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八十四章 小策轻用阻万钧

第两百八十四章 小策轻用阻万钧

  赢匡虽然应下了要对二帝子封地下手,可他也不会就这么直接撞上去,而是先派得一些人前往里那里,设法说服一些为二帝子效命的炼气士为自己内应。

  二帝子初至封地时,曾四处围剿封地之上的修道人,愿意听从管束的,都是并入麾下,不愿意听从的,则仗着嫪天母所赐金印,攻破山门后,屠绝上下。

  这些炼气士大多数是被胁迫着签下了法契,现在只能听从二帝子命令,但是后者待他们如同奴婢,动辄喝骂责罚,只是碍于法契,除非不要性命,否则也难以反抗,所以表面上还是诺诺听命,可私下里早已是恨其入骨。

  现在赢匡找上门来,却是言及可以替他们解决这个麻烦。

  那些法契俱是德道门下所立,若是单单化解,必会被其等察知,但他有天符在手,只要把立誓之人名姓写于其上,那么应誓之力一旦发作,就可由天符承受。

  那些炼气士听得可以如此,也是大为振奋,要是真能摆脱法契,那么天下之大,又有何处去不得,故是大部分表示愿做内应。

  不过还有一些人顾忌德道,不敢相叛。好在赢匡也不要求太多,言明其等若不愿意,只要立下誓言,不泄露此事,倒也不会为难他们。

  紫阙山中定下驱逐十一帝子的计议之后,就发了一封书信到了杏泰洲中。

  负责扶持二帝子的道人名唤长和,此人接了山门传书后,立刻就找上了二帝子昊崛。并道明了门中意思。

  昊崛却对此等举动很是不解,道:“先去攻打十一弟?这是为何?”

  他从来没把这位十一弟放在眼里过,就算七帝子的封地被其驱逐出局,他也没有觉得这位十一弟有任何威胁,他的目标始终是同样得了太上支持三帝子。

  且便不考虑这些,宴律国也着实太过遥远了,就算腾云驾雾过去,这里一个来回,足够其他兄弟打到自己封地上来了。

  既没有威胁,打过去又没好处。那为何要如此做?

  长和肃声道:“殿下,门中已然证实,那位十一殿下,很可能已是得了离忘山的帮衬、”

  昊崛先是诧异,随后恍然,大笑道:“我道他怎忽然了得起来了,原来是这个缘由,”他露出不屑之色,“孤家原本还想,他竟能驱逐七弟,尚算有些本事,原来仍是靠了外来助力。”

  长和不由愕然,他也不知这一位哪来这般傲气,今朝其能坐在这里,还不是一样靠了他们德道?为何偏偏十一帝子得了太上支持,反而让其看不起了呢?

  他弄不明这位帝子到底是如何想的,暗自摇了摇头,决定不去追究,只是劝言道:“十一殿下不同以往,背后毕竟站着一位太上,殿下不可小视,要及早驱逐啊。”

  昊崛道:‘照这么说,孤家那三弟也当着急才是,那不如等他出面,那样我等不就能捡上一个便宜了?’

  长和认真道:“这正是贫道要与殿下说的,离忘山或许与全道已有所勾连,我等不能同时面对两个对手,只有趁现下,先将弱小一方剔除,方好回头与三殿下相争。”

  昊崛一听,也是稍稍紧张起来,不过他仍是不情愿,而且他怀疑对方是要自己允许,才故意如此言,所以摆手道:“这只是道长猜测,也未必是真,要非是如此,岂不是平白让我那三弟做了渔翁?这是万万不成的。”

  长和见他坚持不肯,叹了一声,只能放弃游说,道:“此事乃是治乐师伯所定,贫道无法不听,殿下若是以为不妥,可去紫阙山言说。”

  昊崛神色微变,经过上回之事,他知道自己是怎么也离不开德道的,勉强道:“原来三位道长所定,那孤家怎会反对,长和道长且去施为便是。”

  长和心下摇头,他本想好言好语,奈何这一位只能强逼,无法与之说理,早知是这般,又何必费这么多口舌,他打个稽首,道:“我将与治泉师伯去往那处,若是顺利,那么一夜可回,只是等离去后,殿下不要冒失出战,只要守好封地便可,待在在阵禁之中便可。”

  昊崛道:“就如道长所言。”

  长和自昊崛处出来后,立刻来至一座庙观之内,对座上道人一揖,道:“师叔,师侄已与十一殿下说妥了。”

  治泉道人言:“好,你去招呼同门过来,我等这便启行。”

  长和奉命而去,不久之后,共是来了五名道人。

  治泉看过去,这些人不是他弟子就是后辈,但修道年月与他仿佛,所以不提辈分的话,实则修为道行都是与他相近,他道:“二殿下这里不容有失,你等可都布置妥了?”

  一名道人言:“回师叔,禁阵都已排布好了,便是全道来犯,也能挡住一二时辰,我等还来得及赶回。”

  治泉嗯了一声,既然已是安排妥当,那也不用耽搁了,他正准备起身,就在这个时候,一名侍从自外匆匆入内,他眉头一耸,道:“何事?”

  那侍从赶忙一揖,道:“回禀几位道长,南营之中妖卒生乱,三殿下请一位道长前去威慑治平。”

  治泉冷哼了一声,道:“彼辈终归禽兽。”

  这些妖卒从来没有约束,隔三差五就会整出一些事端来,二帝子毫无办法,是以每次都需依靠他们方能压下。

  他拿捏法诀,作法一观,果然见得南向一处大营之中,妖卒正相互厮斗,与以往无甚两样,被派遣盯着的此辈兵卒都是不见了影踪,不用想也知道下场如何了。

  他当即点了身边两名修为尚可的弟子,道:“你等前去平乱,速去速回。”

  两名弟子打个道躬,领命而去。

  治泉本来以为这只是一件小事,而且这两名弟子做此等事也非是一次两次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了结。

  可是过去许久,那喧闹声非但没有平压下去,反而越闹越大。

  他再是一观,发现居然无法看透,明显是有人遮蔽所致。

  “不好!”

  他立时便反应过来,心意一转,已是来至上空,发现这里所有妖卒四散一空,只有先前派来的两名弟子还在此间,只是此刻囟门之上都符纸镇压,动弹不得。

  他不由面色一沉,降下身形,一拂袖,去了符纸,道:“怎么回事?”

  那两名弟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到了这里之后,见红光一闪,就失去了知觉。

  治泉不由拧眉,他双目光芒一起,方才所历景物顿时返照眼前,这才知悉了一切,原来这里作乱之人非是妖卒,而是那些炼气士。

  他不由有些吃惊,这些炼气士可都是签下了法契,靠他们自身绝然是解不开的,那么背后一定有人相助,而且能耐不小,至少他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再是设法推算了一下,那些炼气士下落也是被遮蔽了去。

  他意识到这是有敌人在暗中窥伺,不禁警惕了起来,意识一转,回了庙观之中,他立刻将此事上禀,请求派遣来更多人手。

  但是紫阙山却是回绝了这个要求,并要他自己处置好手尾。

  这是因为德道和全道派因为彼此提防,所以派遣下界的弟子的数目总是大致相当,要是一方忽然加遣人手,另一方为防被动,那也会增派弟子,以防被对方压过,可要是引得更多门人前来,全道那便反易生出误会,一个不好,就会提前引动两家对抗。

  治泉得了山门回言,也是感到无奈,三帝子封地这里不能不加以理会,毕竟这里更为重要,所以原来准备对付十一帝子的计议只能暂时搁置了。

  此后时日内,在赢匡暗中主持之下,杏泰洲中多处妖卒营地中接连生出变乱,这使得治泉更是不敢擅离。

  二帝子昊崛本来就不想治泉去攻打宴律国,现在有了这个借口,更是消极,下来接连半载无所作为。

  而十一帝子那处,则是趁着这个时候再次出手,又是将一名帝子封地攻破,再加上被三帝子也是同样在做这等事,到了这等时候,已经先后有八名帝子被从帝位之争中驱逐了出去,如今只有大帝子昊起、二帝子昊崛、三帝子昊昌,十一帝子昊能还留在这盘棋局之中。

  大帝子身份特殊,其人要是能坐上帝位,就无有这么多事了,所以无有意外的话,昊崛、昊昌以及昊能这三人,未来有一个当是能够登上帝位。

  此三位,每一人背后都站着太上道祖,只不过碍于某种原因,三家力量虽可介入,但也不可能事事代为,所以几位帝子终究还是靠自身实力来决定胜负。

  这个时候,张衍得了一封全道送来的书信,却是那两位太上邀他前去论法。

  他明白,论法是假,这当是其等要与自己继续上回未尽之言,还有一个,就是商议如何对付德道。

  他唤来殿下弟子,道:“我受全道两位道友之邀,前往论道,你等守好山门。”嘱咐过后,他一摆衣袖,就已出离忘山,往约定之地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