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拾道不勤心难诚

第三百六十三章 拾道不勤心难诚

  刘雁依稍作考虑,道:“那无了牵连的地界,仍需继续派遣弟子前往,至于尚无音讯的,可先缓上一缓,看有无传书回来再定。”

  全长老领命退去。

  刘雁依则是惋惜一叹。

  与万界浑天仪失了牵连,就那意味着派遣过去的弟子很可能遗失了遁界珠,也有可能是此物被土著得了去。

  可无论哪一种情况,都已是出了问题。再次派遣人去,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那些弟子不见得再能救了回来。

  因为同在布须天之下,遁界珠若入去一方界天,那么彼方时日流转当会与这里持平,可要是失去了牵连,那么谁也不知再入那方界天时,到底已是过去了多少年了。

  现在更应该的关注,是那些还未有消息传回来的界天,因为之前回报都无问题,那么这些地界方才可能存在着真正线索,不然不会迟迟没有回报,就看下来有无结果了。

  吴尚秋来到凶煞之地后,用时两月,助柳怀山庄众人扫平了一切。

  在柳怀山庄看来棘手无比的问题,在他眼中无非就是清浊之气不曾调和所致,只要梳理地气,并将更多清气调用过来,那么被镇压下去的地方就不会再出现反复,可以说任何一个昭幽弟子到此,都有这等手段。

  当然,大范围是如此,一些细小地方仍需分开对待。

  那位柳姑娘在表示对他信任后,就从来不多问什么,由得他去做,只是在后面默默配合。

  柳怀山庄之人看向他的目光从开始的审视,再到吃惊,而到了最后,就只剩下了彻彻底底的佩服了。

  吴尚秋在扫除这些煞气时,很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他暗暗感激门中那些传法师长,正是以往所学到的那些看似不起眼的道法,才令他每回都能正确轻易找到问题症结。

  与此同时,他心中有一种别样情绪生了出来,具体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仿佛整个人找到了更为明确的路,这是以往在山门之中所得不到的。

  有些时候他也不由得寻思,自己是否走上了岔道?

  “吴先生看去似有心事?”

  吴尚秋一抬头,见是那位柳姑娘走到了近前,他摇摇头,道:“无事。”

  两月相处下来,彼此也算熟悉了,他也是知道这位柳姑娘的事。

  柳怀山庄这任庄主病重,而这位柳姑娘与其另一个族妹都有资格继承此位,为了选定更为合适之人,故是那庄主定下,由得二人各去完成一个考验,并以两月为期,谁做得好,谁就是下任庄主,而这处凶煞之地就是其需清理所在。

  柳姑娘道:“这次要多谢吴先生了。”

  此间凶煞虽然不是太过浓浊,但在蔓延开来后,范围委实太大了。在缺少人手和镇煞器物的情况下,要想在两月之内清理干净,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她实则是中了自己那位族妹的算计,本来已然是放弃了,可没想到这次却是得了吴尚秋的相助,居然轻易就将此事解决了。

  吴尚秋道:“小事一桩,不值一道,我既有除煞之能,贵庄又给予了不菲报酬,又怎能不尽心尽力呢?”

  柳姑娘明亮的秀眸注视着他面庞,道:“我观先生,似并不把那些财货放在心上。”

  吴尚秋心头一跳,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主动岔开话题道:“不知姑娘那位族妹,所经历之考验,是否较之这里轻松?”

  柳姑娘看向远处,道:“以我对的二妹了解,她是不会留下这等口实的,她那里当也不见得比我简单,但她只需提前知道该如何对付,早些做好准备,并不难过关。”

  说到这里,她又转首过来,道:“我名秋华,可以知道先生的名字么?”

  吴尚秋略显迟疑道:“吴尚秋。”

  本来若无有通天大能,他不该将自己本名说出,因为有很多手段可以循着名字将他拿下,可不知为什么,他这个有时候却不想隐瞒。

  只是这里有个尴尬之处,对方名中有个秋字,他这名字倒显得有另一重意味了。

  柳秋华一怔,随即露在外面的白皙颈脖微微泛红,嗔怪地看了一眼,吴尚秋心中不由微泛涟漪,忍不住多打量了她几眼。

  柳秋华躲开他目光,道:“不知道吴先生的脉传师长是哪一位,能教出吴先生这等人,当是大贤了,当真想见上一见。”

  吴尚秋叹了一声,道:“吴某在师门之中并不入流,老师也对我很是失望,故是此才出来闯荡。”

  “怎会?”

  柳秋华有些意外,不解道:“以吴先生的年岁本事,就算自己立庄户都是足够了,哪怕那些薪主门下,都不见得能教出先生这般人物。”

  吴尚秋道:“或许吧。”

  柳秋华秀眸看了过来,轻声道:“既然先生暂无去处,那不如和我一同回去?”

  吴尚秋沉默一会儿,要是在两个月前,这是他求之不得的,因为这正是他的目的,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本能生出一股躲避之念,柳秋华的轻柔语声也是令他有些心烦意乱,不由语气生硬道:“还是不了。”

  等他再看去时,柳秋华已是离开了,心中却是没来由有些失落。

  因为这里凶煞都已解决,所以他也是准备离开了,在此之前,柳怀山庄之人遵照约定,给了他一笔丰厚报酬。

  他没有再去与柳秋华告别,而是径直了回了苇寨。

  出于一种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他没有再换得地方居住,不过却运用手段将宿住的阁楼扩展改换了些许。

  下来一连数日,他都是闭门不出,只是吐纳调息。

  这一天,他站在阁楼上,看着外面瓢泼大雨,感受沁凉湿意,将那遁界珠拿出看了看,心中几次生出了联络山门想法,但每一次都被不知名的理由压下,最后他还是将此物放回到了袖中。

  这时他听得下面阿铃声音响起道:“先生,有人找你。”

  吴尚秋感应了一下气机,已知谁人,道:“劳烦姑娘把客人带上来。”

  不多时,一个头戴斗笠,身着蓑衣之人来到了阁楼之上,并做了一个礼,道:“见过吴先生。”

  吴尚秋道:“柳句,你怎么来了?”

  柳句道:“姑娘有难,无人可以相托,只能来找先生了。”说话之间,他把身上蓑衣脱了,却见其左胸处插着一把小刀,看着直没至柄。

  吕尚秋方才并没有发现这个,皱眉道:“你这是……”

  柳句面色不变,道:“无事,激命之术罢了。我只是来告诉先生一件事。”

  吴尚秋仔细看了看,才发现他性命堪忧,这般下去,若不做理会,恐也坚持不了多久了,他点头道:“说吧。”

  柳句道:“二姑娘果决毒辣,明面赢不了,就下了暗手,大姑娘和我都没有想到,方才庄子里……”

  吴尚秋挥手打断他的话头,道:“你所余时间不多,还是拣紧要的说。”

  柳句自怀里拿出一张地图,摆在案上,指着以朱笔勾画出那个地方道:“先生只需去这里,救出大姑娘就成了。”

  吴尚秋只看一眼,就把这图记下了,他抛下一枚丹药,道:“服下这个,能不能活,全看天意。”

  随后他推开阁楼门户,往前一踏,倏尔之间,就已是劈开风雨,纵空飞去。

  柳句见此,露出惊震之色,飞掠腾空,那可是大宗才有的手段,连柳怀山庄的老庄主都做不到,随即他咧嘴一笑,这位吴先生竟有这等本事,他可以放心了。

  抓起案上丹药,直接吞了下去,随即头脑一沉,便直接昏睡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好似已是过去了许久,他方睁开眼睛,便见到柳秋华站在旁边,忙是设法坐起,激动道:“大姑娘,你脱困了。事情如何了?”

  柳秋华此刻已是将面纱解了,露出姣好容颜,她道:“无事了。”

  旁边走过来一个婢女,将柳句按了回去,让他小心躺好,道:“柳句,你该叫庄主了。”

  柳句身躯微微一震,后道:“是吴先生?”

  柳秋华轻轻点头。

  柳句郑重道:“大姑娘,这等人物,你要一定留住他。”

  柳秋华道:“柳句,你伤势未复,好好休养。”

  她转身出去,走到了外间,见吴尚秋站在栏杆边上,看着前方大湖,不知在想什么,她走上去与其并肩而立,道:“吴先生要走了么?”

  吴尚秋这一次攻入柳怀山庄,救了出柳秋华,他也是了解到了一些秘闻,这个山庄里并没有他想要找的东西。

  而阿敢、阿铃两兄妹所说得金宫,祀师之流,则是只存在于上古传说中的东西,仅从山庄的记载来看,从来就没人见过这东西。

  按理说,这里已经没有停留的必要了,可以去别处找寻了,可他试着说服自己,这时留下来,并以此为据点,仍是可以接触到更多东西的,不必要去四处打探,反而有了这个身份后会更是方便。至于深心之中究竟有几分是出自这个想法,连他自己也是不知道。

  他道:“吴某暂时会留在此地。”

  柳秋华没有说什么,可似乎情绪一下好了很多,露出美好笑颜,道:“继任庄主后,要去灵明山泽拜祭,吴先生可否陪我一同去?”

  吴尚秋精神一下又绷紧了起来,现在他对祭祀之类已是变得十分敏感了,而且他隐隐感觉,这是个触摸到此界真正玄异的机会,吸了口气,道:“吴某愿同姑娘前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