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七十三章 神霄起乱失天符

第两百七十三章 神霄起乱失天符

  解英说完,伏地一拜。

  张衍温声道:“我有弟子九人,六弟子座下亦有不少龙种投拜,你若入他门下,行事问道都是方便,你可愿意否?”

  他早已是不收弟子,入此现世之后,除了纨光等人算做三代弟子之外,其余也只能算是门人而已。

  解英忙道:“弟子愿意。”

  太上亲传弟子他可不敢指望,能以入门,已是天大缘法了。

  张衍轻轻一抖袖,就有一卷金色法诏凭空飘落下来,他道:“纨光,你再往天庭一行,将这敕诏送至神霄殿中,免了弥水龙王罪责。”

  纨光接过,郑重道:“弟子遵谕。”

  解英连连伏拜,感激道:“多谢太上,多谢太上。”

  纨光笑着道:“解师弟,既入山门,便该唤祖师了。”

  解英再次顿首,道:“是,拜见祖师。”

  此言一出,只觉身躯一震,心田之中没来由的一阵失落,但随即又是一股轻快,仿佛是摆脱了什么。

  这却是因为仙籍虽除,可仍在天庭治辖之下,而且只要需要,将来一道玉旨,随时可以将他拘拿回去。

  现在拜入太上门下,这些自就无法再拘束他了。

  不过这时,他也是担心起那些族人来,千万族众俱是天庭水神,现因为他一人之故,却都要卸除仙籍了,而下面受此牵连之人,又何止亿万。

  但不知道自己所做到底错还是对,可既然做出了决定,他也不后悔,再则,以太上门人的身份,也足以庇佑族人了。

  张衍道:“既入我门,当习道法。”

  他唤了一声,又是上来一个道人,此人二十年许,神情温和,身形宽胖,满月般的脸上常带笑容,看着就让人亲近。

  张衍言道:“移光,便由你来指点解英修行。”

  移光一个躬身,道:“祖师放心,解师弟交予弟子便好。”他目光下移,语声和气道:“解师弟,随我来吧。

  解英道声是,起身对着张衍再是一揖,便就跟随移光退出大殿。

  到了外间,移光笑眯眯道:“解师弟,你想学什么?”

  解英犹豫了一下,道:“师兄也知,小弟以往在天庭为官,对道法却是不甚了了,不知师兄这里有什么法门?”

  移光道:“祖师门下,道法众多,难以计数,但若是简单言之,却只两样,一为长生之法,二为神通秘术,师弟打算学哪一个?”

  解英踌躇一下,试着问道:“不可都学么?”

  有仙籍在身时,天庭每过百载校考一次,若是记考上等,自会给你添寿,便你寿尽,亦可给你重塑一具身躯,从此再无性命之忧。

  不过仙籍一除,自无这等好处了。

  这也是天下道法不昌的缘由所在,你辛辛苦苦修炼,却还不及天庭一纸敕诏,尽管犯了天条,会被革除仙籍,可修持道法同样也没有必成之理,反而只有少数人能登长生之门。

  龙种本也是寿数漫长,哪怕从不修持的龙子,活个上万载也实属平常,

  解英现如今虽才三千余岁,远还不到忧愁这些的时候,可修道无岁月,转瞬之间,就是沧海桑田,既入此门,自是想好生领略此间风光,可是护道之法也同样紧要,否则纵得长生,外劫一至,顷刻就要化作齑粉。

  移光笑一声,道:“自是可以,师弟乃是龙种,天生寿长,常人按部就班之法也是可以免去,不过入门之法,乃是为筑牢根基,尤其紧要,要小心应对,师弟可看过么?”

  解英老实回道:“洞府之中恰有此书,小弟已是看过了。”

  移光道:“如今倒是省却了一番事,我说几句口诀,你且记在心里,不可随意外传,否则徒然害人害己。”

  解英见他说到最后,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心中也是一紧,他先前乃是天庭水神,对规矩最为看重,双手一合。郑重回言道:“师兄,师弟自是明白的。”

  移光看他片刻,忽然一笑,摆摆手,道:“自家师兄弟,不必这般拘礼。”顿了下,他就嘴唇翕动,道出了一句句口诀。

  解英凝神倾听,用心记下。

  移光道:“师弟可先牢记这些法诀,回去可用心修持,有甚不解再来问我,待你筑好道基之后,为兄再传你神通秘术。”

  解英恭敬道是。

  移光再勉励他几句,便就离去了。

  解英则是回了洞府,用心参悟,或者是因为他根底深厚之故,只是两三日就已然入了门庭,随后再去请教移光,此回却是得传了不少道术,此修炼却比道法更显困难,用了月余时日方才堪堪掌握一门。

  他心下也是感叹,也就是自己是龙种,方能这么修炼,要是凡人,那就只能先稳固道法,有了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富余寿岁之后再求秘术了,若是一味于此贪求,纵然炼成了什么了不得的手段,恐怕那时也是垂垂老朽了。

  下来时日内,他几乎每隔两三日都要向移光请教。

  移光非但不嫌麻烦,反而对他态度很是满意,赞道:“师弟修道勤勉,难得难得。”

  解英惭愧,他这么着紧修炼,倒也不是完全为了自己,而是不得不为那些被他牵连的族人考虑,所以心中打算,在自己修行有成之后,怎么也要设法引族人也一样入得道门。

  待请益完毕,他正要告辞离去,移光却把唤住,道:“却要告诉师弟一事,纨光师兄今日回来了。”

  解英神情一震,顿时激动起来,道:“莫,莫非……”

  移光道:“你那老父现已然回得水府之中,待你修道有成之后,自可回去探望。”

  将敕书送到之后,弥水龙王被免罪放出。

  不过弥水此后与他这一脉龙种再无任何关联,这里得失也不是一时可以说得明白。

  解英只觉浑身上下一阵松软,好似虚脱一般,他为此事奔波了千多年,现在终是有了结果,伸手一拱,真心实意道:“多谢师兄告知。”

  移光拍拍他肩膀,都是自家人,道:“何必说这些客套话。”

  解英卸下这重担后,下来用功更勤,就在离忘山中一连修行了百余载。

  某一日,移光将他唤来,做了一番考校过后,笑道:“师弟,凭借你原来根底和现在手段,也能勉强算是一个仙人了。”

  天庭之中,通常把修行有成的修道人分作四列,为散仙、地仙、天仙及真仙。

  散仙者,四方遨游,居无定所,实际就是没有根脚、有颇有些道行的修道人。

  地仙者,开宗立派,名驻海岳,这些人便是占据天下各处灵山秀府的炼气士。

  天仙者,香火祭祀,常受供奉,这是在天庭之中得授道箓,有所司职之人,现在大多都是信奉德道一脉的修道人。

  而真仙者,则是指太上门人,道脉真传。

  这四列之间并不分高下等次,只是表明各自出身不同。

  不过通常来说,天仙、真仙因不是与天庭,就是与太上有所牵扯,所以不提道行的话,地位却是高出其余两者一等。

  解英原本身为一方水神,也自是知道这些的,他道:“果真?师兄莫非打趣?”

  移光笑道:“你本是龙种,只要稍懂一些道法,就远胜一般修道人,更何况你所修行的乃是上乘大道,非是左道旁门可比,有此成就,实属平常。”

  他自案上拿过一只符囊,递了过去,道:“师弟修炼了这许久,道术秘法也是学了不少,该当下山去试手一番了,此物你拿着,到了山下拆开,里面自是有所交代。”

  解英听了这吩咐,猜测这又当是一门考校,于是接了过来,立刻此处之后,又去了纨光处拜别,随后稍作收拾,便就下山了。

  山巅洞府之中,张衍此刻正望着天庭方向,这百多年来,帝位之争越来越是激烈,原来暗争现在已是渐渐浮到了明面之上,而天帝却是对此不闻不问,也不知到底是作何打算。

  不过这等时候,他却是收到了一个消息。

  “左御中窃天符下界?”

  左右御中都是天帝亲信,平日里为天帝打理宫苑,沟通内外,负责往来文书,其中以左御中地位更高,这等人物,居然会盗天符下界,这里面必然是有文章的。

  而天符乃是一件仙家至宝,天帝当年请了德道之中两位太上一同出手,方才炼就此物。其平常可用来号令天兵,就算凡人得了,也能以之御役鬼神。

  不过只要天帝尚在,下面就乱不起来,只是最麻烦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其中一些仙箓自有定数,用去一次,世上便无,还有一些,则是涉及未来因果,若运使不当,连亿万世宇都会生出大变,是故连天帝都不敢滥用,此物若不及时找回来,流落在外越久,造成的后果便越大。

  张衍起得心意稍作推算,发现此被天机被遮掩,淡笑一下,便不去了解因由,他也能看得出来,这应该是德道一脉出手,用意逼天帝表态。

  而对手要做得,自己当然要设法反对。

  立把纨光唤来,嘱咐了一阵,就令其带着一件宝物下山了。

  他心中有数,全道那两位看到此事后,也一定是会出手的。

  只他虽与这二人算是联手,可现在看来,其等只需要他守住十一帝子这条线,至于其余诸事,则从来不与他商量,是以此回自也没有任何传言过来。

  不过他早料到这一点,既然对方不开口,他也乐得当作不知,下来如何,就各凭手段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