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五十章 蔽绝两界锁乾坤

第两百五十章 蔽绝两界锁乾坤

  那模糊人影这里一撤法力,就感觉张衍那便法力层层涌来,他对此却不甚在意了,因为只要去到残界之中,那么万阙星流就算被毁去也不打紧,所有一切还可从头收拾。

  然而就在转挪之际,却是感觉轰然一震,竟是被一股巨大力量所阻,这就好似迎面撞上了一面巨壁,导致自身被生生顿止在了原地。

  那模糊人影惊怒道:“赤周魔主?”

  他能感到这股力量自两界屏障而来,分明就是镇守在此的那位魔主所为。

  虽然此前他曾意算计这位魔主,想拖后者入局,但料想对方便是拒绝也顶多脱身事外,万不会插手进来,可万万没想到,其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来阻挡自己。

  而这个时候,因是他方才陡然把法力撤去,留下了一个巨大空隙,因而张衍那滔天法力不断填补进来,并不断侵占余下残存之地。

  此人意识到可能自己一时走不脱,也顾不得想更多,连忙再起法力,将仅余最后一点地界撑住,

  因为大势已是失,留在此处没有希望,所以此刻想要脱离此处,唯有设法再走得一次。

  他之前是没有想到会有人来阻挡自己,感应之中也没有半点预兆,所以没有任何防备,可若能是鼓动全力,撞开屏阻,还有一定希望突破出去的。

  而且他认为,或许这位魔主只是不满他方才无端拖其入局,这才出手报复了他一下,现在这因果一了,或许就会撤去。

  于是他又一次沉寂下来,准备稍候再做突破。

  张衍看着此人退缩了回去,冷哂一声。

  他之前也曾设想过,此人虽与万阙星流选择合天一处,可难保还会有什么退路,但他不用去管这些,只要阻住其往外转挪,那便一切无碍,而力道之躯就在锁住其逃离的关键。

  实则气、力双身合力,实力已然超过了对面些许,但因那人借用的是布须天伟力,法力同样无有止境,若想这般将之击溃,那过程将是极为长久的。万千年只是往短了说,若再有什么变数,不但无法应对,而且还极可能提前暴露了这一杀招,故是他宁可选择从因果大势上下手。

  而现在察觉其有逃遁之意后,却是立刻动用力道之身,成功将之堵住了。下来只需徐徐推进,不露出任何破绽,便能将之彻底困死这片界天之内,待得下方大势一成,就可直接去到其面前,将那被窃夺而去的伟力取了回来!

  万阙星流之中,仓收被杀之后,其所生漩流亦是将虚空之中所有神怪扫荡干。

  而奇蛟因有何仙隐三人持定法盘镇压,即便有无数生灵被杀,所化四气也未曾令其再生成出来。

  魏子宏见九台宫城前方已是空荡荡一片,于是由再次放出诸多龙妖虫豸,护住四周,这才催动宫城,继续往傲迟天地陆方向压来。

  在渐渐逼近前方地陆后,他言道:“今朝当举全功,万不可令此辈逃了,宗主之流,更是一个也不能放走,司马掌门,还有彭道友,两位一定要设法给我看住了。“

  司马权回言道:“魏掌门,我等分身随时盯着各派执掌宗老乃至大族族主,若有人撤离,当可立刻察知。”

  魏子宏点头道:“那就拜托两位了。”

  要是在虚空元海,阻止他人穿渡界空还是有不少手段可以做到的,偏生万阙星流之中,凡是较大的界空,大多有裂隙与虚空相连,可谓处处都是漏洞,他手下也没有太多人手,所以盯着,无法把所有裂隙都是堵住,好在这里虚空之内也还可以继续追击,便逃遁在外,也不是无处可觅。

  傲迟地陆之上,万阙弟子见着九城宫台逼近,不禁慌乱了起来。

  其等心中本来就对魔神信众充满了畏惧,方才又亲眼目睹仓收身死,不觉更为惶恐,试问连上古神怪都是被杀,他们又如何阻挡得住?这等时候,若不是还有各派宗主族长勒束,恐怕许多弟子早已四处逃散。

  过姓宗主看着情形不对,低声道:“班宗主,诸派人心动摇,若不设法提振士气,恐是不妙,不妨提前把云丸放出,以阻敌势。”

  班宗主考虑了一下,道了声好。

  过宗主得他允准,便就下去安排,不多时,便见一只只表面光滑细腻的玉石球浮空而起,很快就铺满了傲迟天虚空与地陆相接之处。

  因是日月光华染在其上,灿光熠熠,看去宛如一条璀璨星带,横阻在九台宫城与地陆之间。

  魏子宏这边也是留意到了这些东西,出于谨慎,没有再继续向前,而是令那些虫豸龙妖先上前试探。

  大群龙妖虫豸很快冲入其中,石球初时静静悬浮不动,可待其等行程过半,眼见出得这条玉带之时,忽然间,其却是相互碰撞滚动起来,顿将其碾轧成了一滩滩血肉,只是一会儿,深入其中的所有的活物都是死绝。

  本来这后面还跟不少修道人,待见得这一幕,都是神情一变,一时都是停了下来,不敢再往前去,过得一会儿,其便各祭法力,轰击这些玉石球,看能否清扫出一条通道来。

  然而这些玉石球坚实无比不说,便受得损伤,几个呼吸就可复原如初,便是被毁了去,下方地陆之上也会继续放出更多用以填补,所以推进速度很是缓慢。

  魏子宏问左右道:“司马掌门,彭道友,你二位可知这是何物么?”

  司马权道:“这些东西名唤云丸,乃是以强悍神怪尸骸所炼,算得上是一种血具,其事先是在一处隐秘界域之内打造好,这两天才搬挪了过来,是以我等事先也不曾知晓此事,方才才探得一点端倪。“

  魏子宏一摆手,道:“无碍,左右不会比阵法更是难以对付。”

  他正要找一名天主出面解决此事,这时站在后面的祁兆澜心头一动,主动站了出来,躬身道:“魏掌门,在下有一法可破此物。”

  魏子宏笑道:“哦?祁宗主有办法?”

  祁兆澜道:“我龙界有毒龙,其血可蚀腐界内万物,只要着下面泼洒上去,必可破开一条道路来。”

  魏子宏知道他想着立功,点头道:“既然祁宗主有此信心,那此事就交由你处置。”

  祁兆澜得他允许,道:“必不叫魏掌门失望。”他一个躬身,就高兴去了。

  过去不久,魏子宏便见远空之中有一道薄薄血色蔓延过去,所过之处,那玉石球无不被化蚀消融,一带星光玉带如啃噬一般,很快变得残缺不全。

  魏子宏看那去路已是打通,也无什么意外,吩咐弟子给祁兆澜记上一功,随后继续催动宫城向前。

  班宗主等人本来还指望这屏障阻住对面攻势,可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被破去,也是大吃一惊,急忙再是吩咐了一声,道:“着各派护法听命。”

  少时,傲迟地陆之上一片烟雾升腾,袅袅到了天中,便见雾之中隐约浮现诸多狰狞形貌,却是诸派大部分护法神怪请了出来,一眼观去,至少有百余之数。

  要是把这些神怪单独拿出来,在这等规模庞大的斗战中未见得能起到什么作用,可是若相互配合起来,就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了。

  宫城之中的修道人能够感觉这其中藏着不少强横气机,对自己也有威胁,故都是警惕起来。

  魏子宏考虑了一下,神意传言道:“通广掌门、郭掌门,凤长老、关长老,从可此刻起,宫中所有凡蜕上真归于四位调遣,前往下方拖住这些神怪。”

  待得四人应下,他又传言给敖勺等人,道:“此处地陆之中有四名人功行最高,几位不必理会其余,务必要将此辈找了出来诛杀!”

  这个时候已近决战,所以除了神兽玄武之外,他一口气将所有人派遣了出去。

  班宗主见得半空之中清光大盛,而后一道道威势宏大的气机自九台宫城之中飞遁出来,朝着地陆过来,哪还不知魔神信众已然发是动最后攻势了,

  他一转眼,见敖勺等人所来方向正是自己这边,不觉眼瞳一缩,方才已是看到,连仓收都是难挡其等联手攻势,自己这里才是四人,尽管他们也是修到了冥空无量之境,可若在其围攻之下,那也不可能挡得住。

  现在他们乃是万阙诸盟最后希望所在,要是连他们也是败了,那么此战必然也是输了,所以不能选择硬拼硬打,他大声道:“过宗主!”

  那过姓宗主会意,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对策,把血脉异力一激,四人身躯化作薄雾也似,往天顶之上遁走。

  敖勺等人一见,自是毫不迟疑追来,本来他准备感应气机,直接遁挪到四人近处,可是此辈居然气息飘渺,无法拿定,知是其是有了防备,所以只能驾清光追来。

  丕宗主往后看有一眼,急道:“这些魔神信众追上来了。”

  班宗主冷静道:“便按计议行事!”

  过宗主低低吼了一声,身上血芒暴涨,就在这一瞬间,其等上方天穹处凭空出现了一个窟窿,四人齐齐一闪,就消失在了其中。

  敖勺一皱眉,神意传言道:“那里是何去处?”

  裘冲推算了一下,道:“只是一个虚境,不过此事当不会这么简单,此辈一定有所谋划。“

  敖勺念头连转,当机立断道:“成天主、裘长老,二位请随我同往,其余道友且先留在此地!”交代过后,他片刻也不耽搁,就与成、裘二人一同往那窟窿之中遁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