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一章 散去神气定域心

第二十一章 散去神气定域心

  张衍自己身为三处造化之地的御主,心中自是十分清楚,若是御主要将外来之人驱逐出去,那后者是很难抵抗的。

  通常来说,造化之地纵然在御主手中,可其也无法全然调动起全部力量来,可有一种情况却是例外,那就是在排斥外来之物时。

  因为此举合乎整个天地的意愿,御主一旦要如此做时,就会得到造化之地最大程度的呼应。

  不过他今朝既然来到这里,当然也是早早考虑到了这一节。

  否则被轻易赶了出去,岂不是白来了一场?

  造化伟力很难抗衡,可却并非绝然不能,看要被驱赶的对象到底是谁,倘若你有强横力量在身,自是可以强行驻留。

  不过这般消磨其实对于外来之人终究是不利的,因为双方力量越是碰撞,其越是有可能被向外排挤,还不能因此而放松,因为你若不往外走,那就会被向内推去,稍有疏忽,反而可能会被镇压入造化之地深处,到时连撤走都是不能。

  他来此前,曾设想过几个应对办法,其一就是从内部撬动这方造化精蕴之地。

  或许是因为如今存在的造化之地都有被外来大能占据过的原因,内中残留下来不少异力,若是被后来之人加以巧妙利用的话,那就有些许可能导致天地易主。

  就拿布须天来说,张衍虽是御主,可因内中异力存在,就是不稳定的因由,稍不小心,就有可能被人钻了漏子,他先前采取手段将那些炼神同道分开安置,就是考虑到了这一点。

  眼下这处造化之地中残留有不少太冥祖师的伟力,这就是他可以借用的地方。

  他心中一起意,溟沧派渡真殿主之印已是飞腾了出来,既然济源造化之地中可以以此沟通太冥祖师之力,那么这里应该也是可以。

  本来玄澈道人那枚玉佩当是最好,可他怀疑此物有古怪,故是舍弃不用。

  果然,此印一出,放出道道灵光,待洒落下来后,整个造化之地内顿起异动。

  张衍此时顿感身上压力一轻,知晓是印信起了作用。

  此举并非是借用祖师力量对抗造化伟力,而是坏去此刻那浑然合一之相,使之无法一同应和御主,其所可以调用的力量就由全变缺,威能将会大大减弱。

  参霄道人马上察觉到了这等变化,他神情之中浮出几许冷笑,一副早知你会如此做的模样。

  既是占据了此间地界,他又怎么会对遍布此地的太冥祖师伟力视而不见?早就考虑过这等力量被人利用起来的可能。

  他一抖袖,却是将一枚玉佩祭出,此与意识化身先前携去的那枚几乎一般模样,到了天中一定,原本那些搅动起来的伟力顿被安抚下去。

  先前被张衍缴获的其实只是副佩,而正佩却是在他这里。

  他派遣出意识化身时,也是预想到了副佩失落的可能,这其实是他故意留下的一个破绽,张衍今日若取出的是那枚副佩,那么这伟力不但可以立时平复下去,还可以阳制阴,在瞬息之间就把其送了出去。令他觉得有些遗憾的是,张衍并没有祭出此物,也不知是没有得到,还是不曾带来。

  张衍此刻也是瞧见了那枚玉佩,不由双目一眯,这东西果是有问题的,所幸他没有倚仗于此,只是眼下无法再搅动此间异力,周围原本消退下去的力量又一次到来。

  不过他还不至于束手无策。他也曾经想过,万一借力不成又该如何,故是此刻还留有一个后手。当即把大袖一挥,一只玉杯飞去天穹之中,杯口一翻,顿将不少参霄道人的法力吞没进去,稍稍缓减外间重压,只是在造化伟力的冲击之下其也是晃动不已,好在他只要有这等缓冲便好,心意聚引之下,一道金光旋即纵出,却是将那太一金珠祭了出来,只此物并没有对着参霄道人而去,而是直接落入这方造化之地深处。

  此乃是造化至宝,有那震荡诸天,倒乱乾坤之力。

  若只单论法宝本身,发挥不出多少力量来,就如当年太一道人,就算拥有一身伟力,所能调用的也是极其有限,可现在不同,张衍却是将三处造化之地的伟力全数灌入此珠之内,而后再行推动,霎时间,此宝就迸发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绝强力量来!

  轰!

  整个造化之地都是因此动荡起来。

  参霄道人身躯一震,神情一变,只感觉本来驾驭自如的伟力一下变得无比混乱。

  这等冲撞之力自有造化之地去承受,对他影响其实不大,只要定下心思,慢慢梳理,便可以稳了下来,可前提是没有对手在旁,现在既要驱逐敌人,又要安抚此处,顿时让他左支右绌。

  张衍在掷出太一金珠之后,随着整座造化之地被搅动,感觉身上束缚又再度退了下去。他看出此举极是有用,继续使力催发,在连连撞击之下,此宝所能发挥的力量愈发宏大,这是因为那三处造化之地的伟力本来受阻在外,而现在这一处地界被金珠撼动,变得混乱起来,故是外力更是容易渗透进来。

  这般下去,只要他愿意,不定可以压服整座造化之地,甚至直接反客为主。

  可他心念一转,却是按捺下了这个心思,且还稍稍收住了势头。

  这是因为到了那个地步,这处地界将会彻底陷入混乱,甚至无法再庇佑他们,唯有他成为御主才可能有所平复,可在此之前,那一位存在却极有可能趁虚而入。

  好在眼前这般局面已是足够了,因为乾坤正序被彻底捣乱,世间气机都是变得混淆无比,参霄道人无法理顺脉络,调用不起足够力量,自无法将他驱逐至外。

  参霄道人见张衍在最不可能的情况下将局面反转过来,心中大为震动,他急急拿一个法诀,便有一张如同天穹的大罩生出,往下盖压而来。

  这是他一直暗藏未动的法宝,且是从此界之中孕育出的造化至宝。

  从道理上说,每一个造化之地中都有可能孕育出这等宝物,但真正情况却不是这样,唯有造化精蕴凝聚到一定层次方会如此。

  似如布须天那等所在,每一个纪历都会有一件先天至宝孕育出来。

  而此间所在,虽次于布须天,可却高于济源、浮漓二界,是以更易孕育出至宝,不止如此,若修士在此修行,窥看上境的机缘将是更多。

  太冥祖师当年指点玄澈落在这处,若无意外,后者便可以将此宝得去,可以说,这法宝本来是留给玄澈道人的,可其人却不曾看住,最后反而是落到了参霄手上。

  张衍这时只觉顶上一黯,这一瞬间,外间所有感应都被隔绝,与那宝杯的联系都是断去,且这个感觉还在逐渐加深之中,唯有太一金珠还在心意之中,顿便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件造化至宝,他心思数转,参霄道人无疑是想逼他调回太一金珠助战,好令其有喘息之机。

  要是这天罩已被对方祭炼的圆纯如一,他宁可用自身法力承托,也绝然不会轻易收回太一金珠,可此刻他能看出,不知什么原因,这法宝与参霄之间的气机并不合契,这便无需去忌惮太多,

  考虑过这些后,他起心意一召,金珠已然凿落在此宝之上,顿时露出了一线生机,随后心神一转,就已脱身在外,再是毫不犹豫将法力荡开,向着参霄压去,同时驭起太一金珠,继续轰击此世。

  参霄道人愈发感觉控制不住局面了,因为现在在太一金珠肆虐之下,他无从借力,只能用自身法力抵挡,单纯法力比拼,他又怎么是张衍对手?连连败退之下,法力也是溃散开来,看去落败已是不远。

  张衍却没有放松,反是一直在留意参霄举动,方才从那螺宫之中解脱出来时,他就已是看明白了一件事,参霄道人急着将自己赶出这里,说明其自身没有多少底气。

  此人表面看去强横,实则内里虚弱无比。

  只是却需防备其将法力神意散去虚寂之中,毕竟其人意识分身曾以此为威胁,要是虚寂之中没有那一位,那么驱赶了事就好。

  而现在要是不拦着,那就会引得那一位注意,而这里没了主驭之人,他可无法保住这里,所以仅仅击败此人是不够的,需得设法将其镇压起来。

  只要能够做到这一点,再加无人干扰于他的话,那他就可以试着炼合此间。

  参霄道人此刻的确有逃出此方造化之地,去往虚寂之中的打算,可是落在张衍手中,至多只会遭受困束镇压,要是被那一位存在盯上,那就是陷入了永寂了,所以终究未曾如此做,只是他不甘认输,仍是在那里死撑。

  张衍见时机已是差不多了,起意一引,太一金珠猛然轰落在参霄身上,其身躯一震,法力已是彻底溃散,而后被一股浩渺法力上去一卷,顿感一阵天旋地转,意识就陷入了昏沉之中。

  张衍顺利将参霄道人压了下去,此来目的已然达到,不过此刻他仍未放松,反而神情一肃,往一处地方看去,就在那里,有一个即将到来的麻烦需要立刻解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