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过去磨砺一慧生

第三百九十三章 过去磨砺一慧生

  几日之后,通海大山之中斗法盛会开启,并一连比斗了月余时日。

  不过这仅仅只是开始。这场斗法大会至少要持续一年以上,只会长不会短。且说是三派比斗,可实际上与会之人远远不是三派,最先开始入场的都是一些远到而来的散修或是小宗修士,此辈到此,一是出自磨砺自身的目的,二就是想从三派手中得来许多事先允诺的好处。

  这些时日来,常载几乎每一场同辈比斗都不曾错过,看了下来,只觉获益不少,特别是一些各路修士层出不穷的手段,也是让他大开眼界。

  他以前修行,只限在某一地界,接触的同道其实并不多,不知世上竟还有这么多功法道术。

  他感觉自己以往有些小看这些同辈散修了,毕竟此辈为了获取修道外物,有很多时候必须与异类乃至同道争杀,不提道法修为,只论斗战经验的话,可是十分丰富的。

  为此他每回看罢回来之后,就与方自如等人互相讨论比划,设想如果自己在场中,面对对手这般出手又该如何应对。

  方自如等人虽也是散修出身,可若不动用法宝,单纯说及斗法之能,可却不见得比他弱多少,甚至在短时内还可能强过他,但若长久拖延的,至少他认识的这些人中没一个可以耗得过他。

  这么说是因为他毕竟修炼的是玄门上乘功法,虽然现在他还不是溟沧派真传弟子,也未立下大功,不能修习五功三经,可所习功法同样也不是散修功法可比,只是入了瑶阴派后,他更注重的是修行,斗战之能自然有些偏弱。

  他猜测魏子宏让自己来此,就是好叫自己知晓这里的短板。

  “再有月余就有三派弟子下场,我辈若要与他们一较高下,那就需在这等时候露脸了,常道友可有兴趣?”

  方自如这几天也是摩拳擦掌,准备下场了,要是能斗败三派弟子,那本该三派弟子获得的奖赏就可归他所有了。

  常载想了想,道:“也好,看了这么多天,小弟也是欲一试身手。”

  方自如哈哈大笑,拍了拍他,转过身道:“还有哪位同道愿意一起试试。”

  来到这里之人,没有几个人愿意空手而归,一个个都是出声应合。

  方自如便就将众人名姓修为及大概出身拟定成册,并递了上去,不过半日,就有三派执事送来了斗法牌符,不过依着牌符所定次序,他们想要下场,还要再等上十多天。

  常载也是不急,晚些下场,所遇到得对手当是水准更高。

  第二日,众人依旧早早来至观台之上。

  本来以为当又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斗战,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一回比斗却是前所未有的短暂。

  对阵双方之中,一方还未来得及出手,而另一方身上忽然腾起一道剑光,只是一闪之间,对面便就败了。

  常载暗暗吃惊,方才斗战,他根本未曾看得清楚,此刻看去,才见卓立场中的乃是一名身着锦蓝长袍的少年,身边有一道光虹环绕飞纵。

  “莫非……这是飞剑?”

  他瑶阴派时,门中典籍内曾有数次提及飞剑之术,印象也很是深刻,只是能掌此术之人皆需独特禀赋,少有人会,没想到今日居然见到了。

  在他猜想之时,那少年人获胜之后却没有离去,而是直接选择继续与人较量。然而第二个对手也没能坚持多久,一个照面就败下阵来。

  随后又有第三、第四个对手上去,然而却是同样为他所败。至于再往后之人,最好也不过坚持了数个呼吸而已,可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那少年剑势一开,显然就无法收手,那人最后却是被斩去了小半身躯,虽有丹药可以活了下来,可若不能治好,那么就休想再往上攀登了。

  方自如神情有些发僵,道:“这……这又该如何胜?”

  他以往只听说过飞剑厉害,却没见识过,现在却是意识到自己掌握的手段几乎没有可以应付的,尤其紧要的,下来他若下场,无疑会和此人对上。

  其他人也是一般模样,看他飞剑绕旋飞驰,都是脸色发白。

  散修之间比斗可别指望有上境修士来看顾,主持评罚之人也未必比他们高明多少,有些时候见得危险,根本不会出手,只是这里有禁阵维护,一有人受重创就会被转挪了出去,不至弄出性命罢了。

  常载也是在想对策,那飞剑往来纵横,飞掠如电,没有上好法宝根本挡不住,且你就算有手段,其若飞遁,你也追之不及,反而只露出一个破绽,就会被其抓住。

  他感觉自己除了固守,似乎没有什么太好办法,

  不对!

  他一转念,自己还有驾驭灵禽走兽之能,若是准备妥当,倒也不是没有机会,且这也严格来说都是他的力量,没有什么不可以用的。

  这时有人出声道:“这人不会是少清弟子吧?”

  然而此语一出,却有一名高瘦修士冷嘲道:“别以为有飞剑在手就是少清派弟子,这人不过是有些御剑天赋,且稍微得了一点流传在外剑诀传授,若是少清弟子在此,尔等根本看不见其出手。”

  出声之人也是哑然,少清派可是玄门大派,其弟子若至,三派同辈恐怕不会有人是对手。

  常载这时忽然转身往外走。

  方自如问道:“道兄哪里去?”

  常载并不回头,挥了挥手,道:“飞剑不好对付,去准备些许手段。”

  他来到通海大山之外,用了数天时间,寻了几种灵禽,并将其等用前生所用的伏兽圈收好,心中这时才有了些底,这才转了回来。

  这时金光一闪,敖通现在他肩头,不屑道:“你何必弄这些无用之物,老敖我若出面,就凭那小子的飞剑,可伤不了你。”

  常载笑道:“敖兄法力太高,小弟若请你出来,却是胜之不武了,“他有些好奇,“听敖兄语气,以往见过擅用飞剑之人了?”

  敖通哈哈一笑,“那是,要说飞剑,以往老爷那手段才叫……”他说到一半,似想到什么,咳了一声,“说了你也不懂,老敖我去打个盹,莫来扰我。”说着,如来时一般,便就不见了。

  常载见它话说一半,撇了撇嘴,径直回去居住,就等着与那御剑少年一战了。

  只他本是以为,那少年正式比斗之前当再无敌手,可没想到,还未等到与之对上,这少年就败在了一名貌相柔弱的女子手中。

  让众人根本想不到的是,那柔弱女子只是祭了一张法符出来,白光一闪,那飞剑就被收去不见了,而没了飞剑,那少年一身本事去了大半,下来几个回合就被击败了。

  方自如等人都是目瞪口呆,没想到这名看似强横的对手就这么轻易被击败了。

  常载眼力较高,却是看出,那少年落败,其实是未曾把剑丸祭炼到与心相合的地步,所以就被轻巧封镇了,这也是其少了正传功法的缘故,若是少清弟子当面,是不可能有这等破绽的。

  他看了看那女子,忖道:“看那路数,倒是广源派的路数,这位也不简单啊,”他心下感叹。“同辈之中,俊秀人杰何其多也。”

  十余日后,却是轮到他们这一行人出战了。

  方自如先是下场,好在他遇到的对手实力一般,缠斗半日,摸清了对方路数,寻到了一个破绽,便就轻松获胜。

  下来又是几个同行之人下场,也是有胜有负。

  不久之后,就轮到常载,他一纵身,就遁光来至场中,往前望去,发现自己对手乃是一个神采出众的年轻人,其人对他一拱手,道:“在下临清观蒋允,这位道兄如何称呼?观道兄神气出众,当也是宗门弟子吧?”

  常载犹豫了一下,他也不知自己当是归属于哪个门派,蒋允却是以为他不便明言,这是很正常的,有些人单纯不想透露自家身份,有些则是因为有仇家,怕遇到麻烦,他笑道:“道友放心,我等说话,外人不会知晓。”

  常载观看了这么多天斗法,当然也是知道此事,他想了一想,道:“在下常载,是自瑶阴派而来。”

  “瑶阴派弟子么?”

  蒋允神色一凝,瑶阴派可是正经玄门大派,溟沧派下宗,祖师是飞升真人不说,门中如今也是有上真坐镇的,虽然他身为低辈弟子并不知道魏子宏乃是太上门下,可只是凡蜕大能名头就足以令他心生敬仰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常载非是异类,要是换了一个瑶阴门下的妖修在此,至多他也就是不热不冷打几声招呼罢了。

  他一拱手,道:“道友请了。”

  常载也是还了一礼,道了一声请。

  蒋允心忖常载实力在自己之上,也就没有客气,当先动手,常载也是祭起玄光迎上,两人当即站在了一起。

  临清观同样也是自九洲渡来,和大派无法比,可在小宗之中,也是颇有名声,只是限于底蕴,蒋允所修习的功法与常载一比,却是差得远了。

  两人开始还打得有来有往,渐渐其就难以为继,数个时辰之后,就出言认输,不过此人甚是豁达,非但不见沮丧,还邀他过后一同饮酒。

  常载也是爽快应下。

  下来一月内,常载几乎每日都要下场与人比斗,自我感觉增益不少,因为次次完胜对手,看去整个人也是多了一股锋锐之气。

  不过再是几日后,当他再一次下场时,却惊讶发现,自己这一回所遇到的对手,却是那名击败御剑少年的柔弱女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