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五章 由来长袖举精火

第二十五章 由来长袖举精火

  清寰宫正殿之上,张衍正身凝神定持,自上回与那位存在的法力分身斗了一场之后,他也是隐隐然窥见不少道法玄妙。

  这可不同于众人仅只是法力波荡碰撞,而是直接与其分身厮杀得来的,故是所见很是清晰。

  虽对于那位存在正身而言,他能看见的只是此中极其微小的一部分,可正是因为彼此境界修为上的差距,反而令他感觉收获极大。

  不仅如此,他也是模模糊糊看到了一些事,对那位存在的来历有了一个大致推测。

  而要真是如他所想那样,要解决此人的难度比他想象的还要更高,近乎不可能完成。

  但万物天机都有一线变化,所以一定是能找到办法的,现在无法见到,只是因为他道行不够深,境界不够高,假使能入得二重境中,想来不难窥见更多。

  他在这里修持,分身则在殿上主持,不知不觉间,已是过去许久。

  众人自从伟力化身显化之后,不断出入虚寂,与那位存在进行对抗。

  只是造化残片果是难寻,自那次得手之后,下来竟是再也未能见得一枚。

  至于造化之地,那更是没有任何线索。

  不过想来也是,这等地界又岂是能轻易寻到的,倒是在众人不断干扰之下,那位存在波荡出来的法力不断被消削瓦解,并还逐渐形成了一种围堵之势。尽管这只是表面上风光,那位存在一旦回神过来,反手就可以将这一切打破,可至少不同于此前,只见回避,而不敢站出来对敌了。

  神常道人言道:“我等作为,若有同道在外,必能看见,便我不去寻他们,他们也可以来寻我。”

  众人都是点头赞同,这些时日来他们与那位存在反复对抗,若有同道在外,想来一定也是看在眼里,相比较之下,让对方主动来找寻他们,可比他们去寻找别人容易许多了。

  只是直到现在不见任何动静,他们认为,恐怕一个是他们现在还没有表现出与那位存在相抗衡的实力,只能算是边角之争,决定不了大局,所以此辈都是躲藏不动,若观后续发展,他们能稳住局面,并在那位存在重压之下坚持下去,那么或许会与过来联络,要是他们随后就被倾覆,那自也没有登门的必要了。

  还有一个,就是想与他们联系,而没有能力,生怕一露出动静,就被那位存在发现,反而暴露自身。

  按照这般看法,那么便有人主动上门造访,那也当是许久之后,于是众人与张衍商议过后,干脆先不去想这些事,只是专心对付眼前。

  只是天机变化,往往出人预料,就在他们不再求及此事时,却是有人找了过来。

  虚寂之中,簪元道人伟力化身正与那位存在法力对抗,此时忽有所感,转首一望,就见一道光亮突兀照来,好似虚夜之中骤然亮起一盏明火。

  他心中一凛,旋即稍稍放松,因为此刻过来气机与那一位存在截然不同,便问询道:“是哪一位道友到此?”

  那亮光徐徐淡了下去,自里出现一个薄纱遮身,披帛绕臂,只留出美好眉眼的窈窕女子,冲着他盈盈一礼,道:“道友安好,尘姝这里有礼了。”

  簪元道人打量了她片刻,还了一礼,随即问道:“道友莫非是宝灵所化?”

  那女子听他这么问,似有些不悦,蹙眉道:“莫非到了这个时候,道友还执着于出身之见么?”

  簪元道人摇头道:“我无此意,我有交好道友亦是造化宝灵成道,只是有些好奇道友来历,故是问上一言罢了。”

  那女子这才释然,她斟酌了一下,道:“我也无甚来历,正如道友所见,只是得了造化精气的遗泽,胎成灵显,这才成道,只是以往有人欲捉我,故我暗中躲藏了起来,后来这几人气机再也不见,本以为已是无事,哪里料到,竟又遇得那一位显化入世,一直躲藏至今,可是我那处并不安稳,因见得诸位与其人对抗,显然背后有托庇之地,故来投奔。”她说到这里,稍又加了一句,“若是道友不愿,我这便离去,决不再来相扰。”

  簪元道人沉吟一下,道:“请恕贫道问上一句,不知道友先前躲藏在哪里?”

  那女子却是露出为难之色。

  簪元道人见她如此,沉声道:“看来是我失言了。”

  那女子忙道:“我并非不愿说,只是冒然出口,怕会被那位察觉到,我观道友这里,该是还有不少同道在,可否容我上门拜见?若至安稳所在,我自会把这些言明。”

  簪元道人点了点头,他此间谈话,众人自然都是听得,在神意之中与张衍交流片刻,得了后者允准,便道:“如此,道友便请随我来。”

  当即意念一落,就往一处所在落去。

  尘姝也是循着他特意留下的气机,同样遁落进来。

  簪元道人在前引路,道:“道友,请往这处来。”

  尘姝在后跟着,一个转挪之下,就来到了一座宏伟宫阙之前。这里非是布须天,而是济源浑域背后那方造化之地,此座宫阙便是逐阳宫。

  张衍自不会轻易放根脚不明之人进入布须天中,尤其是布须天内还有不少异力在其中,若是被人引动,徒然增加麻烦。要是只他一个人守御布须,倒也不惧,可还有诸多同辈在此,那他就要慎重行事了,因为他清楚知道,在没有盟定约束的情况下,最好不要给人以犯错的机会,否则原来哪怕没有这个想法,说不定也会因此而另起心思。

  而逐阳宫乃是太冥祖师所留,而现在他早是主驭此间,外人入了此地,不得他允许,便就难以出去了,可以最大限度防止意外发生。

  此刻众人化身也都是到来,一个个都是在了殿中高台之上立定。

  稍事片刻,簪元道人便带着尘姝走了进来。

  尘姝望座上看去,同时一辨气机,发现如今在虚寂之中对抗那位存在的同道都是在这里了,而张衍坐于正位之上,分明就是主事之人了,她定了定神,上来万福一礼,道:“尘姝见过诸位道友。”

  张衍看得出来,这女子此身只是一朵灵火显化,并有些许造化精气加持,本身没有什么力量,比之寻常炼神修士的意识分身还要不如,要不是现在虚寂之中有着他们这些人与那一位存在进行对抗,使那法力波荡已被削减了不少的话,恐怕简简单单一个冲荡,其便就粉碎了,现在能到来这里,若无特殊情况,那只能说是运气了。

  他在座上一弹指,便就一股气机冲下。

  尘姝只觉身躯一沉,随即一股造化伟力涌上身来,将自己护持住,原本隐隐欲散的身形顿便稳固了,不觉一阵惊喜。

  此次到得虚寂之中,她也是勉力而为,这具身躯实则维持不了许久,这既是自身能力所限,也是害怕被那位存在发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散了,而现在得此帮衬,却再无这等隐患了,于是再度一礼,道:“多谢道友助我。”

  张衍微微点头,道:“尘姝道友找寻我等,不知是为何事?”

  尘姝微觉羞赧,道:“我欲寻一处托庇之地,见诸位敢与那位存在斗法,猜想一定背后有藏身所在,故是前来求援,”说到这里,她神情又认真几分,“若能得了遮护,我也愿意与诸位道友一同出力。”

  神常道人开口道:“那不知先前道友躲藏在何处?”

  尘姝道:“我亦有一处造化精蕴之地用以躲避,这才不曾被那位侵夺了去。”

  神常道人一怔,道:“道友既有此处,为何又求我等托庇?”

  众人也是不解,要说尘姝今次是找上门来联手的,他们倒是能够接受,可其明明有造化之地在身后,却偏偏寻来求托庇,这就有些奇怪了。

  尘姝叹气道:“我所托庇的造化精蕴之地有着许多古怪,在内停伫其中一段时日后,就会被驱赶出来,也不知到底是什么缘由,而今我正身虽在其中,可不知什么时候又会被逐出此地,那时恐就会被那位察觉,这才不得不来向诸位同道来请求托庇。”

  张衍思索一下,道:“此事非一言可定,道友可先去偏殿静候,我等需稍作商议。”

  尘姝也是知趣,万福一礼,就随着阵灵童子退去偏殿。

  张衍看向座中众人,道:“诸位如何看?”

  簪元道人言道:“此人与神常道友一般,也是先天宝灵所化,并非人身修士得道,若被吞夺,恐怕会使得那位存在实力更增,我以为当快些做出决断。

  青圣道人言道:“仍需斟酌。”

  全道二人如以往一般没有意见,至于神常道人,因为自己也是宝灵显化的缘故,为了避嫌,却是一声不发。

  张衍目光转过,投向在那里打着哈欠,小脸困顿的神常童子,笑了一笑,问道:“道友觉得此事如何?”

  神常童子小脸使劲摇着,道:不好,不好。”只是究竟什么不好,他也没有说得清楚,总之就是不好。

  张衍却是若有所思,最后抬起首来,道:“此事贫道已是有数,稍候我会亲自前往探查,诸位仍是专注对敌那一位,不必为此分心。”

  …………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