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五十八章 邪祟原生至阳中

第三百五十八章 邪祟原生至阳中

  一月之后,九洲诸派先后收得太上诏旨,其上言明,要他们设法禁绝各界淫祀恶祭。

  除了各大派掌门稍许了解此中内情,其余人等并不明白为何要如此做,于是纷纷打听起来。

  可传言虽多,真正可信的却是极少。

  但不管如何,此是太上道祖所传法旨,且上面还有如今四位元尊签谕,可见事机绝然不小,故是无人敢有怠慢,纷纷命门下弟子彻查,凡自家地界上有此等举动,俱是一律查禁。

  而余寰诸天这里,清剿淫祀恶祭则可直接酬以善功,是以余寰修士俱是十分卖力。

  甚至有不少修士为了获取更多善功,暗中传播祭祀之法,而后自己再去清剿,所幸此事并不为善功薄所承认,这些人在尝试无果后才将之放弃了。

  现世有诸天万界,凡有灵机所在,几乎都有修道人存驻,做起此事莱说相对做起来很是容易,但有一个地方很是麻烦,那便是布须天。

  布须天广远无边,内中有无数大小界空,有些地界修道人根本未曾去过,这就只能靠大能推算,先对那些异动所在下手了。

  山海界,瑶阴总坛。

  魏子宏这里也是收到了传书。他身为张衍弟子,本身又是斩去凡身的上真,自是有资格知晓此事始末的,正因为知道此事的严重性,所以他也是极为上心。

  这等事瑶阴派中其实很是不少,因有他门下弟子有一些异类土著出身,有各自的忌讳习俗,除了祭拜先祖的,还有祭拜伯白、伯玄的。

  这些尚还好说,祭祀先祖不在禁绝之列,而伯白、伯玄乃是山海日月大神,非是没有根底的,供奉一下也是无妨。

  可是山海界传闻之中稀奇古怪的神鬼尤其多,定然不会缺乏祭拜之人。以往这些事情他无意理会,只要弟子都是遵守宗门规矩便可,可现在不同了,自家恩师亲下诏旨,他绝不能让自己这里成为犯禁之地。

  在考虑过后,他就把一名亲近弟子唤了过来,道:“为师记得,门中有不少弟子有膜拜祭祀之风俗?”

  那弟子不屑道:“回禀恩师,此辈生来愚昧,不知敬拜天地师长,反而去祭拜那些妖魔邪怪,不诚于道,更不诚于己,压根不类修道人。”

  魏子宏道:“而今你师祖传谕,禁绝一切淫祀恶祭,今后门中此风断不可长,现就由你去处置此事,为师不管其他地界如何,但我瑶阴门绝不能再有此类事。”

  那弟子听得是师祖传谕,不由露出敬畏慎重之色,大声回道:“师尊放心,弟子定然办得妥当,不会叫恩师失望。”

  他躬身一拜,正要走开,魏子宏却又喊住,道:“你两位师叔方才回转山门,道行未复,手下合用之人也委实太少,你派遣几名得力之人去往玉羽峰听用。”

  那弟子道:“弟子回去之后便就安排。”

  那弟子做事极快,不过两三日后,就来报言,说瑶阴派总坛所统摄地界之内俱是安排妥当,并且此后弟子之间将会互相监察,若是正祭,需得报于宗门方可为,而若私祭,一经查证便废除功行,开革出门。

  魏子宏对此也是有所预料,这些地界就在他这个掌门眼皮底下,有什么情况立刻可以做出回应,无人敢于阳奉阴违,所以行事顺利是十分正常的,况且只要秉持道心的修道人,那眼中只有道途,很少会有人去用祭拜求取力量。

  他心中担心的,却是那些分坛所在。

  而今瑶阴派在昆始洲陆之内乃至其余界空都有小宗分坛,这些地方他都是直接交由弟子打理的,控制力难免弱了一些,最是容易出现问题的。

  果然,随着分坛消息陆陆续续报了上来,情况果然不如总坛那般顺利,而且大多是应在了那些山鬼身上。

  当年九洲诸派攻打下西空绝域之后,山鬼部族绝大部分都是投降了,因为此辈数目极多,又天生就有神通,所以修道人征伐其余界天时,就喜欢带上此辈,一方面是消耗山鬼数目,一方面用其清剿土著凶怪妖物。而在分坛建立之后,还可用其当充作苦力。

  不过这样则带来一个结果,就是几乎每个地界都有此辈存在。

  而下面传上来的消息,就是在禁绝淫祀恶祭后,竟是先后有三个分坛的山鬼尽皆叛门而去了。

  魏子宏心中诧异,山鬼若是只祭拜鬼祖,这算是祭拜祖先,还没有必要闹到叛门的地步,现在三个分坛同时做出此等举动,背后牵涉绝然不是那么简单的,当即就把那弟子喊了过来详问。

  那弟子回道:“早前那些山鬼确实祭拜鬼祖,不过其等随着我辈征伐诸界,眼界渐渐开阔,知晓鬼祖确然已亡,故是暗中另起祭祀,弟子也是去彻查之时,才知此事,此辈祭拜的乃一名为“横专”的古怪生灵,据说只要诚心祭奉,便有莫名神通得获。”

  魏子宏神情严肃起来,此辈今日可以祭拜未名之物,那么以后说不定也会祭拜那一位存在,而为了祭奉对象而叛门,那说明在此辈心中,那此赐予神通之人比宗门更是重要。

  他试着推算了一下,发现竟不能推算出那“横专”为何物,说明这一位层次至少与他相当。

  他心念一转,那些分坛所在之地,灵机虽有,但并不足以支撑大妖魔怪,所以这位只能是外来的,有此判断之后,再是作法推算,立便确认了其来处,此乃是一头虚空生灵。

  他考虑片刻,肃然道:“你立刻着人捉拿叛逃弟子,日后凡我瑶阴界下,皆不得再祭拜鬼祖。”

  那弟子兴奋道:“是!”

  瑶阴派中异类妖修与人身修士皆有,可是双方关系却并不十分融洽,都在试图争夺宗门资源和上进之路。

  而一旦这个谕令下去,他相信肯定会引起很多反弹,但这又有什么关系?难得找到打压异类修士的机会,他是一定会想办法抓住的。

  魏子宏在令这个弟子退下后,心中转念,现在这些事虽是发生在自己地界之上,可“横专”的信徒却未必只有这些,说不定还有隐藏在其余分坛中未曾现身的。不过要解决也是简单,只要将这虚空生灵斩杀了,那么源头一断,便有余孽未除,也掀不起风浪来了。

  只这里有一桩麻烦,虚空之中没有远近,亦没有过去未来,并无法斗法,这等虚空生灵若不侵入某一个界空之中,是很难拿他们如何的。

  他思忖了一下,换了别人或许为难,可他太上道祖亲传弟子,却不难解决此事。

  当即起身来至后殿,对着案上牌位一拜,过去没有多久,就觉前方有灵光闪现,抬头一看,却见一道符诏出现在了供案之上。

  他躬身一拜,道:“多谢恩师赐法。”

  上前将符诏收好,转至正殿,就将所有长老与得力弟子都是寻来,并关照道:“我去往天外一行,门中之事暂时交由你等处置。”

  诸长老及弟子都是恭声领命。

  魏子宏交代过后,心意一动,化一道灵光冲起,轰然遁破界天,霎时之间,已然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他神意一转,便循着那一缕算定的源头而去。

  似乎是过去许久,又似过去一瞬,就见前方浮现出一头虚空生灵,其看去仿佛由一条无数星光聚合的晶莹游蛇,但却长着一个男女莫辨的人面,五官眉发俱全。

  这怪物见到他寻来,非但丝毫不惧,反而眸中还露出戏谑之色,显然认为魏子宏纵然找到自己,却也并不能拿它如何。

  魏子宏见此,不觉笑了一声,道:“不过一头虚空生灵,安知道法之能。”他一抖袖,就将那符诏抛了出来。

  此符一出,霎时就变化为一处界天,这虚空生灵不由自主就往里投入进去。

  魏子宏把袖往后一甩,就遁入其中。

  那虚空生灵此刻在里左冲右突,却根本无法破界而出,显是被封绝在了这里,顿时露出畏惧惶恐之色。

  魏子宏进来之后,眉心之中神目骤然睁开,一道灵光射去,顿将其笼罩其中。此僚没有了虚空作为屏护,那自身实力几何忽略不计。只是过去三四息,便彻底化散不见了。

  魏子宏神目一闭,立在原地推算了一下,却是眉头一皱。

  他发现事情并没有解决,那些获取神通的山鬼仍能施展这等本事,这说明此怪并非真正源头,当还有大能凌驾于其上。

  他顿感棘手,连先前推算都未曾察觉到这一位,那说明这位大能道行神通远远胜过自己,这就非是他所能解决的了,当即拿出一枚玉简,心中默诵几句,就将此往外一送,任其化灵光遁去。

  张衍此刻正在清寰宫中修持,心中忽生感应,伸手出去,凭空拿来一枚玉简,只是意念一转,就知晓了前后因果,稍作推算,发现那源头所在,竟是指向了源自布须天深处。

  布须天中至今还藏有许多隐秘,连他也无法全然知晓,出现这般情况也是不奇。

  不过他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反认为此是好事。因为此间玄妙暴露的越多,那就说明他越是接近真正关键,想要主驭布须天,此后这类事机恐怕不会变少,而只会出现得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