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六十章 天关需往神中寻

第两百六十章 天关需往神中寻

  张衍神意之中,此时万精相融,英粹汇集。随其心意转动,此间正如金炉锻造一般,重新化炼那清鸿之剑。

  随他自身元气神意不停耗去,无数昆始宝材生出出来,于一瞬之间转过亿万岁载,并一件件化入其中,在此祭炼过程之中,去芜存菁,逐渐琢磨出那有无之形来。

  难言过去多久之后,他耳畔骤然听得一声清越剑鸣,久久徘徊不去,知是已成,于是心神一引,便已是将之观照入世,瞬息落于手心之中。

  他注目看去,见其如星芒一团,又如气光流莹,此刻只消一念兴起,就可化奔洪而去,斩劈诸宇,而随心意拘束,又能聚敛微芒,附身毫发之间。

  此时此刻,这清鸿剑已然成就为一件道宝。

  因除了类似象龙金炉那等物事外,道宝通常并不需要自身意识,所以其原本真灵已是不存。

  不过他若需用到,也是可以召引出来,到他这等境界,有无界限无需区分得那么分明,心起即有,心落即灭。

  每一件道宝皆有自身神异,现在人道手中持有的道宝都是如此,此是凝就之时先天带来,连他也不可轻易改换,此刻细细一察,已是知晓了其中底细。

  此剑现下有数种威能,其中有一桩颇合他心意,可以直斩未来,断去对手万千变化生机,只有一道落于跟前,这样哪怕不用闯入对方元气之海,亦能除却敌手。

  这里相比阴阳纯印,不能说必然较其高明,只能说各有运用之法,而此剑攻伐之道则最是适合他自身。实际阴阳纯印若是落在第一位主人身上,威能定是远胜他人持拿之时。

  将此剑运使片刻,他微微点头,心念一转,那流光顿消,却是又回到神意之中,

  似如其他道宝,通常想要寄托入内,除非像白微等先天妖魔一般,温养百万年,还不见能与自己心意合一,此中差别颇是明显。

  不过以他现在法力,倒是可以设法扭转此事。

  想到这里,他将阴阳纯印自袖中取了出来,凝视片刻之后,此宝变由实化虚,随后倏尔不见,却也是被他藏纳到了神意之中,不过有清鸿剑后,倒不必费力再去改换,因为再如何,其本来已定,祭用起来不可能有前者顺手,这么做只是方便到时携走。

  处理完此事后,他起意一转,化身一道往昆始洲陆而来,瞬息间落在了镇压太一金珠的星台之上,却是准备解决先天至宝了。

  他在近处坐定,先是发作加固封禁,免得到时施力时未曾降伏此宝,而先把法坛撼动了。

  这回他着手把禁制气脉梳理了一遍,并将其于联合昆始洲陆连至一处,这般可以借洲陆本身疏泄彼此碰撞之威,而经此一遭后,将来要是再有先天至宝诞出不驯,则仍是可以镇压在此。

  待得处置妥当,他就起手一按,浩大法力就往封禁之中涌去。

  晃眼之间,就是两载过去。

  太一金珠本身之能现下若是能全数运使出来,两人至少可拼个势均力敌,只是其不得御主,纵有无量伟力,可是并无法拿出来与他对抗。

  在此之前,此宝精气性灵已是被他消磨了不少,而到得眼下,那股自未来引动的意识已是差不多消亡了,是故将来再也见不得那名兴风作浪的太一道人了,因为这一段意识已是消失了,就算日后有人作法再作牵引,出来之意识也不会再如先前那般了,只能是另外一人了。

  不过现在在他手里,就不会再有这等可能了。

  而且他认为,先天至宝威能极大,又非是由修士亲自祭炼得来,乃是先天而生,任谁也难以自如驾驭,所以此类宝物最好不需要有自我意识,便有也要设法抹去,除非是想那智氏一般,性情温和怕事,不会出来作怪,但其自身没有什么野心,不代表无人利用,所以他以为在自己正式离去之前,也要做一个后手,以防万一。

  这时太一金珠已是完全无有了抗拒之力,他伸手一拿,便将其取了出来。

  就在一刹那,他忽然感觉到,眼前这片天地与过往所见,有些不太一样,便见望去天机长河,发现有许多支流现下俱已消失不见。

  这是因为此宝落到他手里后,本来可以衍生出去的未来俱被截断,再不会再出现了。

  而在这诸多未来之中,太一金珠作为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本来足以左右大势,现在骤然不见,诸宇自是有所动荡。

  实则这些也是如他这等大能才会有所察觉,因为从道理上说,他们能够存生至那可能存在的万物终末,所以能感一切变化,而对于寻常修道人来说,这就与他们毫无关系了。

  将太一金珠收入袖中后,他就一转身,再次回得清寰宫中。

  下来他朝着殿下空处一点指,随着灵光乍现,却是第三次将那万阙道人放了出来。

  他言道:“尊驾可是想清楚了么?”

  万阙道人这次没有回避,而是道:“尊驾说得不错,我便是劝阻你,若至纪历轮转,你仍是要去往哪里,还不如向你道明此中原由。”

  张衍微微一笑,他心中有数,对方迟早是要向他妥协的,一来他终归会攀登上境,二来其若无有作用,那么也就没有留下来的价值了。

  万阙道人言道:“尊驾归还布须天伟力,当是不难进窥真道,相信尊驾此刻已然知晓该如何踏入上境了?”

  张衍颌首道:“已有所感,尊驾以为有何不妥么?”

  万阙道人摇头言道:“这条路是正路,尊驾所感并无差错,然而问题却是迈去这一步之后。”

  张衍神情如常,道:“那关节何在?”

  万阙道人语声低沉道:“上境并不存于现世之中,你若不去,则永为虚妄,而你若去到,则上境化实,你为虚妄。”

  张衍若有所思,虽此人之言看去模糊,但他以今时之道行,却不难理解此中之意。

  此人的意思便是,若他不去走这条路,那么有关上境一切对于现世来说都是不存在的,这里不存不在于距离之远近,亦不在于心中之有无,而是真真切切的无有,任你去哪里都寻不到,因为你不可能找出世上本就没有的东西。

  换言之,此世之中,真阳之上就不存在炼神之境。

  除非能有人打开上境之门,那么对其来说,这一切才是真实可见的。

  这两方之间并非矛盾,而是此中并不能用过往常理来衡量,对于真正能打破真虚隔阂之人,这里界限并不是那么分明。

  万阙道人继续言:“我当日穿渡此关,却是在未来之象中见得,无论成与不成,凡自身所涉及的世上之物,都会从现世之中消去。”

  张衍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道:“尊驾曾言贫道攀登上境之举,不但自己遭劫,甚至会累及弟子门人,乃至诸天生灵,也是如此原因么?”

  万阙道人沉声道:“不错,你只要做得此事,那么现世一切都会因此而泯灭,此中有你门人同道,亦有诸天生灵。”

  张衍不难理解他的意思,其实归根到底,这就是抹消去了自己过往。

  可以这么说,由于他是真阳大能,那部宿之内,都在他气机涵布之下,这些人都与他有关联而他日常所接触,同样也是一般境界的大能,这些人和物事俱可算在他的过往之中。

  到了如今,他更是牵连到了诸天万界,所以这些若被俱被抹消,可不单单是九洲,而且整个现世都有可能不存在了。

  他思索了一下,道:“尊驾是因为如此,才失却了性命?”

  万阙道人言:“正是,当年我便是预见到此等结果后,挣扎之下,决定舍道退出,此也导致正身再也不存于现世,所幸当时我亦不是没有后手,早便借助布须天伟力寄托,这才保得一缕精气残存至今。”顿了一下,他认真言道:“我先前之所以阻道友,也正源于此等缘由。”

  张衍笑了一笑,不置可否。

  他心下以为,要是万阙道人当日真有把握登临上境,那其绝然不会在乎诸天万界的生灵存灭,而且以他推断,这等境界之人,应是不难再重理过往,将失去一切再返照出来。

  所以万阙道人一定是遇到了自认为难以逾越的关隘,现在这么说,只是给自己找一个托词罢了。

  只是为了诸天生灵而阻碍他?

  这理由也太过虚假了,一定还有别的缘由在内。

  不过他也无需拆穿,毕竟他还需从其身上了解更多东西。

  下来再试着问了一句,但是万阙道人似是认为自己已然说得够多,却是再次缄口不言。

  张衍也不逼迫,笑了一笑,挥袖送了其回去。

  这次他能感觉到,此人并没有把自己所知晓的都是交代出来,还是有所隐瞒,首先此人对自己来历不肯交代,也没有说及其是如何能走到这一步。

  人道三纪历以来,惊才绝艳之人何其之人,为何独独这一位能见识上境,相信这里不会是没有原因的,

  他目光幽深了几分,虽其不肯一次说出,可总算挖掘出来了一点东西,只要有足够耐心,相信不难寻出更多线索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