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宝吞无量清心杯

第三百三十二章 宝吞无量清心杯

  张衍先前曾答应过神常道人,替其在自身被封镇之时挡住那外来人的侵扰,现在遇到此事,他当然不会坐视。

  他把目光移到那灿衣道人身上,要无意外的话,这人应该就是前回过来窥探,后来被簪元道人法力所迫退那一位了。

  而这一回其敢于单独杀至,却看不到有任何帮手,那应该是有所倚仗的。

  他凝视那金铃片刻,见其表面有一层薄烟也似的氤氲气光萦绕围裹,似每时每刻会从自家感应之中滑脱出去,这无疑是一件造化至宝了。

  从气机上判别,其人应该就是宝灵显化,上次来时,这宝物若是自身一体共生所化,那么多半也是应该带在身上的,当时却不见其拿出来运使出,那么不是那时没有把握,就是此刻还有更为了得的手段暗藏未出。

  他转念到这里,心意一转,便分化出一道虚影,直直照入了那定世之中。

  他道行由于还未过解真之关,本来是无法到得这里的,可是太一金珠被神常道人所借用,并拿其作为此间封镇之力,是以彼此间便就有了牵扯,这等若给他指明了方向,这才能够寻了过来。

  不过能到得此地的,也仅只是虚影罢了,由于彼此间的法力对抗排斥,正身仍还是无法直接渡入进来的。

  本来他想来此见一见神常道人,商议一下局势,可是一到这里,却是讶然发现,如今占据身躯的,竟然非是正念,而是那神常童子。

  他心思一转,往外看了一眼,这一位应该是见得有宝灵自外而来,所以转而显化出来。

  如果依此推断,那么神常道人以往得以顺利压制另一个意识,恐怕并不似其所想一般仅仅依靠道行,而是神常童子自身也愿意退去。

  他曾思考过两个意识如何共存,在他理解之中,当有一个意识显化出来时,另一个意识也并非毫无所觉,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勾连外部,要不然前回神常道人也无法借用封镇之力强行转出了。

  可其现在却没有一丝一毫动用封镇之力的意思,好似彻底没了踪迹,这不是其意念已然陷入了浑沉之中,就是被强压得完全无法调用外部力量了。

  这般情形,很可能是由于神常童子的意识更为纯粹,当其心中浮现出一个必须要实现的目标时,那就根本容不下其余任何心思杂念,包括神常道人的意念也同样被压制了。

  想到这里,他又看了一下那封禁,发现此刻由于无人主持,那禁制之力正在被一点点化去,显然神常童子正在试着自里突破。

  不过待深入察看过后,他却是放心了。

  现在这里除了神常道人自身那件宝衣之外,还有太一金珠镇压在上面,且还是落在关节之处,两相叠加之下,力量可谓倍增,就算神常道人自己,相信在无有外人帮衬的情形下,也无法冲了出来,这应该是其怕出得意外才布置的手段,没想到果真起到了作用。

  他目光一转,对着神常童子言道:“道友是出不去的。”

  神常童子一指外间,道:“可是那人可以进来啊。”

  张衍笑道:“有簪元道友在,他怕是也难以进来,来人虽有一件造化至宝,可不见得能胜过他。”

  神常童子大声道:“可不止一个。”他把两只拳头高举过头,认真道:“有两个!”

  张衍一挑眉,宝灵之间的感应外人难以知晓,而那人本来就是神常童子召唤过来的,其说来人身上两件造化至宝,那么恐怕当真如此,这也说明了此人为何敢一人到此。

  簪元道人与来人斗战到现在,他也是看出了一些端倪。

  那金铃若是能接连晃动,恐怕簪元道人早就败退下去了,但其过得片刻才晃动一下,这应该是无法自如驾驭此宝的缘故,这无疑说明,此物并非是其自身拿手法宝。

  而簪元道人尽管居于下风,可始终没有出声求援,说明心中有底,可能还在布设什么手段。

  他想了一想,却是没有贸然加入战圈。

  此刻场中,簪元道人在对手步步进逼之下,完全处于守势。

  这却不能怪他不尽力,每当他法力有超迈对手的趋势时,对方那金铃一晃,就能让他一番努力尽数白费,好在他自身实力实际高过对方不少,所以法力就算被退还回来,也能立作推演,把层次再度拔高几分,堪堪维持住场面。

  这对他来说其实是非常不利的,因为炼神之争,要纯以法力对抗,那么彼此所化变提升的法力层次就足以决定强弱了。

  现在他做此事时频频被阻挠,这等若是在原地踏步,而对手身上法力却是在一层层抬升之中,现在高下还不十分明显,可等到差距进一步拉大,那么对方就可借此优势一举将他压垮。

  他知道在先有条件下无法阻止此事,不过他却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由于道行限制,对手的法力层次是不可能一气拔高,只能慢慢推至自身可以达及的巅峰,然后再一气爆发出来,这意味着对方在那个时候几乎没有办法再去顾忌其余,只要能够挡了下来,再趁势反击,那就能利用对手法宝驾驭生疏的漏洞,将主动权重新抢了回来。

  要做道这一点,就必须依靠法宝。

  他虽是求己之人,可为护道,同样也是祭炼有此物的,不过从交手到现在,却是一直隐忍不发,为得就是等一个可以反败为胜的机会。

  乙涵道人此刻进攻十分顺利,他本来以为自己到来后至少也当面对两人,可现在斗战到现下,却仍是不见有人来援,不禁有些诧异,只是他心中始终萦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危机,转了转念,决定快些将眼前之人拿下为好,那便再有人来,也好对付许多,于是心念一动,以加快了法力推演。

  很快,法力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层次,这一刻,他没有丝毫迟疑,起意一推,鼓起所有力量,向着对手压了过去!

  簪元道人见状,把袖一抖,却见一个白色玉人飞了出来,面目精致,五官俱全,顶上系有发髻,身上着有道袍,看去与他几分相似。

  那法力上来,那玉人只是一震,身上出现了细密裂痕,可转瞬之间,又是弥合完整。

  乙涵一皱眉,本来指望能将对方一鼓作气压倒,没想到却是被挡住了,他哼了一声,心意一动,那金铃骤然一晃,那玉人一震,竟是渐渐化为虚幻,竟是有退还为造化残片的迹象。

  簪元道人却根本不去管这些,趁着玉人将全副压力都是吸引住,立刻起意一算,仗着自己道行深后,法力猛然增进,竟于这瞬息间跃至与乙涵道人近乎相持的层次之上。

  乙涵道人见方才争取来的优势全数不在,场面几乎又是回到了最先交战之时,心中不由多了几分烦躁。

  如他这等造化宝灵可不似修道人,是先杀杂念妄思,再一步步修持求得道果的,而是天生就有莫大伟力,故心绪往往易变易动。

  便在他心境动荡一刹那,忽然有感觉到有一股强横法力骤然袭来,这股法力本就在存在于虚寂之中,可竟然猛然拔高,事先竟无半点征兆,可也是令他心中一震。

  好在他此来本是准备面对数个对手,故是心中一直留有一丝警惕,现在也不曾慌了手脚,意念一动,身上有一道璀璨亮光闪过,却是浮起一只晶玉玲珑的宝杯,只是一晃,所有法力都是消没无踪,好若方才并未曾出现过一般。

  簪元道人察觉这等变化,知晓是张衍在背后出手,他精神一振,虽自己未曾求援,可后者主动出手,这无疑是个好消息,而且这一次出手也是恰到好处,将对方暗藏的另一件至宝一下就逼了出来,他没有错过这个机会,立刻大举压上。

  乙涵道人连忙将那金铃晃动,将攻来法力削弱几分,虽仗着法宝,他也未有落在下风,甚至可以说给他一点时间,仍是可再居上风,可被这么一压制,心气受挫,争斗时却再不复方才那等汹汹之势。

  张衍方才只是遥御法力,并没有真正露面,不过经此一着,他不难看出,那只玉杯应该就是对方先天一体而成的法宝,居然可以将袭来法力都是吞没,若不解决此物,即便他加入战圈也是无用。

  他思索了一下,准备试一个此前一直未曾动用过的手段。

  他在真阳境中时,本来是能够借用布须天伟力的,只是那仅仅是在现世之内,在成就炼神之后,许是从现世之中超脱而出的缘故,两者之间便就有了隔阂,无法再行利用了。

  他本来以为,或许要等自己主驭布须天时,方能再做到这一点。

  可之前随着不断沉入布须天深处参悟,他发现自己不必做到一步,就能借用一部分力量,布须天乃是造化之精,哪怕只能借得少许,也是一股绝大伟力。

  念转至此,他当即把心神沉入进去,意识一动,已是将一股浩浩力量引动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