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四十八章 道音传世万空清

第三百四十八章 道音传世万空清

  张衍这意识沉落到清寰宫内,心中便就是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仿佛这个天地之中有什么东西与现世并不相容,这就好像一粒尘埃落在无暇白璧之上。

  他不由循此看去,忽然发现那好像是几处在现世之内却又不同于现世的所在,可随着他观注到那里,此处却又倏忽隐去,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再怎么找寻也是不见踪迹。

  这等情形他倒是有几分熟悉,就好像那玄石不受外力倾注,只要稍有意念追寻,就会自行躲避。

  他中寻思了一下,莫非这就是那真正浑天之所在么?

  这是有可能的,以往无法寻觅,恐怕是因为道行尚弱。

  他先前曾有所猜测,门中历代祖师很可能就是飞升去了此间,心中一想到此事,他不由也是来了些兴趣,当即拿捏法诀,试着推算了一下。

  以往他无论怎么查探,这里都是空白一片,可这一回却是有了收获。

  过去不久,他便见得,其中有一处地界若隐若现,大约也就是两三年内,其会与自身所在的现世有一个交汇,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才得以被他这般轻易感知到。

  到了那时,只要有一大能修士设法破开关门,就可寻机而入。

  他不由精神一振,随着继续下推演,却发现此事实际上极有可能是会错过的。

  因为未来有无穷变数,若是有外力影响,或是布须天有什么变动,导致玄石提前出世,就会使此偏离他现下推演,那么那这一处地界就不会再出现了。

  偏偏他还不能去主动参与其中,否则演化就会被搅乱,所以这里只能选择顺其自然。

  他考虑了一下,认为这也不必去强求,既然道行增进就能有所见,那么等到自己主驭布须天后,想来当就可以窥见此中玄异了。

  于是把心思一收,看向现世诸天。

  原来为了防备被曜汉老祖等人牵扯到因果,并以此寻到布须天,所以他便是道功已成,除了寥寥几人外,却并不曾与师门乃至门下弟子言说此事。现在莫说这三人已是失踪不见,便是还在,他凭借一身功行与手中法宝也不难压住此辈,所以已是再无威胁。

  而今他拒敌于世门之外,又斩却自身顽真,正当宣昭道法,气布天地,明告现世众生,诸常诸有当以我御,万空万界当由我主!

  这一念起来,清寰宫中顿有磬钟大响,悠远浑厚之声霎时传遍诸天万界,举凡世上生灵,无不有闻。

  无人告知他们,却自然而然知晓发生了何事,诸空之中有一位大能已然超脱万世之上。

  随着那钟磬之声一阵阵而来,却是化作了一缕飘渺道音,而此时闻得之人,都是感觉似有无穷妙理跃入自身神魂深处,不知不觉便沉浸进去。

  他们没来由的明白,此是太上道祖因为身出于这方世界,生感造化之德,而今摘得道果,便以此还赐众生。

  然而大道之门,终究还可看缘法。

  无缘之人纵然听得,也是转瞬忘却,事后追觅,却再不得其门而入,有缘之人则是激动惊栗不已,生出朝闻道,夕死可矣之感。

  此刻余寰诸天之内,旦易、乙道人乃至傅青名等人都是不约听得这大道章法。

  在万阙道人另辟一天时,他们对张衍道行已然有所猜测,只是这结果实在太过惊人,仍是不敢相信,现在无疑能够确定此事。

  旦易感受着那传递下来的大道妙法,只却感觉这里面玄妙委实难以穷尽,前面还好说,可是随着深入下去,很快他也感觉难以听得明白了。

  不过他很快发现,自己竟是可以借此妙道,继而推演前路道途。

  见得如此,他立刻试着推算起来,看自身是否有望成道。

  可这一番算了下来,结果却是自身功行有缺,特别法力之上尤其薄弱,根本无力打破顽世,遑论无法推开那扇门户了。

  虽早猜到是这般,可在明确知晓自身无望之后,他也是遗憾一叹,而心思一绝,耳畔便再无有了任何声响。

  傅青名与乙道人二人此刻也是在那里仔细聆听这渺渺之声,不过两人因为一个再无心攀登上境,一个早断绝了大道之念,反倒没有这些烦恼,只是一味沉浸于大道之理中,好在这些都是由张衍有意传扬出来,故是如何听也不会迷失其中,至多事后将之忘却。

  溟沧派,上极殿中。

  齐云天负手站在殿台之上,听着宏大磬钟之声,仿若得闻道音,久久不动,半晌,他感叹道:“渡真殿主证得上境,乃我溟沧派之大幸,掌门师祖不在,我当亲去拜贺,我不在时,瀛岳你替我留意师门之事,若有难决之事,可待我回来再言。”

  侍立在他身后乃是门下大弟子关瀛岳,其躬身一拜,言道:“弟子恭领法旨。”

  还真观,无边雷池之中。张蓁本在定持,忽然听得此声,明眸睁开,看去天中,别人只闻道音,她却从中听得一股亲切之感,不由轻轻一叹,既是欣喜又是惊叹,“兄长终是走到了那一步,不过以兄长之心胸气魄,这却也不难想到。”

  张衍此刻则坐于大殿之中深思,他以钟磬之声演化道音,等若是给了诸天万界的生人一场点化,炼神大能亲以施为,此辈所得好处当是不可计量。

  诸天之中,不知多少生灵得了缘法,未来有了入道可能。而已然开始修持之人,修道前路也是为之一阔。

  此等举动他先前并没有经过思量,而是心中忽然有感,认为如此做对自己有利,故是顺手为之,

  然而回头细想,却不知此般作为应在何处。

  因为看起来,无论世上生灵如何演化,都对他无有妨碍。甚至这方现世若不是连通布须天,等到时河流尽,恐怕就会彻底消散了。

  那么这或许仍是与布须天有观?

  他见眼下一时寻不到答案,也就不去追究。

  三天之后,那钟磬之声终是缓缓弱去,渐至不闻。

  景游入殿来禀,道:“老爷,几位上真前来拜贺,正在殿外等候。”

  张衍道:“唤他们进来。”

  不一会儿,刘雁依、魏子宏、元景清等已是斩去凡身的弟子来至大殿之上,他们见自家恩师坐于玉台之上,顶上有玄云腾起,盖如穹霄,身后五色光辉映透寰宇,渺渺难见气形,俱是上来一拜,道:“弟子拜见恩师,恭贺恩师功入上境,道主太上。”

  张衍微微一笑,便唤了他们起身。

  由于虚寂之中种种变动,几与现世无碍,所以尽管他已是斩破顽真,可此世之中实际并未过去多久,是以诸弟子功行增进不大,但毕竟是他门下亲传,所以几人先前与闻道音,却是各有领悟。

  他各是提点几句,心意一动,便见几枚法符飘下,落入下面弟子手中,道:“为师虽见登境,可大道无涯,需时时警惕自审,此是为师所炼,若遇危急之事,借此物可遁去一处庇佑所在。”

  三名弟子得了此物,都是拜谢师恩,便将之收好。

  张衍看向刘雁依,道:“为师已是算过,百载之内,采薇、采婷当有入道缘法,你身为师门下大弟子,当稍以留意。”

  刘雁依盈盈一拜,道:“弟子记下了,届时会亲去接引两位师妹,回得恩师座下。”

  张衍又对魏子宏和元景清二人各是宽勉几句,并准其留在清寰宫中修持,随后便先令他们退下了。

  到了第二日,旦易三人都是前来拜贺。以往他们都是神意传言,可现在张衍道成,却是不可如此了,为示郑重,都是亲身前来。

  虽他们无法登攀大道,可对上境是风光也是心慕不已,待入殿拜贺过后,都是忍不住问及那炼神之事。

  张衍微微一笑,道:“不入此境,难知其理,可贫道便是在此开口明言,妙释诸般法门,却也无法入得诸位之耳。”

  三人都是若有所思。

  旦易这时问道:“敢问清寰宫主,可曾见得同道么?”

  张衍笑了一笑,却是摇头不言。

  并非他不愿告知,而此世之人只要知晓了某一位太上名号,那么其意识分身就有可能从其等神中显化出来。

  要是如神常、簪元那等友盟还好说,可要是曜汉老祖乃至青圣等辈,那等若是纵敌入内了。

  他虽没有明言,可以旦易功行,却不难感觉到这一点,知是问了不该问之事,忙是打个稽首,歉然道:“是在下冒失了。”

  张衍一笑,道一声无碍。

  三人唯恐打扰他修行,故也未有在此久留,很快就告辞离去。

  下来时日内,齐云天还有各大派掌门皆是陆续前来拜贺,待一切平息,已是半载之后。

  张衍意识并不曾离去,而是坐定于清寰宫中,他是在等待那一处所在到来,在感应之中,其与此方现世已然愈发挨近了。

  如此等有两载,忽然天宇之外有动静传至,此便好似星辰坠落世间,他从定中醒来,稍作推算,目光一闪,伸指一点,霎时间,便有一扇门户在眼前缓缓打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