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五十九章 炼法筑宝为上道

第两百五十九章 炼法筑宝为上道

  旦易听张衍同意,也道:“我与两位道友也偏向于此,那此事便定下了,只那白微、邓章二人若知域外天魔与我签立法契,或也会前来立契,若如此,道友以为,是该回绝,还是答应?”

  张衍回道:“其若来,可应,不来亦无关碍。”

  旦易道:“若如此,诸天可得暂时安宁。”

  张衍这时道:“贫道近日有一事正在思量,本来是寻三位道友商议,今次道友既来,倒是正好一言。”

  旦易神色一正,道:“道友请说。”

  张衍言道:“贫道近来功行精进,隐隐窥得上进之法,来日或登此门,只是渡得关口,或会去往浑天,贫道若是不在,人道之事就需由诸位来支撑了。”

  旦易神情严肃起来,道:“道友可是想清楚了么?”

  他是知晓的,寻渡上境并没有那么容易,过往也有大能试着做过此事,可也没听说过有谁人当真成功的,确切而言,是连成败都是难以知晓。

  张衍微微点头。

  旦易斟酌了一下语句,试着劝道:“道友是否有些急切了?以道友之能,大可以慢慢打磨功行,待得有所把握之后,再试着登临此境,也是为时不晚。”

  张衍笑了一笑,道:“道友放心,贫道不会自不量力,若当真行此一步,那也是有了较大成算,不致贸然动作。”

  旦易见他心有定计,也就不再多言,认真问道:“道友准备何时登此天关?”

  张衍考虑一下,回道:“现下还需有许多俗事未了,尚无挪身之念,不过亦不会耽搁太久。”

  法力道行修至他眼前这般境地,已是不可能再有所增进了,所以继续等待下去,也就没有什么太大意义了,只是要走出这一步,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再则,门中也需安排妥当。

  旦易道:“在下稍候回去,自会与两位道友说及此事,只此关凶险极大,道友千万要慎重了。”随即他打一个稽首,其神意便就退走了。

  张衍也是把神意退出,在去过残界后,他认为首先需要解决的,就是那无形之中改换自身认知的一股力量。

  当然,他在登行此途时,未必会遇得一样情形。

  可现在没有前人记载可以参鉴,全靠他自己摸索,那么对这等有可能出现的阻碍,就须得做好必要防备了。

  对于此,他已是有了几个想法。

  其中较为稳妥的,就是起坛祭拜祖师。

  现在难以知晓那股伟力究竟有多强横,在没有对照的情形下,只能尽可能高估。

  那么这样一来,单凭他自己或许不太可能的抵挡得住,可只要与太冥祖师有所牵连,那股力量除非能干涉这等因果,或者连太冥祖师认知一同扭转,才有可能压制住他。

  张衍在慎重思考下来后,却认为自己并不需要采取这等做法,因为这是自家道途,若是去指望祖师庇佑,那等先自有了畏惧之心,那又何谈攀登上境?

  何况他也不是无有其他办法。

  除了气道法身,他还有力道之躯,两者实则为一体。

  要真有那股扭转认知之力,那势必气、力二身要一同摆布方可。

  可力道之躯与气道法身力量来源并不相同,而且背后还有整个反天地的莫名之物支撑,不是那么轻易可以撼动的,

  只要将念思寄托于此,哪怕真有这等伟力影响,也可一瞬间还复本来。

  但是只这般还是不够妥帖,因为你哪知那股力量究竟去到何等地步,还有一个,在那反天地后。也有可能牵扯到另一个不知名的存在身上。

  所以他这里还有一个更为可靠的办法,且不用依赖任何外人。

  那便是利用残玉。

  此中可以真实反映自身一切,是以只要他立造一道法门,并将之混入自身道法之中,到时渡得上境之时,哪怕真是被将认知扭转,日后一旦进入残玉之中推演,只要在不经意间运转了此法门,那么立可在残玉之中觉醒过来,随后再以之扭转现世,就可觉醒过来。

  当然,这只是用以最后维系手段,能不被外力影响,那方是最好。

  他也是由此想到,现在门下弟子都是有自己庇佑,其余真阳修士之气机难以波及到他们,可若是自己离去,那就未必是如此了。

  即便有旦易、乙道人、傅青名等人可以照应,可那毕竟不是他们弟子,总是隔了一层。

  此间最好就是等到秦掌门修成真阳,那就万无一失。

  可这等事不是短时内能够做到的,况且求此功果甚难,就算以秦掌门的根底,希望固然很大,可也不见得必然可成,所以还需另行设法。

  他思考了一下,决定用两个办法。一是下以自身伟力塑造出一具法力分身,尤其坐镇此间,二是再传下一部法诀,关键时刻可以守御根本,这样就无大碍了。只要人道不曾崩塌,那么就可维持下去,直到他功成回转。

  转念到了这里,他忽然想到,自己道行法力再次增进之后,倒是可以试着收服太一金珠了,不然此僚留在昆始洲陆上,总是后患无穷。再一个,若真是去往浑天,那么有此宝在身,也可用之护法守道。

  只是太一金珠毕竟不是他趁手法器,所以他决定先解决随身法宝这一事,于是心意一动,一道虹华闪过,清鸿剑已是在神意之中映照出来,正绽放湛湛清光。

  此剑自他入道之后,就一直伴随身旁,后得卓御冥借以少清秘法重做祭炼,再得有“清鸿“之名,后来成就真宝,炼得真灵,到得现在,他决意将此再往上推进一步,令其成就道宝。

  这对于以往来说乃是奢望,因为世上几乎所有道宝都是利用了布须天天材地宝塑造而成,而这些东西莫不是经历了亿万载而成,再加祭炼温养,也需用上不少功夫,绝然不是可以轻易观想出来的。

  譬如一件宝材,若是年份不够,真阳修士若要用到,那就需得观想到万千载,乃至亿万载后,这对其等也是不小负担,因为未来无穷,越往后延伸变数越是繁复,自身耗用也是越多,其中累变之数,几可达至无穷,最关键的,一不小心,还有可能牵涉不小因果。

  可现在不同,他法力已臻无空无量之境,自不在此限碍之中,而世之因果,也动摇他不得。

  现在只要在神意之中观想,就可于一瞬之间将此剑器化成道宝。

  说来道宝虽是神异,真阳修士持有一件在手,就可以用之制压同辈,可现下在他面前,却也算不得什么了,毕竟他是能与太一金珠这等先天至宝正面对撼之人。

  真阳大能能够观想映照出不超过自身层次的物事,可他自身层次已然跃居道宝之上,所以从这方面来说,他做得此事自然也没有什么妨碍了。

  正在他神意之中祭炼剑器之时,布须天荒界之内,白微正在此间作客,他见四周空落无比,语含深意道:“道友何不增些摆设?”

  邓章此刻与他对面而坐,淡淡回言道:“心载外物,何用增色。”

  白微叹了一声,道:“纵你不动,可他人欲动,如之奈何、”

  他与邓章能在此言语,那是因为不久前收到了迟尧三人收得消息。说是其等已与人道定约,自此只争元玉,除此外不再牵涉与人道有碍之事,算是与他们之间划出了一条界限。

  邓章平静道:“此事不奇,这三人几次经变之后,已是畏惧人道,再不信那未来之象,故是投了过去。”

  白微试他口风道:“那么道友可有意投拜人道么?”

  邓章道:“人道强盛,投与不投,皆无差别。”他看了看白微,道:“广胜天尊莫非有意?

  白微笑道:“邓道友当是知晓,我与人道接下的因果不小,便是愿意投去,此辈也未必愿意接纳。”

  邓章道:“看广胜天尊的模样,似无任何担忧。”

  白微再是一笑,道:“那是因为我想明白了一事。”

  邓章道:“却要请教。”

  白微道:“道友乃是曾在旧时纪历修行,不知那时可有人尝试渡往上境?”

  邓章道:“不少。”

  白微再言:“那么求得上境者,究竟几人?”

  邓章沉吟一下,道:“据我所知,无有一人。”

  白微看着他道:“那么道友以为,那张道人可是有望去到上境么?”

  邓章沉默片刻,沉声道:“有!”

  白微声音陡然变得飘忽几分,道:“我便上一纪历时,也未见过张道人这般法力强横之人,可此人修到眼前这付境地,那势必会去追求上境的,然其若是求道不成,道友以为人道会是何等后果?”

  邓章知道那些追求上境之人的下场,若是不成,或许那道人也会如前人一般消失不见,要是这样,人道就失了一擎天巨臂,他们也就等若搬开了压在头顶之上的一座大山。

  他缓缓道:“若如我等所想,那固然是好,可道友可曾想过,如那张道人成就上境,那么我等永无翻身之日。”

  白微叹息一声,道:“那又如何,我等已是阻碍他不得,下来唯看天意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