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宝光护得开世门

第三百一十八章 宝光护得开世门

  张衍正在那里思忖之际,忽然察觉到有两股很是微弱法力波荡正往自己这处而来,转目过去,却是与他联手对敌的那两名道人找了过来。

  他心下一转念,方才簪元道人寻来时,应是用了某种手段遮断了彼此法力感应,除了自己之外,怕是没有其他任何人见到其来过。

  这等运使方法甚为高妙,看去似还能长久运使,以他现在道行,尚还无法尽解其中之妙。

  他将自身法力收敛了一些,片刻之后,两名道人便到了他面前,因为其等被曜汉老祖三人设计拖住了,所以此刻到得他面前的并非是正身,而只是一个虚影。

  两人与他见过礼后,立在左侧那道人言道:“我等正身正在参悟那造化之精,一时难以离开,无法亲身至此,还望道友勿怪。”

  张衍知晓此事,便道一声“无碍”。

  右侧那道人言:“今来找寻道友,是见道友挫败玉漏等人,功行高深,欲想与道友讨一个人情。”

  张衍道:“如何说?”

  左侧那道人言:“道友日后若再遇得玉漏三人到此,只需知会我等一声,我二人自会前来相助,而我等若遇此辈,也想请得道友相助,不知道友以为如何?”

  左侧那道人接言到:“自然,此非盟言,真若遇事,去与不去,全凭道友自家意愿。”

  在张衍击退曜汉老祖三人之后,他们二人已经是放弃了从张衍这里找寻造化之精的想法,转而想与他结好。

  这番言语也未弄什么花巧,而是将所有一切都是摆在了明面上,也算是开诚布公了。

  张衍一思,明白此事只是口头约定,非是定盟,所以当这两人真与曜汉三人对抗时,他未见得定然要去相助,自然,他若遇事,这二位也不见得一定会来,不过这总算是双方给彼此留下了一个可以往来的门户。

  他认为这倒是可以,不管两人目的如何,这一次也算是帮了自己的忙,他理当还一个人情,便道:“如此也可。”

  左侧那道人这时手掌一翻,托出一枚灿光闪闪之物,却是一枚造化之精残片,口中言道:“道友这里想必持有此物,我二人愿与换以参研,不知可否?”

  张衍略略一思,也便同意下来,他本也是有意一探其余残片究竟有何不同,既然对方愿换,那是求之不得,一抖袖,便把身边那残片送去对面,并将对方手中那枚拿了过来。

  由于两人只是虚影到此,故他也不怕其等弄诡,心神往里一转,感觉又是沉入那空空荡荡的所在,与前回所见有些相同,但又有一些崭新领悟。

  只是片刻,他似莫名之间明白了一些道理,再是一察,发现自己道行竟是凭空有些长进。

  他心下微讶,这般看来,显然造化之精残片积蓄的越多,则道行提升越快。

  不过这些并非自己精修得来,只是将大道之理映照己身,也就是说,自己未必真能明了大道法理,只是让自身相当于成为了承载大道的一部分。

  可也正是如此,才能暂且绕开顽真。等到自身真正穷通其中道理,顽真方会跟了上来,只因为比顽真抢先一步,所以在此之前就有机会将之化解。

  但也能想见,这等做法,必须随时随地保持自身道行在精进之中,一旦停滞不前,那顽真就随时可能会自神中映现,与你纠缠一处。

  他心下不由思忖起来,这外求之道固然道行增进极快,可弊端也是不小,需得不断寻求造化残片,若不小心让顽真赶上,那就会被拖入险恶局面之中了。

  单纯以此求道,并不为他所取。

  与他这边相同,那两名道人将他递去残片只观片刻,便就之又送了回来。

  张衍把袖一卷,将之收入进去,他并不怕对方动什么手脚,其等近在咫尺,就在他法力包裹之内,一举一动都无法瞒过他。

  右侧那道人言:“道友手中若还有造化残片,愿意交换参详,我等随时恭候。”

  张衍颌首点头。

  两人此番如愿,也是满意。

  他们认为,等到未来两边联手多了,相互可以信任,那么未必不能用这等方式从张衍这里交换得来其背后造化之精,这却是远胜过与之拼杀争斗。

  再说几句后,两人便就告辞。临别之时,左侧那道人忽然言道:“我观道友,法力虽盛,然道行未满,这里却要奉劝一言,此世之上,唯有寻得造化之残精,方是参道之正法,万勿去寻那独存之术。”说完,两人都是一个稽首,身影便就消去不见。

  张衍目光微闪,方才其人所言,指得就应该是求己之法了。

  从簪元道人的话来看,此辈外求,反视求己为外道,但是他从来不偏信谁人言语,簪元道人虽一开始现身出来,便言本要于助他,可实际上这只是其一面之词,此人到底如何想的,谁也不知晓,或许只是单纯来卖个情面,或许就是为了将他引上求己之道。

  虽是说许多关节与他听,可实际上这些放在炼神大能之中,并不算十分隐秘的消息,随着与同辈交融对抗增多,便是不来告诉他,那也迟早是会知道这些的。

  他对外求求己两道都无偏见,但是顽真乃是道行提升上去的一障碍,不能留存下来,必须要一气杀灭。

  以往过去此关之人都是消失或是藏匿不见,那么要想讨教经验也无可能,只能依靠自己去解决了。

  索性距离到此一关,还有一段路要走,他还有足够空余来寻思对策,似如那布须天中,就定是藏有许多玄异。而现在敌众已退,他看去已是可以展开门户,回得原来那方现世之中。

  可他念头方是转起,却是心中有感,不由往某处投去一眼,立时能够确定,那曜汉老祖因仍是在窥伺自己这边,像是在等他展开这一方现世。

  他心下有数,此辈尽管败退,不过这场争斗其实没有真正结束,因为羽丘道人手中那株树苗仍在,因果仍存,只要找到机会,说不定还演化出来,故是不能放松警惕。

  这么说来,倒是需得做些许掩饰了,否则难知其等会否又要弄出什么手段来。

  他考虑片刻,在无有外来之力相助的情形下,只能由自己设法遮蔽了。

  好在他也不是没有办法,方才在与斗战之中,他见识到了此辈手中法宝之威,譬如羽丘道人手中那树苗,能收能放,若是有这么一件宝物,想来也护住那现世也更为稳妥。

  现在如是有一件遮护法宝,那么就不难挡住此辈觊觎目光。

  太一金珠善于攻伐,对此却是无能为力,所以只能由自己重再祭炼一件。

  他目光移下,看着手中那一枚造化之精碎片,此物用来参悟显然不足,除非还能找到更多,但是用来祭炼法宝却是刚好。

  按簪元道人说法,就算炼神大能用造化残片祭炼法宝,除非必要,通常一至两枚便已足够。

  这番话应该无错,他在与曜汉老祖三人斗法之时,也明确感觉到,对方法宝并未比太一金珠高去多少,显然也没有投入太多。

  此刻心意一动,在他观注之下,这碎片好若合拢花苞,光华竟是缓缓收束起来,又不断往内收缩塌陷,最后渐渐凝聚了一枚水滴状的晶莹宝玉。

  顷刻之间,已是将之化为一件宝物。

  只是做到这一步,他却是发现,这残片并未消失,而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世上,心中不由一动,看着那已然变作法宝的玉水滴,忖道:“这么说来,此物莫非可以再还转回来?”

  但转念一想,这里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否则曜汉老祖等人大可以将手中碎片祭炼进去,将来要参悟时再还回原来面目,其等不这么做,一定是认为留在手中参悟比此等作法更好。

  他认为自己现在还不必要去深究这些,于是心意一动,于一瞬间,展开万千现世,每一个都与原来那布须天所在相仿,随后一抖袖,将那晶莹宝玉投掷下去,恍惚之间,这些现世好似遮上了一层遮挡,俱都变得模糊起来。

  他见已是排布稳妥,不由点了点头。

  炼神同辈之间法力一直在彼此对抗,有了这宝物挡在前面,对方法力即便强压过来,他也可以及时应对,而且遇到难以抵挡之人,也能提前将现世隐去,不叫他人寻得。

  此时此刻,曜汉老祖正在看着张衍这里举动,他判断后者哪怕只是为了那布须天,也定是会打开那门户的,可见到此景,却是拧眉,这些现世数目繁多,模糊异常,且每一个看去都是一般无二,想要在不惊动张衍的情形下找到那正门所在,那就只能一个个前去相试了。

  羽丘道人摇头言道:“那张道人这手段,堵上了所有疏漏,我等除非再次正面压上,否则难入其门。”

  曜汉老祖沉声道:“前次是我等小觑了他,待我辈把宝物炼成,下次再往,当不会再给他这等机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