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异力应显斥外主

第三百九十六章 异力应显斥外主

  魏子宏看有一会儿,道:“此僚现在是延重观门下,直接抓拿起来,同道脸面上不太好看,先与其门中长老打个招呼吧。”

  他身为凡蜕上真,在处置界外妖物之时,本来无需在意下面修士的想法,只是延重观以往在对抗玉霄派时出了大力,连掌门李岫弥也因此身死,有这点情分在,当是给予其一定尊重。

  审峒自也知道这里因由,故也没有反对。

  两人身影骤然自原处不见,再出现时,已是落在了通海大山延重观驻地之前。

  延重观留在此间的两名元婴长老忽然得了感应,便匆匆迎了出来,在外一揖,道:“两位上真有礼了,不知两位上真到此,失礼之处,还乞恕罪。”

  两名凡蜕真人一同到来,他们也是心中惴惴,不知这是为了什么事。

  魏子宏稍一点首,算是还礼,道:“魏某与审掌门到此,是有一事与两位商量。”

  其中一名高姓长老连忙一个侧身,作势相请,道:“还请两位上真入内上座。”

  魏子宏与审峒也不客气,随其入了内庭。

  到了里间坐定,就有侍从上来奉茶,魏子宏品了一下,便就放下。

  高长老有数,一挥手,将所有侍从婢女屏退,小心翼翼道:“魏掌门所言之事是……”

  魏子宏直言道:“一年之间,有一妖魔自天外而来,因一变故,其逃脱了日月二神阻截,后落于北海六洲之中,为怕其生事,故是诸派道友便委请我与审掌门到此查问。”

  审峒沉声道:“此番斗法之人中,贵派有一人疑似此僚。”

  高长老闻听大吃一惊,顿时坐不住了,道:“敢问上真,不知是哪一人?”

  能令凡蜕修士出动的妖魔,是什么层次无需赘言,得知此等妖魔竟是在自家门派之中蛰藏,他心里也是紧张万分。

  魏子宏意念一转,当即就有一个少年人的身影在两名长老脑海之中浮现出来。

  两名长老一见此人,却是面面相觑,同时露出迟疑之色。

  另一名贺姓长老艰涩开口道:“两位上真,此事……恐怕弄错了吧?”

  魏子宏一扬眉,目光看了过来,道:“贺长老何出此言?”

  贺长老在他目光注视之下,顿感压力倍增,硬着头皮道:“不瞒两位上真,这位洛英乃是我前掌门转世之身。”

  高长老站了起来,对着两人一揖,道:“这名弟子我等已是验看过了,这事绝无虚假。”

  修道人若是转生,那么其直传弟子,无形之中会有因果感应,而且这等转世之身便不入道,通常每一世也都会专人看顾,并且留下记载,直至某一世适合入道,再接入门中,可以说一直处在宗门眼皮之下,一般来说,是不会弄错的。

  魏子宏道:“哦?是李真人转世之身么?此前倒是一直未曾听闻。”

  高长老一揖,苦涩道:“我延重观势小,前掌门转世之身尤其重要,故是一直对外隐瞒消息。”

  李岫弥转世之身延重观事先不曾透露,是因为延重观在三派之中实力最弱,而且又以妖修居多,仇视之人很是有不少,着实怕被有心人盯上,难以护持周全,故才这般做。

  审峒沉声道:“到底是与不是,把此人唤来一看便知。”

  两位长老对视一眼,凡蜕真人的要求,他们也是无从拒绝,何况他们纵然有信心,但若真是出了问题,也是承担不起,吃亏的还是延重观自身。

  贺长老走到一边,招呼了一名弟子入内,关照道:“去把洛英叫来,若他问什么,你不必多言。”

  那弟子也是机灵,低声道:“弟子明白。”

  贺长老道:“去吧。”他回了座中,道:“两位上真,他稍候便至。”

  过了一会儿,外面脚步声响起,就有一名少年走了进来,其人皮肤白皙,两眸有神,额上佩着锦黄抹带,间中镶嵌明玉,秀拔出众,姿仪翩翩,相貌当真极好。

  其人上来一礼,道:“见过两位长老。”

  高长老忙道:“这是两位上真,你快来见过。”

  “上真?”洛英神情之中不由露出一丝惊震,只是看得出他定性不错,强抑下来,上来肃容一礼,道:“拜见两位上真。”

  魏子宏饶有兴趣看着他,道:“你就如此过来,不怕被人揭穿么?”

  洛英一怔,犹疑道:“上真此言,恕弟子不明。”

  魏子宏笑道:“虽然你掩饰的很好,可异类便是异类,但在我等面前就不必做这等无用之事了。”

  落英更是迷惑,道:“弟子不知上真所言之意,若有什么地方不慎做错,还请上真示下,若是弟子之过,甘愿领罚。”

  魏子宏不理他之言,道:“你若真把自己识忆遮去,全然瞒过自己,倒也是一桩本事,可舍不得姓名,却还敢过来,该说是你自大还是自傲呢。”

  落英表现的更是不解,他把求助目光投向两位长老。

  高长老道:“这,两位上真,是否当真弄错了?”

  魏子宏道:“你说这是李真人转世之身?”

  高长老犹豫了一下,道:“以在下浅薄眼力看来,当是不错的。”

  魏子宏笑道:“我这几日见得一人,应该说那一位才是李真人转世之身。”

  “什么?”

  两名长老当真吃惊了。

  高长老赶紧问道:“不知魏掌门说得是哪一位?”

  魏子宏道:“便是那三名入得比斗的散修之一,其人名唤郑疆,只要把此人找来稍作查验,两位长老当知谁真谁假了。”

  洛英本来还是脸上还是委屈愤然之色,可现在一听此事,不禁一叹,这些表情俱是敛去不见,脸容一垮,叹道:“原来你们果真知道了,不必查了,”他向魏子宏、审峒二人,承认道:“我就是两位所欲找寻的异类。”随此言一出,他身上气机陡然高涨起来。

  在魏子宏与审峒二人眼中,其整个人再不是眼前这幅样子,而是一条晶莹璀璨,如星光聚合的长蛇,分明就是一头虚空生灵,不过其气机还未待高涨举扬,就主动又收敛了下去,显然其只是表明了自己身份,却并不敢在这里放肆。

  高、贺两位长老虽是心中有所准备,可还是心中震动。

  高长老惊怒无比,指着他道:“你,你是如何绕过那上面禁制的?”

  凡蜕层次的妖魔骗过他们不难,可问题是,连李岫弥昔日留下的东西中有清羽门掌门所下禁制,后来这位斩去凡身,不忘又来禁束了一番,那些东西一旦被外人拿去,定会产生冲突,从而被延重观发现,可问题这过程中没有任何意外,这也是他们最为不解的地方。

  洛英道:“那上面禁制我若强破,的确会惊动你们,可我有一本事,可取他人因果为己用……”他小心看了魏子宏一眼,“而那人,应该就是这位上真所言那郑疆了。”

  “原来那位才是前掌门转世之身,我等差点犯了大错!”

  高长老愤恨不已地看着洛英,心中也是一阵后怕,要是此事真被瞒了过去,难以想象今后延重观是什么下场。

  魏子宏饶有兴趣看着洛英,道:“你为何不出手反抗?”

  洛英苦笑道:“在下此前之所以躲藏起来,就是害怕被诸位找了出来,我知此界胜我之人不少,反抗是无丝毫胜算的,况我入界以来,未曾伤过一人性命,若不动手,还有几分活命希望,动了手,那是一定有死无生。”

  魏子宏这时一抖袖,抛出一枚黑色丹丸,淡声道:“既你识趣,那便吞了下去,跟我走吧。”

  洛英挣扎了一下,还是把丹丸拿了过来,吞服了下去,霎时他身上气机削减至无,整个人也如失去了精气神一般,显得萎靡不振,此刻是真真正正没有反抗之力了。

  魏子宏再一卷袖,就将之收了进来,并道:“两位长老,此事已了,我等便就告辞了。”

  两名长老忙是躬身一揖,道:“恭送两位上真。”

  待两人再抬头时,发现两人已是不见。

  高长老这时神情一变,道:“快,贺长老,快去把前掌门转世之身接来,若是他在比斗中失了手,我等就是万死莫赎了!”

  玄渊天,清寰宫大殿之上,张衍身上光芒万丈,可若仔细看,那一丝一缕光气已不局限于这片天地,而是扩散出去,望着布须天每一个角落延伸。

  这代表着用不了时日,至多几年时间,布须天就可落入他掌制之中。

  只是他也能感觉到,随着这最后时刻逐渐逼近,布须天中最后一点异力也开始翻腾起来了。

  这是最后的挣扎与反扑了,故是现在在不同界天之中,多多少少都是引发生了一些事端。

  魏子宏与审峒前去查访之事,严格来说就是如此。

  那头虚空生灵只是本能驱向那些灵机丰沛之地,本来按照正常因果,应当是被伯白、伯玄二人所击毙,可布须天异力之变,导致天机有缺,这才将之漏了进来。

  可以说这个时段各种意外都有可能发生,不过这些事并不用他来出面,他已起神意告知旦易几人,只要其等与各界宗派小心戒备,当就不难解决。

  现在唯一麻烦的,是他发现那处浑天也是愈发接近了,似乎会提先与布须天相接。

  他忽然有种感觉,若是自己不在此处浑天到来之前完成主驭布须天之事,那么此事说不定就会因这处所在出现什么变故。

  他心下一思,出于慎重考虑,这显兆显是不能忽略,故是神意一转,猛然加快了掌制布须天的步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