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四章 往来过去皆落意 神横诸世气倾天

第三十四章 往来过去皆落意 神横诸世气倾天

  张衍这分身愈是靠近那法力激撞之地,前方阻力便就越大,他需得不断以身上伟力开辟前路,方能继续往那处行去。

  祖师伟力无限,他也不怕消耗,不过因为他非是法力正主,只是暂时借用得来的,所以此力每时每刻都在消失之中,并无法持续长远。

  换言之,这力量不管他是否用来与敌人对抗,都是在不断减少之中,到了最后,总归是会全数不见的,所以他必须在这些力量完全消失之前找到那位存在,并与之直接交上手,而不是任其消耗在这里。

  他心下判断,此刻之所以迟迟徘徊在外,而没能得以见到正主,或许就是因为自己力量层次上差了一些,故是难以突破那最后一层隔阂。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有一道剑光乍起,好似阴霾之中闪过一道雷光,霎时劈开前路,周围所有阻碍一齐消失不见。

  他心下微动,知晓是那位道人出力接引,当下也没有迟疑,只是一步之间,就已是入到了那方斗战之地中,抬眼一望,见那道人站在那里,仍是背对着他,并没有转过身来。

  其人之正面,什么都不存在,唯有那一团无处不在的恶意和吞没一切的阴暗,凡那里所触及的现世,再没有生灭转动,再没有诸般法力碰撞,一切都是直接消失不见。

  而其人之背面,则是空空荡荡,绝大部分恶意都是被削减削弱,两者之间可谓界限分明,这所有倾压过来的力量,好似都被其人以一己之力阻挡下来了。

  张衍可以见到,那股伟力在不断膨胀之中,这不仅仅是表现在力量上,而且同样能在神意之中见得。

  也即是言,只要你见到了,除了对抗,就无有可能逃去,且到了最后,恐怕连修士感应都无法触及此力,更别说上去阻挡了,只会被其所淹没。

  实际此力一展现出来,本来直接就会走向结果,之所以他现在还能见到,那是因为有那道人阻挡之故。所以这些还只是受到抑制之后的力量,那位存在所拥有的伟力,远比想象中还要强横得多。

  张衍为应对此力倾压,当即把神意一转,顿有无边伟力生出,并直接依托在布须天之上,那股恶意袭来,犹如撞击在一层坚固壁垒之上,无法侵进半分。

  那道人背对着他言道:“这里先交给道友了。”一言说出,那股吞没一切的阴暗再也没了遮挡,瞬息跨过拦阻,向前倾涌而来。

  张衍猜出他要做什么,方才其人替他撕开阻挡,显然是在斗战之中有所失机,若要再继续斗战下去,那需得一个调整喘息的机会,而这里留下来的空隙就将由他来填补,唯有托住这股力量,才可使得诸世不受侵害。

  不过这也正是他此行所求,也唯有这般他才能看到足够多的东西,以补全自身所缺。

  当下把袖一展,指尖一划,就把一道滔滔长河引了出来,那势头也是无穷无尽,这完全是由祖师伟力所化,所有表象皆是心神所照,或者说是扭转了彼此心神认知。

  此河一卷,直接与那恶意冲撞在了一起,奔潮翻涌,后浪推动前浪,生生不息而来,竟是完完全全托住了这股力量,使之无法再侵夺更多。

  与此同时,有不少东西往他心神脑海之中侵入进来,这就像初次望见祖师那道伟力长河一般。

  法力碰撞交融,立便使他得到了对方身上所具备的玄秘,同样,对方那里也是一样见到许多,不过他这分身是以布须天造化伟力和祖师伟力凝聚,对方并无法直接看到他正身。

  这时一个幽深空洞的语声传来:“太冥……”

  张衍顿便感觉到,虚寂深处有一双眼睛陡然转了过来,若说先前那股惊人恶意只是波及到自己身上,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被那道人接住了,而现在就是全数投到了他身上。

  他先前曾两次与之直面相对,现在自也无所畏惧。

  从一开始,他的目的就是尽量为了那道人分担压力,若对方只盯着他那是最好,便是这分身被打散也无妨,反而他能借此看到更多。

  那长河奔流在不断抵消磨散,力量没有减少多少,但却在飞快远离他。

  这毕竟不是他自己的力量,也没有真正与之达到对等层次,对方并不能直接消杀这些伟力,但却可以搅乱他驾驭之力,使得这些不再归属于他。

  这般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失去对这道长河的驾驭。

  这般情况,本也在他预想之中,其实仅只方才那等交锋,他此行已然是达成目的了,更何况,他又并非一人在此。

  那名道人这时已是调整过来,其气机顿长,原本被压迫下去的法力波荡再度高涨起来,一下变得无比醒目。

  张衍心中清楚,尽管其人得以缓过这一口气,但这并无法改变此战最后结果,好在这无疑是将战局再度延长了,就算仍是是败局,却也是有了更多机会。

  那道人不难察觉到他这里无法再支持长远,当即起指一点,一道绵延无穷的剑光横过虚寂,顿将那股恶意阴暗之势斩断开来。

  张衍却并没有因此罢手,现在趁着这身躯还没有真正消散,他还可再多做一些验证,意念推动之下,长河奔浪循着那剑光破开的缺口一路冲奔而下,往那股恶意源头所在追寻而去。

  但是在半途之上,却是遭遇到了极大阻力,随后那开启门户骤然关合,所有一切感应顿时失去。

  他目光微闪,没有能真正去到那处,略微可惜,好在该为之事已然做成,下来只需耗到这具分身结束便可。

  有了他加入战圈,却是替那道人分担了不少,一时战局竟是趋向于持平,不过这只是暂时情况,等他退走,一切又会回归本来。

  双方在不知交战多久之后,张衍感觉到祖师伟力随着不断消退,此刻已然变得无比低弱了,知最后时刻到来,便就一抬袖,对那道人打一个稽首,道:“贫道若得功成,自会再来相助道友。”

  言毕,整个分身轰然破碎,连那造化伟力也是一同崩解。

  同一时刻,张衍意识回到了正身之上,靠着布须天阻隔,将神意之中那顺着侵略过来的恶意挡在了外面。

  不过这只是压制,并无法消除,下一次他再出去,仍会冒了出来,这也是直面那位存在必须付出的代价,但没了祖师伟力借托,他也不会轻易出去,且只要修为到了,自然可化解了去。

  方才对抗之中,他收获着实不菲,只要全数吸纳,就不难把最后一块短板补齐,只是所见到的这些其实有不少是虚假乃至扭曲的,就如他过了解真关后,别人从他这里看去的也并非全然是真实的,这就要自行分辨了。

  但哪怕只是虚假之理,也必然是由那真正玄理衍生出来的,不然根本不足以让人去信,待得去伪存真之后,就能得到自身想要得到的。

  他把心神一凝,就入定持坐,推演问己,照见未明,并将所见玄妙与布须天映照入身的大道至理相互印证。

  许久之后,那认知终是完全筑立起来。

  此刻他尽管还未入到二重境中,可却提前知晓了此中一切,就仿佛自己曾经经历过一次。

  认知之构筑,分为“有见”和“未见”。

  己身通明谓之有,己身不感谓之无。

  他认为这里法门,当是先用自身之“有见“筑功悟果,待得到达那境界之中后,回过头来再去解化自身之“未见”,这就如外求之人过解真关乃是功成之后再行处理一般。

  只是这样一来,表面看去就似永无功法成就之日了,因为你一直在成就之路上,并没有真正达到。

  可这实际上就是最为正确的道路,哪怕不是,他自身有了这等明确感应,那自然而然也是正确的了,就算放在他人身上非是如此,对他而言就是正路。

  在明悉了这些之后,他已是知道自己该如何做了。

  当下把心神一退,与诸法诸有断开,整个人似是往虚寂退去,但因为他神意还有牵连布须天,所以并不会真正步入其中,唯在此,才可见到那境关间隙之所在。

  这里若是无有造化伟力相助,那就需将自身伟力先寄托出来一部分,或是落在造化残片之上,或是某件造化至宝之上,最次也当有同辈相助,要这些都是没有,那就只能拜托分身了,这也是最为凶险之法。

  好在他为数处造化之地的御主,自不用担心这些。

  霎时之间,他感觉自己已是退至那寂暗之前,距离真正入寂,也只是一步之遥,便在这个时候,神意之中有一片无尽光明升起,就好像见得那造化之地源心也似。

  他知晓这便是自家所求之果,当即放开心神拘束,任由那光明照入身来,轰然之间,本已挨近的寂暗退去无边之远,仿佛在刻意避开他。

  他缓缓睁开双目,眸中幽光泛动,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

  他抬首往向虚寂,把袖荡开,滚滚玄气之中,有声言道:“避绝万劫心在前,虚空常渡化未先,往来过去皆落意,神横诸世气倾天!”

  …………

  …………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