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尘浊洗去方称道

第三百五十一章 尘浊洗去方称道

  “谁在那里!”

  蔚娇讶然上前,她掀帘看去,却见外面空空,离得最近的护卫都在十步开外,没有一个人靠近车驾。左看右看又不见人影,正奇怪时,却听得声音从左近传来,“在此,在此。”

  她寻声看去,惊奇发现,自己肩头上竟站着一个一指长短的小人,眉眼含笑,唇红齿白,锦袍玉带,模样看着很是精致。不由睁大秀眸,好奇道:“哪里来的小人?”

  蔚婉则是露出警惕之色,道:“阁下是何人?为何无故到我姐妹车厢中来?”

  莫看她们年纪尚小,不过十三四岁,可身在公卿之家,也是见惯了奇人异事的,这小人虽是身躯看去不大,可从声音和形貌上来看,分明就是一个年轻男子,不由得让她心生戒备。

  那小人从袖中拿出一柄折扇,打开扇了扇,意态闲然道:“我名解忧,两位卿女心中可有忧愁?只消说了出来,我便可为你等化去烦恼。”

  蔚娇看着有趣,悄悄拿手去捉他。

  那小人哎了一声,道:“慢来慢来,”他一个跳跃,避过了捉拿,就落在了旁侧案几之上。

  蔚婉却是愈发觉得此人不简单,拉着蔚娇退后两步,盯着他道:“阁下到底想做什么?”

  那小人一脸无辜道:“为何问我做什么,若不是两位相唤,我又怎会过来呢?”

  蔚娇背着手,俯身看了看他,在凑近了一点之后,忽然伸出手指去点他,却是被那小人一下避过,冲着她直摇头,蔚娇抿嘴一笑,道:“好啦,你说你能解人忧愁,那你说说看,有什么本事?”

  那小人往笔架上面一跳,斜倚着坐了下来,摇着折扇,摇头晃脑道:“我能上天摘星,亦能下海擒鲸,能断吉凶祸福,能听万里之音,各种神仙手段,数不胜数,此间却无法一一详述也。”

  蔚娇轻哼了一声,道:“我却不信。”她明眸一转,道:“不妨你露一手给我们姐妹看看?”

  那小人把折扇啪的一合,道:“可以。”他持拿扇柄对着案上一指,“两位且看这香炉。”

  他所指之物乃是一只金铜银丝云童炉,形制精美,表面用银似镶嵌,有着细腻生动的花鸟鱼虫纹图,檀香烟丝袅袅而出,去到三尺时,有环团抱起,呈现一朵云芝模样,是一件难得宝物,乃上是她们此次去昭原的陪赠。

  蔚氏姐妹看到,随着这小人口中念叨几句,那香炉上面的一只雀鸟忽然活了过来,自上面一跃而下,在案上啾啾鸣叫两声,随后闯开窗帘,扑棱棱振翅飞去。

  蔚娇先是惊奇,再是看着雀鸟去往远空,神情之中露出向往羡慕之色。

  那小人挺起胸膛,得意道:“如何?”

  蔚娇回过神来,问道:“你这等本事,可能教我们姐妹么?”

  “这个么……”小人哈哈一笑,道:“也不是不可以,两位若是愿意随我同去,这些小术我自可传授。”

  蔚娇正要开口,蔚婉却不待她说完,就将其拽回来了一点,退后好几步,她放低声音道:“妹妹你莫信他之言。这人来历不明,你怎可冒然跟随。”

  蔚娇嬉笑一声,低声道:“我没信他,只是看着好玩罢了,若能学来小人这身本事,就没人看得住我们啦。姐姐莫非就不心动么?”

  蔚婉摇首,坚定道:“旁门道术,不是正路,不学也罢。这里出去了,也是荒原,没有我等容身之所,何况姨母曾说,人心比世道更是险恶,此人不明不白找上来,却始终不肯说自己来历,多半有什么目的,我们不可上当。”

  蔚娇暗笑自家姐姐胆子太小,不过她也不没有争辩,她眨眨眼道:“姐姐莫急,容小妹再试他一试。”她又走了上前,道:“你这小人,说带我出去,可是外面那许多护卫,又怎么绕过他们呢?”

  那小人傲然道:“我既然进的来,就可出得去,两位不是要学我本事么?”他自袖中取拿了一只大碗出来,摆在了两人面前,内中盛着满满一碗水,望去极为清澈,还有一枚碧绿茶叶漂浮。

  “只要两位饮下此灵茶,就可变得与我一般大小,”他再是撮唇吹了一声口哨,就见那方才那飞了出去的鸟儿又再飞了回来。

  他得意用折扇一点,“稍候我再点化几头这炉中化出的鸟儿,就可乘雀而飞,就此无拘无束了。”

  蔚娇看了一眼那又被唤了回来的鸟儿,不知为何,却有些不开心,低声道:“原来,你也不得自在啊。”

  蔚婉这时坐了回去,平静道:“阁下若是这样做,怕是我等还是出不去的。”

  那小人诧异道:“为何?”

  蔚婉道:“阁下能进来是本事,可我若出去,车顶之上有啼胜鸟暗立,我等一出车驾,便会发声鸣叫。”

  那小人却道:“这也容易。”他又拿出两个手剪的纸人出来,只是一抖,便落在地上,请可变作两个与蔚氏姐妹一般无的人出来,只是神情略有些呆板,但若不是熟悉细看之人,倒也没什么破绽。

  蔚婉这时低声道:“妹妹,这人是有备而来,分明就是冲着我姐妹二人来的。”

  蔚娇也是点头。

  那小人见两人迟疑,似笑非笑道:“怎么,莫非两位不愿么?

  蔚娇偏头一想,问道:“饮下了你这水,可还能再变了回来么?”

  那小人哈哈一笑,道:“自是能够,不过做小人又有什么不好?”他自兜里摸了一粒花籽出来,“你看这枚种籽,我只消吃上一枚就抵得一餐,而寻常一枚果实,更可供我一月之食,荒原之中那等凶禽猛兽,因嫌我个小,也是看不上我,既不必为生计奔波劳苦,又无外敌大害侵扰,可比你们在人世间挣扎逍遥多了。”

  蔚娇道:“你容我与姐姐商量下。”

  那小人道:“那我便等着了。”

  蔚娇轻声道:“姐姐,这人在说谎,你看如何?”

  蔚婉道:“不管如何,那水是定然不能喝的。”

  蔚娇道:“就怕我等现在不跟他走,他也有办法将我等捉了出去……”

  蔚婉道:“我来用言语稳住他,妹妹你去拉动金铃,让护卫对付此人。”

  那小人这时一叹,道:“本来你等喝下此水,大家还能好言相对,何必非要我动粗呢?真是大煞风景。”

  他把折扇一摇,一股黑风出来,两姐妹身躯一晃,就都是软倒在了榻上。再是一拿法诀,两碗清水飞起,化烟自耳内钻入,随后两人便变得与他一般大小,一跺脚,就有白烟升起,托着三人外往飞遁。

  就在他出去那一刻,车驾顶上有嘹亮鸟鸣之声传来,护卫立便惊觉,纷纷围拢过来。

  那小人也是面露紧张,不敢多留,抓拿起一把金沙,往外一扔,霎时化作无尽风沙,遮瞒诸人视线,自己则是趁机往外遁走。

  傅国孤悬于荒原之中,国中异人术士可是相当了得,并还掌有神君所赐法器,本来他以为自己要费一番劲才能走脱,可没想到,这次居然走得十分顺利,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他惊喜之下,也未多想,用了十来日,径自飞回自己老巢,却是落在了一处在山壁上开凿出来狭小洞府中。

  数日之后,蔚氏姐妹接连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身处在一处陌生所在,面前一只青铜大鼎,那小人正在那里看着炉火,自己身上则被细绳捆缚着。

  蔚娇却是一点也不害怕,问道:“这是什么地界?”

  那小人惊讶看她一眼,“醒来倒快,不过这样正好。”

  他嘿嘿一笑,道:“你姐妹二人天生灵秀,又修炼了道传正功,乃是清净之体,正可做我这炉丹药的药引,先前你们姐妹在国中我不好下手,不想你们国中蠢才居然把你们两个修道种子送去他国,正好便宜了我,待我成就道体,自会记得你们的好处。”

  蔚娇看了看炉火,道:“我姐妹二人曾在智老门下求学,你若敢害我们,智老不会放过你。”

  “傅国智伯?”

  小人吃了一惊,脸上神情数变,他也未想到姐妹二人有这等来历,不由露出挣扎之色,可旋即又是变得狰狞起来,“智伯又如何!荒陆如此之大,待我炼了你二人,去寻个妖王投靠,他又怎寻得到我!”

  这时炉膛中发出空空之声,小人兴奋起来,在炉边一边跳舞,一边拍掌,嘴中念唱古怪歌调,两姐妹身躯不由自主浮起,便缓缓往那炉中移去。

  蔚娇不由失色,她挣扎了几下,发现无济于事,气咻咻道:“姐姐,我等这次可能逃不了,我,我宁死也不愿被精怪吃了。”

  蔚婉黯然道:“智老曾说,我所修持的道功若得精进,可开神异,若我们姐妹平时勤勉一些,或许今日就可得脱此难了。”

  蔚娇眼眸都红了,道:“姐姐,要是有机会逃出生天,小妹今后一定勤修苦练。”

  那小人听了大笑,正要开口讥讽,却见洞窟之外有声传来,“两位师姐既有此愿,那小弟又怎能不加以成全。”

  小人一惊,往外看去,道:“什么人?”

  但见洞窟之外有一道清烟涌入,随即进来一头威武雄峻的白玉狮子,其背上坐着一名剑眉英目的年轻道人,他自狮子身上下来,却不去看那小人一眼,对两姐妹打个稽首,道:“两位师姐安好,师弟这里有礼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