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五章 穹隆天破问道来

第五章 穹隆天破问道来

  元中子所居殿阁之外,几名清沉派弟子正等候在外,他们见罗湛道尊踩着清光瑞云,自里走了出来,便上来一拜,道:“道尊。”

  罗湛道尊目光下落,看了一眼溟沧一脉驻地,道:“去吧。”

  那几名弟子一揖,立刻飞遁去了各个方向,随后将一张张法诏展开,大声宣读道:”道尊有谕,太上不日巡访溟空浑域,所有溟沧派弟子各安其位,不得宣召,不可擅立山门半步,以免冲撞法驾。”

  道尊谕令一下,言出法随。

  这里除却溟沧一脉飞升到此的凡蜕真人,还有浑域之内后来拜入师门的弟子,其中也有功行高深,甚至斩去凡身的大修士,但此刻一听到这谕令,顿觉自己再无法去得别处,活动地域都是被限制在了自身洞府之内。

  有一些长老试图转动禁制,好挪遁出去,但却发现毫无作用,休说洞府禁制,就是溟沧一脉用于护持山门的大阵,对于真阳大能来说也是等同虚设,一念之间就可全数化去。

  溟沧派自在这片浑域之中立足以来,被人这般欺上头来却是头一回,然而对方却是一名真阳道尊,法力绝然不是他们可以抵挡的,不止如此,并且背后还牵涉到太上道祖,门中功行深厚的修士都是知晓厉害,只能沉默不言,而一些弟子心中悲愤不已,但是他们却无力反抗。

  罗湛道尊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原本他们需要溟沧派这一脉人,尤其是那几位飞升上界的凡蜕修士,这样才能循由因果,找到其等背后一方造化之地。

  可现在既有玄澈道人这等炼神大能,自是不必这般做了,有无溟沧派这些人都是不重要了。

  现在他只要这些人不出来碍事就好,终究是一脉同传,做得太过也是不妥。

  他心意一转,就带着几名弟子回了清沉浑域。

  他令那些弟子自行散去,自己则往金宫而来,渺玉道尊此刻正在金宫阶前,见他回来,上来一礼,问道:“师兄,如何了?”

  罗湛道尊道:“元中子师弟被我禁在居处,直到事情了结,都不会再来妨碍我等。”

  渺玉道尊道:“这般便好,我等这般做,也为了其等着想,免得一个冲动,触怒了太上,到时他们自会明白我等这番好意的。”

  罗湛道尊看他一眼,没有接话。

  不管如何,他们一直以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将溟沧这一脉手中所掌握的造化之地抢夺过来,冠冕堂皇之语对外可以宣扬,可两人在这里,究竟怎么一回事彼此都是心知肚明,这般说就没有必要了。

  他道:“太上可在?”

  渺玉道尊言道:“还在金宫之中,我与师兄一同前去面见。”

  罗湛道尊唔了一声,便与渺玉道尊一道,往宫中而来,到了殿上,两人执礼道:“见过太上。”

  玄澈道人在金宫之内待了数日,几乎见过了所有太冥祖师传下的脉流道传,见得二人,就道:“两位师兄来得正好,我正要寻你。”

  罗湛道尊道:“太上可是有什么交代?”

  玄澈道人言道:“为应付离空之劫,我需连通所有造化之地,而不单是溟空浑域这一处,两位师兄需把那浑域之印拿出来交予我。”

  每一个掌驭浑域的宗脉都有一枚浑域之印,也是其得占此方天地凭证,罗湛、渺玉二人各自身为浑域之主,自然都是执掌有一枚域印。

  渺玉道尊闻言,顿时皱眉,道:“敢问太上,此回不是只要溟空浑域之印便够了么?”

  玄澈道人神情淡淡道:“离空之劫哪里会这般简单,每一处造化之地都是一条后路,想必那上谕之言两位师兄当也是看过了,里面说什么两位师兄当也是清楚。”

  渺玉道尊还想说什么,罗湛道尊却是抢先一步,道:“既然对太上有用,那我等一定会交了出来。”

  玄澈道人言道:“那便尽快吧。”

  罗湛、渺玉二人一礼之后,便就退了出来。

  渺玉道尊一至外间,便道:“师兄,这……”

  罗湛道尊道:“我知道师弟你想说什么,不过太上说得有理,按照上谕所言,他本来就当执掌诸般浑域及造化之地,问我讨要印信也是合情合理,况且太上高高在上,哪会与我们争什么,不过是一枚印信而已,便是没了又如何,莫非你怕他抢了你这掌门之位不成?”

  渺玉道尊也知既然这位小师弟开了口,那么自己就不可能违逆了,他纵然心下不满,却也不好表露出来,而且这番话也算勉强说服了他,他道:“我等可拿出印信,可洵岳师兄那边如何?他是定然不肯拿了出来的。”

  罗湛道尊想了想,叹道:“我去与他说吧,太上之能,我辈是绝然无法抵御的,就算坚持也是无用,想来洵岳师兄也当明白这个道理。”

  罗湛道尊当即去往洵岳道尊闭关之地,却是当天将后者说服,到了第二日,两人携三枚印信来至殿上,道:“我等三脉浑域印信都在此地,还有一枚印信,现在溟沧一脉手中,太上可要我等前去取了过来?”

  玄澈道人稍作注视,那印信就被他收起,他道:“不必了,下来我正好去往溟空浑域,继而掌制那方造化之地,此去顺路拿了便是。”

  罗湛道尊道:“太上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前往?”

  玄澈道人言道:“事不宜迟,我已是推算过,再有一二日,溟空浑域就当与造化之地相接,明日赶去,那却正好接手此间。”

  每个浑域具体什么时候与背后那方造化之地相连,通常只有浑域之主才是确切知晓,但对炼神大能来说,却是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到了第二日,玄澈道人带领罗湛、渺玉二名道尊,还有各脉宗主掌门,便往溟空浑域而来,而陈稷梁作为溟沧一脉之人,这回却也被一同带上了。

  四大浑域之间,本都有域门存在,要是一处浑域之中有真阳修士在此,那么就可合闭此门,就算炼神太上,也未必可以一下找到,不过溟沧一脉中没有人成就此境,故是他们往来根本不受丝毫阻碍。

  玄澈道人到了这方浑域中后,心意挪转之间,已是带着众人来至溟沧一脉山门驻地上方,他一眼便看到一个法坛,这无疑是溟沧派先前修筑的,准备在两界连通之时穿渡界门而用的,他道:“你等且在此等着。”

  身后众人都是躬礼称是。

  玄澈道人落身下来,溟沧一脉所选得这处选址正好,所以他也不准备改换,两界相接,门户并不会天然贯通,仍是需大能修士以法力推开。

  他走了上去,默算了一下,与他先前推算的一致,此刻正是时候,他意念往上一凝,在众人瞩目之下,法坛上先是一点灵光闪烁起来,而后水波荡漾一般,一道悬空光幕倏尔撑起,霎时波及半边天穹,那耀眼无比的气芒令后方众人所处之地都是黯淡下来。

  溟沧派内一些功行高深的修士虽没能亲眼目睹,可却都能够感觉到那两界门户已开启,不觉都是心头直往下沉,有些性情刚直的长老咬着牙不断以法力一遍遍冲撞封禁,试着打破拘束,可是此举没有任何用处,那封镇如那日到来的真阳道尊一般,无可撼动,难以动摇。

  陈稷梁在后方看到这一幕,他心中无比沉重,把双目闭起,不再去看,只是重重叹了一声,在炼神伟力之前,委实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挽回,看来他们溟沧一脉被抢夺根基已成定局。

  然而这时,站在两界门户之前的玄澈道人却是露出一丝诧异,因为方才显现出来的门户并非是他打开的,就在他方才运转法力之时,其就自行洞开了,这分明就是有人自那一边过来。

  他神情平静下来,这里是溟沧一脉所在,不定又是哪一个人飞升上来了,这也无碍,正好方便他贯通两界,进而去到那处造化之地。

  然而此时,那门户之中这时却忽有五色光华透显出来。

  包括罗湛、渺玉两位真阳修士在内,仅仅只是看到了光华一眼,就觉意识仿佛就凝固了,而气机、法力,心神所有一切是无从转动。

  玄澈道人这时也是神色微变,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妥,立刻伸手一拿,试图合上这道关门。

  轰!

  那扇门户在他法力之下才堪堪有所变化时,却是被一股无边伟力生生撑住了!

  与此同时,一股浩然无尽伟力随之到来,仅仅只是碰撞的余波只是滚荡出去,就令整个浑域为之震动,不止如此,四大浑域及背后诸天万界都是晃荡起来,这如天劫一般的场景令在场所有人都是惊惧恐慌,几疑是那离空之劫提前到来。

  玄澈道人神情一变,远远倒退出去,如临大敌看着那道光虹。

  仿佛过去了万千年,那无尽灵光大幕之中,一名身着玄袍的年轻道人缓缓踏步出来,袍袖飘扬之间,无边玄气漫荡,向外衍生扩张,只是站在那里,似乎整个界天都是为其所遮掩了。

  罗湛、渺玉两位道尊一见此人,分明感受到了与见到玄澈道人第一眼时的感觉,但是对方伟力远比那时更为宏烈浩大,若说那个时候他们还能有所感觉,现在却是连情绪感应乃至对外物的分辨都是不存在了,这个时候,那剩下的唯一一缕意识,仅仅只是知道自己还存在于这个世上。

  玄澈道人惊惧发现,自己面对此人,竟无法看出任何一点东西,自身法力无论涌了多少过去,都似没入无底深渊,不见回应,他凝重无比地言道:“尊驾何人?”

  那年轻道人看他一眼,再往周围看去,霎时之间,此间一切过去未来变化都是尽收眼底,并从此辈身上得悉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

  他负袖立在法坛之上,背后玄气腾霄,淡声道:“溟沧派……”

  轰隆隆!亘古不变的浑域之中竟是响起了滚滚雷鸣,令所有人心神为之震颤。

  “渡真殿主……”

  那雷声余音远去,唯有他声音还在天穹中回荡。

  “张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