,唯有融宗执掌方能驾驭,所以捉了世万鬃,也就不怕此怪出来作祟了。

  在确定无虞后,他当即放开手脚,令麾下之人四处出击。

  而今万阙诸天之内,似世万鬃这等人物相比较的神怪血裔本来也没有几个,此人一去,加上常天宗、融宗皆亡,短时内也没有人能阻碍他们了。

  虽然因为神怪聚集,导致许多血裔宗派凭空壮大了许多,但是上境修为之人却不是一朝一夕间能得填补的了得,反而因为此辈力量聚集起来,修道人这边发动攻袭反而更是方便了。

  当然,从整个万阙星流来看,虚空深处还藏有不少厉害神怪,甚至此辈才是此方天地之内的真正主流,神怪血裔只是实际此辈血脉衍生。

  可其却有一个不足之处,那就是智慧不如血裔,彼此勾连到一处的可能很小。而若只是单独一头神怪,对修道人的威胁其实并算如何大,只要敢于冒头的,那直接剿灭便好。

  下来两载之中,近乎三分二有宗派立驻的界域都被修道人这一边夺了下来,眼看着再加一把力上去,就能将之一举拿下,但是势头却是放缓了下来。

  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随着修道人侵占的界域越来越多,人手已是有所不足了,换句话言,现下已然扩展到了当前极限,现在大多数冲在最前面的,反而是那些投靠过来的神怪血裔。

  魏子宏此刻也是发现了这个情形,他并不觉得万阙星流这边已经完全失去反抗之能了,猜测对面当是还有什么手段未曾使出来,只是一直在等待机会。

  能看出来这一点,也不止是他,司马权、彭向等人都是有过建言。

  而且他也看到了,如今后方很多地界较为空虚,甚至禁阵都未曾立全,

  所以在慎重思考过后,又与敖勺等人商议了一番,最后决定将脚步稍稍放缓,准备将后方彻底理顺之后,再进行这最后一步。

  而另一边,万阙余下诸宗为了抵挡魔神信众侵袭,上百家近来势力得以壮大的宗派又是立了一个大盟,若是不计上层战力,只看参与会盟的血裔大族,其实已是超过了当日的融宗和常天宗。

  不过此盟会表面上声势极大,可诸宗内部却是人人感到惶惑难安,因为他们看得出来,魔神信众侵压万天的大势已成,大多数人此刻都是持悲观态度,只觉大厦将倾,整个万阙星流已是没有任何希望可言,现在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甚至有不少人已是暗中准备投靠魔神信众,甚至有几家宗派向着九台宫城派出了使者,他们认为便是谈不成此事,便是有个万一,将来也可有个退路。

  可凡是做得此事的宗派,却是很快发现,下来祭献之时,虚空之母索要祭品却是猛然多了起来,这顿时令他们慌张了起来。

  万阙之内,所有宗派的命脉可谓都是系于祭献之上。

  而一派宗主,就算修炼到了翼无究、世万鬃那等冥空无量的境地,宗中诸族也一样需要长生之火维系生机,需要冥空神精用运炼血脉,需要祭炼问对以避灾劫。要是今后行不得此事,那么他们也就等若失去了存世根本,所以大多数宗派立时收了心思,老老实实待着,在未看到什么机会前,不敢再有所动作了。

  而有一部分人却在犹豫之中,在他们看来,万阙星流诸天即将覆灭,那么死抱着祭献不放又有什么用处?等到被魔神信众全数占下,恐怕连虚空之母自家都难以保全。

  只是他们也有着和世万鬃当日一样的顾虑,魔神信众会否利用他们掉过头来攻打其他宗派?他们投了过去为求自保,要是反而因此送命,那也是不愿意的。

  这种种原因,使得他们虽是暗中派遣使者往来,却始终不肯许下什么实质承诺。

  修道人这边倒对此没有什么反应。现在已不是初入万阙之时了,所以对神怪血裔的投效也并不如何看重了,要是愿意依附过来,也自不是推拒门外,可要想谈什么条件,想着保全宗族原来利益,那是绝然不可能了。

  罗烛天,此是原来常天宗所在,因是此地连通虚空,往来方便,所以这里如今已是成了修道人主要落驻之地,便连九台宫城悬于此界地陆之上。

  此刻大殿之内,矗立有一座法坛,包括裘冲在内的十数名渡觉修士围在四周,所有人都是正襟危坐,神情肃穆。

  就在魏子宏下令停住脚步之后,凡是功行高深之人,皆是感得有一股危兆降下,但不清楚从何而来,所以众人合力,在此作法推算。

  数月下来,终是有了结果。

  裘冲自座上立起,来着魏子宏面前,打了个稽首。

  魏子宏还得一礼,道:“裘长老,如何?”

  裘冲回道:“我与诸位同道推算下来,该当是虚空之中有大敌将至,而今能万阙星流之中有此能耐的,当就是那上古神怪了,而且这一回,极可能是落在我等眼下侵占的地界之上。”

  魏子宏神情一凝,冷笑道:“原来此辈打得是这个主意。”

  上古神怪入世,对万阙星流同样也是有莫大有损伤的,其所过处,生灵覆灭,界域崩塌,这其实是与天地争抢食粮,现在万阙星流大半界域在他们手里,其若过来,那势必与之直接撞上。

  他此刻也似乎明白了,对面先前按压不动,迟迟没有手段出现,其实就是为了给这等神怪腾出转挪之地,而且除此之外,说不定还另有后招。

  不过他同时也是想到,对方动用了上古神怪,说明其已是没有多少杀招可使了,这一战,当已是至尾声了,只要成功能过去这一关,那么此界当就能够平定了。

  他想了一想,道:“可能推算出此怪到底落于哪一处么?”

  裘冲沉吟了一下,道:“此等凶怪到来,本是有迹可寻,奈何现下有一股伟力作梗,从中扰乱天机,我等也是难觅真由,只能窥其少许,近日是难有答案了。”

  魏子宏一思,文道:“敢问一句,裘长老可能推算出这上古神怪道行几何?”

  裘冲道:“若只从感应判断,这上古神怪当是智慧不高,但实力却是十分强横,只是目前难断其数,若只来得一头,那还好说,有玄武尊者坐镇,应该可保无虞,若是来得两头,那另一头许是需我与敖、成两位道友联手,方能抵挡了,若是三头……”他摇了摇头,“现下天机模糊,无法下得定论,不过我等自会尽力而为。”

  魏子宏点点头,起手一拱,郑重道:“那就拜托几位了。”

  裘冲打个稽首,又是回到法坛处坐下。

  魏子宏则是沉思起来,此回杀来的上古神怪只是两头,那么集合众真之力,应当不难应付过去,可要是超出这个数目,就有些麻烦了,虽然这个可能不大,但也不能不考虑万一,否则事到临头,就根本来不及应对了。

  这时他心中一动,忽然想到了那些龙妖身上,便唤了一名知情弟子过来,问道:“前段时日那几头龙妖如何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