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八十三章 今生可渡有缘身

第三百八十三章 今生可渡有缘身

  柏图见那几头骆犬上来,不由惊慌避让,所幸他已非常人,动作也是极快,只是身上衣袍被撕烂开来,见到这一幕,他也是冷汗直冒,这灵犬看着身躯不大,可却是能撕烂金石的,要是被咬上一口,那手脚定是不全。

  就算他已是入了道途,可还是未曾开脉,至多气力比常人大许多,对付几头灵犬也没有什么胜算,特别是还有常载在上什面,难说这四周会否还有什么东西。

  对了,常载!

  他想到这里,立时反应过来,这几头灵犬本是自家豢养,不过是被常载蛊惑了,只要解决了其人,那么危机也是迎刃而解。

  他疾退几步,自怀中抓出一把符洒了出去,那几头骆犬顿时身躯一滞,好似被什么东西缚住了,行动之间变得缓慢了不少。

  这些符都是束身符,乃是平时用来对付山中的凶怪野妖的,此符威能不大,仅能将目标困住**个呼吸,但好在他只要这片刻就已足够。

  趁着这空隙,他又从怀中拿出数物,在掌中攥了一攥,便抖手一掷,就有数道白光奔着台上而去!

  他身为散修弟子,身上可没有什么克敌制胜的法器,息怡道人仅有几件法宝也是请人祭炼的,这还用了不少积蓄,自不会多余到交给弟子,这不过是稍加祭炼过的飞蝗石,但以他此刻千斤之力打了出去,也足可裂石碎金。

  常载站在那里没动,那飞蝗石上来,在离他还有丈许之地时就仿佛撞上了一层无形屏障,咔嚓一声,碎裂开来,哗啦啦散了一地。

  现在他已然成功开脉,先前就在周围布置下了阵旗,自是不怕这些东西。

  柏图见是飞石无功,不由大惊,随即忽然想到一事,眼中浮出惊惶与不信之色,“莫非你已开脉不成?”

  常载对此没什么好隐瞒的,道:“不错。”

  柏图本来还把常载视作为凡人,随时可以取其性命的小人物,哪知道转瞬就凌驾到了自己头上,这让他着实接受不能,只是再怎么不能接受,这也已然是事实了。

  他打了哆嗦,转头就跑,要是等到那几头骆犬挣脱出来,恐怕就走不掉了。

  他已是盘算好了,等出去之后找到自己师父,再回头对付常载不迟,后者纵然开脉,也不可能是自己师徒三人的对手。

  只是来时容易,去时却难,他发现自己跑了半天,却怎么也走不出去。

  尽管进来时是跟着骆犬的,可他总算也是修道之人,走过的路绝然不会忘,现下这等情况却是让他心中发慌,可是他此刻拿不出任何解决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跑。

  常载看着柏图在距离自己不远处兜来转去,却始终没有出去多远,心中松了一口气,暗道:“这阵势果然是有用的。”

  此时等着柏图慢慢耗用完力气才是最好,但是他不确定息怡道人会否到来,所以只能尽快解决了。

  他在束带之上一摸,拿了一张金箭符出来,他同样没有任何法器,只能靠此伤敌。

  实际阵旗是有此能耐的,不过他方才上手,也没有多少内气可以掌御,能布置开来已算不差了,用以攻敌却是不用想了。

  他将符纸对准柏图所在,往外一扔,正中其背后,柏图哎呀一声,往前一跌,这时那些骆犬也是摆脱束缚,上来各是咬中他四肢,顿时令其失去了逃跑之力。

  柏图大惊失色,高呼道:“饶我,常载,是我救了你出来的,若不是我,你还在囚室之内受苦!”

  常载拧眉道:“可也是你,方才要取我性命!”

  柏图辩解道:“我也不想如此,可我是奉师命拿你,师命难违啊!况且我并未当真取了你性命,你只要放了我,我还可说服师父不再为难你。”

  常载犹豫了一下,随即坚定起来,道:“我若留你,便是犯蠢,对不住了。”

  他将一张夺神符拿了出来,对准柏图一照,过有几个呼吸,从上面射出一道灵光,就将其神魂从身躯之中拽了出去。也不知道带到哪里去了,通常未曾开脉之人,对此符几乎无可抵挡,柏图头一耷拉,那没了生息的躯体就无力趴伏在了地上。

  常载怔怔站了片刻,过了一会儿,他猛然记得柏图在外间还有还有一个同门,便用心唤得一只雀鸟出外查探。

  然而那少年却是个机灵之人,见柏图久久不出,却并没有下来找寻,却是转头走了。

  此人不入阵中,常载可没本事把他如何,因为害怕息怡道人追上来,所以当即出得地穴,乘飞鸟撤走,同时派遣几只灵禽在后面飞转,要是有动静,就立刻下去布阵躲藏,不过一连过去十数天,始终不见息怡道人过来,他这才稍稍放下心思。

  只是他现在却是一阵迷茫,离了柏国,自己该是往哪里去呢?

  他本想回得夹山,可是一想,要是把息怡道人引了去,那恐怕就连累父母了。

  不过审峒早是说过,他父母那里自有其照应,那么不去反是无事,只是这几年不见,心里也是十分想念,最后想了想,唤了一只禽鸟过来,执笔写了一封书信,用纸卷儿绑在鸟腿上,叫其送了回去。

  他看着这鸟儿远去,转过身来,就带着那几只骆犬,朝着茫茫群山走去。

  眨眼又是六年过去。

  一座面向湖泽的石崖之上,横着开辟出来一排洞窟,外面是一条狭长石台,以一排朱漆栏杆相护。居中石室之中,常载穿着一身葛袍,坐在其中。

  前几日他已是入得玄光之境,浑身气机勃发,故是远远望去,身上笼罩着一层光晕。

  审峒给他的束带之中只有开脉之药,所以这几年来,他所用一切修道外物都是自己寻得或是从一些散修那里交换来的。

  不止如此,便是他身上所穿,日常所用,也是自己亲手编织打造的,当然,他有灵禽走兽为辅,又有修为在身,自不会像寻常人那么辛苦。

  “常道友可在?”

  随着外间传来一个声音,进来一名圆脸短眉的修士,看着就是一幅精明之相,见了常载之面,他惊讶之色溢于言表,拱手道:“啊呀呀,原来常道友入了玄光之境,恭喜恭喜。”

  常载却是没好气道:“知为道友,你这模样也是太过虚假了。”

  知为嘿嘿一笑,毫无被揭穿的尴尬,道:“哪里哪里,却不知在下要那件羽衣可曾好了?”

  常载道:“道友所要之物,早已备好。”

  他伸手一拿,就自束带之中取了一件赤翎羽衣出来,此物作赤红之色,下缀青蓝晕色流苏,华美鲜艳,还有御火避水之能,此物是他以数十只灵禽相助编缀而成,很是费了一番功夫。

  知为将羽衣拿来,揉捏了几下,感觉十分坚韧,不禁欢喜道:“有了这东西,雉娘娘定然满意,我就可从她处求得一头珍禽做护法了。”欢喜了半天,他一拍脑袋,自袖中拿了一物出来,“我在崖上用了百多天才采集到得万余银巢丝。”

  常载忙是接过,也是大喜,心道:“有了此物,这两日就可着手祭炼护身法宝了。”

  他虽到了玄光境,可直到现在,也没有护身法器,故一直想着自己祭炼一件,其余物事已是备妥,却是就缺这些银丝,现在总算凑齐了。

  他这些年因为息怡道人之故,一直不敢回去家中,只能书信往来,而等到法器一成,那就再也无需畏惧此人了,还有柏王囚禁了自己六年,这笔账也该好好算一算了。

  待把知为送走,他便封闭洞府,布好了阵旗,迫不及待就回了内室之中着手祭炼。

  两月之后,听得洞府之中一阵清鸣,而后一道玄光冲起,就往柏国方向飞遁而去了。

  玄渊天,清寰宫。

  大殿之上,魏子宏正在向自家老师禀告常载近况,末了他道:“恩师,韩师弟此世心志甚坚,我与审师弟特意给他留了一个大敌,却是迫得他功行精进甚快,弟子以为,如今韩师弟这副样子倒是难得的求道种子,不妨待他功行大成,有缘斩去凡身之后再点开识忆。”

  与汪氏姐妹不同,韩佐成前世是在师门及同门督促之下方才修持到元婴境界,自身并无什么求道之心,只想着安稳渡日。

  而这一世,其在入道之前就吃了不少苦头,求上进的心思却是强烈多了。

  魏子宏担心的是,要是现在回复了前世记忆,说不定就会故态复萌。

  张衍笑着摇头,道:“你等所盼者,无非是想佐成变成你等所期愿之人,可却未曾想过,若是如此,他便不是他自家了,为师身为师长,固然愿看到你等个个有所成,可若佐成仍只愿安享一生,那也无甚不妥,有为师在此,总不会断了这份师徒情谊。”

  魏子宏一个躬身,道:“恩师,这却是弟子想得差了。”

  张衍笑道:“你一片爱护同门之心,为师又岂能不明?为师也不是不知变通之人,我辈修道人根基尤其重要,前世佐成方入道途,便已气沮,到了后面,纵然他自己有心振作,也是无力登攀了,故是今次令你下界,助得他一助,待得他功行渐成之后,你再将带他到为师面前来便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