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零三章 机谋用尽动一战

第三百零三章 机谋用尽动一战

  昊昌一把将印玺拿到手中,只觉浑身一震,闻得耳畔传来一阵阵钟磬之声,同时有一股金光盘上身躯,身上袍服有一瞬之间便化作了天帝服章。

  他此刻心意一动,笼罩在应元宝殿之上的大阵顿时收了去,只是还未等他高兴起来,那金光却又是消退下去,浑身服饰又是恢复了原来模样。

  他一皱眉,转而看向天帝,沉声道:“父皇,这是何故?”

  天帝神情如常道:“吾儿虽是得了印玺,但却声名未正,需由寡人昭告诸界,宣言退位,正承正继,方是帝君。”

  昊昌迫不及待道:“那便请父皇早日颁发诏旨。”

  天帝道:“此需拣以祭祀之日,匆忙就礼,不合礼制。”他抬头看向殿上悬挂章表,问道:“晷星官,吾儿何日登位合适?”

  话音一落,顿见那里金光一闪,顿时有一名鸟喙人脸的星官站了出来,回禀道:“回帝上,最近天运应兆之日是在下月初三,那时帝子继位最是合适。”

  天帝道:“吾儿意下如何?”

  昊昌一皱眉,到下月初三还有十八日,这么长久,很可能会有什么变故,但他并没有反对,身为帝子,这里他的明白的,天庭一切自有礼规,若是不遵从这些,不但得不到诸天仙官星君认可,反而给人以名位不正之感,最后受损的还是自己。

  但他没有马上应下,看向润名道人,“道长以为怎样?”

  润名道人也是明白这里面道理的,打个稽首道:“天庭之事,全当由殿下自家作主,贫道不会来过问。”

  昊昌沉吟一下,道:“那便定在此日吧。”就在这时,他忽然想到了一事,问道:“父皇,母后曾言,说是你能随时取昊氏弟子的性命?不知是也不是?”

  到了这个时候,他已不怕将自己认嫪天母为母的事情暴露出来了,而且他要登位,也离不开后者的帮衬,迟早也是会被天帝知晓的。

  天帝对此似并全不在意,言道:“是嫪姬说与你听的?此非虚言,但莫说为父不会来害你,就算真是有心,你有全道护持,也伤你不得。”

  昊昌道:“父皇说自身受制于天地,那母后是否也是如此?”

  天帝摇头道:“她不掌天地乾坤,自不受此制约,但除了天庭内事及统御嫪氏族人,她也无有多少权柄,但你若登位,她却能助你抚平天庭内事。”

  昊昌想了一想,声音放低了一点,道:“儿臣还有一问,等儿臣成了帝上之后,也当是昊氏之主了,是否……”

  天帝深深看了他一眼,才道:“吾儿若为昊氏族主,自也有这等本事,但为父劝你善待兄弟族人,莫要开此恶例,”说到这里,他似也失了说话兴趣,“为父知不喜听人说教,便不在此多言了,望你好自为之吧。”

  言毕,他正要转身离去,然而这个时候,润名道人却上前一步,打个稽首,道:“帝尊且慢。”

  天帝站住脚,客气问道:“润名道长还有何事?”

  润名道人言:“帝子未曾继位之前,帝尊需得有人护持,若有乱臣贼子妄为,也非我等所愿见得。”

  现在这个时候,天帝的态度可谓极是重要,要是有人故意来取其性命,那三帝子未必见得再能成功登位。尤其是天帝无了印玺护身,更易为人所趁。

  天帝听他此言,也并没有拒绝,应下道:“也好,那就劳烦道长了。”

  润名道人于心中默念了一声,不旋踵,外间进来两名名字辈的同门,到了天帝面前,行有一礼,便就站到了其身侧。天帝毫无不悦之色,反而道:“有劳两位道长了。”

  两名道人俱是打个稽首,随后跟随者天帝离去。

  昊昌则则是来至殿上帝座之前,他本想立刻坐了上去,可却感觉到这间隐隐在排斥自己,强行为之,可能会生出不妥,于是最后只能起掌在座脊之上拍了一拍。

  润名道人看他一眼,道:“殿下似有忧虑?”

  昊昌道:“道长,孤家继位,或许会臣下会有人反对,

  润名道人笑道:“有我全道在,天帝为正殿下正名,又有嫪天母在后扶持,还有何人敢于反对殿下?”

  昊昌点头道:“或许是孤家多虑了。”随即他似想起来什么,道:“险些忘了,孤家此刻当去拜见母后。”

  润名道人言:“此是应当,殿下当尽快前往,借嫪天母之手理平内外。”

  离忘山内,全道两名太上一直在留意天庭之中变化,观看到此,两人都是点头,认为进行到这一步,三帝子登位之事当再无大碍了。

  左首那道人言道:“三帝子已得天帝之印,下来只需待天帝颁诏,明告诸天,便可继位,等到那时,当能去德道之名,尊我全道为正教了。”

  右侧那道人也是点头,朝着张衍道:“若是德道退去,也可免去一场争逐,只是日后,还要仰仗道友帮衬。”

  他们自认此回用得是正经手段,等到全道为正教之后,按照约定,就算德道那一位正身此刻顾落过来,也不好再出手夺取。

  只需他们也需想办法维护住自身正教之位不变,才不会被再次夺去,这里面张衍作用就极是重要,因为有他站在这里,全道才能在面对德道三人时不落下风。

  张衍这时淡笑一下,道:“道友所言,未必见得。”

  右侧那道人言道:“道友似有不同之见?”

  张衍道:“要真如两位道友所料,那自然是好,可德道会如何思量,现下还难做揣测。”

  左侧那道人沉声道:“道友是言,德道不愿遵约而行?”

  张衍道:“德道会如何行事,贫道也难下断论,究竟如何,拭目以待便可。”

  由于他所营造出来的假象,德道当是认为自己即将取得那物事了,可明明已是成功在即,他们又怎会容许全道在这个关头把此物反夺过去?

  更何况,现在三帝子只是取了印玺,还没有被嫪天母及诸天仙神所尊奉,更没有宣昭诸天,仍是有许多手段搅乱了此事。

  其实就算三帝子真是登位,在外人看来,由于其位乃是攻伐天庭,强夺而来的,所以这算得上是谋逆之举,其余帝子大可以此为借口讨伐于他,如此一来,德道就可以帝位未定为由,将事情长久拖延下去。

  全道二人也明白张衍的意思,但这一切仍是取决于德道的态度。

  可要是到此一步,德道仍是不肯退让,那也无甚好言,唯有动手,以定胜负了。

  转眼过去数日过去,天帝颁发诏旨,将帝位传于三帝子昊昌,并命使令传谕诸天,明告万界,并邀各天仙人观礼。

  可是到了继位之日,除了全道一脉的仙人俱是到来外,天庭半数仙官神将却拒不奉诏,诸天星主更是一个也未曾前来参拜。

  与此同时,还在下界的几个帝子认为昊昌乃是谋逆篡位,纷纷举众相叛,此辈自是背后都有德道支持,所以此回所掀起的声势也颇是浩大。

  尽管有诸多阻碍,可昊昌仍是在嫪天母帮衬之下勉强坐上了帝位,只是此位却坐得并不安稳。

  尤其是诸天星君,其本是天庭最为仰仗的武力,照理说此辈从来不会管帝位为谁人,帝印为谁人所有,此辈就会听从谁人之命,如今反应却很是古怪。

  只是昊昌现下还来不及去处置此辈,他尚记得自己座下之位是如何来的,所以在成得新帝之后,所做第一件事,就是要将德道供奉撤下,并奉全道为正教。

  但传谕至祭殿之内,看守此间的弟子却是丝毫不作理会。

  因为祭殿供奉得乃是太上之位,自有太上法力护持,如不得太上允准,外人休想入殿一步,更不用说将之挪走了,所以此事便拖了下来。

  全道两人道人知晓此事之后,立刻修书一封,送去紫阙山中,却是要德道三人遵照约言,尽快把牌位挪去偏殿,到了此时,他们措辞仍是客气,不想做撕破脸皮之事。

  可事与愿违,数日之后,两人收得一封回书,上面所言,却是暗指昊昌得位不正,不过是一伪帝,其之诏言,德道难做尊奉。

  右首那道人看罢之后,沉默片刻,叹道:“我等只是想彼此有言在先,终究可以坐下商议,未曾想德道如此不要脸面,那就怪不得我等了。”

  左座那道人对张衍打个稽首,道:“今事至此,已无需再言,还请道友祭宝,维定现世,稍候再请道友与我一同共讨德道之人。”

  张衍目光微闪一下,知道事机已成。就在全道这名太上出口邀他之时,他便已被认其等视作同道,这等时候再是出手,就不会惊动两家道脉背后正身了,他回得一礼,道:“两位道友且请稍待。”

  他心意一动,随一道光华闪过,太一金珠已是立在诸天万界之中,这一刹那,整个现世就被笼罩了在此宝封禁之下,同时一股浩大法力密布万界万空,随后他把袍袖轻轻一抖,自座上站起,言道:“两位道友,而今当去领教德道高明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