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章 青穹如盖难脱去

第两百九十章 青穹如盖难脱去

  治常神情一凝,他认得这二人乃是全道门下殷名、心名二人。这两个无论法力道行,皆可与他同辈相论,若是在此与其等纠缠,等离忘山之人一上来,那想要护送二帝子走脱便就难了,于是心中一唤,当即有两名治字辈道人明白了他意思,越众而出,与殷名、心名二人遥遥对峙。

  治常道一声:“走。”他一振袖,乘起风云,载一行人迅速离去。

  在行有一段路后,忽见前方剑光一闪,而后一名背负双剑的道人踏破虚空,现于众人之前,其人身上气势凌厉,尤其是那一双目光极其锐利,与之稍有对视,就觉心神刺疼,好似有一柄利剑正斩劈过来。

  治常并不认识此人,但也能猜到对方来处,道:“离忘山门下?”

  那道人打个稽首,自报名号道:“离忘山持剑,乘光!”

  这个时候,又一名治字辈修士主动站了出来,道:“师兄与二殿下速走,由我挡住此人便好。”

  治常道:“师弟小心。”

  那修士道:“师兄放心就是。”

  治常一点头,治字辈的同门就算打不过对方也能走脱,性命当是无忧,所以他并不担心,法力一转,再度卷动风云,往外遁走。

  只是前路显然不平,又未走得多远,遁光之中,又有人杀了出来阻截,他不可能停下来对敌,所以只能将手边之人一个个派遣了出去阻敌,如此既一层层拦截下来,护持之人已是越来越少。

  治常神情渐凝,这等事他也是没有办法回避的,因为从道理上说,只要不曾出了上面那法宝的笼罩范围,那么就没有哪一处地界是安全的,他现在可做得,只能是在限制极大的情形勉强推算,设法朝着对自身最为有利的地方遁行。

  在又是甩开几次阻截后,一同出行之人已然剩下无有几个了,便连治生也是在方才留下来阻敌了。

  这时他忽然感觉气机流畅了几分,心中一动,这是将要脱出法宝束缚之地征兆,只要加把劲闯了出去,那就是天高海阔,可得任意纵横了。

  正在这时,忽见一道宏大清光落下,自里出来一个年轻道人,向他们一众打个稽首,口中言道:“离忘山持剑,纨光。”

  治常心下一沉,他看了一下,现在能够挡住此人的,恐怕也只有自己了,好在此行之中还有几名后辈功行尚可,至少能与治泉相当,由其继续护送二帝子,还是可以放心的。

  他语气严厉道:“长灵、长和,长良,你三人护得二殿下往封地去。若是有所差失,也不用回来见我了。”

  身后三名道人都是凛然称是,随后匆匆遁走。

  纨光淡然看着,站着未去阻止。

  治常转回过来,肃容道:“且与道友天外一会。”

  纨光一点头。随即两人身影一虚,霎时已出得尘世,遁去天外。、

  长灵、长和等人循着治常方才指引的前路遁驰,未有过久,包括昊崛在内一众人等只觉浑身一轻,好似挪开了一层重压,而面前天光大放,阴霾尽去,显是已然脱出了法宝笼罩范围,

  有侍从惊喜道:“殿下,终是闯出出来了。

  昊崛也是激动,不过他未曾吭声,因为他能感觉到,冥冥似有一双目光在盯着自己。

  至于长灵等三人,神情之中却仍是一片紧张,他们知道这里还未曾脱离危险,不敢迟疑,试着一转法力,然而有此举动,却感到一股强横力量强行罩落身上,竟然使得他们无法展动立时遁走。

  三人转头朝一处看去,便见一个头戴獬豸冠,长须及胸的中年文士踏空而来,长灵失色道:“左御中赢匡?”

  他们万万没想到,连全道和离忘山都是应付过去了,此人却是要与他们来为难。此人手持天符,若是运用得当,不但不在治生等人,或还犹有过之。

  长和走了出来,神情凝重道:“左御中还请让开去路。”

  赢匡看了看三人,道:“留下二帝子,赢某放你等归去。”

  昊崛顿时慌张了起来,他对赢匡之畏惧尤甚那些兄弟,道:“几位道长……”

  长和道:“殿下放心,我等既是奉命护持于你,自不会弃你而去。“他有抬头看去,沉声道:“左御中这般作为,莫非不怕我紫阙山问罪于你?”

  赢匡面无表情道:“不必搬紫阙山来压我,赢某既然到此,就不会在乎这些,你等若不愿离去,那就只好由赢某自己来动手了!”

  此刻下方,十一帝子昊能营中,有人禀告道:“殿下,三帝子遣人来问,殿下是要与他一同进城,还是在另作商议?”

  昊崛走之前,就已是散去了所有征调来的兵卒,而其一离开,整座小承阳宫等若一座宫城,而接下来,就是要定明此城归属了。

  这时有一名老者站了出来,提议道:“殿下,小承阳宫乃是杏泰洲洲治,一洲之精华尽在其内,此乃是王业之基,殿下若能占得,则声势倍增,天下向往。”

  昊崛考虑了一下,道:“让三兄进城便好,我便不去了。”

  那老者一听大急,劝说道:“殿下,这里不可退让,更不是讲兄友弟恭之时啊!”

  昊崛摇头道:“非我退让,小承阳宫不同别处,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接手的,徒然去抢,那也不过是惹来一堆麻烦而已。”

  乃是嫪天母神人聚集之地,可谓极是烫手。一个处理不好,就会引来很多变数,况且现在也不是与他这位三兄放对的时候。

  那老者继续劝道:“殿下,臣下知道殿下之顾虑,可为王者当有并吞天下之气魄,岂能因区区阻碍而畏难不前!”

  昊崛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道理,不过他有更深层次的考虑,而且有些东西他也不便与下面之人明言,这些人不知情由,自然也会得出相反结论。他只好道:“不必再言,我意已决。不过三兄要我让出,也当令他拿出些好处来。”

  那老者见状,只好长叹退下。

  大约半个多时辰之后,三帝子昊昌这里便就得了消息。

  “十一帝子使者方才到来,说此回所用钱粮财帛甚多,若是殿下愿意给些偿补,那十一帝子愿意退让,由得殿下独占小承阳宫。”

  昊昌道:“哦?他真是如此说的?”

  底下一名心腹大喜不已,站出来一个躬身,道:“恭喜殿下,这天庭之主合该殿下来坐!”

  昊昌看了看他,道:“何以见得?”

  那心腹道:“那十一帝子贪小利而舍大义,此刻不想着天地间人心人望,反而盯在那区区小利之上,毫无人君格局,那又如何和殿下去争!”

  昊昌心下微喜,可表面却是不动声色,道:“既然我那十一弟想要这些,那就给他便是了。”

  那心腹道:“不错,殿下,不但要给,还要多给,并让天下人都是看到。”

  昊昌这里动作很快,谕令下达之后,立便有使者将对面所需之物都是送来,并且还加倍给予。

  昊崛拿到这些之后,所有东西一概不留,竟然全数就赏赐下去,这使得军众自上到下都是欢腾一片。

  那老者却是苦笑,摇头叹道:“三帝子用心叵测啊,这般一来,天下人皆知此事,殿下除非背弃道义,否则再也不好与之相争此处了。”

  昊崛见此间事已了,待把所有安排妥当,便就准备撤走。底下人问道:“殿下,可是要回兵宴律国么?”

  昊崛道:“陈台城乃是我辛苦打下来的,既然小承阳宫给了三兄,那这处又怎能平白让出?”

  那个提出建言的老者唉声叹气,舍弃了小承阳宫,十一帝子错过了一个大好机会,但却偏偏把无关大局之地看得如此之重,实在是舍本逐末。

  三帝子昊昌见得十一帝子依言退走,没有半丝犹豫,心中感到一阵舒畅,随后他听得退兵至陈台城便就不动了,似不舍得丢弃所有成果,他听到后,没有动怒,反是思忖道:“看来这位十一弟器局也仅只这般了,我本来还把他当做对手,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不过他还没有与十一帝子马上争斗的打算,这是因为二帝子未亡,他们共同敌人未去,不宜动手,再则,就算有了结果,可以设法让全道再与离忘山做一次商议,要是能谈妥,那么也就不必再动兵戈了。

  当日间,昊昌便在众人簇拥之下入主小承阳宫,待把此间控制起来后,他把手下一名心腹找来,但却一言不发。

  那心腹却是心领神会,道:“殿下,属下已知该如何做了。”

  昊昌不置可否,站起身来,转头就走。

  心腹恭送他出去之后,直起身来,找来侍首,道:“我等攻城之时,宫内神人曾聚兵助战,如今殿下来此,谁知其等是否会生出异心?带人给我尽数诛灭。”

  侍首怔然道:“内相,二帝子在离去前已是散去了私卒,况且现下多数人已表示愿意听从三帝子之命……”

  那心腹打断他话头,恨恨道:“是真心归附还是伺机而动,现还难辨,况且此辈居然还不愿缴纳供奉,分明还是忠于二帝子。我等绝不能留在祸患!你可明白?”

  侍首顿时感觉背后都是冷汗,他知道自己一旦做出此事,那嫪天母问罪下来,必是难逃劫数,可现在实际无有拒绝可能,他一咬牙,道:“是,属下遵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