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三章 取道唯一皆欲得

第两百九十三章 取道唯一皆欲得

  张衍此回有了十一帝子表态,那么他所谋划之事就已是行在了正路之上。下来他已不必太过考虑天庭的态度。

  天帝若是不愿好好按照先前其自家定下的规矩来,那么他与全道两位太上自也不会与之好说话,大不了换一个人上承继帝位。

  就看这位天君如何回应了。

  移光受命护送昊能下山,一路回转至宴律国,随后把秀光、乘光两人唤来,嘱咐道:“十一帝子身边当有人护持,自此刻起,两位师弟一刻也不能擅离。”

  秀光、乘光两人都是肃声应是。

  移光取出两件法宝递于二人,道:“这是祖师赐下法宝,关键之时,乃以维护安危帝子为第一要务。”在交代过后,他对昊能道:“帝子,贫道要离开些许时日,帝子若有所求,凡事都可问我两位师弟。”

  昊能道:“不知道长欲去何处?”

  移光笑道:“此去乃为帝子谋一个安稳。”

  二帝子已亡,三帝子便是下一个对手,现在宴律国虽与那边没有什么冲突,但等到德道被驱逐之后,那定然是要分个胜负输赢的。

  三帝子手握百万妖卒,又有全道在后,优势也是不小,就算宴律国这边炼气士众多,要对付起来也不容易,所以还需寻到更多助力。

  杏泰洲中,某处大帐之内,黾王参吉和蛟王胡朝两名妖王正在此饮酒畅谈。

  两名妖王原本说定各投一家,两头下注,可现在二帝子已是败北,而由于十一帝子不收妖卒,所以他们只能全数跟随在了三帝子麾下。

  不过他们以为这个选择也不错。杏泰洲一战,三帝子昊昌占得小承阳宫,占得了最大好处,轻轻松松便可养卒百万,反观另一位,除了占下几个无足轻重之地外,那便无所作为,所以怎么看来,三帝子都比十一帝子更有可能登上帝位,那时他们也可跟着一起鸡犬升天了。

  现在两人合流之下,暗暗收取了不少堪用妖将过来,再加上下面牵连支使的兵卒,百万之众里,倒是有四成掌握在他们手中,并且还凝成了一股,如果他们起了叛心,那么立时可叫这支大军崩解。

  三帝子并不知晓此事,可他就算知道,也不会来理会这些小动作。因为在他眼里,妖卒就如抹布一般,随用随弃,只要有资财在手,没了可以再招募,没什么可惜的,他也从来未指望过妖魔之辈的忠诚。

  而且现要论对手的话,也只剩下十一帝子一人了,后者手中十分缺财帛的,就算把这百万妖卒都是扔给十一帝子,其也豢养不起,那还要担心什么。

  就在两名妖王推杯换盏之时,忽然帐帘无风自动,自外进来一名道人,其笑呵呵站在那里,道:“两位好兴致,不若请贫道饮一杯如何?”

  参吉、胡朝两人在见到这名道人的时候都是一僵,手中酒杯也是不由自主掉落下来,随后都是滚落在地,一个叩头,大呼道:“拜见真仙!”

  移光道:“哦?尔等见过贫道?”

  蛟王胡朝回道:“三殿下曾发下离忘山诸位仙长的画影图形,要我等小心,若是预见,也好早早躲开,故是记得。”

  移光一笑,道:“这个三帝子,倒是有心了。”

  蛟王胡朝小心抬头,道:“仙长此来,可是有事要我等效命?”

  莫看他们现在统御万兵,可这些在真仙面前当真算不了什么,随意一个道术,就可夺去他们性命,故是一上来就做出一副配合模样。

  移光一叹,道:“唉,贫道周游世宇,尚缺得几乘脚力,甚是犯难……”

  两人听到此言,“吾愿为之”这四字差点就脱口而出。

  虽然他们口口声声要称国作主,可就算立国一方,也还是屈居于天庭之下,若是什么时候天庭看他们碍眼,那么一道谕旨下来,就可令他们所筹谋的一切都是烟消云散。

  可要是与太上有了牵扯,那就大不一样了。天庭又如何?星君又如何?

  坐骑听着是屈辱,可这才是亲近之人,不似那些只是名义上的依附之辈。

  以前他们是找不到往上爬的门路,要是有,那钻破头也要往里挤,现在出现眼前,又哪有不赶紧抓住的道理。

  黾王参吉眼巴巴看来,道:“仙长,看我二人可是合适否?”

  移光看了看他们,嗯了一声,点了点头,道:“倒是勉强凑合了。”

  两人都是大喜,立刻一拜,“小的拜见主上。”

  移光道:“都起来吧。”

  两人连称不敢,仍是趴伏那里,移光见状,也是由得他们如此。

  蛟王胡朝小心问道:“小的是这便跟随主上回山,还是去往别处?”

  移光道:“贫道这里尚还有事要你二人去为,暂且你等就留在此地,随时听候传命就是了。”

  两人不敢多问什么,不过心中都是明白,这一位背后山门支持的是十一帝子,那么留在三帝子这里多半是做内应了。以往遇到这等事他们可能还要想上一想,现在跟了太上门下,就算三帝子又能拿他们如何?

  移光点头道:“那你等就此处等着,待我谕令就是。”

  两人连忙叩首应下。

  移光再是随意嘱咐了几句,就离了此地。

  他这次只是来此落个闲子,要是三帝子日后依仗这些妖卒来攻,那么利用这二人,顷刻间就可叫其兵卒土崩瓦解,就算重新招募,也要些时日,有这段空余,那足够做许多事了。

  离了此地,他掐指算了算,就心意一动,就落在了一片仙云缭绕的雄峻群山之中。

  当年离忘山曾将一些灵禽走兽驱了下去,毕竟此辈是在太上门前听过道的,很快就成了气候,现在就是在此落脚,这枚棋子也是到了该动用之时了。

  他这一出现,就有数十道遁光过来,纷纷化作人形,在那里叩拜不已,口称仙长。

  移光道:“今有一事要尔等去做。”

  其中一名灵禽所化的老者恭恭敬敬道:“仙长尽管吩咐。”

  移光道:“尔等仔细听着,若三帝子昊昌日后下诏谕招募妖魔,你等可前去投靠,不过我料他这次定然谨慎,或许会令你等签下符书法契,这些符箓赐予你等,到时可以替过。”

  说话之间,他一抖袖,就是数十点灵光飞下,没入各人躯体之内。

  那老者大声道:“仙长放心,我等本是离忘山人氏,这等吩咐,定会设法办妥。”

  移光缓缓点头,道:“若是用心,自会给尔等一场造化。”

  离忘山中,一名修士正自天外遁来。

  其人前回得张衍吩咐前往天庭,与全道同往一同向天帝施压,直到昨日,他才得了准确答复,这便回转了山门。

  遁光一落地,他就往道宫而来,稍作通禀,就被唤入殿中,待见了张衍,躬身一揖,道:“拜见祖师,天君那处已有回言。”

  张衍道:“昊氏说了些什么?”

  那修士回道:“天君言,既然诸帝子未曾分得胜负,那他此刻也不宜开口。”

  张衍笑道:“这位天帝倒是会推脱。”

  其言下之意,就是十一帝子和三帝子还未分出胜负,所以他也无法下得决断。

  道理是不错,可这其实是要挑动他与全道之间先分出个胜负。

  只是在德道未曾真正退出之前,他与全道都不会做此事。

  况且天帝在这等情形下仍是模糊应对,不愿明确表态,遑论离忘山与全道相争之后了。

  张衍再问得几句,就令这名修士退下了。

  他之前与两位太上早就有过议定,这位天帝若是半载后还不肯定下帝位承继之人,那就出手将这位废去,不过到时德道是一定会出头阻拦的。

  他目光微闪一下,这也正是他所期望的,先攻灭德道,再回头对付全道,待把这些炼神伟力驱逐之去,自己就可功成完满了。

  紫阙山中,治乐三人也正商量那帝位之事。

  治乐言道:“祖师传诏,同意我等之言,可扶持十四帝子为帝。“

  现在德道乃是正教,只要他们所扶持的帝子不是靠向全道或是离忘山,那么其一旦登位,通常都会延续先前帝君的规矩,特别是天帝退位并不是身死,而只是退去养天殿中修持,所习道法一样是德道所予,到时换了位置,更可能会站在他们这一边。

  只是这么做,就是打算推翻自己定下诸弟子争位的言诺了,全道在得知此事后,一定不会再做退让,多半会与他们做过一场的。

  治常道:“大不了与全道再做一争便是,只是二帝子之事绝然不能重演。”

  治生道:“我会亲自去往天庭,在其身边回护。”顿了顿,他又对治乐道:“师兄,赢匡此人危害甚大,不可任其胡为,必得拿下。”

  治乐摇头道:“祖师曾有言在前,天符交托天庭之后,便不沾此物因果,只凭我等还无法拿他,不过天庭之中还有诸天星君在,凭他一人之力,也打不进去,怕就怕其与全道合谋,那就难以对付了。”

  治常想了想,道:“既是这样,可先稳住此人。”他低声说了几句,治乐听后,缓缓点头,道:“也是个办法,那便先这般安排吧。”

  …………

  …………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