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五十六章 脉传正流享恩泽

第三百五十六章 脉传正流享恩泽

  汪氏姐妹见得是同门到来,便和岑骁自宫观之内出来相迎。

  到了外间,便见有墨云滚滚而来,内中显出一驾华丽龙车,前方有十六条墨龙在前牵引,后面则有十数座云筏跟随,上站千多名侍从。

  少顷,便见这龙车缓缓降落在了山前,魏子宏与元景清二人一同下了车驾,行了过来。

  到了宫门之前,魏子宏上来郑重一礼,道:“两位师姐安好。”

  元景清也是打一个稽首。

  汪氏姐妹万福回礼,道:“魏师弟有礼,元师弟有礼。”

  待几人各是见过礼后,汪采薇道:“两位师弟远来是客,还请里面安坐。”

  魏、元二人随汪氏姐妹进入得正堂,各安其位坐下,稍过片刻,就有侍女过来奉上清茶。

  魏子宏这时看了看四周,笑道:“两位师姐新立洞府,门下恐怕少听用之人,师弟此次带了千多名侍从来,以方便师姐使唤。”

  他瑶阴门下有不少妖修,不过他知道汪氏姐妹甚少驱用妖魔之辈,所以今次带来的侍婢俱是人身。

  彼此都是同门,只是一些侍从,倒也没什么好客气的,汪采薇点首道:“那便多谢师弟了。”

  汪采薇嘱咐了一声,乔菁走了出去,没有多久,就将众多侍女带来进来,并很快安置了下去。

  先前汪氏姐妹虽也从白芒山水府带来了数十名侍婢,但是为了日后方便,这座宫观一开始便起得甚大,区区数十人显然不可能全数照应得过来的,很多地界都是空空荡荡,现在多了千多人出来,却是能平添不少生气。

  魏子宏笑道:“方才那位师侄似是大师姐弟子?”

  汪采薇道:“我姐妹未复识忆之前,这位乔师侄对我等多有照拂,她性情也是不差,而我等弟子都已是不在,近前无人,故是问师姐要了过来。”

  她们姐妹以往也收了不少弟子,可哪怕成就最高的,也是止步于元婴,现在也一样在转生之中,她们自家功行未复,却还无法寻了回来。至于再往下三代弟子,却是隔了一层了,她们不会再去过问。

  元景清此刻拿出一只玉匣,摆在案上,道:“此是小弟游历昆始洲陆时采集得来的上好宝材,还有一些宗门这些年来的敬献,小弟一时用不上,想来师姐这里当是有用的。”

  汪采婷欣然接下,道:“那就谢过师弟了。”

  她们取回的香囊之中有不少以往使用过的法宝,不过大多数都是化丹之后所用,早前所用都多数转赠给门下弟子了。除却那些上好宝材,宗门所予的这些正好弥补眼前不足。

  虽说在人道疆域之内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这点宝物在禁制大阵面前也是微不足道,可也不能因此省略了这些,因为你修道前路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哪怕多一分助力都是好的。

  当然,她们真要用到,也是不难得来,只是同门之间相赠,却不能如此衡量,况且上好宝材都是元景清亲手采来,这里意义自然又是不同。

  寒暄几句后,同门之间各是说及别后之事,说到感怀之处,一时都是唏嘘不已。

  魏子宏感慨道:“当年在昭幽天池之时,我同门九人在恩师门下一同修行问道,何等逍遥快意,可惜而今再是不复以往光景了。”

  元景清道:“只要诸位同门都有向道之心,能问天理,那么便是远隔万界,也如在近前眼前。”

  汪采薇轻轻点首道:“元师弟说得是,若我们都能得攀上境,想来恩师也是欢喜的。”

  岑骁道:“而今二师兄和五师兄都在闭关之中,唯愿他们可以顺利渡过关门。”

  魏子宏这时不禁想到了韩佐成,叹道:“韩师弟如今尚在转生,也不知何时方能归来。“

  几位师兄弟中,他与韩佐成的交情算是不错,韩佐成本来资质尚可,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了上进之心,这才耽误了自身,与汪氏姐妹努力过后无望却是大为不同。

  元景清道:“韩师兄的后辈却是不差,其中一个子嗣已然修至洞天之境,还有一个孙辈前番曾在恩师座下做了一番大事,算是俊才。”

  几人正说话间,却听得外间传来一声呼啸之音,这分明是有玄门中人遁空到此,只是修为并不高。

  汪采薇关照道:“乔师侄,劳烦你出去一观,是哪一位同道至此。”

  乔菁领命去了,到了门外,却见那里站着一名俊朗挺拔的年轻修士,身上气机颇正,一望而知是玄门正宗,她万福一礼,问道:“这位道友自何处来?”

  那年轻修士认真回礼,道:“在下归灵派弟子乐冲,掌门恩师听闻两位师伯回归山门,本当前来相贺,只现在恩师正在闭关之中,无法亲至,故是命弟子送来呈上贺礼。”

  乔菁是知道归灵派的,此派虽非是东华洲玄门宗派,可也是九洲诸派之一,尤其如今掌门,传闻自小就在祖师座下修道,几可以视作自家人,她道:“那道兄请在此相候,待我去禀明两位师叔、”

  乐冲拱手道:“有劳。”

  乔菁当即回宫禀告,汪采薇闻听,道:“原来是审师弟前来相贺,唤那位师侄进来吧。”

  乐冲不一会儿就被唤到堂上。

  他进来之后,往座上一看,却是心头一震。

  他能被审峒派来此地,眼力自是不差,一眼便认出了魏子宏和元景清二人。这两位都是斩去了凡身的上真,他自忖平日一个都难见到,没想在此居然一下见到两个,而其余几位虽道行未复,可也俱是道祖亲传,将来想是都能登临上境的,想到这里,心中顿时多了许多敬畏,俯身一礼,道:“弟子乐冲,见过诸位师叔师伯。”

  汪采薇道一声免礼,便问了几句审峒近况,乐冲都是一一作答,随后他拿出一只锦盒来,道:“此是恩师关照弟子带来的贺礼。”

  汪采薇点了下头,便命人收下来了,道:“回去之后,待我多谢审师弟。”

  乐冲道一声好。

  汪采薇再问了几句,就着乔菁将他请了下去。

  乔菁回来之后,问道:“师叔,底下人已是准备妥帖了,是否可以摆宴了?”

  汪采薇道:“好,你去布置便是。”

  不多时,就有一盘盘珍奇异果摆了上来,这些无不是昆始洲陆上独有之物,乃是刘雁依原来白芒山水府所栽种的,见汪氏姐妹别立洞府,便赠送了不少过来,这些东西就算斩去凡身的修士食用了,也有些许好处。

  饮宴到了近晚时分,眼见金乌西坠,这时却又有客人前来造访,说是自溟沧派而来。

  汪采薇道:“既是同门,那便请进来一见。”

  少顷,一名仪表不凡的中年道人上得殿来,对着座上几人施礼道:“在下冉过之,乃是宗门派遣在昭原的镇守,见过两位上真,见过几位同门。”

  汪采薇起来回得一礼,客气道:“冉真人有礼,不知来此可有指教?”

  冉过之道:“宗门紫光院闻听两位转生入道,甚是喜悦,特命冉某送来两位谱牒印信还有袍服佩戴诸物,并恭贺两位回归宗门。”

  张衍溟沧派渡真殿主的身份仍在,所以汪氏姐妹转生回来后,依旧是溟沧派弟子。

  通常来说,溟沧派这等大派门下弟子若得转生,那么一定会主动寻到紫光院,接下前世谱牒印凭,以正此世名声。

  需知有溟沧派弟子这么一重身份在,可以得享的利益有很多,而且在诸天之中都可任意行走。

  可汪氏姐妹却是不同,身为道祖亲传弟子,对这些却是不甚在意,反过来是紫光院要紧着她们快些正名。

  汪采薇将谱牒取来,翻看了一遍,见上面还有自己前生亲笔书写的字迹,不由回忆了那时一幕,她起手轻抚,轻叹了一声,抬头道:“冉真人亲自送来此物,我姐妹不能失了礼数,还请入座一叙。“

  冉过之却是推辞,他看得出这是玄元门下同门宴饮,他这个外人在此没得惹人生厌,送了谱牒,宗门交托之事已毕,也不必再多留了,当即告辞离去。

  不过下来时日内,汪氏姐妹也没想到,有许多与自己前身只是有过一点交情的同道纷纷登门造访,就算不方便到来的,也是托得弟子门人送来贺礼,似乎都想着趁着两姐妹功行尚浅之时与她们加深关系,一时前来拜会之人络绎不绝。

  可尽管如此,汪氏姐妹却并没有感觉自家清修被扰,因为绝大多数人都被乔菁设法挡下了。

  两姐妹觉得乔菁十分得力,且其人并非侍婢,而是师侄,所以不能不加以厚待,在商量下来后,两人便就将乔菁唤来,并递给了她一封书信。

  汪采薇微笑道:“乔师侄,这是师姐给你的书信,你拿去看过吧。”

  乔菁拿来一看,顿时泛起无尽喜悦,此是刘雁依亲笔所书,其上言,只要她在汪氏姐妹门下做事用心,待见到这封书信的时候,她便是璇霄门下正式弟子了。

  她顿时激动的难以自持,要知溟沧派中,凡是记名弟子,都是不入谱牒的,所以并不能算是玄元一脉,而现在成了正传弟子后,那出去就可称自己为玄元道祖门下,这意味着将来便是转生,也可受得师长接引,汪氏姐妹转生回来是如何模样,她可都是看在眼里。

  她吸了一口气,俯身下来,重重一拜,真心实意道:“多谢两位师叔成全,若是将来修行有成,必不敢忘今日之恩情。”

  …………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