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章 神入无妄守天初

第一章 神入无妄守天初

  张衍一步踏入布须天内,之前他只是意识化身盘踞此间,现在则以正身方式进入,却是立刻感受到了与以往的不同之处。

  他只觉自身一个念转下去,随意就可调动周围无边伟力,仿佛一切尽在掌中。

  在这里,无有哪个同辈可以与他相争,而外间之人,除非有一气攻灭这方造化精蕴之地的本事,否则唯有得他承认,方能入到此中。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布须天才能成为庇佑之所在。

  不过这里并非一切都是完满了。

  哪怕是成就了此方造化精蕴之地的主宰,他也并没有办法窥见到这里面全部隐秘,只是可以调动此中绝大部分力量而已。

  且因为功行所限,他掌制此间的手段稍显粗糙,再加上以往大能留下的后手还没有完全清除,所以单从道理上说,还是有人可以跟他争夺主驭之权的,只是这等可能甚小罢了,因为现在若有人欲在这里与他为难,他并不需直接与之对抗,只要调用布须天伟力,就可轻松镇压或是驱逐出去。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因为布须天阴气大部他始终未曾找到,所以这精蕴之地实际上并不是完全的,也是由于这个缘故,此方所在并不是全无漏洞,而是有许多罅隙存在的,外力或许便可凭此侵入进来。可是同样,只要他这主驭之人加以留意,并时时拂拭,小患虽有,却也不至于造成什么太大危害。

  此时他心意一转,便来到了神常与青圣等人面前。

  这几人入了布须天后都是没有随意动作,显然他们十分清楚,这里谁是主,谁是客。

  神常、簪元二人见他到来,俱是上来一礼,神常童子也是跟在后面跟着一揖。

  神常道人郑重致谢道:“此回能躲入此间,当真要多谢道友了。”

  张衍微微一笑,道:“两位道友以往也是助得贫道甚多,不必这般客气。”

  青圣道人这时上来几步,先是一个稽首,再将先前那一枚造化残片捧上,道:“此是在下先前允诺赠予道友之物,还望道友收下。”

  他与神常、簪元不同,与张衍本来无甚交情,故是只能以此方式隐晦表示自己附从之意。

  张衍此刻有了整个布须天,倒是不在意一两枚残片,但他若不收下,想来对方定然不安,他笑了一笑,目光一落,此物便化一道灵光投入身躯之中。

  青圣道人顿时神情稍松,心中则是在盘算下来该是如何维系彼此关系。

  张衍目光一转,见几人似并不知道方才外间发生何事,便道:“方才诸位进来之后,銮方、秉空两位道友也是寻上门来,亦是想入此间寻得托庇。”

  神常道人等人没有说话,他们此刻没有见到这二人,心中猜测或许是张衍未曾让其等进来,只是眼下告诉他们这等事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莫非想以此告诫他们,要让他们认清楚这里谁主谁从?

  张衍看着面前诸人,缓缓言道:“那两位道友与贫道虽无交情,但好歹有几分往来,再则对抗那一位存在,只靠我等,力量还是稍显薄弱,故是有意接纳那二位入内,怎奈两位还未等入至此间,便是无端消失不见了,此中贫道并未感觉到半分异状,疑似那位存在所为。”

  他将方才发生之事一说,几人听了下来,心中都感一阵惊悚。

  青圣道人心惊同时又觉庆幸,在进来此处之前,他已能感觉到那一股压抑之感已是浓烈到无以复加,若是晚上一步,说不定自己就是那两人的下场了。

  簪元道人语声沉重道:“这么说来,这一位存在果真显身了么?”

  张衍微微点首道:“以此情形看来是如此,到底如何,贫道会设法再做探看。”

  神常道人一思,道:“那两位道友毕竟修为不弱,就算那一位功行奇高,也不至于就这般被其轻易逐灭,很可能是被其伟力暂时镇压了。”

  青圣摇头道:“就算如神常道友你所言,可若不得脱困,堕入永寂也是迟早之事。”

  炼神修士不死不灭,只有可能被逐入永寂之中。但若一方实力足够强大,举自身之能至始至终压着你,那么与这结果也没什么太大分别了,毕竟炼神大能俱是伟力无限,只要愿意,便可永持下去。

  青圣道人这时看向张衍,神色严肃道:“玄元道友,那一位若存于外,我等终是难有宁日,其便是眼下无法进来,可一定也会想方设法破入进来,我等也需设法反制,不然太过被动。”

  他这话半是出于自己意愿,半是出于现实考量,虽然现在他得了托庇,免去了一场危难,可其实是寄人篱下,身为炼神太上,求得是超脱自在,自不愿一直这般躲避下去。

  簪元道人想了一想,也道:“青圣道友所言不无道理,存身于托庇之地中固然好,可那一位定会想方设法突入此间,我辈也不能只是单纯守御。”

  张衍思索了一下,虽然这等事眼下不太可能发生,可世事无绝对,未雨绸缪是正确的,且反制也是必须的,他也不想一直被困束在此。

  况且这里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迫使他们必须做出反应,那一位显身出来便是为了侵灭诸有,所以每少得一名炼神修士,其力量便会壮大一分,假设这全道那二人果真是被其困压住了,哪怕便是为了不使对方伟力增长,也需设法助其等脱困,便是由他来了结,也不能落入其手中。

  只是现在他们对其还一无所知,双方功行也是相差较大,所以绝然不可冒失。

  转念到此,他言道:“这布须天广大无边,诸位道友方来此地,可选得一处停驻,待安排好后,我等再做一次详谈。”

  神常道人打个稽首,道:“如此,那便搅扰道友了。”他回身与簪元道人商量几句,就分头离去。

  青圣道人心念一转,在他想来,这话中之意,其实就是让他们不去胡乱游逛,只驻留于一地。他对此倒并无什么意见,外客至主人之处,自然只能客随主便,换了他这是这片地界的主宰,也同样会如此做,故同样一个稽首,道一声打搅,就摆袖离开,自去寻觅驻所了。

  神常童子咬着手指,低头想了片刻,才仰起头道:“这里便挺好的。”

  张衍笑了一笑,道:“既然如此,道友便留在此间好了。”

  神常嗯嗯一点头,却见身后一根莲枝冒出,化作一片大叶,随即就在上面坐了下来,不一会儿,就沉睡了过去。

  张衍站在原处等有一会儿,在他感应之中,神常、簪元、青圣等人各是在一处界天之中存驻下来,随即气机便在那里定住,此就好如无边无际的汪洋之中冒出了数处浮岛。

  而其等这一停下,身后就有现世伴随衍生出来。之所以如此,也是受那位存在所迫之故。因其人有侵灭诸有之能,一旦虚寂之中所有现世都是不存,那么他们只要出了布须天,哪怕不与人争,也会陷入永寂,故在此留下一处长存不灭的现世是必须的。

  张衍此前布置了一层遮护,使得此辈并无法见到昆始洲陆,也无法察觉到其余诸天存在。

  当然,从道理上说,下境之人乃是现世变转对于炼神修士来说委实太过微小,根本不值得去倾顾注意力,哪怕是见得诸天修道士,恐怕也不会放在心上。

  可正是因为如此,方才需要隔开,以免不经意间就受了侵害。

  此时他见暂且已是无事,便心意一转,一道意识分出,再度投去玄渊天中。

  在那位存在还未到来之前,气机激引已是使得布须天内出了不少变乱,现在其疑似已然现身,再加上布须天还存在不少漏洞,很可能会被其伟力侵入,导致再掀起什么风浪来,所以他还需要做一些必要的防备。

  他将还在清寰宫驻持的弟子唤来交代了一番,又向四名元尊及诸天各派传递法谕,要其持身谨守,以御外敌。

  除此外,还有两件事十分重要。

  一是继续提升修为。主驭布须天,不单单是制辖此处,同时也是一问道过程,只是他方才占据这里,好处还并没有立刻显现出来,唯有随他功行再涨,方可得见。唯一遗憾,却是由于他与一众炼神修士正身避入了此间,虚寂之转与布须天演变已然尽同,所以并不比那位存在占据多少优势。

  再一件事,欲发力于外,那便需巩固根本,内部不靖,就无法力聚一处。

  这里首先就是梳理布须天内部,要设法寻到那不知所踪的阴气,补全漏洞,还有便是设法将那若即若离的浑天都是融入布须中。

  前者现在尚无头绪,倒是后一个可以先行设法解决。

  他当即望去那一方浑天所在。在他主驭布须天之前,此处急骤而来,好似要与他相争一般,可这刻来势反而有所减缓,不过从眼前来看,也是即将到来了。

  他在宫中耐心等有两载之后,那浑天终是落下,就在其与布须天相接那一刻,他把心意一引,那扇连通门户便在面前轰然洞开!

  他幽深目光对着里间望有片刻,便一振衣袖,缓缓站起,举步往里迈入进去。

  ……………

  ……………

  /sougou/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