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一章 心传炼法破缘定

第四十一章 心传炼法破缘定

  张衍这一剑斩落上去,就觉自身撞上了一股厚实壁障,知晓这是那位存在在他祭剑之时已是提先有了感应,故是法力自行起来反抗。

  可是这没有用处,这剑中道理取自那位道人,可谓玄妙非常,而且他根本不追求此中威能,纯粹只是为了方便下来窥看其法力分布,对面迎击越是激烈,越是遂他心意。

  那无数剑光与那些法力碰撞起来,再纷纷沾染其上,片刻之间,他就觉其人法力转动之妙无不尽显眼前。

  见已是达成目的,他心意一召,一点灵光落回他神意之中,却是那清鸿剑丸已然转了回来。

  此刻他看有一眼,见那剑丸之上出现了不少裂痕,看去似随时可能碎裂,现在只是靠着一丝造化伟力堪堪维持着,知道这是因为其根底终究浅了一些,承受不住双方伟力冲撞,方才这一斩终究还是勉强了一些。

  此剑当日在他身边立下无数战果,到了如今,却已是跟不上他脚步了。所幸先前已是得了炼剑之法,不会就此雪藏,仍有再振神威的一日。

  转念到这里,神意一转,将之藏纳好了,准备待此事告个段落之后,回去再行蕴养。

  下来局势发展,证明他这一剑终究还是建功了,那位存在的法力波荡无论要去吞夺哪一处,都是事先为他所洞悉,并不断在半途之中剿杀拦阻。

  而没有了吞夺外力加以补充,其人法力膨胀之势渐渐缓慢下来,反而张衍这边,却是因为两边碰撞交融,反而得以有所长进,双方差距却是逐渐在缩小之中,这使得场中情势一下大为改观。

  张衍认为,若照这么下去,就算不能驱逐镇压这一位存在,下来再要应付起来也将从容许多,可他也没有因此而放松了警惕,他可不认为对方就这么一点手段了。

  就在这等时候,他感应到对面法力生出某种异样,似有滞落某一处现世的可能,顿时警觉起来。

  这等情形,意味着那里可能会有造化残片存驻,甚或还有可能是一方造化之地。

  要是此等物事被那位存在吞夺下去,其势必法力暴涨,那么他们先前一番努力又将白费了,所以绝然不可以让其顺利得到,他当即把法力转过,往上迎去,意图将之阻拦下来。

  在他意念驱驭之下,这两边法力霎时冲撞到了一起,不过那余下法力波荡仍是往那处现世渗透而去。

  不过这却无碍,他最怕的是对方在他毫无所觉之下将那处造化残片取走,而只要他保证自己法力也同样往那里落去,那便就无事,到时俱有正身顾落,就看各自入世显化之身的手段了。

  可惜这时不能唤得那名道人前来相助,其人法力独特,专持唯一,除非必要,在全力对抗敌手之时并不会散布出来一丝一毫,现在有他在此拦阻,自不会再来凑这个热闹。

  他法力波荡一入界中,立刻就显化出一具法力分身来,稍稍一感,蓦然发现这一次造化残片看去不亚于上次所寻觅到的造化之精,这是极其少见的,这般就绝不能让其人得手,否则实力必将再度壮大许多。

  只是这时,他却觉这界域另有一股法力存落,稍作推算,认为这处地界应该是曾经被某位同道顾落过,但是不知为何,其却并没有将那造化残片取走。

  不过其人似没有对抗那位存在的意愿,故此事仍需他来为之,下一刻,他已是感应到那位存在所在,心意一转,已是到了其人面前,就见一身形模糊的道人站在那里。

  他分身有几次与这位对抗的经历,现在修为又不弱得对方多少,因此丝毫无惧,便毫不客气把自身法力倾压上去,霎时与其人碰撞在了一处。

  而在法力过后,他又祭动布须天造化伟力汹涌压上,那位存在遮挡不住,身影一阵阵虚淡,只是有正身法力源源不绝自虚寂而来,一时没有散去,不过其人终究也做不了其他事了。

  两人这边碰撞,现世却是遭受侵害,无数界域破碎,不过这个时候,那本来旁观之人忽然出手,一股伟力升腾而起,将几处仅剩界空稍加护持。

  张衍稍稍一辨,发现其人也仅只是一具分身而已,且自身暮气沉沉,这等模样,极似正身已入永寂之中。

  虽不知其为何放任那残片在此,不过这东西只要在这里,那终究不是了局。

  于是变化出一个意念分身,登时出现在那人面前,双眸一抬,却是见得一个枯干瘦小,宛如一截枯木桩的老道人蜷缩着身躯坐在那里,便打一个稽首,道:“叨扰道友了。”

  那老道有气无力地抬起眼皮,稍稍抬手,还了一礼。

  张衍看了一眼远处,道:“道友当也知道此时入世之人为谁,其人为夺造化残片而来,想必道友也应该清楚。”

  那老道人眼中微有精芒浮出,道:“那么道友来此又是为了什么?莫不是只是为了阻拦那一位么?”

  张衍微微一笑,道:“贫道不需要此物,若是道友可以将这造化残片带了走,那是最好,贫道自会拖住那一位。”

  那老道人摇头道:“此物自有缘主,老道只是在此看守,不会将之取走。”

  张衍认真问道:“设若贫道无法阻碍那一位,那么道友可能守住此处么?”

  要是这位有把握守住,那么他不去理会这枚造化残片也是可以的。

  那老道实话实说道:“那一位存在伟力高强,我却是挡不住的,不过到时大不了散去这方现世,任得此物转落去其余现世之内。”

  张衍沉吟一下,道:“那不妨如此,贫道那里有一方造化之地,可以庇佑同辈,道友不妨带上这枚造化残片,到贫道那里暂居,等到那一位存在被驱逐或是镇压之后,道友再去寻那有缘之人,如此可好?”

  那道人摇头道:“道友所言看去诚挚,可我却无法相信道友,恕老道我不识抬举了。”

  张衍一挑眉,他拥有四御造化之地,现在已是不太看重造化残片这东西了,要在平常,也不是非要拿到手不可,可此回他若不去将这一枚残片取走,这里之事将是没完没了。

  这一位的确可以散去现世,可残片不出现在这里,就会出现在别处,可此事充满着无穷变数,下次他可不见得再能顺利找到此物了。

  既然无法说通,那么他唯有用自己之法了。

  他道:“既然如此,那贫道只好得罪了。”

  那老道人呵呵笑了一声,嘲弄道:“说来说去,还不是要出手抢夺,不过尊驾与那位存在正是争斗之中,怕是分不出多少力到我这处。”

  张衍却没有再去与他多言,淡然看他一眼,便转身离去。

  那老道一怔,不过既然张衍不来与他动手,他也乐得如此,只是护住几处界域,便不管其他。

  张衍此时传意于正身之上,只一瞬间,清鸿剑丸就自凭空飞来,并往这方现世之中投入进去。

  那老道既然不允许他拿取此物,甚至连其自身都不去动,那一定是守着某种规矩,既然如此,那他这就将剑丸祭入此间,令这枚残片成为巩固其根本的资粮,待日后再放入布须天中孕养。

  随着他运转那祭炼法门,残片之中的造化之精被徐徐剥离出来,并汇入到清鸿剑丸之中,不一会儿,一股隐隐清光透过现世,渗透入虚寂之中,一时似介于两者之中。

  那道人这时发现了他之作为,顿时又惊又怒,他哪里能够想到,张衍根本不去直接拿取残片,就可引动其中那造化之精,他本能想要出去阻止,可这时却是想到了什么,神情数变之后,又是颓然坐下。

  气机一晃,张衍意识化身再度出现于其人眼前,负袖言道:“今朝只是局势使然,贫道不得不如此施为,贫道手中还有一枚残片,不亚于道友身后这枚,道友他日若是见得那位有缘人,不妨带他前来寻我。”说话之间,身前浮出一面似若金箔的牌符,落在了其人身前。

  那老道叹了一声,摇头道:“方才是老道执着了,其实老道也是知道,是守不住此处的,不必再去找什么有缘人了,既然残片今朝被道友所用,那么道友就该是那有缘人了,老道我也该当解脱了。”

  他站起身来,打一个稽首,身躯竟是缓缓消散而去,

  张衍微觉意外,结合他话语再稍作推算,不觉了然。这名老道应该是正身入寂之前令其在此等那有缘人,且是那正身似有所布置,等到有缘人一到,这具分身便会消亡而去,因是知晓这个缘故,所以其永远不想让所谓的有缘人出现,说是在这里守御,其实也是怀有一片私心。

  随着那造化之精被剑丸所吞夺,这片现世对那位存在自也无有了任何吸引力,法力不再往此送渡,而那法力化身在没有后援支撑之下,也是在张衍造化伟力攻袭之下彻底消散了。

  张衍正身这时有所感应,只是一招手,清鸿剑丸便已是落入掌中,原来密布其上的裂纹已是消失不见,唯有一道造化精气所化的深湛清光在其上隐隐流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