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八十八章 取夺天疆在此时

第两百八十八章 取夺天疆在此时

  就在十一帝子攻下陈台城的时候,赢匡已是一众炼气士到了杏泰洲天穹上方。他此来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诛杀二帝子昊崛。

  这既是先天纨光拜托,又是他自身目的所在,因为二帝子不但是天帝天母之子,更与德道联系紧密,只要将其杀死,那么帝位之争一定会出现更多变数,有利于下面之人行事。

  只是他也知道,如此作为定然会引来天庭震怒,一定是会派遣神将星君过来讨伐他的。

  但他早已打定主意,只要天符还在自己手上,那么此辈来多少便杀多少,尽可能在天符离开自己之前削弱天庭实力,为自己弟子日后接替自己削平道路。

  而且现在还是诸帝子争位之时,若是布置妥当,那极可能动摇天庭根基。

  这时时候,一名炼气士自远处过来,到了近前,停下打一个稽首,道:“左御中,宫禁那里守御森严,在下只能远远观望,此刻那二帝子身边至少有两名德道真仙护持,就算封地被攻下,其等恐怕也能护持其退走。“

  赢匡琢磨了一下,发现很是棘手,他倒不是畏惧二人,而是无法于一瞬之间杀死两人,这样也就无法阻止其等带着二帝子走脱,除非能把这两人引开。

  可惜的是,这一次纨光并没有跟来,否则倒是可以请其相助。

  他心下暗忖道:“眼下只能继续等待了,只要这两人被全道或离忘山之人拖住,那么便就有机会了。”

  杏泰洲之东,这刻烟尘蔽日,尘头之上托有十余万军卒,昊昌正站于一驾蛟车之上,顶上罗盖垂遮,左右站着得皆是心腹侍从。

  此次他是率众从杏泰洲东面杀来,首先盯上的,乃是六郡之一的香兰郡,只是在他这里却是遭遇到了顽强抵抗,是以一上来并不十分顺利。

  可他表面看去并不着急,反而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

  这时有一名侍从乘云而来,禀告道:“如殿下所料,二帝子果然征调族人走卒抵挡,此辈比妖魔更是厉害,前方一时难下。”

  昊昌和颜悦色道:“辛苦了,你与族人都是劳累许久,且先下去休息吧,”他又关照下人,赏赐了一些好物下去。

  那侍从感激异常,道:“多谢殿下体恤。”

  昊昌挥退此人后,眼神变得深远起来,他这次来,不仅是要驱逐二帝子,还要设法削弱其部众势力。

  杏泰洲上这些神人,大多却是嫪天母的族人,此辈是个大麻烦,若能除去一些,将来登临帝位后可少得许多阻碍。

  而且他还有一个担忧,就算他这位兄长失败了,被他驱逐出了封地,可嫪天母却很有可能再将其捧上来。

  这不是不可能的,因为分封各帝子下界乃是天帝的主意,嫪天母从未开口说过半句,且只要德道不放弃他这位二兄,那就还有可能死灰复燃。

  最好办法,莫过于直接了结这位兄长的性命。

  可这等事,绝对不能由他来出手,因为他要继承帝位,就绝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污点在身,最好是栽在他人或是那位十一弟身上,那样就两全其美了。

  正思索时,天中忽然起得轰鸣之声,既如雷震,又是擂鼓,不由看了上去,隐隐约约可见得数个道人立在上面,身周围有无数雷电环绕。

  下面有人惊呼道:“是德道真仙。”

  与周围之人明显流露出来的惧意相比,昊昌却很是镇定,他转过首来,向着身边两名道人道:“要请两位道长出手了。”

  两名道人皆是回得一礼,其中一人道:“理当由我为之。”言毕,就腾空跃去天穹之中,与来人战在一处。

  这两名道人虽尽量把敌手往外带去,可上空还是不断有火雨流焰飘落下来,不过都被阵中冒出来的一层气光挡下,没有一道落在众人头上。

  昊昌似乎一点不担心胜负,不再往上多看一眼,吩咐下面之人继续攻城。

  二帝子昊崛有了神人提供的兵卒,勉强能够应付了两边攻势,可这般也仅仅只能守御,要想反击几乎无望,他也是为此焦虑不已。

  三帝子所猛攻香兰郡的多是沼泽洼地,生民不多,乃是神人豢养蟾蛇之妖用作炼药的地界,说来只比侯原郡稍好一些,可其位置却极为紧要,若此间一下,便就等于打开了一个通向杏泰洲腹心之地的口子,三帝子与十一子手中之刀就可一左一右插向他的两肋,那时局面将凶险到无以复加。

  他为此不得不找来先前献策的那名亲信,道:“你不是言派遣使者他去,说服他处族人攻打两家封地么?为什么到得现在还无有动静?”

  那亲信苦笑道:“小人接连派遣次人手,可都无音讯传回,这定然是被人截杀在了半途,小人也无办法,殿下不若请得那些真仙相送?”

  实则只是将消息送去外间不难,就算这里道路走不通,也可先传往天庭,再由那里之人送去。可关键是要说动那些神人,必先许诺下足够好处,那就需是昊崛是身边人前往才好,而且书信上还需加盖有昊崛的帝子印,两样哪怕缺少一样,都是难以取得其等信任。

  昊崛气闷无比,挥挥手,让其下去了,他拿出一枚法符看了看,此是德道交由他的,危机之时,可凭此遁走,不过就算这次他真被从封地中驱逐了出去,却也未见得就输了,他暗自咬牙道:“该是孤家得,谁也休想夺走!”

  紫阙山内,气氛一片凝重。

  治乐三人坐于殿上,神情俱是肃穆。

  因为他们方才得报,赢匡竟是出现在了杏泰洲,而且何时过去的,他们竟是一无所知。

  治乐皱眉道:“此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赢匡心中真正所谋,除了对纨光说过外,此前从来没有暴露出来过。最早其人乃是天庭仙官,天帝近侍,所以也不可能有人窥看其心中隐秘,叛下界后,他一切心思都用天符遮掩,三位太上言诺过不再沾碰此物,下面之人自无从也晓其具体思量为何。

  三人此刻本能感觉有些不妥,此人此回要是针对他人那还好说,要是同样是对着二帝子而去的,那就大事不妙了,有天符在握,他们上去也未见得讨得了好。

  而一旦这位帝子出事,他们势必要再另外选择,所有谋划全都要推翻重来,这可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定下来。

  治乐沉声道:“不可容得赢匡此人再在下界这般随意妄为了,当禀明祖师,收缴此人手中天符,并将其拘押回去,由得天庭管束起来。”

  治乐、治常二人都是赞同。

  就在商量之时,忽听得清音响起,三人神情一凛,都是站立起来,便见天中有一名童子捧诏在上,大声道:“治常、治生,太上有诏在此,命你们二人速速往援杏泰洲,护住二帝子性命。”

  治常、治生都是拜揖道:“谨遵祖师法旨。”

  那童子手中一抖,就有一道金芒落下。道:“祖师有言,若遇赢匡,可将物放出,当可助你二人降敌。“

  治常忙是伸手接下,口中则是拜谢一声。

  待再起身时,那童子已然离去。

  治乐道:“既然祖师传谕,那便请两位师弟启程前往杏泰洲坐镇,务必要维护住二帝子,只要其人不亡,那就还有办法挽回危局,”

  治生神情凝重道:“当要做最坏打算,赢匡、全道、还有那离忘山,要是合谋来算我,我等此次便是出尽全力,也未必能抵挡得住。”

  治常也是沉声道:“封地若被夺去,纵然保住二殿下性命,日后登位也是难了。”

  治乐摇头道:“还未到山穷水尽之时,二殿下除了杏泰洲,还有一块封地在外,到时去到那里就是。“

  治常反应过来,道:“嫪天母?”

  治乐点了点头,二帝子不但有天帝所封封地,嫪天母其实也暗中给了其一块,这虽然对其余帝子不公平,可谁叫其是天帝天母之子呢,天生便是压得其余兄弟一头,谁也说不出什么来,所以这里就算失败,也并不会完全失去角逐帝位的资格,顶多退到那里重整旗鼓。

  所以这里保住其性命就是重中之重了,不然一切都是空谈。

  治常与治生听得如此,也便稍稍放心,二人与治乐别过,出得山门之后,心意一转,顷刻间就来至杏泰洲上。

  昊崛得闻两人到来,大喜过望,亲自迎了出来,他躬身一拜,道:“两位道长终是来了,半个时辰之前,香兰郡已被孤家那三弟攻下,其随时可至城下,杏泰洲危矣!还往两位道长救孤!”

  治常还得一礼,道:“殿下勿忧,”他拿出一张符箓,道:“殿下可将此符挂在宫门之上,当可护得宫城安稳,”

  昊崛如同捞得救命稻草,急急吩咐下人去办,随后用大礼请得两人入殿。

  赢匡此刻在外,把这一幕看在眼里,不由皱起眉头,正在这时,忽感天符一跳,回首望去,但见三名道人道袍飘飘,踏光而来,却是纨光、易光、定光三人。

  他心下一动,迎上前去,道:“诸位道长怎来了?”

  纨光笑了笑,道:“治常、治生二人乃是紫阙山修成上乘功果的真仙,其既来护持杏泰洲,我等又岂能不来?稍候此辈自有我与两位同门拖住,左御中若要做什么,且放心去做便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