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九十二章 身关易行心生障

第三百九十二章 身关易行心生障

  方自如这一行人说说笑笑往前行去,常载身处其中,一路听着他们说些修道界中的“传闻秘辛”,也是津津有味,

  其等所说传闻有些在瑶阴派中是是详实记载,并非是其等口中所言的那般,不过他怎么觉的,反而听着这些似是而非的东西更是有趣呢?

  不久之后,众人就到了三派第一个设下的关隘之前。

  不过这些障碍都不是真正用来阻人的,此就如同凡间灯谜一般,只是增加一些乐趣,或者令一些自认有实力修士与同辈之间小小较量一番,不用彼此针锋相对,也免得伤了和气。

  要是你不愿意由此而关,大可飞遁过去,也没人会来阻拦于你,不过人人都在下面,你却遁走,那分明就是承认自己不能过关,难免会遭人看轻。

  此来观摩斗法盛会的以低辈弟子为多数,年岁哪怕放在寻常人都是不大,自然都不肯做这等丢脸面之事。

  常载看了看,这里所出题目,大多数是考验功行还运转法力之能,倒也没什么难的,不论是宗门弟子还是散修,只要你根底不是太差,花些时间,都能过去。

  只是有些则需数人齐心,比如有一关乃是拦海石,一人是撞不开的,需得几人同时发力才能破关。这里结伴同行自然好过,单来独往之辈就只能耽搁些许,另行找人合力施为了。

  方自如因为早前参加过三派斗法盛会,心中有数,故是他们这一行人轻松连过数关,来到一处廊屋之内,出了这里,再过去就是通海大山,这等时候,每人得了三派执事递来的一枚玉牌,正面有三派篆文符章,背面是龙纹绕云图,龙身鳞须俱全,看着颇是精致。

  方自如关照众人道:“诸位万勿把此物弄丟了,我等非是宗门弟子,又无长辈带领,全凭此物才能入得大海山观摩那斗法比量,而待此场盛会一了,还有另一面玉盘赐下,这两物相合,里间就会现出一篇法门,若是有机缘的,不定能得一篇上乘法诀。”

  众人一听此物这般重要,并且可能还有法诀在内,都是惊呼一声,十分郑重小心地收好。

  散修现在最缺的倒不是修道外物了,而是功法要诀,这些东西可不是能随意到手的。

  常载也是将此收好,虽他不需法诀,可此物显是一个凭证,却是不能遗失了。

  下来他跟着众人往前行,顺利到了廊屋之外的海滩之上,这时一抬头,不觉呼吸一滞。

  站在这里,他才觉得那通海大山之宏伟,上连天隙,下驻海壑,那巨大青影仿佛随时会朝他所之地倾倒过来。

  忽然眼前一花,只觉山中有成片白点飘荡过来,仔细一些,却见是成群仙鹤到来,个个都有丈许之大,并在众人面前翩跹落下。

  当即有修士翻身坐了上去,那大鹤一声长唳,就振翅腾起。

  方自如也道:“诸位,这仙鹤会带我去往山壁之内,我等就在山中再会了。”

  常载眼见一个个都是乘鹤飞去,也是走向了一头仙鹤,只是他感觉其格外有灵性,不是到了面前,没有立刻翻身上去,而是拱了拱手,客气道了一句,道:“有劳道友了。”

  那仙鹤注视他片刻,传出一个温和女声,道:“尊客请上座。”

  常载也不觉奇怪,瑶阴派中就经常用这些灵禽往来,似这等开了灵智也是不少,他上得鹤背,便觉身下一轻,随后拔地升空,往那通海大山而去。

  仙鹤如箭飞掠,大约一个多时辰之后,方才接近了那大山,并到了一处自山壁外挑出的平台之上落下,那仙鹤道:“尊客往里走就是了,里间自有侍从接引。”

  常载道了声谢,见山壁上开辟出一个开阔甬道,两边都石人捧灯,脚下铺设玉石大砖,十分平整,他走入进去,只是一刻之后,就过去石壁,来到一处山谷之中,此是山中之山,亿万明珠如星辰照下,耀及诸角,恍见晴日,阁楼宫观沿山壁凿建,如阶而攀,层层而上。

  这时他袖中牌符一亮,却是自行飞出,而后悬在一处楼台之上一动不动。

  他当即飞纵而上,到得其中,发现是一处足可容十余人的宽敞阁室,内处有玉珠帘石屏风相隔,案榻席座,盘盏漆器,皆是描摹有鱼鸟花枝,无不精丽华美。

  阁中早有侍女等候,见他进来,上来一福,道:“尊客,可要换一套摆设么?”

  “换摆设?”常载一问,才知此回来观法之人来自不同地界,有些可能是异类,有些则有不同癖好,若对此间所用不满意,大可撤了换过。

  他瑶阴派中虽也是用度不愁,可却从来没这么讲究过,便摆了摆手,道:“不必了,你们都下去吧。”

  侍女欠身道:“尊客有事唤我等便好。”说着,就一起告退出去。

  常载先去那地火暖池中沐浴了一番,出来后在那舒适软榻之上坐下,只觉阁内几盆鲜艳花卉香气盈鼻,熏人欲醉,心里却是暗暗心惊,感觉此处十分消磨意志,要是长久沉醉此中,自己还能剩下几分修道之心?

  他一想到这里,顿时坐不住了,起得身来,照着阁楼之后的一条通道而行,沿着廊桥过一条栈道,再穿一帘瀑布,过去之后,眼界顿时大为开阔,这里是一个无比广阔的洞厅,看去似是整座通海大山都被凿空了,内壁却是形成一层层盘旋而上的环壁,无论你身处哪一个位置,都可将洞厅中央发生的一切事看得清清楚楚。

  他暗暗点头,,看去这里就应当是斗法观台了,也只有如此广阔的地界才能容纳可飞天遁地的修士比斗了,要是逼仄地界,难以往来纵驰不说,一些手段也施展不开。

  此刻还未斗法,这里也并没什么好看的,正要离去,这时忽然听得一声悦耳声响,循声一看,却见几个年轻男女在那里席地而坐,身前摆着酒杯盘盏,而一头梳飞仙髻女子正在那里拨弄箜篌,那音声如珠玉滚盘,滴水落涧。

  他不懂音律,静静听了一会儿,便就转身回去了。

  此间人尚稀少,他未曾打招呼,那些人却是留意到他。

  “观那位同道气度不凡,与我等境界也是相当,也不知是否是此回前来与我等比斗的?”

  有人猜测道:”不会是哪个大派弟子吧?”

  “哈哈,道兄怕是走眼了,此人是从土戌位出入的,应该只是散修罢了。”

  那人不服气道:“那又如何?散修之中不乏出类拔萃之事,尤其我等功行尚浅,若不仰仗师门所赐法宝,只凭功行可不见得能胜过杰出之士。”

  有人不在意道:“管他如何,平日清修辛苦,难得这般盛会,抓紧享乐才是。”

  众人皆是拍掌称是,过有一会儿,妙音又是响起。

  常载把四周转了一圈下来,到了傍晚时分,才是转了回去,却正好撞见方自如等人,由于几人牌符乃是一起得来的,所以居处彼此挨着。

  方自如见他一派悠闲模样,有些发懵,道:“常道兄莫非早就到了,你路上未曾遇得阻碍么?”

  原来诸人上来时可并不顺利,同样遇得关隘,到处是阻人藤蔓不说,还有些微元磁之力,难作飞遁,只得自己寻路攀越上来,因路上还有迷阵相扰,虽不算什么危险,可仍是费了好一阵劲才到了此间,可以说得上甚是狼狈。

  众人在得知常载居然什么事都未曾遇上也是吃惊羡慕,最后只能归咎于他运气好了。

  常载心中明白,应该是那仙鹤接引直接把自己带上来了,这才绕开了那些屏障。

  此刻已是晚宴之时,方自如出言邀他同饮。

  常载也没有拒绝,来至饮宴所在,方才坐下,只听得轻鼓一响,一盏盏宝莲瓷盆随云气飘来,落至花瓣流淌的溪水之中,再至众人台座之前徘徊,只是这些宝莲瓷盆未曾打开之前,谁也不知里面盛放的是什么珍馐美味,

  这时有人一伸手,拿了一碗上来,方才打开,就有阵阵香味溢出,往里一看,却是一碗浓稠香粥,谷粒粒粒饱满晶莹,散发玉色光泽,上面还有一丝丝热气氤氲散开,未曾食用,就能感觉到其中的软糯香滑。

  方自如眼前放光,道:“费道兄好运气啊,这可是英谷穗实,有补气增功之效,听闻此谷乃是太昊派几位元婴长老亲手栽种的,好似每年也不过得也不过百来缸,除了自己门下弟子食用,流传到外间的更是少了。”

  众人一听,顿时羡慕无比,也是自去取了一只莲花盘上来,纷纷将之打开,看是否一样有惊喜。

  说来有些修士玄光之境已然可以辟谷,不过这些可不单单是美味,服食还有莫大好处,自然人人趋之若鹜。

  足足一个多时辰,众人才兴尽罢宴散去。

  常载离宴之后,却是没有回得宿出,而是去了外间石台上打坐了一夜。

  距离正式比斗还有半月时日,下来一连十余天,他都是如此渡过。

  这一日,他用功回来,却见魏子宏坐于蒲团之上,讶道:“魏掌门?”赶忙上前一礼。

  魏子宏笑道:“这几日住下来如何?

  常载摇头道:“这里多是尽情享乐之人,不像我辈修道所在。”

  魏子宏看他一会儿,笑道:“师弟能如此想,却是过得这一关了。”

  常载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莫非……这也是一关?”

  魏子宏淡笑道:“我辈修行,不进则退,若是被这些声色之娱消磨了道心,耽于逸乐,那只会越来越习惯于此,进而荒疏了功行。”

  常载一想,却是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他虽然对此有所警惕,可近两天功课却是不如先前那么勤勉了,有些敷衍了事,这也是周围所有人都是这般悠闲疏懒,所以他才跟着有所松懈了。

  魏子宏感叹道:“师弟,海上多风浪,你等这些时日所见诸物,无不在三派修士遮护之下,其等靠得什么?靠得乃是自身神通法力!若无这些,眼前一切,不过沙垒之塔,一推便倒。”他看着常载道:“想必你已是明白了,下来几日,好好观摩比斗吧。”言毕,他站了起来,就往外走去。

  常载也是跟着站起,随手两手抬起相合,对着魏子宏离去身影深深一揖,“多谢师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