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九章 应兆争法破定局

第两百九十九章 应兆争法破定局

  全道两名太上察觉到有己方之外的伟力将至,俱是感觉不妙。

  左座那道人言:“此应验不在未来,不在过去,当是某位道友正身将顾落此间无疑,等其到来,那物定会被拿了去。”

  右座道人沉思片刻,才道:“尚不知是哪一位正身到此,会否是离忘山那位?”

  左座那道人摇头言:“气机不类,当非是离忘山那位,而是德道中人。”

  在他看来,太上之中任何一位正身顾落过来,其余人都没有抵抗之能,所以没必要做任何改换遮掩。

  可事实上张衍恰恰是为了防备他们正身关注,妨碍自身大计,这才做了此等谋划,只是其等不知其中真正情由,故是得出了错误论断。

  右座那道人叹道:“此回与紫阙山之争,已是难以回避。”

  他们此前一直在避免与德道正面交锋,除了实力上的考量,也是因为如张衍判断的一般,认为现下还有余地,此局还有赢的希望,便是输了,也能再等下一局,远没到亲身下场的时候,可谁料想情势变化得这般快,眨眼间就逼得他们不得不决死一搏。

  左座那道人言:“只我二人,与紫阙山较量,尚还势弱一筹,仍需请得离忘山那位到此,才有几许胜望。”

  右座道人缓缓点首。德道以往能压过他们,就是因为多过他们一人,因为自知正面难胜,才一直追逐迂回之策,而现在情形,要想取胜,就不得不依靠张衍。

  离忘山内,张衍将伟力迫入现世之后,就静坐在那里等待,他相信用不了多久,那二位就会找上门来。

  果然,不过半日过去,天中有阵阵玄音响起,更有祥云遍地而来。

  他抬首一望,却是全道两位太上联袂来至离忘山中,于是微微一笑,起身来至道宫之外,所过之地,一时玄光遍洒,清气氤氲,瑞霭升腾。

  他在门前打个稽首,道:“两位道友有礼了。”

  全道二人亦是郑重回礼。此回他们一道登门拜访张衍,一来是显示郑重,二来既是要亲身下场一争,那也不必再遮遮掩掩了,寻那无名之处商议了。同时向德道宣扬,三人已是站在了一处。

  见礼过后,张衍请了两人到了道宫之内安坐,这次除了换他坐了主位,这二位仍是按以往会面之时的座次落座下来。

  左首那位太上言道:“想必道友也是感应到了世外变故?

  张衍微微颌首。

  右首太上道:“此当是德道某位道友正身将至,若是顾落现世之中,则我诸多努力皆为空有,现唯有与之一战了,不知道友可愿相助于我?”

  张衍没有立刻应下,而是道:“贫道这里有一问,不知取拿到那物之后,两位待如何处置?”

  他这是问二人,待胜过德道后,那件物事究竟该如何分配。

  这事本是可以拿到击败德道之后再说,可是他不过一人,全道却是两个,要是二人取到此物之后不再来理会他,那却是空忙一场。

  尽管他正身到此后,这一切都将变得没有意义,可他此刻必须提出这个要求,或者说表明出这等态度,若是不言,只反会惹得这两人起疑。

  全道这两人显然来此之前已是商量过此事,左首那太上当即言道:“我二人曾有定约,那物事轮而执拿,只道友方入我盟之中,碍于先前定约,无法给予道友,然下回见得,却可由道友取拿,而我二人也将鼎力相助。”

  右首那道人也是接言道:“而此后到了我等取拿此物之际,道友也将尽力助我。”

  张衍听明白了,这东西似不止一个,所以两人本来约好是轮番拿取。

  这也与他最开始的预料相符,炼神太上可造无穷现世,此等物事看去很是稀少,但也当不止落于一处。因为这一次物事归属似已说定,不能给他,自己要取得,只能等到下一次了。

  他考虑片刻,道:“既是这样,此回贫道当助两位逐退德道。”

  全道两名太上相视点首。尽管张衍没有赞同对那物处置,或许是另有看法,可只要答应了助他们驱逐德道,那么余事可再做商量,况且他们乃是两人,根本不惧张衍一个,所以也不怕其提出什么过分要求。

  左首那道人手中如意一摆,当即落下一份契书,道:“既如此,那我等就在此立约以定。”

  张衍目光落去,见那上面只是提及驱逐德道,其他一概没有多言,也是合他心意,微微一笑,伸指在上一点,留下一个金印,算是应下了此事。

  全道二人见此,也是放下心来,随后同样起指,在此上点落。

  实则到了炼神之境,法契约束之力已然极小,束缚彼此的也只剩下利益了。

  但除非是彻底放弃取拿那件物事,那么彼此之间总是要抱团的,而利益联系有时候其实更为牢固。

  左首那道人这时道:“我若与全道动手,难免崩灭现世,道友上回曾言,手中有一件宝物,可以护持诸世万界?”

  张衍颌首道:“正是。”

  右首那道人言:“不知可方便容我等一观?”

  张衍知道两人还是不放心,生怕自己弄什么手段,笑了一笑,道:“有何不可?”他心意一动,太一金珠便被唤了出来,悬于上方。

  全道两人凝神观望,但却除了看出这宝珠乃是先天所生外,其余什么都没有发现。

  实际上这宝物本身就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只不过是出自布须天的先天至宝,现又经过张衍祭炼之后,能够承载他正身伟力而已,两人当然是看不出什么来。

  见无有什么异常,全道人这才稍稍放下心思,但这并等于两人就此失了警惕,因为心中那股不妥之感仍是挥之不去,假设张衍在祭用此宝之后有任何变故出现,他们都会第一时刻上去阻止。

  张衍道:“不知两位道友准备何时动手?”

  左首那道人言:“我二人大张旗鼓来见道友,此刻德道那几位必是万分警惕,可令三帝子攻伐天庭,让其等以为我等仍是把期望寄托于此,而待其有所松懈时,再与之相争不迟,道友以为如何?”

  张衍对此有所疑问,再是详细问过,才是知晓,原来德道全道之间彼此有所密议,若有某一方有正身将要顾落至现世之中,那另一方绝然不可打灭现世,因为要是人人都这般做的话,那么到头来谁也别想得到那物事,这也难怪先前两家都是维持着斗而不破的格局。

  可现在有了他手中这枚宝珠,却可使得现世稳固,不会因双方斗战而崩灭,那自然不需要遵照此诺了。

  但德道却是不知道此事的,所以只要他们不是第一时间动手,那么其等势必会以为自家已是胜券在握,随着时间推移,很有可能会疏却防备,到时以有备算无备,把握当会大上许多。

  张衍考虑了一下,既然两人已是决定与德道太上一战,那么稍微推迟下也无大碍,于是道:“如此也可,那便以一载为期,如何?”

  全道人稍作交流,其中一人便回道:“便依道友之言!”

  此刻下界,三帝子昊昌得了赢匡承诺,大喜过望,立刻打出旗号,聚拢诸界散仙妖卒,准备攻上天庭,夺取帝位,一时间也是声威大振。

  而他正在准备之时,某一日,忽然自来了一名散仙,递上一枚信物,并要求面见于他。

  昊昌在看过信物后,心下犹疑不定,最终还是命人将之请了进来。

  那散仙入到里间,一个拱手,道:“小人见过三殿下。”

  昊昌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道:“说吧,天母遣你来此,是为何事?”

  那散仙好整以暇道:“殿下何必如此不客气,说到底,你与天母彼此都是一家。”

  昊昌冷冷道:“我昊氏与嫪氏可非一家。”

  那散仙语含深意道:“即便非是一家,也可成得一家,殿下以为呢?”

  昊昌心中一动,他立时想到了某种可能,心中于一刹那间转过无数念头,口中则道:“此是何意?”

  那散仙没有直接回答,只对天拱了拱手,道:“殿下当要知晓,十四帝子为帝承之选,非但是殿下不满,天母对此也是同样不满,奈何帝上心意已定,也违逆不得。”

  昊昌故作平静道:“那又如何?”

  那散仙上前一步,低声道:“天母愿收殿下为子,这般一来,嫪氏族人不也是亲族了么?殿下若是答应,有天母相助,扫荡天庭当是容易。”

  昊昌冷冷看着此人,可后者却是与他坦然对视,许久之后,他才道:“那天母为何不收十四帝子为子?何必舍近取远?”

  那散仙无奈一叹,道:“此是因为天帝不愿,奈何?殿下身为昊氏之人,当知这里原由。”

  昊昌想了一想,不由点头。

  昊氏、嫪氏虽是相互扶持,一同支撑起了天庭,可彼此同样也在相互对抗,帝子继位,必当调和好两方利益,本来以二帝子的身份,继承帝位的话可以完满胜任,可其人身死,再想找这个人就不简单了,或者说两边都不放心,那么天帝为了继替之人的帝位稳固,也就只能选择打压嫪氏这一条路可走了。

  而昊昌则不同,虽也是昊氏帝子,可实际上早与天帝和背后族人反目,要是下来得了嫪天母支持而登位,那么双方都可寻到彼此需要的东西,与此中利益相比,之前屠戮嫪氏族人的举动完全可以忽略过去。

  想到这里,他神色一缓,道:“使者可先退下,且容孤家思量一二,再作回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