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忽生机变破世门

第三百三十一章 忽生机变破世门

  羽丘道人看着乙涵走离去,琢磨了一下,道:“此人看来心意未改,若下次再是找寻过来,道友当真要前去相助么?”

  曜汉老祖摆手道:“若是只寻那张道人麻烦,却还好说,现在却牵扯到宝灵争斗,那我又何必掺和其中?”

  那人情之事,他也是准备还的,不过事情也分大小,要是对自身并无多大益处,反还可能牵扯到更多麻烦,那他是绝然不会做的。

  羽丘道人赞同道:“此乃明智之为。”

  他们三人说得上是同进同退,要是曜汉老祖卷入了此中,那么他们二人同样也逃不过。

  前次青圣轻易就将他们法宝收了去,要是这回又有此人出面,他们自认为不是其人对手。

  玉漏道人言:“这自称乙涵之人看去极有把握,造化宝灵总有些莫测手段,就让其与那张道人先相斗一番,我等再择机而动便好。”

  张衍将两枚造化之精残片掷入布须天后,就把大袖一挥,一道金光射去,却是把太一金珠送去了簪元道人所在之地。

  神常道人身处于定世之中无法离开,而在无人引路的情况下,他法力暂还无法挨近那处,所以现下只能由簪元道人代传给其人了。

  此时他想到先前那莫名感应,直到取得造化残片,后面并没有任何事发生,可他并没有因此忽略过去,能显兆于心,不会是那么简单的,即便没有出现在眼下,下来也一定会有事发生。

  所幸现在他道行现在提升极快,每时每刻都在变得更为强横,应兆来得越晚,他便越是有能力去应对。

  他当下把心思摆正,继续入得布须天参悟道法。

  只是这一次,意识方才沉入进去,就觉有大道至理映照到身躯之内,立时这当是那两枚造化残片所致。

  这却令他有些讶异,本来这两物摆放在这里,他自也不会白白浪费了,只是一二枚对他现下并无什么太大用处,故是准备待得日后数目多了后再一同处置,可没想到,现下竟是主动融入意识。

  如无意外,这当是布须天所引动的。

  这两枚残片与布须天比起来,好若小舟行之于汪洋,沉入此间之后,只能顺波逐流,故在他意识搅动布须天时,其也是被一同卷入进来。

  他考虑了一下,这虽非什么坏事,可布须天中任何变化最好在自己掌驭之中。好在无论是布须天还是那造化残片,只要自己意识不予接纳,大道妙理自不会映照过来,所以日后只要心中有数,就不会再出现相似情形了。

  正在思量之时,他忽见摆在身旁的玉盘又有灵光溢出,但仅仅是闪烁了一下之后,便又黯去。

  这显兆是比上回更是明显,可察看了一下,仍然不曾看出什么结果来。

  见是如此,他也没有多去理会,此物总归是在自己身边,便有什么玄妙藏在其中,接触时日长了,自会逐渐显露出来。

  苍青定世之中,青圣正在察看诸世,找寻可能有造化残片的存在现世。

  此事也并无什么巧妙可言,全凭自身机运,其实似他这等大能,若把心神全数投入其中找寻,那么时日一久,总是会有所收获的。

  不过现在他有此耐心,也是因为那位存在还未出现,要是危机到来,那一定不会再坐在这里,而是出去下手抢夺了。

  只是那个时候,便是他不去找寻别人,别人也一样会来找他的。

  就在他意念在万千现世中游荡之时,忽然之间,却一股法力波荡冲入进来,此虽无法影响到他,可却令他无法清晰察看到每个现世的变化。

  这分明是有人在干扰于他,他不由面露冷色,推算了一下,哼了一声,当即心意一起,一道化身已然出现在了虚寂之中,顺着那法力寻去,很快来到一个灿衣道人面前,其人对他打个稽首,道:“道友终是来了。”

  青圣面色不愉道:“乙涵,你到底想做何事?我现下无心搭理尔辈,但你若是偏要与我为难,我却也不会让你好过。”、

  乙涵道人言:“道友不必着恼,我此来只为确认一事,若与道友无关,便会离去,再不会前来搅扰。”

  青圣也不想当真与之闹翻,冷冷道:“何事?”

  乙涵道人言:“尊驾可是认得一位张道人?”

  青圣道人一听此言,盯着他看了两眼,道:“怎么,你要对付此人么?”

  乙涵道人言:“我与此人并无过节,只是近日寻到一个被封镇拘束的同道,我欲解脱他出来,有道友推算到,这位张道人可能与此事有碍。”

  青圣道人一转念,冷声道:“这人与无甚交情,无论你等要做何事,皆与我无关,此后也不要拿这等事来烦我,再若见得你来相扰,我必不客气。”

  乙涵道人看向他道:“好,但愿道友不来插手,告辞了。”他打一个稽首,身影一晃,便就消散了。

  青圣道人也是心意一转,把化身退了回去,思量此事是否可为自己所利用。

  他先前之所以不采用强硬手段抢夺布须天,一是顾忌当时张衍还有帮手,二来就却是怕张衍宁可合闭布须天门户也不让他入内。

  而张衍若是与他人相争,若只是小事,他自不会伸手去帮,不过要是那方造化精蕴之地有被夺去可能,那他自不会容许此事发生。

  至于答应乙涵道人不去插手之言,他则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与对方本来就是敌对,随口几句话自然也不会作数。

  乙涵道人与青圣别过之后,随后却是出现在了神常道人所化定世之外。

  此回他乃是一人前来,并没有去拉拢曜汉老祖三人,因为他已是看出此辈无心帮衬自己,若是强行逼迫,那反可能撕破面皮。

  就算无人相助,此来他也是作了充足准备的。

  他乃宝灵显化,天生便拥有一件造化之宝,除此外他还向交好同道又是借来了一件,以两件造化法宝之利,他自信当能与敌一战,要是不成,那可再另想办法。

  此时他并没有直接上前动手的意思,而是在暗暗观察这方定世,试图找寻出一个合适的切入契机。

  神常道人在拿到张衍送过来的太一金珠之后,借此宝之助使得这封镇之力再是牢固了几分,这般就算另一个意识道行高于他,也无法挣脱出去了。

  好在过去不久,他就放心下来。

  另一个意识道行虽仍在持续增进之中,可已是远远不及先前那般势头,并且在渐退渐缓之中,若照这般下去,那么迟早有一日是会停滞不前的。

  他思忖道:“看来张道友判断的不错,那一位道行猛进,应该是吞夺了那宝胎所致,现下已是余势将竭。”

  这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外求之人,道行提升几乎必须依靠造化之精,而他行得求己之道,只要注愿之身,道行就能增进,而另一个意识停滞不前,他却能够缓步抬升,照这般下去,用不了多久,他自身道行就能反居其上了。

  一如他所料,原本因为神常童子道行较高,是以占据身躯的时日较长,他只能动用封镇之力设法拉平,而随着他的道行增进,情况却是逐渐反了过来。

  簪元道人现下负责为他护法,只要神常童子出现,便会过来坐镇,见此情形,也是心安了许多。

  只是在两个意识交替有数十次后,簪元道人再度到来时,却是神情微变,他见神常童子正站在那里,正仰着首,一瞬不瞬看着虚寂。

  他心头微沉,按理说明明没有到时候,可是这一位居然却是出现了,难知是否出了什么变故,他试着问道:“道友在看什么?”

  神常童子咬着手指,盯着上方道:“那人已是来了。”

  簪元道人皱眉道:“什么人?”

  神常童子道:“就是我上次所唤那人。”

  簪元道人不由一惊,要是真如神常童子所言,那外敌已到门前,而他直到此刻,也没有丝毫感觉,那对方一定是用什么办法遮蔽了。

  他立刻拿一个法诀,这是神常道人留下的后手,他可以借用封镇之力,将神常童子的意识压制下去,那么神常道人的意识自是可以转出来了,这般他就可以放手对敌。

  可是他如此施为过后,却蓦然发现,此举根本无用,神常童子仍是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心下顿觉不妙。

  还未等他再想办法之时,外间一道赤芒射来,正正落在定世之上,顿时将此间强行撕裂出了一个入口,而后一股磅礴法力就往里侵入进来!

  张衍正在定持之中,可忽然察觉到外间有异,在感应之中,簪元道人的法力忽然发生了剧烈动荡,这毫无疑问与人交上了手,当即睁开双眼,转目望去。却见一名灿衣道人冲至那神常道人那方定世之前,簪元道人正在与之对峙,其手中持有一个金铃,只是一晃,后者法力就虚弱几分。明明簪元道人法力道行更高,可在此物影响之下,却是不停被削弱,看去已是坚持不了许久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