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暗藏珠光抛前尘

第三百六十四章 暗藏珠光抛前尘

  山海界中,一晃过去十载。

  洞府之内,刘雁依正自翻览全长老近日呈报上来的符书,除了那些失去联系的所在,大部分界天此刻都是有了回报。

  现在唯有三处,既没有断去牵连,也没有任何音讯传回。

  对修道人来说,十载只是短暂一瞬,既然信重弟子,那门中就不会去进行太多干涉。

  不过这里也不排除弟子被别人控制,并令其不作回应的可能,所以若是长久之后不得回应的话,门中仍是会再度派遣人手前往查证的。

  全长老在下言道:“府主,去往未明界天的弟子已有千多人转了回来,其等功行多多少少都有进益,可见此举对弟子乃是一个上好磨练,不如将来就将之引为惯例,既能汰弱存强,又能做好太上嘱咐之事。”

  刘雁依稍作思索,这对那些本就进境无望的弟子来说,这也不失为一个出路,轻轻颌首道:“此事可以一试,但切记此事只能自愿,不可强求。”

  全长老当即应下。

  这时有弟子入门来报:“府主,元上真来了。”

  刘雁依放下符书,道:“快请。”

  全长老连忙告退下去。

  少顷,元景清走入进来,打个稽首道:“见过大师姐。”

  刘雁依请了他坐下,道:“九师弟,今有一事请你出面去做。”

  元景清道:“请师姐吩咐。”

  刘雁依道:“师姐奉恩师之谕,查探未明,而今多数界天已有定准,大多已归我辖制之下,只是有五处地界尚有大妖肆虐,不是下面弟子可以应付的,我需在此主持局面,抽不开身,就要劳动师弟前往平靖了。”

  这五处地界因为灵机高盛,所以孕育出的大妖几是达到了凡蜕层次,洞天修士亦不能镇压,除非有凡蜕修士前往,这些地界对昭幽天池来说也是十分有价值的,只要拿了下来,就可以作为传道之地了。而一旦有了道法传承,便是有淫祀邪祭,也可清理出去,不会再蔓延开来。

  元景清应下道:“师门之事,我自当出力,这便可以前往。”

  刘雁依叮嘱道:“师弟,你也千万要小心了。”

  元景清点了下头,见刘雁依再没有其他交代,便告退出来,心意一个转挪,已来到了那浑通万界仪摆放之地,一名长老正在这里看守,见他到来,连忙立起,打个躬道:“见过元上真。”

  元景清点了下头,然而后走到万界仪之前,只是一扫,便知那五处界天所在,他看准了其中一处,随后心意一转,就已然破开界空,直接往其中一处遁入其中。

  皑皑白雪密布的山原之巅,吴尚秋站在一柱高大的石化松木之前,正出神看着苍穹。

  不知不觉,已是过去了十载,这些年来,他经历不少事,整个人也是改变了许多,此刻他眼中已是没有初来那等迷茫,只有些许惭愧歉疚。

  半晌之后,他似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伸手出来,向下一按,一道光华冲下,霎时化开厚雪冰层,还有那下面冻得堪比金石的坚土,在深入十余丈后,光华褪去,露出了一个巴掌宽的深深洞穴。

  他伸手入袖,将装在玉匣之中的遁界珠拿了出来,略一迟疑之后,就松开手,任由其坠落下去。

  他看着此物下落,目光复杂了几分,随后一甩袖,原本泥土又是填充回去。

  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重新掩盖,除了他之外,不会再有人知道这里埋藏着这等东西。

  他定定看了一会儿,心中想着,自己只是一个不甚重要的弟子,只要不作回应,想必时间一长,门中就不会再想起自己这个人了吧?

  过去许久,他见下方表面已是看不到什么明显痕迹了,叹了一声,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他转过身,就往着山下走去。

  柳秋华站在那里,两只手正搂着两个粉妆玉琢。穿着厚实毡帽冬衣的孩童。

  她带担忧地看着上方,在见吴尚秋身影浮现在眼帘之中时,心情微松,牵着一对儿女,上来道:“夫君。”

  吴尚秋露出笑容,道:“无事了。”在把遁界珠藏好之后,他好似卸下了什么重担,至少表面看去是如此。

  柳秋华认真道:“有什么事,妾身会同夫君一同担待的。”

  吴尚秋点点头,这时觉得腿上一动,目光看去,见自家儿子小手拉着他下裳,正眼巴巴看着自己,他露出笑容,弯下腰,将他抱了起来,另一个女孩儿却是急了,伸出手道:“我也要阿爹抱,我也要阿爹抱。”

  吴尚秋哈哈一笑,“好,都抱,都抱。”他手一抄,将女儿也是抱起。随即他转过身,朝向方才下来的那座雪山,对着一对儿女郑重道:“中儿、楠儿,你们仔细看好这一处,切莫忘了,记住了么?”

  一对儿女都是认真道:“记住了。”

  吴尚秋再是望了一眼这里,就带着妻小回了一处占地广大的庄园之内,此是柳怀山庄几年前在此置办下来的,为得是从这里方便种植采集一些只能在雪原上生长的奇花,如今有上千名仆役在此忙碌。

  夫妇两人到了住宅,柳句上来行礼,道:“庄主,先生。”

  吴尚秋解开大氅,自有婢女接了去,道:“可是有事?”

  柳句道:“慕寒山庄的人听闻先生和庄主都来了,非要设宴招待,不知此事该是如何回?”

  柳秋华道:“夫君,慕寒山庄与我有柳怀曾有过联姻,弟子在外行走,也颇多他们照顾,夫君不妨见上一见。”

  吴尚秋笑道:“既然盛情难却,那便去上一回,不过我看他们是有事相求啊。”

  柳秋华柔柔一笑,道:“那也是夫君的本事。”

  吴尚秋笑了一声,这十年之中,由于他不停与和凶煞之物交手,却是接连打破关障,利用门中带了出来的玄种,已是成功修炼到了玄光之境。

  柳怀山庄也在他与柳秋华的努力之下,从偏居一隅的小势力,现已然成功跻身到了上层势力之中。

  由于他对清剿凶煞之地颇有心得,并且成功改良了原来的破煞镇煞之术,还引入了阵法之学,使得煞气蔓延大大减少,尤其他没有敝帚自珍,还将这套法门传播了出来,使得天下可以被人居住的地方越来越多。再加上这十年来气候十分暖和,各地收成也是极好,可以说是上是天下安泰。

  看着这般景象,他心中也有一股成就感,这是以往在门中从来无法得到的。

  他此前也曾想过,自己将这里情形回报山门之后,是否可以得赐这一界,可是此间没有查出任何有关那位大能的线索,这意味着论比下来,功劳只是寻常,那么此后宗门必会过来传授道法。而玄门传道,虽秉持温和理念,却可能会摧枯拉朽的破坏现有的一切。

  他眼前已然习惯的所有东西都会变得再也不同,也是因此,他将那遁界珠掩埋了起来,希望这等事便是来临,也能往后再拖得更为长久一些。

  “夫君?”

  吴尚秋听得唤声,回过神来,见柳秋华正望着自己,他笑了一笑,道:“忽然想到一事,入神了。”

  柳秋华没有多问,只是嗯了一声。

  因为慕寒山庄相邀,故是夫妇二人稍作洗漱,将儿女托给柳句照看,乘坐马车出了庄园,只是走未多远,忽然天空一黯,便见远空一枚道天火从天斜坠,直落地表,随后泛出一片通红。

  柳秋华神情一凝,道:“夫君,看去又是一处凶煞之地出世了。”

  吴尚秋心中却觉得有几分不安,这些年来他见过的凶煞也是不少,谷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都是见过,可俱是起于地表,却从未碰到过从天穹应发的,他沉声道:“那处离我等不远,我等就不去慕寒山庄了,先过去看一看,若是可以,就尽早将之料理了。”

  柳秋华深以为然,道:“夫君说得是。”

  两人决定之后,就下了马车,准备飞遁前去,可方才到了外间,路口却有一个乞丐从地上跳了起来,远远指着吴尚秋大叫大嚷道:“违逆天意,必遭恶果,违逆天意,必遭恶果!”

  山庄仆从见了,立刻上前将这乞丐驱赶走了,可其叫嚷之声仍在不停传来。

  柳秋华有些担忧地看着吴尚秋,道:“夫君……”她知道吴尚秋这些心中一直藏着事,有些时候会变得十分敏感,故此刻甚怕他受此语影响。

  吴尚秋神情如常,道:“你放心,几句疯癫言语为夫还不会放在心上。”

  他看得出这乞丐不是有心人派来的,只是纯粹在那里胡言乱言,所以并没有被动摇心神,尽管他现在割裂了以往,可在昭幽天池那些修持却不是作假的,根本不会三言两语就唬住。

  就算有什么灾劫,也不可能是仅仅因为是他的缘故,用不着去强行自寻烦恼,该如何做就如何做,顺应本心就是了。

  他把功法一运,玄光晃出,卷起柳秋华,飞腾而起,未有多时,就跨过了数百里地界,来到了那天火坠落之地,见下方红彤彤一片,倒是都是漆黑之中泛火星焦土,但是偏偏感觉不到半分煞气,似乎这真的只是天火降下,没有任何奇异之处。

  他方才松了口气,可忽然感觉哪里有些不对,细想一下,将玄光一卷,猛然把身躯拔起,去到更高处,这时再往下看,却是心神一震。

  那焦黑沙土起伏勾勒出来的轮廓,分明是一张露着诡异笑容的鬼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