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四十一章 暗渡天机决胜数

第两百四十一章 暗渡天机决胜数

  那知情弟子被唤了过来后,便将近日那些龙妖情形如实禀告,魏子宏听罢,神色微奇,他意识一转,瞬时间,已是来至那处本来豢养龙妖的殿阁之中。

  一入此间,却是见得三名体格魁伟,身着粗布宽袍的道人坐于蒲团之上,可尽管只是坐着,却还比常人高出一头不止,其露出外间的颈脖之上皆有鳞甲覆罩。

  其等见得他进来,都是站了起来,对着他打了一躬,道:“见过魏掌门。”

  魏子宏看了看三人,知道这三人都是那几头龙妖所化,但身上并无任何异类气机,很是奇异,他回有一礼,言道:“三位可有名姓称呼?”

  当中一名看去性情沉稳的道人言道:“我等受上尊点化,开了灵智,俱有起了一个名姓,我名甲任。“

  左侧那人生硬道出两字:“乙宾。”

  右侧那人则是一昂胸,大咧咧道:“我名丙辰。”

  甲任道:“我等得上尊赐法点拨,借用一点先天灵光,照入灵台之中,生出神魂识念,这才有了本我之见,几位上尊曾言,要我前在此万阙星流相助诸位同道,待功成之后,便可脱去这身躯壳,托生转世,来生就可再入道修持,是以魏掌门若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了。”

  魏子宏心下顿时了然,龙妖一物,乃是后天生造出来的,本身无有神魂一说,虽然斗战能力不弱,但究其根本,却连一个寻常生灵都不如,先天就有许多欠缺,所以其是无法修持神通法门的,更无法攀登道途。

  而此回,其却是借了几位大能之手,暂时补足了这个缺陷,那么等身死之后,就可脱去这曾皮囊,化入人世,有了那求取大道的一丝机缘。

  只是他一时倒看不出三人底细,除非用额上神目观望,但既是同道,也无需如此做了,直接发问道:“不知三位道行如何?”

  甲任言道:“若我等此刻出去,变化原身,当能上敖天主几位较量一二。”

  魏子宏点了点头,看得出来,此人应当还有所保留。

  毕竟这三人是由真阳大能亲手点拨过的,说不定真实斗战之能还不止如此,可即便只与敖勺、成笠衣等人相当,联起手来,也能与上古神怪一战了。

  他再是问了几句,也是大致了解了其等本事。

  三人只要变回龙妖之身,那一身伟力足可比拟渡觉四五劫的大修。不过这里也有缺陷,因为这身本事不是天生修成而来,而是大能所赐,所以自身无力维系,也不可能用外物补足,所以法力气机都会一直不停衰退,要不动还好说,可一旦与人斗战,那么这下落趋势将会更快。

  实际上不但是他们,那些上古神怪也同样是如此,因为受得大能加持,得享其利亦是受得其弊,只要入得现世之中,也同样需面对临这等窘境,所以其会不停攫夺冥空神精。

  不过因为上古神怪天生就拥有莫测神通,现下两边都是授予相当伟力的话,龙妖明显是要差了一筹,所幸这里可以以数量来补足。

  旦易等人在把自身伟力寄托在其等身上,并非是不能施加更多伟力,而是再多就会遇到那背后之人容忍范围,很可能会被其顺手抹去。

  反观邓章那边,同样也是一般,张衍要是察觉到其等越过自己气机界限,那么宁可抽得一部分与那人对抗的力量出来,也要将之先行灭杀。

  魏子宏自殿阁出来,心中对于应付此次上古神怪的侵袭已是有了几分把握,且是他以为,因为此等凶怪同样也是万阙星流一部,而且是占据极为重要的关节,所以要能将之剿灭的话,很可能不用再去理会其余未曾占据的界域,就能夺取天机大势了。

  想到这里,他心中对此不禁更是重视。

  回得大殿之后,请得敖勺、裘冲、成笠衣等三人过来再此商议,随后传令所有在外弟子退守各处主要界陆,那些不甚重要的界天只能由得其去了,且那里也不是全无防备,还有禁阵守御,就算那些神怪血裔来再犯,也不是那么容易攻打下来的,哪怕真被占去,事后也能再夺了回来。

  再又是过去四十余日后,裘冲来言道:“魏掌门,据我等推算,那神怪到来之期,应该便是在这两日了。”

  魏子宏神情郑重道:“可能确定?”

  裘冲回道:“此刻除非自家退了回去,否则不会再有什么偏差了,其极可能落在就在罗烛天外,只是眼下数目仍是难断。”

  魏子宏考虑了一下,抬头道:“其当不是一头来此,否则不会直接落罗烛天,与我等来个正面硬拼,此多半只是牵制我等,应是还有其余神怪落在别处。”

  裘冲缓缓点头,道:“我与敖、成两位道友也是如此推断。”

  魏子宏来回走了几步,思虑半晌,随后下了决断,抬手一礼,道:“噩情天当要守御,就劳烦三位前去镇守了。”

  裘冲肃容回礼,道:“我等定保全此处不失。”

  魏子宏又命人将甲任等三名龙妖请来,并关照道:“上古神怪即将到来,我自御九台宫城出外,罗烛天这里,就要拜托三位了。”

  之所以这么做,那是因为上古神怪彼此没有合力可能,罗烛天这里至多只会来得一头神怪,若还有,一定是会去往别处,而他此回目的主要是为了保全占夺下来的界域,所以分开应敌方是上策。

  甲任神情平静道:“魏掌门放心,纵粉身万死,我等亦会保此界域不失。”

  乙宾、丙辰二人也是同样神色自若的应下。

  他们虽然方才有了智慧没有多久,可或许是知晓自己驻世短暂的缘故,故是身上都一股不羁生死的气度。

  魏子宏知晓,此回之后,不管成败,这三人都当会投去转生,故又是郑重一礼。

  待三人退下后,他一摆袖,就御动宫城,离了罗烛天,往无尽虚空行去。

  两日很快过去,便见虚空之中,有一股无边无际的庞大虚影映照出来,其明明没有任何具体显形,可偏偏能够让人清晰辨知,而就在其到来的那一刻,就开始疯狂掠夺冥空神精,而停留在地陆上的神怪血裔也是一个个生机渐消,随后化作一具具干尸,好似其本源精气都被抽离而去。

  魏子宏在宫城之中,第一时间感觉到,此回到来的只有两头神怪,一头落在罗烛天、一头落在了噩情天,心下微微一松,神怪到来,非是一蹴而就的,后面便是再来,也是在几载之后了,若是这般,自己这里正好往援罗烛天,请得玄武尊者先打杀一头神怪,随后再三方合力,将最后一头剿杀。

  只是他心下却是觉得,对方应当不止这么点手段,可却猜不透还会有什么后招到来,只能先应付眼前了。

  而此刻五嶂天中,邓章等五人也是在注视着这一幕,在看到己方所推动的上古神怪跃入现世,他们俱是面无表情,这是因为他们对此回攻袭并不看好。

  白微叹道:“张道人行到这一步,恐我等已是无法阻得他了。”

  邓章沉声道:“那便看那一位了如何安排了,诸位当不会忘了那未来之象。”

  众人点头,不管是否相信,现在要想对抗人道,也只是寄希望于此了。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五人都是同时感应到了什么,都是往某一处看去,却见虚空某处,有一头蛰伏在那里的上古神怪陡然消失,不知挪遁去了那里,只是区区一个神怪变动,绝然不会引发他们感应,定是背后还有什么牵连,所以都是纷纷起意推算。

  邓章道行最深,推算几遍之后,已是明白了对方用意,点头道:“原来如此。

  白微连连摇头,道:“原来我等先前所为,皆在那一位料中,并且正好借我之手掩盖去了天机。”

  迟尧冷笑一声,道:“倒是打得好主意。

  恒景也没想到那一位的目的竟是如此,他神意传言道:“迟尧魔主,这般算计,当真能成么?”

  迟尧呵了一声,道:“这却不见得。虽然背后那人神通广大,可兼顾来历莫测,可现下招惹到这一位,也不是好相与的,一个不好,说不定反会弄巧成拙。”

  虚空元海,两界屏障之前,张衍那力道之躯忽然睁开了眼目,他方才忽然察觉到,反天地内骤然多了一头本在万阙星流之内的神怪。

  以他如今道行,不用推算,只一望天机长河,顿便明白了来去因果。

  他一挑眉,难怪那背后之人要唤得迟尧等人也是过去万阙星流之中,却是因为有了这份因果牵连后,才能把神怪送至反天地内。

  这里真正用意,其实是为了挑动人道与他这位赤周魔主之争。

  似这等万阙星流天地初生时诞出的上古神怪,是能够真正寄托大能伟力的,甚至那背后那人能利用此怪在外再开一天,并将自布须天窃取来的伟力也是转挪过去,从而令他前面一切努力都是白费。

  一般情形下,其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因为无论将这等神怪挪至何处,都会被他或是旦易三人杀死,可要是挪到反天地内,那就不同了,因为在那一位看来,若不通过看守两界屏障的赤周魔主,那谁也拿这头神怪无可奈何。

  而接下来,人道势必会找上门去要求放开门户,若得不到应求,定会选择直接开战,如此其目的便就达到了。

  张衍冷笑一声,可惜的是,赤周魔主与他正身乃一而二、二而一之人,所以此局反而轻易便能化解,他当即意识一动,那头上古神怪登时化为虚无,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同时以正身传神意至旦易等人,言神怪之事他自有办法解决,叫几人不必为此挂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