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零一章 天路崎岖信手平

第三百零一章 天路崎岖信手平

  昊昌立在经纶御台上观望过去,见应元宝殿矗立于云海之中,气象森严,高峻庄肃,天上虹光闪烁,随清气洒散下来时,檐角朱台,广脊高阙皆在笼在一片耀目金光之中。

  按照天庭规矩,帝子平日不得宣召,无事不得来至正殿,所以他也甚少来得这里。

  可他也是知道,这座宝殿尽管看似距离他们不远,可事实上想要达得那里,却绝不是什么简单之事。

  此殿同时存三物之中,一是藏于天星映光之下,二是超脱世宇之上,三是落驻在“浑乙”腹内。

  诸天星光遍洒万界,而天庭就存在于每一道星光中,若要强攻,首要一步,就是要将这些星光遮掩或是打灭,使之从中脱离出来。

  而超脱世宇之上,则是指天庭不存在于任何一处界域中,且时时在变幻,不得接引,难寻正门。

  至于那“浑乙”,乃是传说之中的一只怪物,从无形体,也从无人见过,更无人知晓在哪里,可天庭确确实实是存在其腹中。

  这头怪物只听天帝号令,若不得其谕旨,就算寻到宝殿之上,所经历的也俱是化影幻光,哪怕推翻了天帝,转过出来,此中所历诸事皆会化为虚妄,就好若一切从未发生过。

  这三处只要有一处不得解决,那他们就不可能达到扫荡天庭的目的。

  可就算过了这三处,也非是结束,宝宫之外还有德道真仙设布的大阵,阵中通常悬挂有太上亲手祭炼的天符,好在此物已被窃走,无有先前那么难对付了。

  昊昌看着就立在身边的润名道人,请教道:“道长,我等已是到此,下来该是如何做?”

  润名道人事先曾告诉他自有办法可破这三重障碍,只是未免天机泄露,所以不便多言,现下到了这里,就没有那么多忌讳了。

  润名道人言:“殿下稍安,且看贫道手段。”

  他从袖中取一面幡旗在手,一抖之上,便就迎风展开,随手往天中一祭,就将此物乘风而上,直入天穹,随后张扬铺开,只是几个呼吸之间,白昼就化黑夜,漫天星光已是被遮掩了去。

  他道:“若是星君发现这里变故,那么势必会设法闯破幡旗,强渡星光进来,若是为数众多,那么贫道是遮掩不住的,好在那里现在应有左御中在应付,暂还无需担忧,殿下只需尽快过去另两处布置便可。”

  昊昌道:“那要快些寻到天殿所在了。”

  润名道人这时伸手一指,云烟自平地升起,就有一架古朴飞车现于众人面前,车前站有一个铜人,其手抬起,平平向前,指向某处。

  他作势一请,道:“殿下请上车驾。”

  昊昌打量了车驾一眼,就登踏上去,方才站稳,就见车前铜人一转,手指却是往某处移去,通过车驾,他能隐隐感觉到那里似有什么,心下一动,道:“道长,莫非……”

  润名道人点头道:”殿下身上有帝气,又与天帝乃是血脉至亲,由此为指引,就可找到正路,只是此车需得殿下亲自驾驭,不得有任何一人代替施为,否则气机一乱,必会失去方位。”

  昊昌道一声好,随即又言:“可那浑乙那关又该如何过去?”

  润名道人言:“有祖师在,殿下无需忧虑于此,只管行走,自然可以达到的天殿所在。”

  要想单纯凭借昊昌手中这些力量扫荡天庭,那是绝然不可能的。所以这不仅仅是帝子与天帝之间的较量,同样也是几位太上之间的较量。

  此刻离忘山中,张衍与全道两位太上正留意着昊昌这里一举一动。

  左座那位全道太上这时言道:“浑乙乃是天地气运所化现,与天庭一体共存,我当以法力迫其开口。”

  右座那道人言:“稍候作法,德道必来阻碍,只我二人恐难成事,这里还要请道友出手。”

  张衍微笑一下,道:“此是小事。”

  全道二人得他回应之后,便就施展法力,迫使这头怪物开口,放开去路,如同他们所料,德道三位太上立时有了反应,同样转运法力阻碍他们。

  张衍知道全道以二敌三,要想挡住所有法力显然不能,故是这部分阻力需要他自己来克服,实际上全道二人也是借此来观他手段如何。

  由于他正身顾落现世,法力远胜这些太上,所以这于他而言并非什么难事,这时意念一动,好如一股洪流冲入浑水之中,轻而易举就将那阻碍自己的法力荡开,并压迫得浑乙不得不将天庭所在显露出来。

  而另一边,赢匡再度来到了虚空深处,对于任何可以削弱天庭的机会他都不会错过,有三帝子在那里牵制天庭和德道真仙,他这里可以放心与诸天星君再战一场。

  可就在他准备动手之时。却是忽然所觉,转身一看,却见有一名道人站在那里,他皱眉道:“治乐道长?”

  治乐打个稽首,道:“左御中,尊驾若是肯此刻退出,我可不来为难你。”

  赢匡摇摇头,道:“我与道长也非是第一次交手,莫非前次动手结果,道长已然忘记了么?”

  治乐却道:“那左御中可曾记得,你已是领了德道敕诏?”

  赢匡一副平静神情,道:“那又如何?只是一张敕诏罢了,该用则用,不当用时,那便是一纸废文。”

  治乐叹道:“左御中既然执迷不悟,那我也只好亲自将你拿下了。”说话之间,他拿一个法诀,登时有一道虹光凭空飞起,绕转一圈,顿将赢匡困锁住了,似连天符护持也都毫无作用。

  这问题实际出在了那张敕诏之上,德道给出此物的同时,可是在此上下了手段,要是有收下敕诏,却又不愿遵从之人,不拘符诏是否带在身上,一旦因果已立,便就可以作法拿捏。

  治乐本来以为此事十拿九稳,可是这个时候,赢匡身上却是有灵光腾起如火,虹光锁链顿被烧灼殆尽,其人再是一挣,最后一点余烬也是消散在了虚空之中,他不禁拧起眉头,道:“原来左御中早有准备了。”

  赢匡却是沉默不言,他早便猜到敕诏之上可能会有问题,所以在来之前就请离忘山赐了一道护符,用以防备,没想到当真用上了。

  治乐怒道:“便无符诏,一样可以阻你于此。”

  话音一落,就见遁光闪过,随后治常、治生等人自虚空之中踏步而出,三人各站一个方位,将赢匡围在当中。

  治乐传声道:“两位师弟,三帝子已然杀到了应元宝殿之前,我等需尽快将此人拿下,再赶回去往援那处。”

  治常、治乐二人齐声应是。

  赢匡神情变得凝重了许多,与三位德道真仙对阵,丝毫没有赢下的可能,此刻最为明智的做法就直接转身离去,相信对方确认他离开后,也不会继续来追赶。

  可他考虑了一下,却是决定留在这里与三人周旋。若能把德道这三名真仙拖在那里,那无疑天庭那处将受到的压力将是更大。

  要是天帝被掀翻下去,换了三帝子上台,那是更好,而这一位无论是治世之能还是声威都远不足以和原来天帝相比,诸天万界必会不稳,那时对付起神人来将更是容易。

  想到这里,他一催天符,团团清气就朝着三人涌去。

  昊昌驾车前行,只是出去一段路后,他见铜人之手忽而向左,忽而向右,忽而上下乱指,不由皱眉道:“道长,这里指落不明,到底该往何处去?”

  润名道人言:“铜人指向哪里,殿下便转去何处,不必去管前路,身后之人,跟上车驾就是了。”

  昊昌一想,顿时心下恍然,天庭所在,本就是时时不定,甚至还有可能因为天帝之故,正在回避他们,所以才会出现这等情形,他不再多想,随着那指引方向,不断驾驭飞车,身后军众也是认准那车上那大纛,跟着行进。

  那些炼气士还好说,得了供奉,就会做到该做之事,那亿万妖卒可是散漫无比,就算有妖将无人管束,也绝然不会这么令行禁止,好在有德道真仙事先作法,此辈此刻都是变得浑浑噩噩,只会跟随命令行事,不到地界,是不会清醒过来的。

  在行走了不知多久之后,似是过去了什么屏障一般,

  昊昌只觉浑身一震,同时舒了一口气,道:“我等已是入了浑乙腹中。”

  不但是他,身旁所有人虽未曾看见这头怪物,但此刻却清楚无比的明白自己已然进入其腹内。

  就在这时,面前一片云雾散开,前方出现一条金玉铺砌的大道,尽头处一直延伸到一座巍峨宫殿之前。

  润名道人言:“殿下,我等已到应元宝殿之前,那外间阵禁自有我等应付,请殿下下令吧。”

  昊昌吐出一口气,压下心中激动,随后目视前方,缓缓抬起手来,再是重重一握!

  随着他这个动作,车驾两旁一排排旌旗竖立起来,轰隆一声,身后无数妖卒爆发出震天嘶吼,腾起团团妖风黑云,如浪潮一般向着那些宽广无尽的宫殿群落冲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