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一十二章 转见因果不许人

第三百一十二章 转见因果不许人

  曜汉老祖等三人商议过后,为避免意外,便一同前往拜访那几位同辈。

  正如他们先前判断的一般,对方虽是知晓他们定在做得什么谋划,可先前一直求之不得造化残片近在眼前,这等机会是无论怎样也不好错过的,故是将此收下,并言诺日后拿相等之物来换。

  待做完此事,曜汉老祖言道:“如此当可稳住此辈一段时日了,只是此回必得成功,不然这里亏失甚难弥补回来。”

  玉漏道人沉声道:“我三人合力,若这般还无法从张道人手中夺来布须天,那合该得不了此物。”

  羽丘道人倒是一副洒脱模样,笑道:“尽力而为就是。”说话之间,他把手掌一摊,那树苗自手心飘出,落在三人之中,这时他言道:“曜汉道友,却需劳烦你动手了。”

  曜汉老祖袍袖一拂,那树苗之上顿时多了几分生气,好似从原本无始无终的状态之中觉醒过来,这却是将原来因果牵连入内。

  只片刻间,就见树苗缓缓坚定的生长起来。

  所有现世从开辟到演化完全,若无炼神同辈法力侵扰,那么只需一瞬,而这等侵扰,不仅是有外来之力,还有他们彼此之间的侵压,这是定然存在的,就算友盟也无法避免,除非功行能更高一层,传闻到了那等境地中,可遁藏于虚寂之中,不会受得任何同辈法力侵袭。

  而另一边,张衍此刻正在神游虚宇,追弥因果,试着找寻那玉盘下落,而几乎就在三人作法那一瞬,他便察觉到了不妥。

  由于彼此法力对抗,再加上此事与他的因果牵扯,所以曜汉老祖三人所为自是瞒不过他的,事实三人也未指望可以绕过他,故是早就做好了一切防备手段。

  他于心下稍作推演,立时就知晓了过去来由。

  并且可以判断出来,要是这次被此辈成功做得此事,那就能够以假作真,将自己背后那片现世替代了去,这般此辈就能轻易找到布须天所在了。

  他当下把心意一动,浩大法力掀举,恰如高叠浪潮,往三人所在侵压过去。

  曜汉老祖三人顿感压力陡增,虽然他们认为自身占据优势,但也难以确定对方会如何思量,现下他们要尽量避免争斗,可要是张衍寻上门来,却非是他们所愿意看到的,这并非是说畏惧对方,而是下意识要回避麻烦,因为一旦动起来手,只会给他人觊觎机会。

  张衍法力冲撞上去,就觉有三股伟力挡在那里,要想消磨下去,不知要用去多久,显然这般并非上策,好在他只是做一个试探,并未指望真能以此压倒对面。

  他心下一思,对面此刻无疑是做好了一切防备,就算自己真的打上门去也不见得能改变什么,那就只能从对方那开辟出来的现世入手了,看能否从根源之上坏去此事。

  于是先往虚寂深处望去,登时见得一株生机勃勃的树苗,刹那间便将之内外看得清清楚楚,了解到了其中所有变化。

  曜汉老祖为了模糊真伪界限,所以整个现世演进与他背后那现世有着很大相似之处,但是因为没有他的存在,所以很多地方还是有一些不同。

  不过对方并不是要造一个完全相同的现世出来,而是为了找寻到布须天,并以通向此处为最终目的,所以一切运转自然而然会朝此演化,哪怕原本没有一个打破界限之人,这时候也会因为三人之意愿而化变出一个来。

  只是最坏的情况还不是在这里,他能预见到,若要被此辈成功,不但是布须天有失去可能,就算原来现世的一切,里面所有生灵或是物事,都会被此辈所造的现世所替代,原来一些人还是存在,然而另一些人便会消失,而就算存在的那些人,也不见得是原来那个了。

  他眼神顿时幽深了几分,就算不是为了保住布须天,也要设法阻止此事。

  方才已是试过,从正面干涉是不可行的,三人法力合在一处,无疑犹如一面坚壁,那是守御最为牢固的地方,一头撞上去,非但无法突破,反会落入对方事先准备好的路数之中,所以只能是迂回行进。

  他默默推算之下发现,这里面虽有不少破绽,但是被此辈尽可能遮蔽了去,并且做好了防备的后手,即便被钻了漏子,也能及时掩盖。

  不过就算再如何设防,这里仍是留下了几个可以突破的地方。

  三人开辟现世,借用的乃是他背后之因果,这是此辈无有办法避免的,因为这一切终归要有一个方向,要没有这些作为牵扯,那最后是绝然不可能寻到布须天的。

  可也是因为有这些,也就留下了他可以干涉的门户。

  此辈因为要尽可能利用原来因果,所以只能从大方向上加以引导,并不可能亲身参与进去,所以关键还在于此方现世之中那个承载他们愿望寄托之人,若是能将这人除去,或者将修道之路断去,那么就可以阻止此世演化。

  这人必然是站在玉霄阵营之中的。并不是因为曜汉老祖三人只能这样做,而是因为只有才是最容易达成目的,假设选择了其余人,万一受了外来伟力蛊惑,就不见得再能受自己控制。

  即是如此,他也可以影响一些本是根底非凡的人物,令其去阻挡此人。

  只是有个问题,他自己意识投入进去的话,一定会被对方联手驱逐,这不像是上次只面对曜汉老祖一人,而是有三人在那处,且又是此辈主场,就算能够借此僵持下去,也未见得有余力去阻止此辈演化现世。

  他思索了一下,其实这里可以找人替自己分担压力。

  因为此方现世方才开辟的缘故,所以全道二人的意识一定也同样会投入此中,虽说上回现世之中这两人被他驱赶了出去,但因为太一金珠遮蔽的缘故,两人正身并不知晓具体情由,不过就算知道了,那也不过无数现世之中的一场输赢罢了,对他们来说也不值一哂。

  如是能拉拢到这二人,与自己一同对抗曜汉祖师那边三人,那么阻碍此辈当是有更多胜算。

  转念到这里,他当即把意识沉入去那方现世之中,随后他便感觉到有三股强横伟力过来,要将他驱逐出去,不过这显然也不是片刻间就能做到的。

  他心念一转,起意承托住这股力量,寻觅片刻,就在一处无名虚妄之地找到了一处道宫,行至此间,便见两名道人坐于殿中,便就打一个稽首,道:“两位道友有礼。”

  通常炼神大能于每一个现世之中意识照影都是有所不同,除非每回都是正身主动投来,方有可能是一般模样。

  两人道人俱是回得一礼,左边那道人言:“这位道友此来何为?”

  张衍道:“两位当知,此世当由那三位合力所开辟,可其等为何要如此施为,两位可是明白?”

  右边那道人言:“听道友言语,当是知晓内情了?”

  张衍颌首道:“那三位在试着找寻一物。”

  左首那道人言:“造化残片?”

  张衍却是笑了一笑,并没有回答。

  然而虽他没有亲口承认此事,那两名道人却显然是如此认为的,并且心中也有意谋夺,于是两人稍作商量后,左首那道人便言:“我二人如今正在参悟一枚残片,无暇把太多法力顾及到此,不过此物的确不能让玉漏之辈轻易寻到,我等愿意相助道友一臂之力。”

  张衍颌首道:“这般多谢两位了。”

  两人当即振发法力,将曜汉等三人的压迫之力分担了过去一些。

  张衍见此事谈过,便就把神意回转到了正身之上,不过他并不认为如此就可放心。把所有希望放在这两人身上显然是不可取的,此辈既然可以为一时之好处与他联手,那也可能为了某些缘故放弃此事,终究还是要依靠自己。

  他把袍袖一抖,太一金珠便被祭出,随后破开重重阻碍,猛然砸入到了那现世之中!

  此物本就是自布须天内孕育而出先天至宝,而曜汉老祖等人在千方百计找寻布须天的同时,也就等于认可了此物可以入至其现世之中,所以对此丝毫没有防备。

  但闻轰隆一声,霎时动摇天地根基,整个现世顿被捣乱了过去未来,曜汉老祖三人反应及时,只瞬息间,就又将此理顺,可是经此一为,显然有更多破漏之处显露了出来。

  张衍趁此时机,牵动了此中一缕因果,落其一人身上,并准备由其去阻止承托曜汉祖师三人意愿之人。

  冥泉宗,一座屿陆正在幽泉之上飘游,一名长发披散的道人猛然惊醒过来,他方才入定之时,不知为何,陷入了一片似梦非梦的状态之中。而在此中,他见了自己日后与人斗法,最终却会死在一名唤作周治的玉霄派弟子手中,而且那场景竟是清晰无比,深印于脑海之中。

  正在他深思之时,听得人唤道:“风师兄,宇文真人有请。”

  那道人站了起来,平静道:“知晓了,回告宇文师兄一声,我这便前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