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天生造化随心道

第三百二十七章 天生造化随心道

  张衍听着两人之言,并没有立刻给出回应,而是在那里思索此中关节。

  神常道人意识两分,身躯唯一,按理来说,无论哪个占据上风,法力道行本来应该是一样的,现在出现的这等情况,恐怕是其本来是异宝显化有关。

  虽他还不明其中缘由何在,可要是人身修士,绝不至于如此,修道途中定会发现此事,不是先前解决了这个问题,就是早已做好了妥帖布置。

  这般看来,造化宝灵尽管得天独厚,可也只是受了造化之精遗泽罢了,在道行修持上未必比得过那些正经修炼上来的修道人。

  不过要是如其所言,另一个意识已然连通了外人,这倒是个大问题。

  现在神常道人已经知道了他手中有造化精蕴之地,那么另一个意识应该也是知晓了,要是不解决此事,那么最坏情形下,他除了要应付由那恶识占据身躯神常道人外,恐还需面对那被招呼过来的另一个显化宝灵。

  从表面上看,现在最好办法,就是设法助其压过另一边的意识,那么就能顺利解决此事了。就算有外敌来,也是由其人先顶了上去。

  可他并没有马上做出回应,因为这里面有太多值得思量的地方了。

  神常见他不回答,猜测他是在权衡这里得失,神情诚恳地说道:“在下知晓,此事令道友为难了,在下并不是要吞夺那方造化精蕴所在,只要能借助一时便好。“说到这里,他又言:“我得道显化之后,这宝身已然蜕下,道友若愿助我解决此事,我愿将此双手奉上,以为谢礼。“

  张衍不置可否,按照青圣的说法,造化之宝只要得了一件,对敌同辈就可立于不败之地,既然其这么说,那很可能是连斩却顽真的同辈都能抵挡,可他也能够听出来,其等对此也并无确切把握,只是想姑且一试。

  但意识之事,是最难弄清楚的。

  假设眼前这一位的意识其实已是被另一边的意识制约住了,现在只是拿言来欺他,那该如何?

  当然,这也有可能其自家也不知晓,可这里问题将更是严重。

  现在其道行比不过另一个意识,那得了造化精蕴,会否也助另一个意识一起提升道行?

  这里种种,都使得变数太多,他可没有兴趣将东西奉上之后,还造出一个大敌来,哪怕对方拿出一件至宝也是一样,甚至对方要做手脚的话,那连至宝本身都是不可信的。

  簪元道人见他久久不言,道:“不知道友是如何思量的?”

  神常道人则又道:“道友不必有所顾忌,那造化精蕴毕竟是道友之物,若是不愿,我等绝然不会强逼。”

  张衍正声道:“恕贫道直言,此事只凭言语,实难以证明两人所言为真。”

  神常道人听此言,并无不悦,反而道:“道友说得是,慎重以待,此是应该。不该急于下定论,那么道友以为,该如何辨别此事呢?”

  张衍看向二人,道:“贫道欲见得另一位,不知可否?”

  “这……”神常道人犹豫了一下,“倒无不可,只是……”

  簪元道人在旁言道:“道友,那两股意识交替,无有固时,神常道友也不知什么时候那一位会出来,且那位每出来一次,实力便增长一分……”

  张衍看向神常,道:“那这位下一回出来,会压倒道友么?”

  神常认真考虑了一下,道:‘虽是其每回都有精进,但在下眼前尚还能镇压得住,只是道友若要见,恐要等待许久了。’

  他也知道,区区几句言语是没有办法取信张衍的,唯有见到事实方有可能,不过他也不可能主动让那意识占据,因为那意识忽然道行增长了许多,这使得他驭主正身时,必需尽可能提升道行,以免被落下太多,这样才能镇压住这里,不被其脱身出来。

  张衍对其另一个意识很感兴趣,很想看看其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些的,是否又如他心中猜测的那般,他道:“无妨,贫道乃是虚身到此,可以在此相候。”

  神常道人见他愿意等待,便对簪元道人一个稽首,道:“还需道友在外防备,我与张道友在此便可。”

  簪元道人也是打个稽首,道:“那我便先行离此了。”随后身影一暗,渐渐不见。

  张衍感觉到,原本这个定世有一股沉闷压抑之感,可随着簪元道人离去,却是又轻松起来,他当即明白了,另一个炼神同辈在此中,是会对定世会产生压迫之力的,并无法停留太久。

  神常道人这时一点指,凭空生出一座殿宇,张衍身前也是出现一个莲花玉座,道:“方才只顾言语,却是怠慢了,还请道友坐下说话。”

  张衍摆袖坐下,便在此与之谈法论道。

  神常道人宝灵显化,这一番言谈下来,他却是从其口中得知了不少关于此辈的秘闻,此回到此,便不提其余,这个收获也是足够了。

  难知过去多久之后,神常道人忽然郑重言道:“其快来了,道友稍候定要小心,若他要出来,开口许下什么言诺,道友万不可受他言语蛊惑。”

  张衍感觉其气机正在衰落下来,知他所言不虚,道:“道友放心就是,贫道绝然不会任意妄为。”

  神常道人缓缓把头低了下去。

  张衍等有一会儿,发现其气机陡然有所不同,再看去时,一个恍惚之间,发现其已是变作了一个七八岁模样的童子,只是其已然被另一个意识替代了。不过这身形变化,由心而使,只在一念之间,他只需辨准气机,就知其实谁人,外相如何,并不重要。

  那神常童子目光天真澄澈,他极为好奇地看了他两眼,道:“你是兄长请来对付我的么?”

  张衍仔细分辨了一下,神常道人的确换了一个意识,若是之前内敛忧愁,有君子之风,那这一位给他的感觉却是天真活泼,犹如稚子。而且其一开口,便称呼神常道人未兄长也很有意思,看来两个意识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他笑了一笑,道:“贫道是被请来此处不假,但还未曾答应要对付谁人。”

  神常童子恍然道:“是这样啊?”随着他站了起来,张开小短臂,带着期盼道:“那么你能助我从此间出去么?”

  张衍留意到,神常童子居然能站立起来,道行之上的确比神常道人高出了不少,这才能摆脱些许束缚,他笑了一笑,道:“我虽非应下任何事,可也是你兄长请来的客人,却又为何要帮你脱困?”

  神常童子露出苦恼之色,似是在想怎样才能说服他。

  张衍没有等他开口,又是言道:“贫道有些好奇,你与兄长该是同时修道,为何你道行更高一筹?”

  本来他想自己观察其中玄妙,然而接触了这一位之后,他觉得自己直接开口动问的话,对方很可能会直接告诉他答案。

  果然,神常童子得了他这一说,好似受了夸赞一般,昂起脑袋道:“那是因为我行得乃是正道。”

  张衍又问:“何为正道?”

  神常童子奇怪道:“正道便是正道呀。”

  张衍思索片刻,虽对方这一句话看去等若没有说,可他却是隐有所悟,造化宝灵与寻常修士不同,作为得入世便俱被莫大伟力的物事,此辈应该是天生就有道可循,就是所谓“正道”了,而神常道人所做出的选择,恐怕是与此相悖。

  神常童子只是秉持本心而动,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若是以论道方式与之交谈,应该是得不出什么了,他并没有纠缠于此,而是指向了正题,道:“道友若能脱身,不知想要做些什么?”

  神常童子不假思索道:“自是凭心而为。”

  张衍这一次听到得回答仍是不包含任何实际,可他却能懂其中的意思。

  只凭本心行事无错,可若不知约束,就是随心所欲了,要是法力道行高深之人如此行事,那对人对己,都是一场劫难了,偏偏神常童子并不认为这是错的,反而认为如此方才是对的。

  他又道:“听闻你将唤了一名同道过来帮助自己,贫道便是不出手,想必道友也有机会脱困。”

  神常童子咬着手指道:“可我唤他来,非是来助我脱困的。”

  张衍笑道:“哦?道友既非是为此,那唤得这一位到来,却又是为何呢?”

  神常童子认真道:“唤得他来,当然是为了吃掉他啊,这样我方能增长道行,这样就能早一些脱困了。”

  张衍目芒微微闪动了一下,虽是短短一句话,却是暴露出来不少内容,神常童子能通过吞夺其他异宝来增长道行,只不知这是其独有的本事,还是造化宝灵都是如此。

  还有一个,神常的两个意识应该是互相之间并不了解,神常道人恐怕只能模模糊糊感觉到另一个意识的意图,而并不明白其真正想法。

  而神常童子的道行之所以能够高出另一个意识一头,说不定是先前已经得到了什么好处,甚至有可能,其已然吞夺了某个宝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