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五十六章 混天难入见疑云

第两百五十六章 混天难入见疑云

  张衍在看到这个地界后,发现其仍是落在布须天内,此也不出意外,毕竟此间在上一纪历时乃由人道主宰,又是周还元玉入世之地,真阳修士无论修持观摩,选择在此落脚无疑更为方便。

  可当他正要往此处去时,却心中一动,转目望去,竟是在虚空元海之中又是见得一处此人洞府,从时间上看,却是晚于先前一座。

  而且看其模样,竟然像是纪历轮转之前就已是在那里安驻了,而且这处十分隐蔽,如无有他今时这般法力道行,很可能就此疏忽过去了。

  他想了一想,决定按次序来,先至布须天为好。

  心意一转,眼前景物顿然一变,他已是立在了一处如画妙境之内,脚下是一处大崖,再下方一条云涧,有泊泊暖泉自里流淌而过。外间纪历之变似并未影响到此处,山谷之内梅花盛开,粉熏红墨,染遍青黛,风舞树梢,花瓣瓣瓣飘飞,落池流溪,蕴香浓色。

  他往一侧看去,大崖对面有一层气幕隔绝,内中分明蕴含玄机,转过脚步,直接就往那里行去。

  没走几步,便见旁处涌上来一团团拳头大小的纯白云气,光如锦缎,轻若棉絮,在外游荡来去,时不时靠拢到他身侧来,看着灵性十足,玉雪活泼。

  其中有一团看着没有危险,自己贴了上来,并变幻出一个玉狐模样,跟着他脚步在那里蹦来窜去。

  张衍看着点头,果然曾是真阳洞府,各物禁力尚在,想来这些小东西以往一直随其主嬉戏玩乐,否则稍近他身,恐怕立时就化去了。

  没有多久,他就到了那气幕之前,随着他往上走动,就不由得往外分开,避让出一条通路来。

  大约百来步,就到了一座锦云承托的大庐之前,这里有几头仙鹤还在悠闲往来,这些看去只是照影,但对真阳来说,虚与实不是那么重要的,你若想让它是真实的,那么它便是真实的,你若认为是幻影,那便只是幻影。

  庐前还有一个花圃,长着一些奇花异草,看去都是自昆始洲陆上挪至这里的,主人虽是已然不在,可仍然保持着原来离去之时的面貌,似在随时其归来。

  张衍扫视一圈,没有去理会周围诸物,径直迈上石阶,到了大庐之中。

  方至里间,一道灵光如电闪过,落地化作一个小童,对着他恭恭敬敬一礼,道:“远客安好。”

  张衍一打量,这里摆在这里庐灵,这却是少见了,倒是庐灵本身稀奇,而是自布须天大变后,除却那些大能,他倒是第一看到还有上一个纪历的意识承载留存。

  实则此刻他也无需问话,只需搜检这小童识忆,就不难知悉其所知晓的所有了。

  只他没有这么做,此回乃是客人登门,不必去做这等无礼之事。

  他道:你这童儿,可是此地守灵?”

  那童子躬身道:“是,小童名唤丹墨,这是我家老爷丰阐元尊洞府,自主人离去后,上尊是第一位登门的客人。”他侧身一礼,“上尊还请里面坐。”

  张衍颌首言好,随其到了一座茶室之内,方才在蒲团上端坐下来,便听得外间溪水奏音,妙乐叮咚随水流淌,随即石台上有香茶飘起。

  丹墨一个躬身,道:“此是老爷自昆始洲陆上亲手移栽过来的灵茶,以往每有贵客来,便用此招待,请尊客一品。”

  张衍品了一口,只觉如饮凉露,清冽异常,又似甘霖汇顶,感应之间倍觉通透,倒不愧是昆始洲陆上的天生灵种,他放下茶盏,道:“贫道至此,是为一事而来。”

  丹墨恭声道:“老爷不在,尊客有事,小童可以回答。”

  张衍道:“贫道听闻,当年丰阐道友曾与芦华上尊等几位同道一起找寻混天所在,我今欲辨明此中一桩事端,不久前听得芦华上尊说及,说当年因起争执,丰阐道友半途退出,自此不知去处,故来这处查证。”

  丹墨轻轻松了一口气,道:“原来尊客来是为此事而来,老爷临去前,倒是特意对此有过关照。客人请稍待,小童去去就来。”

  他告声歉,就转身离去。

  张衍也不看他去往那里,只是端坐原处等待。

  过有一会儿,丹墨便又出现在了面前,双手中捧起一枚玉简,言道:“老爷曾言说,若是当年几位同道为渡界之事找上门来的话,那就说他出外助友人炼宝,暂无暇参与此事了,可要是日后有陌生同道找上门来,那就将此枚玉简奉上,里面自然有所交代。”

  张衍看有一眼,那玉简飞入他手,意念入内一转,这里面稍加说及了当年之事,还有一个,却是言其在虚空元海有一座洞府,说还欲知悉详情,可往此处去。

  从那字里行间中流露出来的情绪笔触,他不难知晓这位丰阐道人的为人,其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冒犯于我,我必冒犯于人,今朝他到此地,要是守客人之礼,那么这小童自会拿出此物,要是仗着修为肆意行事,那么最后便不会知晓那处洞府所在了。

  诚然,他已然探明那处洞府,可不难看出,这玉简本身就是一件信物,要是强闯,说不定会导致那处洞府崩塌,那样就无法达成目的了。

  他将此物收了起来,对丹墨言道:“我今日承丰阐道友一个人情,他既已不在,那便还在你的身上。”

  说着,他一指点在了丹墨眉心之上。

  丹墨浑身一震,倒退了两步,再展开双手看了看自己,却是讶然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血肉之躯,这一下,不禁欣喜不已。

  说起来他身为此地看守庐灵,存活亿万载也是有可能的,这骤然间化作血肉之躯,看起来是吃亏了,可实际占了天大便宜。

  因为他困顿在此,终有一日是会消亡的。而现在有了身躯,却是可以修行,他脑海记有无数修道秘法,再加洞府之中还栽种着不知多少宝材,只要能渡过最初艰难修持,那么将来或能攀登上境。

  他对张衍十分感激,诚心拜谢道:“多谢上尊成全。”

  张衍则是心意一转,直接遁离此处,按照那玉简所示,就径直来至一处位于虚空元海的界天之内,到得此地,袖中玉简轻轻震动,就任由其去,便见一道灵光飞出,落在空处,听得一声磬钟之响,面前凭空有一座石门隆隆开启。

  张衍没有迟疑,一摆袖,就移步入内,与布须天那处洞府相比,这里显得简陋许多,没有什么布置,偌大洞室之内只有一个法台存在。

  他沿阶台上行,到了顶端,这里摆有一个半人高铜案,一座木托架上横摆着一卷玉轴,看有片刻,把拿入手中,缓缓打开一看,目光微微一闪。

  这上面所写正是有关那残界之事,而且从里面透露出来一个芦华道人不曾知晓的消息。

  就在生出另一个界空时,就在原来观想的那处天地之内,有一股幽深意念稍闪即逝,虽只一瞬,竟是令他们也无来由的生出畏凛之感。

  芦华道人等人认为,这正是通向浑天的征兆,所以由此而往,当是正途!

  而另一边则执相反意见,认为要避开这里,这正是双方最早争执来源。

  丰阐道人许是曾看过什么往昔记载,他认为通往浑天的途中有一个不知名的存在,过往之所以无有同道能去得那里,正是被其阻碍之故,现在这一道意念显然就是针对他们而来的。

  他因为心中忌惮,所以不愿再继续下去,并以不愿争吵为借口,中退了出来。但是显然,这一位并不是就此与一众人等真正断了往来,后面还有不少与芦华道人交流的记述。

  可写到这些事时,满篇就充斥了许多模糊不明的言语。

  张衍心下推测,后面这些言语很可能是这位丰阐道人刻意写成这般模样的。

  从丰阐道人的角度出发,那等存若不是来直接干涉他们,那么其或许会用另一种方式,譬如把天地之内所有的认知乃至未来进行篡改。这就如同他现在能改变某些同辈的识忆一般,所以记载言语若是模糊一些,并不直接指向真正答案,反而能够得以保全。

  只是他却认为,假设真有这么一个存在,那显然也是有其限碍的,否则直接改变丰阐道人或者是他自己便好,那洞府之中也就不会留下这些,他今日也不会来查证了。

  当然,他人所言毕竟是他人所言,他也不会完全相信。

  这位丰阐道人从道行法力来说还不见得比他高明,只是或许接触到了一些他不曾接触到的东西,以其认知所得出的见解,未必一定是正确的,或许也有曲解和放大的可能。

  不过他也看得出来,丰阐道人虽是心存畏惧退了出来,可留下了这些言语给后来人观看,或许其自身也有些不甘愿。

  在看完了这些内容之后,他想了一想,正要把此物收起,忽然心中一动,把玉轴正面翻过,见后面又缓缓显露出来一行字迹。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