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十六章 玄宫传章随有缘

第十六章 玄宫传章随有缘

  张衍正身回得清寰宫中,依旧如往常一般,运持起那内外同求之法。

  下来无论是炼合四处造化之地,还是对抗那一位存在,都需要他拥有比眼下更为强横的实力,那没有什么比进入二重境中更有成算了。

  虽说修士过了解真关后,已是过去了攀登二重关的最难关隘,可要到得此般境界也不是一蹴而就,仍需有许多用功之处,目前而言,他只能靠着自身缓慢积蓄了,这就如同他之前在布须天中参悟一般。

  他将那参霄道人留下的晶环拿了出来,意念一动,霎时将之退还成了一枚造化残片。

  外求之道,便需参悟此物,以大道映照自身,虽他拥有整个布须天,现在还有了浮漓造化之地,这东西看去对他作用已然十分微小,可滴水可以成河,聚沙亦能成塔,哪怕其微乎其微,也终归是能起到增进之用的。

  只是看着手中之物,他却是想到了一个问题,造化残片可不是那么好寻的,青圣、神常等人长久寻觅下来,最后得来也不过区区几枚而已,可见其中不易。

  而在参霄等人身上,其人却是毫不犹豫拿此祭炼成了看去只能运使一次的法器,这般情况,说明其手中掌握的残片可能并不在少数。

  如果是长久积累下来的那还好说,可若是从别处夺来或是干脆承继了他人之遗存,那事情就很是复杂了。

  他不由得想及那名老道即便被困,仍是口吐狂言,很是不服气,要么就是参霄道人的确是有一些手段的,要么就是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倚仗。

  结合先前此人言语来看,此辈身上一定有着不少秘密。

  只是现在两界关门已是合闭,下来之事如何,在不曾找到这造化之地真正落处之前,他也无从知晓。最顺利的情况,就是自己意识化身成功将此处炼合,那么持拿三界造化之地在手,可顺理成章将最后一处收拢过来,若是受得干扰,以至不成,那么唯有等待下一次两界关门开启再行施法了。

  济源浑域所寄造化之地内,张衍意识化身察觉到两界关门合闭之前,参霄道人意识化身也是在此出现,不过其在入了此地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来寻他邀斗,而是很快匿去不见。

  其人应该是知道自身实力有所不如,所以避免与他交战。

  不过他以为,此人若是实力无法提高,那么此般做法对于掌驭这方造化之地可谓毫无帮助,因为当他们彼此意识沉入造化之地深处后,那一定会产生冲突的,到时他一样能找到对方所在。

  除非其目的不是在此,或是这里有什么东西可以帮助到其人,并能够以此来胜过他。

  这里恐怕就涉及到这处造化之地内的隐秘了,参霄道人能够知晓这些,除却其自身所言那难以解释清楚的渊源,更有可能是从玄澈道人处得来的,而且这个可能更大。

  张衍想过这些后,把心意一转,下一刻,就来到了一处形似鲲府的宫阙之前。

  参霄道人所图谋之物,说不定就是此处。

  这座宫阙玄异非常,他虽能望到,可却无法感应到其之所在,好像这一处地界对他来说是不存在的。

  这也是引起了他的兴趣。

  经过推算之后,发现这座宫阙与此间土著息息相关。

  灵机孕育之地,就有生灵诞出,而造化之地灵机无限,自也无有例外。

  这里土著生灵亦有道传宗流,这处宫阙平日由此辈联手守御,看牢门户,每过一载开启一次,而唯有做出莫大功德的修士才可进入此中。

  由于其等与这座宫阙有着莫名牵连,所以这些人一旦不存,那么此宫也再也无法进入了。

  所以他要想进去,也唯有等到那个时候。

  现在距离下次开启约莫还有大半载,他本是可以通过改换这些土著识忆的方式进入此间,不过细思了下来,却没有如此做,而是决定等待。

  很快半年过去,又是一群修士拥到了大殿之前,在祭拜过后,其中就有一人走出,往宫阙行去,方才到得殿阶前,那殿门便就轰然开启。

  张衍看有一眼,一摆袖,也是举步而入,在场之人,按理说都无法感应到他的存在,然而他却忽有所感,往一处看去,见那里站着一个童子,眼眸黑白分明,见他目光望来,却是露出惊喜之色,端端正正对着他一个道揖,道:“敢问这位太上,可是洵岳师兄么?”

  张衍此时已然看得清楚,这小童身上无有过去未来,似是被刻意遮掩了,不过其本身也不是生人,而是阵灵显化,但既然说出洵岳二字,无疑与太冥祖师有关,他道:“我非洵岳道尊,不过与他乃是同门。”

  那道童道:“原来这位太上也是祖师门下,太上到此,想也是为了这宫阙而来,”他侧身一礼,“此宫一年开合一回,还请太上入内。”

  张衍摆袖而行,很快到了殿内,打量了一下,见殿壁之上不满玄异图案,那名先行进来的土著修士正坐在那里面壁参悟,不过其人自是感觉不到他们二人的存在。

  他也没有多去顾看,随那小童继续往里走,很快过了正殿,不久之后,来到一座厚重殿壁之前。

  道童道:“过去这里,便是内宫所在了。”

  张衍问道:“此间有何物?”

  道童摇头道:“小童也是不知,小童只是负责看守,从未入过里间,太上要想进去,则需拿出信物。”

  张衍微微点头,他此来也是做好了些许准备,一是携带来了渡真殿主副印,还有一个则是从洵岳道人处借来的掌门副印,有此物者,在外间就等同于济源派掌门亲至。

  他一直认为,济源浑域背后这处造化之地与济源派渊源极深,若有洵岳道人这枚印信在身,那说不定有助于自己行事,这里说不定就要动用此物。

  他心意一起,就有一枚玉印便飞了出来,不过此刻祭了出来的,并非是济源掌门副印,而是溟沧派渡真殿主那枚印信。

  他决定先以此物试上一试,看能否就此打开关门,若是不可行,到时再用换得那济源掌门副印便好。

  那印信凭空转了一圈之后,忽然一顿,自上绽放出一道灵光,落在那殿壁之上,过去片刻,其上仿若融化一般,露出一扇可供出入的门户来。

  张衍一挑眉,这般看来,祖师对待后辈态度并没有明显偏向,很可能是一视同仁,谁人找到这里,便是谁人的机缘,他倒要看看,里面到底摆放的是什么。

  童子见门户开启,却是欢喜,探头看了看,道:“师兄请进。”

  张衍走到里间,发现这里空空落落,唯有正中立有一座龛台,上面似置有一物,他并没有立刻上去取拿,而是感应了一下,道:“这里便是尽头么?”

  道童道:“正是,太上若还要想取拿什么,那需去得另一处宫阙了。“

  张衍道:“哦?还有另一处所在么?”

  道童道:“正是,宫阙共是有两座,一座在水上,由小童掌管,就是这一座,名唤‘逐阳’,一座在水下,名唤‘魁阴’,由我一位兄弟掌管,只是那处宫阙需得有祖师所遗信物方才可见,不然不会显现出来。”

  张衍目光微闪,还有另一处宫阙倒是有些意外,这么看来,参霄道人来此目的,不定就是与此有关,他想到这里,心意一动,龛台之上灵光一荡,那物就飞落下来。

  此刻另一边,参霄道人意识化身却是寻到了一道大瀑布前,他自袖中取了一枚玉佩出来,高高举起,随后对着这水帘连拜三拜,待他再礼毕之后,却发现自己已是身处于一处宽广宫殿之中。

  他面上露出喜色,掐诀一拿,便有一个小童出来,其人对他一拜,道:“可是玄澈师兄?”

  参霄道人一挥袖,那一枚玉佩飞出,落至小童跟前,口中道:“玄澈道友暂且来不了了,你速待我前去后殿。”

  道童唯唯诺诺,不敢违抗,带着他来至后殿之前,那玉佩此时飞起一晃,就有一扇门户打了开来。

  参霄道人行至里间,目光顿时落在那龛台之中摆放之物上。

  其实占据这一处造化之地并非是他真正目的,实际却是为了此物而来。

  这东西是什么法宝,不能用来斗战,亦不能用作护御,对于对抗那位存在看上去也无有什么帮助,可从而今局面来看,却可称得上是无上至宝。

  此物可以协助修士感应造化精蕴,确定来说,修士可以凭其寻到更多造化之地。

  其实他很清楚,就算有了这东西,也不见得做这等事就十分容易了,因为现世变化不定,造化之地在游移转挪,至多是把原先渺茫的可能稍微提升些许而已,可就算这样,也是不错了,如果无法夺到这处造化之地,那他凭此或许就能凭此找寻到一个出路。

  他冲着上方伸手一招一,龛台之上那物便就飞射下来,落在手中,可他还未来得及高兴,却是神情一沉,再来回翻了几翻,面上却是露出一丝惊怒之色,压抑着声音道:“为何只有半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