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六十八章 自此尘世不拘人

第两百六十八章 自此尘世不拘人

  一张衍法力这一放,便无限扩张出去。

  当年在炼化布须天精气之后,他法力已是无穷无尽,那时他就有一个疑惑存于心中,若当一个人法力达到无有上限的时候,那势必会动摇天地根基,这样又岂会被现世所容?

  因为从道理上来说,只要他愿意不停放纵法力,那么终有一日,可使诸有崩塌,万事万物为之不存。

  而在听得万阙道人描述,以及在观览过知世简之后,他才知晓,要渡去上境,这其实是必要一步。

  没有无空无量之能,根本推不开那扇门户,更休说达到其后那层境界了。

  万物诸有若是往前探寻,并穷究至尽头,那么所有一切,都当有一个起始,此可称之为“元初”。

  这个起始是否真的存在,是否就是那真正源起,这其实并不重要,只要真实表现是依循这一点变化的,那便就无碍。所有不解不明,可留待功行更高之时再去探究。

  按照这等情形,那么他所经历的现世乃是从元初诞生而出,并由一点铺展开来,进而衍化出无穷未来。

  若是把这一切视之为一道线,或者是一条河流,那么世上所有事物包括他自身之过去,在是落在其中。

  通常情况下,没有人可以自里超脱出来,哪怕是真阳修士也是一般。尽管其等能够穿渡无数界天,念起兴天地,念落诸宇寂,可是从更为高远所在往下俯视时,其等仍如同水中游鱼一般,困顿狭隘,永远只能在一道河流之中畅游来去,

  唯有晋升入炼神之境,辨究大道,知悉内外,一朝觉悟,并明了真由,方能超脱至那岸上!

  一旦到了此上,就等于跳出了现世,落去无名之间。

  要是攀渡此境之人到了这一步,无所求,无所欲,那么可以停驻于此恒寂之中,自此无终无始,无因无果,对于世上人而言,其便也等于彻底消亡了。

  但若要寻求大道,乃至追慕更高境界,那便需另行开辟一条承载现世的河流来,而此等时候,他一身无尽法力,就是此间源泉所在。

  不过,有功,还需有法,若蛮横妄为,不过徒然轰塌诸有,并不可能达到上境。这便所需破境之人将道法修持到一定境地,明了此间运转之妙。

  先前他观望布须,推算演化,已然是知悉那冥冥之中一丝天道变化,而现下正是循此而为。

  他意念驱使之下,法力好如浪潮一阵阵堆高,很快去到了现世每一处地界之中,虚空元海,万阙星流,反天地,乃至布须天中!

  由此也是感受了布须天的不同,不管他法力怎样暴涨,其都似无底深渊,似能无限接纳一切。

  这般来看,似攀渡上境之途,一开始就遇到了麻烦。

  可实际非是如此,因为布须天伟力本身是可以借用的,所以他不必死板的走下去,神意一起,窥望到极深所在,随后意识一动,就将之与自己融为一体,此时此刻,布须天之伟力,也就等若是他自身之力了,这般就再也成不了阻碍,反而成了助力。

  当年万阙道人也是凭借如此方法,才是得以过关。

  此时前方再无阻碍,法力层层推了上去,待得攀升到极致时,轰隆一震,他只觉浑身一空,已然是跃身出来,此时回首一望,但见所经过往好若一副图卷,正迅速远离自身而去。

  若无意外,这些将与他渐行渐远,直至无有。

  此间无有,乃是真正消亡,因为他感受不到本来过往,这就等若斩断了这些,万事万物,一应诸有都将因他而不存。

  万阙道人口中那去到浑天,导致现世化虚一事,其实就是如此。

  除非他能功成炼神,才能再度望到本来。

  他收回目光,既然到此一步,就不可能再停下来,必须继续往下行走。

  此时此刻,由于他已然脱身现世,失去终始,故是想要再开一条载世长河,就需得将远初一点先找寻出来。

  因先前曾将自身气意寄托于布须天内,所以只需沿着此方世界往下追寻,将之找到,再借此而行便可。

  归根到底,这里仍是依靠修士自身法力道行,所以对他来说并无什么难处。

  趁着原来那道现世长河未曾彻底远去,他很快就感应得那最初一点,便起意念存住,并以此为寄托,而后按照得悟道法,起神意推动法力。

  随此举动,便在那元初一点之上,再度诞生出一个现世来!

  只是在这一瞬间,他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忽然感觉到,有数股浩瀚伟力正在与自身交汇,与此同时,还有无数本来不曾明悟的道理纷纷涌入心田,让他瞬息之间知晓了这是何故。

  最早他在布须天内模糊感受到的“浑天”之所,实则就那是受得炼神大能伟力浸润所致。

  那所谓认知被扭转,正是因为渡去上境时,愈发与这些伟力相挨近,而受其余波影响,要是修士自身根底不厚,道法修为不足,那么自身意志就会被其所引偏。

  炼神大能之伟力遍及每一处角落,可谓无处不在,且其如潮水般涌动涨退,其等彼此之间每时每刻都在碰撞交融,有时是出于主动,有时则是无意识的,一个个现世由此无衍生出来,随后又再在无尽争逐之下倒塌下去,好若那沸腾气泡,生生灭灭,起落消亡。

  要是这现世长河之中只他一人法力存在,那么只要落身下去,自是能够顺利承载,从而一步跨过门关,成就圆满。

  可是因为这些炼神大能的存在,导致这条河流一下掺杂了数股力量进来,并那里持续交锋,局面便一下变得复杂起来,此仿若原本清澈河流忽然被外力搅动,并由此变得浑浊难辨起来。

  现在他同样也是入至局中,继而参与进了这场斗争之内。

  不过他此刻也清楚,这也是必然过程。

  所谓炼神,首先就在于一个“炼”字!

  唯有将他人之力炼去,方能唯我唯一,正流清源。

  所以从根本上而来,不管他愿意与否,只要一脚踏入进来,那就注定是要与其余炼神大能进行对抗的。

  表面看来,与那些大能相比,他现在处于弱势一方。

  只是炼神之力也有另一个意义上的强弱之分,既有争锋最为激烈之所在,也是气机较为缓和之处。

  现在这道现世长河之中,数股力量交汇碰撞就不是那么剧烈,与他差距其实并不十分遥远,这就给他了机会。

  这并非是他运气好,而是他只要选择入世,那就必然就会出现在这里。好那比流水穿隙,只从那可以行经处过去。

  当年万阙道人就是看到了这些,才被吓阻了回去,只其见到的,也仅仅是一些残破的未来之象,并没有真正走出去,所以还能舍身而退。

  张衍此时却是比其人更进一步,随着现世之河延伸出来,他已然算得上是入了炼神之大门,但还并未真正完全成就,此刻已是没有回头路可走,不过他也没有后撤打算。

  要能在这条现世长河中立住脚,尽逐外来伟力,并将自身法力占满此间,那么他就可与一众炼神大能并列齐驱,藐视诸有,俯瞰万事万物。

  而若在诸多伟力在碰撞之中失败,那么就会归入永寂,再无显露之时。

  此与丰阐、芦华等人一直在前往浑天的路途之上是一个道理,唯一区别,就在于他功行更高,可是这没有任何用处,因为在其他炼神伟力的压迫之下,被迫从现世之中排挤出去的话,他就永无可能再落于此间了。

  除非他能再度找寻到元初,再度开辟现世长河,可一来那时过去一切已然远离,不可能再找到,二来其余炼神大能在察觉之后,显然也不可能再为自己增添一个对手,就算杀不了他,也一定会把他锁死在恒寂之内,不会再让他有机会入至现世。

  所以这里机会只有一次,只有打破了这个藩篱,驱逐所有外力,那方才称得上的真正意义上的炼神大能。届时哪怕被人击败,也不会再陷入永寂,至多也只是一时蛰伏,等待对方力量一退,又可顺势上去侵占,就如同那些炼神此刻所做之事一般。

  他目注去那方现世长河之内,现在他随时可以入至其中,不过他没有急着动作,而是在仔细观察之中,需要分辨出那些外来伟力强弱,才好确定如何动作。

  要是那数股伟力一齐针对他,那是怎么也是抵抗不了的。

  然而在仔细看有一番下来后,他却讶然发现,那些炼神大能不知何故,似被什么绊住了,甚至没有一个主动看到这里,感应之中,现下正是其力量最为薄弱之时。

  他知道这里肯定是有缘由的,只是现在无需去管这些,只要抓住这个空虚时机,在这些大能真正关注到来之前,将此现世纳入自身法力统御之下,那么此辈就算关注过来,也再阻不住他了。

  他想到这里,当下再不犹豫,心神一转,踏出一步,已是往这现世长河之内沉浸进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