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四章 诸因终聚见大争

第两百九十四章 诸因终聚见大争

  赢匡回至凡间之后,并没有回到原来居处,而是选择在大周极西之地一处荒无人烟的雪原之上落脚。

  上回诸天星君虽是退去,可难保什么时候再来,所以他并没有与两名弟子再做任何联系。从此刻起,他会割裂过往一切,凭自己一人之力应付天庭围剿。

  这一日,他正盘膝坐于原野之上,默默调息。

  忽然,天中有一道灵光坠下,所落方向,正是他身处之地。

  他睁眼看去,却并没有起身,因为对方气机平和,没有一丝杀机。

  那灵光须臾坠地,却没有发出任何动静,待是散开,自里现出一名身着交领深衣,头不施冠的皓首老者,其人慈眉善目,貌相和蔼,对他笑呵呵一拱手,道:“左御中一向可好?”

  赢匡见得来者,意外道:“敞星官?”

  这名敞星官原本是一个散仙,入了天庭之后也只是得授了一个闲职,不过其人长袖善舞,又能说会道,名声颇好,乃是天庭宴饮之会上的常客,与昊、嫪两氏的仙官关系都是颇好。

  敞星官笑道:“正是小老儿。”

  赢匡心思一转,道:“天庭遣你来做说客么?”

  他原先身为左御中,对天庭的作派很是熟悉,此人到来,那无疑是透露出了天庭想与他和缓的信号,联想到上回诸天星君忽然退去,他猜测一定是天庭遇到什么麻烦了,不然不会做出这等妥协之事。

  敞星官苦笑道:“左御中高看小老儿了,尊驾心志坚毅,非常人能比,小老二这嘴皮子到了左御中这里,怕是摆弄不了。”

  他知道面前这位可不是好糊弄之人,若是拐弯抹角,心中反而不喜,那还不如直接说出来,于是直接道明来意:“此次在下受天帝之命,前来劝和,若是左御中愿意就此罢手,不再与天庭为难,那么先前一切错失俱可不再追究,”他语重心长道:“左御中,陛下什么脾性你也是知晓,这次待你可是格外优容了。”

  赢匡淡淡道:“哦?便见诛杀帝子之过也可既往不咎么?”

  敞星官重重点头道:“自是如此。”

  赢匡看了看远处,道:“天家无情,以当今帝上之心性,下此诏旨赢某是一点也不觉出奇,只是嫪天母亲子被诛,莫非也肯放过赢某么?”

  天庭之主乃是昊氏,可嫪氏也同样重要,其也代表天庭一部分意志,要是这位不依不饶,那天帝敕书,还真未见得就能当作护身符。

  敞星官道:“左御中若还不放心,这里还有一物。”他伸手一托,拿出一张法符。

  赢匡见到此物,不由神情微变,沉声道:“太上赦诏?”

  敞星官道:“此是,此乃德道太上所发赦诏,只要左御中答应就此置身事外,今后不再介入帝位之争,那么即可将此物拿去。”

  赢匡稍作思索,忽然抬起头,两目精光闪闪,直视敞星官道:“帝上准备立十四帝子为继立之人?”

  敞星官神色一僵,随即咳了一声,连连摇头道:“此非小老儿所能过问。”

  赢匡也没再有多问,但从对方有意露出的反应来看,他知道自己应是猜对了。

  十四帝子他也是见过的,聪慧之处胜过诸帝子,最得天帝喜爱,先前曾传言,说十一帝子为天帝看重,他那时为天帝近侍,却知道事实并非是这么一回,那不过天帝故意在人前显露的表象而已,其目的是为了保全十四帝子而已。

  可以说,十一帝子后来被诸多帝子和仙官所针,甚至被贬斥下界,实际上都是替十四帝子代为受过了,而其自身当时还不知晓。

  有了这个一个认知,他也是理清了头绪,该是因为他先前诛杀二帝子之举,看去是要与天家作对,天帝为免他再对这一位帝子下手,所以现一步来稳住他。

  想到这里,他便一伸手,将这符诏拿了过来。

  敞星官见他收下,心下一松,笑呵呵道:“有德道赦诏在,左御中该是放心了吧?”

  持此赦诏之人,可免过往一切罪责,天庭不得再做追究,不过此人再不可为仙官,连族人亦在此列,不过赢匡已然反出天庭,身边从来没有族人,所以也不在乎这些了。

  赢匡不置可否,谁说持了这符诏就不能继续与天庭作对?

  他可不是迂腐之人,推崇的无所不用其极,既然对方主动送上来门,那也没有不用的道理,正好还可以麻痹对手。

  敞星官可不管他怎么做,总之他此回差事已是做成了,此后再有什么事也与他无关,所以打个道揖,说了几句客套话便就离去了。

  赢匡则是心下寻思起来,道:“这般看来,帝上当是早就下定决心选十四帝子为下任帝君,先前诸帝子争位当乃是有意让这些帝子自行消耗实力,好为这一位铺平道路。”

  他冷笑几声,这主意是打得不错,可是自己既然要推翻天庭,诛尽天下神人,又怎么会令其如意?

  宴律国内,十一帝子这等时候收到了天庭传来的一道谕旨,却是宣他入朝觐见,他在得道这谕旨之后,以为是要定下帝位承继了,初时很是激动,可再是一想,却发现有些不对。

  深思之后,他把命人把已是回转国中的移光请来,并向他请教此事。

  移光听罢,却是坚决言道:“此乃是天帝之谋,帝子若去,必无幸理,绝然不可前往!”

  昊能听了,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天帝此时唤他前往,必定不安什么好心思。现在他在下界,还有离忘山门下庇佑,当可无事,要是回了天庭,那可由不得自己了,天帝随便找个借口就可将他拿下,到时还谈什么承继帝位?

  可他随即皱眉,道:“可若是不去……”

  移光接言道:“帝子是不怕若是不去,则天帝可以此借口,视帝子与三帝子都是弃了登位之机,或者干脆宣明帝子不敬帝上,夺去帝子尊号?”

  昊能道:“正是!不知道道长可有办法化解?”

  移光道:“此乃阳谋,不管帝子去与不去,都是回避不了。不过帝子也不必为此忧虑,天帝若不愿遵守其规,那我离忘山自也不再会与他客气,他这天君之位,也坐不了多久了。”

  这等时候,三帝子昊昌那里也是同样收到了一道谕旨,不过他也是一眼看穿了这里情由,却是与十一帝子做出了一样的选择。

  只是与他们判断有差的是,天帝并没有斥责他们的举动,似乎此事就这么波澜不惊的过去了。

  一晃之间,就是半载转过。

  道宫之中,张衍本在坐持,忽然之间,他心中起得一丝感应,立知天庭那处已是有了结果,这时有童子来报,说是纨光求见,他道:“唤他进来。”

  纨光入得殿来,躬身一拜,道:“祖师,方才天帝有谕旨传下,说是已立十四帝子为下任帝位承继之人,同时又颁谕,因三帝子与十一帝子不听帝命,故是革除名号仙籍,贬为凡民,永不得赦。”

  张衍颌首言道:“我已是知晓了,我料天帝还别有布置,十一帝子那处需多做防备,你可稍加留意。”

  纨光认真道:“弟子记下了。”再是一拜,便就退下了。

  张衍淡笑一下,看来天帝最终还是选择了德道,不过他对这个结果也不意外,天帝要么倒向他们,要么倒向德道,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德道的好处是其等本为正教,天庭与之相处日久,彼此熟悉,而下任帝子上台后,什么东西都不需要做出改变。相反全道要是成为正教,许多东西都需推翻重来,不利于新帝坐稳帝位,恐怕天帝正是因为看到这一点,才做出了这般决定。

  不过这样一来,全道也不会再依照过往规矩行事,当会如他期望那样,亲身上阵与德道一争了。

  正在思索时,忽得感应,微微一笑,心意一转,已是无名天宫之中,见全道两位太上已是先一步到来,与其等见过礼后,就落座下来。

  左首那道人言:“天帝立十四帝子为太子,其当是尊奉德道之心已定,再无转圜余地。然天机之变,非是昊氏可以妄测,我当与德道做过一场,以定正教之位。”

  右首那道人看向张衍,言:“未知道友如何考量?”

  张衍目光微闪一下,此世诸因变动,终是按照意愿而转,他也是看向二人,正声道:“贫道既与两位为盟,自当与两位一同正此名位。”

  杏泰洲中,三帝子昊昌也是得知了天帝选择十四帝子为继位之人的消息,他面色阴沉,恨恨道:“出言无信,岂为帝君?”

  殷名在旁道:“天帝既有过失,再坐此位之上已是不妥,我全道自会扶持殿下登极,殿下无需为此多虑。”

  昊昌压下心中恼恨,又恢复至平时沉稳模样,只还是有些不放心,试着问道:“道长,可有把握?”也难怪他有此一问,德道向来压全道一头,要不然也不会成为正教了。

  殷名道:“殿下勿忧,前次未曾争过德道,乃是因为其有三位太上坐镇,此回我有离忘山为盟,也算是旗鼓相当,纵不能全取天璧,也可分而治之,总可保殿下一个帝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