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八十一章 诚道当可解困束

第三百八十一章 诚道当可解困束

  柏图此番回来看望族亲,距离回转还有段时日,故此还不急着去把常载放出来。

  在停留了月余时日后,他终是准备启程,这才交代底下之人去把常载带了出来。

  石府之中,常载盘膝坐在那里,尽管他现在才十岁出头,可此刻看去,已然是像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了。

  此刻他正在每日吐纳之中,不过近段时日,他感觉气息渐满,好似到了一个瓶颈无法突破。

  在这里一待六年,与世隔绝,倒是把耐心磨练了出来,此刻遇到难关不觉苦恼,反还跃跃欲试,因此照此前经验,一旦突破过去,功行就将会有一个极大进展。

  就在准备设法攻克此关时,眼前人影一晃,审峒再是出现在了眼前。

  常载立刻站了起来,高兴道:“道长,你来了,我这里正有一个疑问请教。”

  审峒却道:“你这几日不必修行了。”

  常载吓了一跳,道:“道长,这是为何?”

  审峒道:“你功行渐满,已可开脉,再过几日,就可以出去了。”

  在他推动之下,韩佐成已是走上了另一条路,但将来怎么走下去,还是看他自己了。

  “开脉?”常载先是一阵迷茫,随即露出惊喜之色道:“我可以出去了?”

  审峒先是解释了一下何谓开脉,随后道:“来接你之人稍候便会来,你等着就是了。”

  常载听得他确认,忍不住在原地蹦了一下,这六年来审峒来过多次,主要是指点他修行之上的难题,并还送来许多增长见闻学识的书册,只是从来没提过救他出去,现在听到此事,差点忍不住要欢呼出声,毕竟任谁也不愿整日待在暗无天日的地方。

  审峒将一根发髻束带递来,道:“此物你拿着,里面有你一切出去之后可以用到之物,待到要用时,只需拿了下来,以内气灌入便可。”

  常载接了过来,拉了一拉,就把头发抓住,随意一束。

  审峒道:“你此刻气机完满,若是出去,定会给人发现不对,我会替你略作掩饰。”说着,他口中开始念诵一篇法诀。

  常载开始还认真听着,可是过去片刻,就觉得异常困顿,昏昏欲睡,待到最后,终于坚持不住,躺了下来呼呼大睡起来。

  待得清醒过来时,发现光芒有些刺眼,身下则有些颠簸,只是眼睑上似贴着什么舒适清凉东西,十分舒服,稍稍眨眼,就适应了几分,用手往脑后摸了下,见那束带还在,放下心来。

  他坐起身,朝四下一打量,却是发现自己躺在一辆宽敞车厢之上,不远处则坐着一名正在打盹的侍女,这时察觉到动静,她一抬头,见他醒来,喜道:“郎君醒了?”

  常载还未说什么,侍女就又转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就捧了一碗香喷喷的热粥进来。

  修士在不曾开脉前,后天水谷之精仍是异常重要,常载被囚禁时,柏王没关照怎么处置他,下面之人也不想将他饿死,可也别指望能吃到什么好东西,多是难以下咽的粗粝谷糠,除此外,就是审峒时常给他的苦涩丹丸,现在望见那黄灿灿的浓稠米粥,里面还夹杂着细细切碎的肉丁,一股肉香直往鼻端里钻去,不觉咽了口唾沫。

  侍女轻笑一声,道:“郎君在石室囚禁六载,身体虚弱,且先慢用些肉粥,补养身体。”随后他将这碗放了下来,“郎君请慢用。”就福身退了出去。

  常载一见她出去,迫不及待端起碗来,拿着瓷勺呼噜噜吃了起来,一碗吃尽,他却更是饥饿了,本还想再添几碗,可唤了那侍女进来后,其坚决不让,说是他身体尚虚,上来不可多食。

  他也是无奈,好在六载囚禁时光,忍耐力着实强了不少,强压下那股饥饿感,打听道:“这是去哪里?”

  “这个问题我来回答常郎君。”伴随着此声响起,一名唇上蓄须的年轻人掀帘走了进来,并道:“常郎君,可还认得我否?”

  常载看了看他,道:“柏公子?”

  柏图哈哈一笑,道:“是我。”

  他挥了挥手,令那侍女退了出去,随后一撩袍袖,在常载面前坐了下来,“你忤了王上之意,又在殿上纵鹰为恶,本来王上要是将你囚禁一生的,不过此次本公子回来看望族亲,听闻此事后,怜你本事,故在王上面前求情,这才将放了你出来。”

  常载讶道:“这么说来,是柏公子救了我?’

  柏图道:“正是,不过本公子救你却也不图你谢,只要你替我做一件事便可。”

  “何事?”

  柏图笑了笑,道:“不急,待面见老师之后再谈。”又看了看他,道:“我观你身体虚弱,便传你一套呼吸法门,你修习之后,自是能知道好处。”他从袖中取了一本册子出来,摆在上面,用手指敲了敲,随后就起身出去了。

  常载拿起一看,却是撇了撇嘴,这是一篇炼气之术,但与一气清经比起来却是差远了,他看了几眼,就扔在一边了。

  他摸了摸束带,灌了一丝内气过去,感觉自己能看到另一个不在眼前的所在,稍稍检视了一下,发现这里收纳着一应开脉所用的外药,只是自己要寻个机会,就能开脉破关,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车马在行走一月后,在一处高峰之前停下,随后常载跟随着柏图登山而行,来至一处门前栽种雪松的道观之前。

  柏图先是入内,过得许久,他才被唤了进去,却是见到了当年来仙宫选徒的那名道人,他这些天了解了不少事,知晓这一位息怡道人就是柏图老师了。

  息怡道人上下看他几眼,见其虽然被囚禁了几年,可却精神尚可,没有一点颓废之状,除了皮肤略显苍白外,倒也是眉清目秀,颌首道:“你这少年郎倒是一表人才,柏图未看错人。”

  常载道:“多谢道长夸赞。”

  息怡道人呵呵一笑,道:“柏图说你擅长御使飞禽走兽,那你可能使唤蛟鳞雀么?”

  常载道:“回禀仙长,只要近处有蛟鳞雀,小子就能做到此事。”

  息怡道人道:“若我要你用此禽鸟攻袭胶牛群,你可能做到?”

  常载想了想,道:“这等雀鸟桀骜,若是这样,恐怕需小子亲自骑乘御使,最好还是晚上。”

  柏图在旁忽然插言问道:“为何要晚上?”

  息怡道人摆了摆手,道:“晚上胶牛目力弱,无法望见太多同伴,胆气不壮,更易受到惊吓,此议是对的。”

  柏图躬身道:“老师英明。”

  息怡道人对着常载抱以温和言语道:“近来我需对付一群胶牛,你若做好了此事,我自会带你入得道门。”

  常载低下头去,道:“谢谢道长。”

  息怡道人点头道:“下去吧。”

  常载当下一揖,就跟着一名道童退了下去,一路上却是沉默不语。

  他年纪还小,没有经历过世事,但是在被柏王骗了一回后,却是对谁也不敢轻易相信,且在读过审峒给他的各种史书典故后,更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孩童了。

  在仙宫之中他就知道,这些仙长大多只有两个弟子,不可能再多了,现在这个许诺其实是空口白话,其实他也不在乎这个,而是害怕这背后的东西。

  明明只需要一点小利就可让他效命,这位仙长却用这等根本无法实现的许诺,显然是根本未去考虑过兑现,这一番细思下来,他却有些不寒而栗。

  他不由暗下决心,一定要设法逃离此处!

  下来数月,息怡道人一直没来找过他,仿佛忘了此事,直至某一日夜晚,他正打坐之时,忽然有道童前来相唤。

  他知道事情终是来了,稍稍平复了一下紧张心绪,就稍作收拾了一下,跟着那道童出来,一路来至道观前方,见息怡道人与柏图还有另一个少年站在一驾飞舟之上,正要上前行礼,息怡道人摆摆手,道:“时间紧迫,就不必拘礼了,快些上来吧。”

  常载快步到了飞舟之上。

  飞舟立时腾起,往天中腾起,不过他也曾经乘鹰飞驰过,倒不曾露出慌张之色。

  一路上息怡道人并不开口说话,是以诸人皆是默不作声,气氛很是压抑,常载一个人被囚禁了六载,早已耐得住寂寞,此刻倒无任何不适。

  飞驰一个时辰后,飞舟缓缓停下。

  息怡道人这时睁开眼,带着些许威严望来,道:“常载,你附近就有蛟鳞雀,你可试着唤来。”

  常载道了声是,他于心中一唤,不多时,就听得振翅声响,一头身长丈许的斑羽雀鸟飞了过来,并在飞舟四周转着圈。

  息怡道人点点头,道:“不差,你果有本事。”

  常载道:“仙长过誉。”

  息怡道人指了指远处一处朦胧山谷,道:“那胶牛群就在下方,你且下去将他们驱逐开,那便是大功一件。”

  常载道:“是,仙长。”

  息怡道人放缓语气,道:“我先前承诺,仍是作数,去吧!”

  常载上了船舷,往外一跃,就跳到了那大雀背上,大雀却是十分顺从,再转了一圈后,就往那山谷方向飞去。

  息怡道人见他远去,回过头来对两名弟子道:“那灵乳千年才得一出,等拿到手,你们未来就有望跻身上境了。”

  柏图和那少年都是躬身道:“多谢恩师提携。”

  息怡道人又道:“只是此物能重塑人身根基,提升我辈修道人资质,不知多少散修觊觎,故此事万不能泄露出去,待那小儿驱开胶牛群,你们知道该如何做,图儿,望你不要顾念以往交情。”

  柏图冷静道:‘老师放心,弟子知道轻重。”

  他与常载虽算是旧识,可为了自己的道途,那也只能选择对不起了。

  何况常载又不是修道人,不过区区一个凡民而已,终究是不能与他相提并论的,而用一个凡民的性命来成全自己,不管是站在王侯公子的立场上,还是修道人的立场上,他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