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五十二章 天机顿明大势成

第两百五十二章 天机顿明大势成

  敖勺等人收得魏子宏回言后,彼此间稍作商量,认为可以先在此与敌一战,要是情形当真不妥,那就舍了分身离去。

  渡觉修士正身都在天外天中,他们现在都只是降下一具分身在此,便是设了,也不会伤得分毫,只是唯一缺陷,下次再到来到现世之中,仍是会落在上一个分身消失所在。

  当然,这般若是过于长久也是不妥,不过他们判断下来,魏子宏那边平定傲迟天当用不了多少时候,而玄武尊者和余下渡觉修士若是过来,降伏这头上古神怪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这倒也无需太过担心。

  议定之后,他们先是追摄班宗主等人所在,可是不知是此辈用了什么办法遮蔽,还是这里情形独特,却是找不到其所在,这便下来,那就只剩下一个选择了,那就只能进攻这头在感应之中几乎无处不在的上古神怪了。

  按理说,这头神怪此刻并没有主动向他们出手,他们大可先保持不动,但是就算这样,他们一样会遭受周围无处不在的恶气侵蚀,时间越长,受得削弱越多,到最后可能连反抗之力也没有。

  三人身份不是一界天主,便是大派长老,怎么可能消极避战,任得他人宰割?所以还不如抢先进攻,就算被打散了,也不过是舍弃分身罢了。

  当然,除了这些之外,这里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方才裘冲费心推算下来,认为对这头上古神怪,未来将最是有利于己方。

  裘长老道法精深,他既如此言,敖勺与成笠衣二人尽管不知道为何要这么做,但也是选择信任于他。

  在众人在最初入到混境中时,这头啬羊本还在沉睡之中,可敖勺等人再加上班宗主等四人,却是对它足够产生威胁,是以缓缓醒觉了过来,此时察觉到有人对自己出手,立时张嘴一吞。

  此怪神通异力,能把所见到的任何东西吞下,化为自身补养,但这也需看对手,若是所针对的敌手层次与它相当,那也未见可以一次成功。

  敖勺等人忽然感觉一股闷恶之气向着自己挤压而来,像是要将他们吸摄到一个无存无觉之地,立刻起意推算,并不惜元气观望未来,几乎立时便就知晓,这是神怪要将自己吞去,一旦成功,无论神通多高,法力多强,都不可能再出来。

  只是他们也是看到,这攻袭并非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而是直接对着生灵根本所来,也即是精气神形,但要是这些没有了,那么也就不存在了,

  在发现这一点后,他们没有闪躲,而是立时持定法诀,霎时顶上各有一股清气涌出。

  同一时刻,一股巨大虚影从一掠而过,但三人俱都安然无恙。

  此是他们针对对方手段,来了一个抱守元一,分身与正身力量相互勾连,两者此刻合若一体,这神怪除非能将他们在天外天中的正身也是一气吞下,否则难以拿他们如何。但这其实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们将正身真正从天外天降下此间,可即便如此做了,这神怪也未必能一次如愿,或许尝试多次才有可能。

  敖勺等人避过一次后,发现也不是没有丝毫损失,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实则自身也是被带走了一点精气本元的,再加上混境之中无处不在消磨之力在他削弱着他们,可以相见,下来定会定会愈加艰难,只既然选择斗战,那么能拖多久便拖多久。

  班宗主等人在挪入此间后,他们就极是惧怕这头上古神怪不是去攻击那些魔神信众,而是先来攻击自己,可现在看见敖勺等人居然主动去招惹此辈,却是惊喜异常。

  这样一来,就算上古神怪还要来找他们,也一定会等到吞夺了这些魔神信众之后。

  可是观战片刻,班宗主却是皱起眉头,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似乎有什么地方被自己忽略了。

  廖宗主这时言道:“我等可要上前参战,尽量杀死这三人。”

  过宗主道:“无需如此,啬羊可不知我等是去帮它的,现在加入进去,其难免也会视我为敌,还不如等得那些魔神信众被消耗得差不多时,再找寻战机。”

  丕宗主有些担忧宗门中人,建议道:“依我之见,不如先离了此间,傲迟天那里还需我等主持。”

  过宗主摇头道:“不妥不妥,也同样会引起这神怪注意,若是舍了此辈,先来攻我,那就似乎弄巧成拙了。”顿了下,他耐心对三人言道:“我等有事先炼好的血具庇佑,不惧混境之力侵蚀,这些魔神信众可非如此,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待其等即将败亡之时,再走也是不迟。”

  廖宗主感叹道:“这啬羊神怪似前回所见得到相比,似是欠缺了些许灵智,不然怕能更快将此辈解决。”

  班宗主听得这句话,才猛然惊觉问题出现在哪里。

  本来上古神怪都是行事混乱颠倒,没有什么智慧可言,可在魔神信众入侵之后,凡是出现的此类神怪却再非如此,他认为这显然是这背后有一股伟力在左右此事,有极大可能就是虚空之母,这虽与他以往认知不同,但不管这力量来源如何,总之是站在他们这边的。

  而一头神智清醒的上古神怪才能带来对手足够麻烦,可观啬羊现在这模样,与他所期待的局面却是相差甚远。

  可为何会有此区别?

  他心中忽然有些不安,只能认为是自己一行人是主动进入混境,所以这头神怪还未来得及被那伟力真正关注,而再是深入的话,他虽有一些不好猜测,但却不敢去多想。

  其实这是因为虚空之母本身没有善恶对错的观念,以前所有主动相为之事,都是背后那人强行施加于的,可是现在张衍法力已然侵占了大半界空,虽还不能左右虚空之母,但是却可以压迫得背后那人无法动作,而白微等人更是不敢再手其中,这样一来,自就不会再有大能赋予这头神怪智慧。

  而在场中,因是啬羊此刻已是完全觉醒过来,敖勺三人也是压力大增,再是斗战许久之后,其等气机也是持续削弱,见已是无望取胜,敖勺起神意传言道:“两位道友,不必再在此纠缠了,当可撤走。”

  成笠衣按照事先计议,先将那一只山形笔架祭了出来,趁着啬羊再一次向他们吞来,就把法力一收,就舍了这具分身,所有精气神意归回到天外天中,同一时刻,敖勺与裘长老也是如此施为。

  三人骤然从场中消失不见,这令班宗主四人都是一个怔神。廖宗主半是诧异半是惊喜道:“这些魔神信众莫非被吞吃了?”

  过宗主察看片刻,道:“不对!”他不知敖勺三人如何消失的,但能肯定,其等并没有被啬羊吞下。

  就在这时,四人只觉一股恶意笼罩上身,不禁一惊,显是这头上古神怪没了猎物之后,转头又找上了他们。

  过宗主察觉不好,忙是启用秘术,准备遁行出去,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半空之中有一个山形笔架忽显现出来,周围空域一沉,居然未能挪动。

  只是这一耽搁,那啬羊已是朝着三人一口吞下!

  九台宫城之中,魏子宏看着前方,现在所有渡觉修士和凡蜕上真正在联手围剿那些护法神怪,假设没有额外力量加入到战局中,或者诸盟那四名领悟了冥空无量之境的宗主也没有回来的话,那么大概两三日内就可结束这一块,再下来就可轻松扫荡余下之辈了。

  他心中思量片刻,对司马权及彭向二人道:“两位现在可以发动那些布置了。”

  司马权打个躬,道:“我等这就去为。”

  他与彭向先前潜伏在傲迟天时,曾到处侵染此间土著,虽对那些身怀冥空神精的宗老无甚大用,但是那些不少血裔弟子却是不知不觉中了魔毒。

  他们也不完全是利用神通法术,还派遣魔头去蛊惑劝降,试图从内部将之分化瓦解。

  因为万阙诸天看着大势已去,兼之诸盟联手本也不是一条心,所以着实有不少人被策反了过来,现在正是发动这些人的时候。

  此刻二人把命令传下去后,那些宗派立刻向自己人动手,由于同时间还有无数魔头冒出来配合,顿时搅得诸盟后方阵角大乱,本来此辈就在修道人进攻之下只能勉强抵御,现在更是雪上加霜,不少地界的守御力量登时崩塌了,并且不断朝着别处蔓延。

  过去没有多久,除了那些残余的护法神怪和十几个大派的中坚仍在顽强抵抗外,其余地界已然没有多少人在支撑了。

  魏子宏也没想到,只是背后布下一个不甚重要的棋子,居然起到了如此巨大的作用,只能说对面在他们持续逼迫之下本来已是在崩溃边缘了,再加上主事之人迟迟不归,所以才崩塌的如此之快。

  他与众真于神意之中稍作商量,下来便也不再留手,立将手边除玄武之外所有力量都是一气遣了出来,力求将此辈全数剿灭!

  清寰宫中,张衍也是看到了此景,他一观那天机长河,现在大势已是完全倾倒向他这一边,对面便再有什么棋子暗线,也不可能翻盘了。

  他一振衣袖,缓缓站起身来,并向万阙极虚望去,接下来,便该去直面这一位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