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六章 天机泄波涌灵潮

第四十六章 天机泄波涌灵潮

  山海界,渡真殿内。

  张衍留在此间的分身睁开双目,看着案几上两枚周还元玉,略一思忖,起指一点,其外就被一层光气包裹。

  此物通常难以以法力约束,不过在他这等炼神大能手中,自无有这等困难。

  他此时心意一动,便见灵光一晃,山河童子便显化出来,躬身一拜,道:“小的见过老爷。”

  张衍关照道:“你持我信物,送去上极、昼空二殿,亲自送至齐副殿主和霍殿主手中,待他们看过后再回来。”

  玄石可任由他来做主,愿意交给谁,无人敢于置喙什么,不过身为溟沧派渡真殿主,这等事还是需要通传门中一声的。因为山海界内假如因此多得一位真阳大能,那必然会引发诸派格局的变化,而今秦掌门闭关不出,那么另外两殿殿主当是有权知晓此事。

  山河童子道一声,就领了两张符诏而去。

  张衍看向剩下的一枚玄石,这一枚他准备交给大弟子刘雁依。

  若说前一枚元玉乃是出于公,那么这一枚则是出于私。

  身为人师,照拂自己门下弟子也是理所应当。

  实际那几名溟沧派前任掌门也是较为合适,可是一来无论给哪一位都是厚此薄彼,二来这是尘姝进献给他的,算得上是私有之物,给了自己徒儿,那任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尽管刘雁依还未修炼到三重境中,不过这也是迟早之事,所以先行留着就是了。

  未有多久,山河童子就折返回来,并禀告道:“老爷,两位殿主都是知晓了。”

  张衍道:“你再拿我手书,往少清派走一回,邀岳掌门出来一叙。”

  山河童子接过手书,便化一道灵光遁去。

  张衍默坐片刻之后,只是心意一起,一缕意识化身已是来至西空绝域外的乱磁天堑之上,挥袖之间,便造出一座灵峰大台来,随后端坐下来。

  过不许久,就见前方清光洒来,随即,少清掌门岳轩霄自里行步出来,打一个稽首,道:“张殿主有礼了。”

  张衍起身回得一礼,道:“岳掌门有礼了。”他侧身一请,露出身后蒲团案几,笑道:“岳掌门,不妨坐下一叙。”

  两人皆到席中坐定,下一刻,峰上裂开一口,碎石簌簌,而后掉落两只宛然天成的玉杯下来,落在案几之上,而后风云滚来,天降甘霖,汇入其中,顷刻间凝聚为两杯雾气腾腾的灵茶。

  岳轩霄赞道:“造化既自然,玄心本天成,道友功行,着实非我辈所能揣测。”

  张衍摇头道:“不过先行一步罢了。”

  岳轩霄笑道:“看来今日张殿主邀岳某出来,当是涉及吾辈修行了。”

  张衍也是一笑,道:“岳掌门见微知著,今请岳掌门前来一晤,乃是恰好得了一枚周还元玉,想及我溟沧、少清两家情谊,此物该当交托于贵派。”

  说着,他把袖一拂,案几之上就出现了一枚气光围裹的悬空玉石。

  “周还元玉?”

  岳轩霄也是动容。

  虽说布须天中只需搅动因果,玄石就能入世,而后诸派就有机会得去,可这事本没有定数,诸派能做得只能是等待。

  可没想到,今次此物却是送上门来。

  可他没有立刻应下,而是容色一正,肃然言道:“敢问道友,此物是道友私下赠予岳某,还是贵派交托给我少清派的?”

  假设此回赠送元玉,乃是整个溟沧派高层的意思,那要是收了下来,就意味着少清派欠溟沧派一个大人情。

  他身为少清派掌门,他可以欠同道人情,可绝不会让宗门欠了他派情面,少清自立派以来,从来没有过这等事,自也不能在他手中破例。

  张衍微微一笑,道:“这元玉乃是一位同道进献上来的,故此回算是贫道私下相赠,与敝派无关。”

  岳轩霄点点头,这回未再多言,直接将玄石收了起来,并朝张衍郑重一礼,道:“谢过张殿主了。”

  周还元玉的重要自不必去说,此物不单单能助他本人成就上境,对整个宗门来说也是有极大意义的。

  少清派根底并不比溟沧派弱得多少,向来也自认为不输当世任何一派,但却被挡在了周还元玉这一关上。

  任凭你门内修士天资再好,没有此物,你就不可能入至真阳之境,你明明知晓大道门关就在那里,可你偏偏就无法过去。

  现下留给众弟子的,只是一个可以望见的上限,而到了这里似就没有前路了。

  照理来说,此事大可以隐瞒下去,但少清派并没有如此,反而将这些告知了门中每一个有意攀登大道的修士。

  有些人在知道往上行去,很可能会碰触到一个顶点后,虽不至于消沉,可难免就此失了锐气,可有些则是坚定不移,认为自己只要斩去了过去未来之身,得了永寿,那么不管玄石多少载才出现一次,可只要等了下去,终究是有机会的。

  岳轩霄现下得了玄石,他有自信过此关隘,而少清门中只要有一人成功,那说明这条路是走得通的,就可以此砥砺后辈不断奋进。

  张衍笑了一笑,道:“道友不必谢我,我两家自九洲以来便一直携手对敌,本来若不是那位道友相赠,下一枚玄石若得现世,寻到之后也该当是给予贵派的。”

  岳轩霄摇头道:“那还不知多久之后,我等虽是永寿,可门下之人却非是人人如此,有许多长老弟子故去之前只望能见得宗门出一位真阳大修,现在能让他们有所期望,也是好的。”

  张衍微微点头,他自也能理解少清派弟子这种希望宗门强盛的心思,少清是多少年来都与溟沧派并列为大派,虽现在别派也是拿溟沧与少清等同而论,可实际上由于他的存在,溟沧派已是远远凌驾在少清之上了,这着实激得不少少清弟子都是拼命追赶。

  不过这在他看来反是好事,溟沧派一家独大,长久下去,难免会使得弟子矜骄自大,有足够分量的宗派在后面追逐磨砺,只要两派上层拿捏好分寸,那么对彼此都有益处。

  岳轩霄沉吟一下,道:“岳某今得此枚元玉,回去便会闭关,昆始洲陆下回若再得此物入世,那我少清当是退出争夺。”

  张衍点了点头,溟沧、少清两派都不去争此物,对诸派来说这也算得上是一桩好事,他道:“那岳掌门以为,若再得元玉现世,哪一派道友较为合适?”

  这次机缘既然是少清派主动让出来的,理当由少清派来决定归属了。

  岳轩霄略作思忖,便道:“此无需由我来定,再过数载,就是诸派斗剑,可由除我两派之外的胜者拿去,如此最为公允。”

  张衍笑了一笑,岳轩霄此议一出,诸派相信定要为此挣破头皮了,不过他对此也并不反对,山海界现在灵机丰沛,再兼昆始洲陆外物无尽,九洲诸派之势纵然远超以往,可也是少了一分奋进拼斗之心,若以此物为赏,这一潭平波相信一定会被搅得沸腾起来。

  正事已了,再言语几句之后,他便与岳轩霄道别。至于那位疑似少清祖师之人,他并没有与之说及,其人既然不现身,那自然有自己的道理,他不必去多事。

  心意一转,他又回到了渡真殿中,待坐定下来,他心中微微一动,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立刻推算了一下,却是发现未来竟有不少天机因果着落在了山海界内,且不仅仅是山海界,诸天万界都有灵机大兴之兆。

  他感觉有异,当即凝神默算,霎时心意跳出此方现世,立于高处俯察,不一会儿,待眼目再度睁开时,眸中却是幽光隐隐。

  方才他看过一遍后,发现不止是眼前这处现世,就算那三域造化之地,乃至尘姝背后那处现世也同样出现了这般情形。

  若是推而广之,或许凡是寄托于造化之地的现世现下都是如此。

  这事情看起来就很不寻常了。

  他心下思忖道:“莫非是诸有被吞夺之后的气机应发?“

  这是有可能的,先前无数现世和不少造化之精被那位存在吞夺,甚至不少炼神修士残存在虚寂之中的法力痕迹都是被这位排挤扫荡,现在其人这一去,必然又会牵动诸有,导致此事发生。

  可他总是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于是再是往下推算,然而这一次,却是发现在灵机大兴之后,天机却是一片晦涩,什么也看不出来。

  万事万物,除了超脱现世的炼神大能之外,通常都是有涨落盛衰,而这大兴之后,却不显衰退,反而混沌难明,这绝然是有问题的,唯有大能插手其中方可能出现这等情况。

  可到底谁人有这么大的手笔?

  正在他推算之时,一名面目模糊的道人正站在虚寂之中,而那阵阵法力波荡正往无数现世扩展而去,当来到布须天时,却是被一股伟力轻易化去,虽无法侵入进来,可正如那一位存在未曾现世之前就引得气机异动一般,不知不觉之中,天机也是有了一丝变数出来。

  …………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