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欲渡玄法先磨心

第三百七十九章 欲渡玄法先磨心

  常载印象之中,这些仙人大多数都是眼高于顶,现在面前这一位却对他如此客气,顿时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那中年道人叹道:“前世相交莫逆,今世特来一望。”

  常载不懂他说什么,只是感觉这道人十分亲近,想到仙宫之事,仰着小脸,两只小拳头紧握着,有些期盼地问道:“道长是来收我做弟子么?”

  中年道人叹道:“我岂敢教授道友,不过这里有一门法诀,乃是道友师长当年所传,今便再转给了道友。”他伸手在常载眉心上一点,后者便发现脑海中多了些什么,并且陷入了半睡半醒之中。

  常载再度清醒过来时,却发现天色不知何时已然变黑了,而那道人已是不见了影踪,仙宫每日进出都有规矩,再不去回去恐要误了时辰了,哎呀一声,忙是往回赶。

  审峒站在那里,看着常载身影渐渐远去,这才转过身来,对着一处无人所在打个稽首,道:“魏掌门有礼了。”

  魏子宏袍袖飘摆,自虚无之中走了出来,还有一礼,道:“审掌门,你也来了。”

  审峒道:“我与韩道友当年格外投缘,此次他再度转生,却是有望入道,只是其中有些波折,故来相护,不过想来是审某多事了。”

  魏子宏笑道:“哪里话来,审掌门当年也曾在恩师门下修道,又与韩师弟是至交好友,说来也算是自家人了,况且道友身为一派掌门,却还亲自前来护持,魏某还要谢你一声。”

  审峒沉声道:“魏掌门,审某以为,韩道友本来资质也是不差,是他少了一分持道之心,今世重来,若不先带了回去,而是令他经历一番尘世历练,说不定对他反是好事,”顿了一顿,他又言:“说来审某非是昭幽门下之人,这些冒失言语,还望魏掌门不要见怪。”

  魏子宏感慨道:“审掌门能说这番话,足见情谊,魏某又哪会见怪。”

  实际他这次虽是奉张衍之命到来,但却并不是要将这位师弟的转世之身接回,而是在此稍加看顾,不令其失却性命,这里面的意思他也是明白的,就是要用凡尘诸事打磨其心,这才不至于重蹈前世覆辙。

  柏国都城种城之中,柏国国主做了一个梦,他听得类似女子轻笑的声音传来,却不是自己熟悉的任何一人,心中有些奇怪,左右一望,发现身边没有侍卫,呼喊几声,也没有人来,就拿着弓箭跟着那声音过去。

  不一会儿,来到了后苑之中,却见花草丛之中,有一头怪模怪样,似鹿似牛的怪物在那里嬉戏,并肆意啃食周围的奇花异草。

  他一见之下,不由大怒,抄起弓箭就射。

  那怪物一个跳跃,却是躲了过去,这时他这方才发现,此兽背上还站着一个小人,并拿起弹弓对着他一射,霎时正中他额头。

  柏王啊呀一声,一个激灵坐起身来,却发现这原来只是一场梦,然而他觉得额头上疼痛不已,立刻唤人拿铜镜来照,却发现那里一个红斑。

  他也是惊疑不定,当即摆驾前往神庙祭拜,然而神君却没有丝毫回应,这更是令他不安,不得已找了许多祭官过来解梦。

  有祭官以为,是上天对国主的警示,国主做了对臣民和上天不敬之事,不过这只是小过,所以派了神使过来入梦警醒。

  又有祭官言,说这是有小人坏国,需得君主审察自身,亲贤民而远小人。

  但亦有祭官认为,有异兽生后苑,此是国疆添物的吉兆,大可不必为此烦恼。

  总之是众说纷纷,却没有一个可令柏王满意的。

  这时有人过来出了一个主意,道:“君上,种下所设仙宫之中,有一孩童名唤‘移甘’,能辨吉凶,解梦境,不如请他来一见。”

  柏王听到后,立刻命人把这个小童找来,并问起此事。

  移甘开始还是瑟瑟缩缩,可是当问起解梦之事后,他却是双眸变作玄色,眼瞳隐去,好似陡然变作了一个人,用深沉嘶哑的语气言道:“此物名唤朝鸣鹿,又叫食梦兽。专以富贵之人的梦境为食,待其饱腹之后,自会退去,无有什么妨碍,可若是有人对它不敬,或者试图伤害此兽,那么其就梦境食完后,便会开始吞食人之识忆,那么此人将再不记得身边任何一人乃至自己名姓。”

  柏王听了不由大惊,他可是拿弓去射的,分明已是得罪了这头异兽,急忙问道:“可有办法可解?”

  移甘道:“君上乃是王侯,梦境丰沛,大约要三十日左右才能食完,只要能在三十日内将这朝鸣鹿找到,或是杀死,或是请逐去,那么就可无恙。”

  柏王再问道:“那可否请神君护佑?”

  移甘道:“朝鸣鹿本是海外一位上仙所豢养的异兽,神君怕是无法管束。”

  柏王也是恍然,难怪当日去庙宇祭拜,不得回应,他道:“那莫非要请仙人相助么?”

  移甘道:“君上可记得那朝鸣鹿背上小人么?”

  柏王道:“自是记得。”他下意识摸了摸额头,说来他就是被那小人弹弓打伤的。

  移甘道:“那小人骑于鹿背,便是上天暗示君上,用其就可降伏异兽,但若用不好,那么亦可能对君上不利。”

  柏王皱着眉头,“小人?小人?”他再是一想,这移甘不就是“小人”么?便道:“你可能降伏梦兽?”

  移甘摇头道:“我不能,有人能。”

  “那是谁人?”

  移甘道:“那人名叫常载。”

  柏王未听过这个名字,看了下左右,仙宫管事上来道:“这也是宫中捧盏童子,这小儿平时有驱兽驭禽之能,很是有名。”

  “驱兽驭禽?那也能御使食梦兽了?”

  柏王神情一沉,当即下令道:“传孤王令,将此小儿带了过来,并命其将那食梦兽找了出来,若成,则孤有重赏,若不成,则坠石沉江,全族贬为罪奴。”

  两个时辰之后,常载就被带至王殿之外。

  仙宫管事先是安慰了他一阵,随后道:“常载,如是你能找了出来那头异兽,君上自有重赏,若是找不到,可要拿你和你父母问罪!”

  常载心有畏惧,不得不依令行事。

  他有一桩本事,只要在脑海之中存想某一种飞禽走兽,那么哪怕从未见过,也能将其唤了过来。

  过不许久,听得一声鸣叫,却见那食梦兽身影已是浮现于脑海之中,知道已是找到了正主,正待要将其唤了出来时,却见这异兽在那里留泪不止。

  他有些好奇,便以心念相问,顿便知道了此中前因后果,不由心生不忍,可要是他一个人的事,那么也就将之放了,但父母也要受到牵连,他却不能不这么做,这时他忽然想了一个主意,便找了那仙宫管事,提出了一个要求。

  仙宫管事不置可否,叫他在原处等着,随后便来到柏王驾前,道:“君上,那小儿已是找到了那朝鸣鹿,说是自己可以将之唤了出来,只是他恳请君上将这异兽放了,他可说服此兽退去。”

  柏王很是不满,不悦道:“区区一个捧盏童子,也敢与孤家讲条件?”

  仙宫管事道:“君上,臣下以为可以如此……”他凑上来小声说了几句。

  柏王道:“甚好,就如此办。”

  仙宫管事回得常载处,道:“君上已是应允了,只要你让这头食梦兽在国主出现面前,并跪伏认错,答应日后再也不来,就放了它回去。”

  常载听了很是高兴,把眼闭起,过了一会儿,再睁开时,那食梦兽已是凭空出现了面前。

  仙宫管事心下吃惊,面上却不动声色道:“你随我来。”

  常载跟着他入了王殿。

  柏王看向朝鸣鹿,道:“你愿认错否?”

  朝鸣鹿发出了一声鸣叫,随后四蹄跪伏了下来。

  柏王恍若没有看见,再问:“你愿认错否?”

  常载刚想要说朝鸣鹿没法开口,但被仙宫管事上前一拦。

  柏王这时已是问过了第三遍,阶下当即有臣子出来道:“这畜生拒不认错,恳请君上下谕,将之宰杀了。”

  柏王面无表情道:“准。”

  大殿之内有散修所布禁制,根本不怕这朝鸣鹿再逃走,当即有侍从上前,乱钺齐下,将这异兽劈死当场。

  常载万万没想到是这个后果,一下愣在了那里,随即愤怒起来,仿佛感受到他心意,肩上铁翎玄鹰一下飞起,然而还没等它到了高处,却有一箭如电射来,霎时将它身躯穿透,哀嚎一声掉下来。

  而台阶之上,一个金甲侍卫面无表情放下弓箭。

  常载毕竟还是个孩童,见状哇的一声,冲上前去,满脸泪水将玄鹰捧起,发现曾经有力翅膀变得虚弱无比。

  仙宫管事问道:“君上,这小儿如何处置?”

  柏王犹豫了一下,道:“先关起来吧。”

  他虽是不喜常载,但不知道自己日后是否还会遇到这等事,那到时说不定这小儿还有用。

  常载立刻被侍从带了下去,并囚禁在了一间狭小石室中,他抹着眼泪,抱着膝坐在那里,时不时抽噎一下,小脸上满是悔恨。

  良久之后,他听到一声叹息,却发现白日所见的中年道人却是又站在了眼前,一下站了起来,擦去涕泪,道:“道长?你怎么在这里?”

  审峒看着他道:“你可知今次之事,自己错在何处么?”

  常载想了想,低头道:“我不该信管事和君上的话。”

  审峒沉声道:“不对,你错在你只是一个捧盏童子,却偏去与君王讲道理。“他缓缓而言,仿佛想将这番话印刻入常载心中,“这世上是先有力,而后才有理,你一个稚龄小儿,无权无势,便是欺你,你又能如何?假设你是一国之主,背后有百万臣民,那柏王当会慎重对待你之言语,若你是天上神君或者入道之人,那柏王就不敢违逆你之意愿!说到底,还是因为你自身无力!若得力,则可一言动天地,一语惊鬼神!”

  ……………

  ………………

  /sougou/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