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四十七章 化还血躯斩阳首

第两百四十七章 化还血躯斩阳首

  魏子宏尽管心中有了判断,可却无视当面之敌,当机立断道:“趁那仓收未至,传命下去,请得诸位天主将这头奇蛟尽快除去!”

  现下最为理想的是,就是在仓收到来之前将这头神怪干掉。

  因为一旦这等上古神怪出现,那么除了与之相同层次的大能,余下之辈谁也插不上手,而那些被杀死的生灵反会进一步助长奇蛟的气焰。

  两者若在一处,居然会变得更加难以对付。

  他传令下去之后,玄洪天天主何仙隐、定星天天主梅若晴、隆合天天主范恕等人立刻从九台宫城之中遁出,向着那头神怪方向迎去。

  这三人一出来,奇蛟立刻察觉到了危险,并且知晓是冲着自己而来,它眸中流露了一丝狡猾之色,却是并不与上来众人厮杀,反是往后退去,这并是实质意义上的后退,而是无限远去,若是一味对着它而来,那么根本无法到达跟前。

  梅若晴出声道:“这头神怪看去有些智慧。”

  因为场中生灵牺牲越多,实力便越强,这头奇蛟现在明显是不愿意与他们接战,而是想要继续积蓄力量,这与之前见过只会厮杀的神怪有些不一样。

  何仙隐淡声道:“它是逃不掉的。”

  这说穿了不过某种神通的运用,而身为一界天主,只要感到其气机所在,只消一个挪遁,便可到其身前,不过是多耗费些法力元气,他们现在需要的是速战速决,自然不用在乎这些。

  三人稍作商量,拿定其气机,法力一转,下一刻,就已遁至那奇蛟身前。

  何仙隐作为主攻之人,身形一现,立刻指扣法诀,凭空掀动无边水光,朝着这头神怪席卷而去。

  奇蛟却不曾料到诸人能骤然杀至跟前,一时猝不及防,急切之间本能把身躯一扭,虚空之中荡起波涛玄纹,水光上来如撞坚岩,立被震散片片,如碎玉飞溅,可余下气水却不消散,而是化为无数晶莹露珠,如落雨水线,纷纷洒洒,沾附到其虚实不定的长身之上。

  奇蛟只感觉身躯一沉,他这身躯非是血肉,而是戾、凶、劫、血这四气所集,照理说是不可能被此水附着的,也不该有这等感觉出现,晓得中了算计,他不知会有什么结果,急忙一抖,想要把这些水珠甩脱出去。

  可这一动之下,因为身躯过于滞重了一些,导致慢了一拍,登时露出了一个极大破绽,还来不及再做挣扎,梅若晴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出手,她手腕一举,那里见三个圆环飞出,化作三道灿灿轮光,分别罩中此怪三个不同位置,看去就像是将其分作了前中后三段。

  非但如此,奇蛟本是无头无尾,身寄虚空,纵横无限,没有任何破绽可寻,哪怕被斩断也没有用处,可被此宝一落之后,却是霎时现出了斑斑鳞片,还有首尾及躯干三段,这却是将其自无限高远之上生生打落下来,并在这一瞬间令其化为凡胎之躯。

  何仙隐立时抓住了这个机会,骈指如剑,只是一划,他指环之上有一道灵光划过,就其头颅一面一斩而下!

  奇蛟此时为血肉之身,头颅被斩,顿时血如洪奔,而其聚气之源顿失,登时身死,整个身躯也是开始了层层崩塌,,只是眨眼功夫,就化为了一具毫无生机的庞大残尸。

  万阙诸盟四名宗主此刻正在观战,见得如此了得神怪几个回合就被斩杀,也是一阵寒气直冒,丕宗主不可置信指着,转向其他人,似是求证道:“这,这就被杀死了?”

  班宗主道沉吟一下,他显然知道的多一些,叹道:“这头奇蛟的确是杀死了,但是这等神怪非是真正生灵,只要戾、凶、劫、血这四气积蓄到一定程度,化身还能再聚集一头出来,只是……”

  他看向何仙隐三人,其等能对付得了一次,就能对付第二次,就算这奇蛟再出来,恐怕也挡不了这些魔神信众多久。不过好在他们也有收获,看到了不少手段,假设他们遇上,就不会那么轻易中得那招数了。

  廖宗主道:“诸位,那几名魔神信众方才所用,便当是其手中法宝了,稍候要是对上,千万要小心了!”

  在场几人都是神情凝重的点头。

  按照他们的理解,法宝可以看做是他们所掌握的血具,但是更为厉害,而且每一种都不同,在不曾弄明白具体为何效用之前,怎么也不能让其落中,方才奇蛟下场他们也是见到了,魔神信众竟然能够从将虚照之身化作真实的血肉之躯,这手段委实匪夷所思。

  过宗主言道:“这三人神通似不及我,其等本事我也略知些许,若是此刻下去,诸位以为可有机会将之杀死?”

  这个提议一出,顿时让几人蠢蠢欲动起来,要是能杀灭三个对手,稍候可就少了许多压力,而且这具身体不过是分身,就算舍了也无大碍。

  班宗主见状,立刻道:“此举得不偿失。”见众人望过来,他加重语气道:“据先前那些自融宗、常天宗中逃出来之人回报,这三人应该并不是战力最强之辈,虽对我有威胁,但并非是太过值得重视的对手,我等就算能够杀死,也是暴露了自家手段,此与我初衷不符,还请诸位稍加忍耐。”

  丕宗主立刻赞同道:“言之有理,诸位还请稍安勿躁,此几人还不值得我等出手,“顿了顿,又道:”但若真正机会,那也不必留手。”

  而此刻场中,何仙隐一卷袖,水浪涌来,就将奇蛟血肉身躯包括泼洒出来的精血都是卷了进来,确保其不再被那些土著所利用。

  范恕方才没有动手,只是一直在旁处戒备,以免突然有敌插手进来,这时以神意传言道:“何天主,梅天主,外间似有人在窥探我等。”

  何仙隐望虚空某处望了一眼,道:“当是那些土著大能,既然躲着不出,我等也不必去管,先回去复命就是,稍候恐还还要应付一场恶仗。”

  三人一祭遁光,霎时又回了宫城之中。

  班宗主见着三人离去,正想着下回撞上这三人该如何对付时,忽然咦了一声,扭头看向上方,另几名宗主也是与他一般看去,因为此刻他们都是感觉到有一股庞大力量正在到来。

  丕宗主带着一丝兴奋,颤抖着声音言道:“此是上古神怪?”

  廖宗主欣喜言道:“此该是虚空之母感受到我等危局,故而引得这头神怪过来相助!”

  班宗主也是认为如此,不然无法解释这神怪恰好在这个时候到来,吸了一口气,也是略显振奋,道:“如此此一战还有胜望。”

  先前他其实也不认为此战能赢,只是职责在身,不得不尽最大努力了,现在却是看到了些许希望,他们如今欠缺的就是上层战力,而一头上古神怪足可比拟他们四人,这相当于是增加了一倍的人手,所能起到的作用绝然是无法估量的。

  九城宫台之内,魏子宏也是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虚空异变,幸亏及时将那奇蛟剿除了,要是稍慢一点,显然会更为棘手,他将敖勺等人请来,并言道:“仓收乃上古神怪,此要劳烦诸位了,还有那头奇蛟,固然被斩杀了一次,可场上生灵死伤数目一多,稍候还会化出,不知诸位可破解之法?”

  裘冲在下打个稽首,道:“魏掌门,方才我已是看过了残躯,乃是场中凶戾血气引动,若能斩断源头,当不会再出现,便无法做到,也可延缓其再度现身。”说着,他拿出一面玉盘,道:“只需魏掌门遣得几人,拿我此盘去往虚空之中定住气机便可。”

  魏子宏望向何仙隐三人,道:“此事还要劳动三位。”

  何仙隐等人都是执礼应下。

  待他把事机安排下去后不久,那徘徊在虚空之中的庞大气机变得愈加沉郁,每过少许时候,地陆群星便震动一回,好似有一头天外巨怪正撞击天壁,久久之后,再是一声震响,隆隆声中,气息终是冲破屏障,化入到现世之中!

  众人恍惚之中,就见一头怪鸟模样的神怪出现在了脑海之中,但实质上,所有人只是看到了一只占据了大片虚空的凶眸,而周围乃是熊熊燃烧的飘忽玄炎。

  一些道行尚浅的修道人都是身躯一紧,因为他们都是感觉,这只眼眸竟是单独看向了自己,登时心神剧颤。

  可只是一转之间,那眼眸又变化做了一只深不见底巨口,好似下一刻,他们就会被吞了进去,可不知为何,身躯此刻又偏偏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往里落去。

  就在这个时候,九台宫城之上悬挂着的磬钟一响,一道清音悠悠传下,好似洗涤浊流的清泉,这些人浑身一震,却是从这虚像之中摆脱了出来。

  可所有经历这一幕的人都是心有余悸,显然他们都是明白,要是被那巨口吞下,那恐怕真是无法回来了。

  敖勺神情严肃言道:“这头神怪比我等上次对付的恐怕还要厉害一些。”

  裘冲道:“前回所面对的神怪当是被背后大能催促醒来,而后就匆匆入世,非是在巅峰之时,这头则不然,是为因果而动,过去这么长久,方才入世,不定实力早复,若无意外,当是我等此战最大阻碍了。”

  敖勺冷然道:“先前两头上古神怪我等都是诛除了,何况只此一头,不过是稍大的一点绊脚石,不用多言,我等上前联手将之诛除便是!”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